p5ann火熱小說 獵妖高校-第一百七十五章 砸碎之後推薦-6ojvy

獵妖高校
小說推薦獵妖高校
时间在那一瞬间,仿佛陷入了停滞。
老巫妖被砸碎的颅骨、摔在地板上的骨碗、飘在半空中的鲜红液体、掀起帽兜后露出灿烂笑脸的巫师、冒光的法书、隆隆作响的雷声,以及最重要的,乌利希爵士与迷雾船长共同转过头,投向屋子入口的目光。
两位大妖,四道目光,如同四座泰山般沉重,让整间屋子一瞬间陷入死寂。
突然出现的袭击者们,如同陷入琥珀中的小虫儿,在大妖们粘稠的气息下缓慢挣扎,周围的一切在这个瞬间都失去了颜色,只剩下黑白两种色彩。尼基塔感觉自己仿佛在看一部动作缓慢的默剧,一切都悄无声息,滑稽中又带了几分荒谬。
就像做梦一样。
不,做梦也不会这么糟糕。
年轻的女妖完全想象不到,在枯黄之地,巫妖们最大的聚集地,竟然会遭到巫师们的突然袭击。
当然,她并不是唯一感到情况糟糕的人。
闯入法师塔二层的这支猎队,同样发现事情有些稍稍出乎预料。
叮!
一粒花生大小的银豆子从女巫手心滑落,落在软绵绵的地毯上,却发出如同砸在玻璃碗里的清脆声响。伴随着这声脆响,一道耀眼的银色光环倏然闪过,打破两位大妖的控制领域。
巫师们恢复了行动能力。
黑白褪去,失去的颜色重新回到各自主人的身上。
屋子里的画面也顿时鲜活了起来。
“见鬼!”
那位健壮的男巫扯下身上的斗篷,与怀里那两条小腿一起丢在地上,同时大吼一声:“迷雾老鬼怎么会在巫妖们的地盘!不是说今天就乌利希一个老东西吗?”
两条小腿飞快的缩进斗篷里。软软的地毯上鼓起一个醒目却又很不起眼的小蓬包,在男巫的吼声中瑟瑟发抖。
吼罢,那名男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身形骤然涨大一圈。
原本这位男巫身高便有一米八九,身躯壮硕,再次涨大一圈后,身高直蹿至近三米,宽大的长袍被隆起的肌肉撑的紧绷,仿佛变成了一件小背心,甚至身上的毛发都浓密的许多,站在猎队之首,一股凶悍的气息卷席整座大厅,仿佛从洪荒中闯出的野兽。
两位大妖的目光顿时被这位男巫吸引了过去。
伴随着男巫的爆发,紧随其后的队友们也纷纷扯下身上的斗篷。
有一身黑色小直狩衣,配着一柄日式刀的年轻男子;有穿着厚重皮甲,怀里抱着机关炮模样炼金装置,身材结实的矮人;还有宽袍广袖、罗裙飘飘,却自始至终都闭着双眼,身子悬浮在半空,脚不点地的女巫。
“呸,我就说被那姓楚的家伙坑了,你们还不信。”抱着机关炮的矮人向华丽的地毯上重重的吐了一口唾沫,开始摇动炮身上的摇把:“……他的计划你们也敢信?!我也是大麦酒喝多了,才信了你们的邪!”
穿着狩衣的年轻男子与轻罗广袖的女巫都保持了沉默。只不过男子将手缓缓放在了刀柄之上,女巫则翻开了怀里的法书。
“殷其雷!”
她轻喝一声,法书绽起万千毫光,只是转瞬之间,便听那雷音爆豆般响起,将整座大厅淹没在一片电光雷暴之中。
正是人在家中坐,雷从天上来。原本坐在二楼,喝着小酒打着盹儿的老巫妖们,反应本就迟钝,接二连三之下,被这突如其来的雷暴晃瞎了眼,许多人还没来得及掏出法书,便被炸的满脸焦黑,头晕目眩。
也有那反应快的老巫妖,手中的酒杯已经换成了法杖。
“密剑·居合!”
那名年轻剑客轻喝一声,手中长刀出鞘半寸,雪亮的刀光闪耀半间屋子,下一瞬,刀光已经回到鞘中,年轻剑客站在原地,仿佛自始至终没有动弹。只不过他对面一名刚刚举起骨杖的老巫妖,手中的骨杖与它的脑袋已经被均匀的剖成数十份。
哒哒哒哒哒哒!
矮人手中的机关枪疯狂吼叫起来,伴随着矮子粗俗的叫骂,将整座大厅的气氛推向高潮。
……
……
尼基塔站在导师与船长身后,小心翼翼的探出半个头,看向那支冒失的猎队。
看得出,那是一支配合默契、装备精良的猎队,很有可能在新世界也有些名气,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年轻了。年轻到领队的那个健壮男巫,气势全开之下,也仅仅只是一位顶尖注册巫师的水平。
女妖很怀疑这支猎队是不是来碰瓷儿的。
但没有道理碰瓷儿碰到车底。
诚然,二楼这些老巫妖们都只是一群饱受精神折磨、战力有所下降的注册巫师,再加上俗话所说,拳怕少壮,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老巫妖们十成战力发挥不出一半。那些年轻的顶尖注册巫师们,与这些老巫妖战斗,或许能占一些便宜。
但也仅此而已。
因为今天的二楼不仅仅只有那些老巫妖。
还有两位大妖,迷雾号船长与乌利希爵士。
撞到两位大妖手中,女妖不觉得那些年轻的小巫师有机会逃出生天。
真是可惜了,她看着那名年轻剑客俊俏的面孔,心底为那双漂亮的眼睛默哀半秒钟。对妖魔们来说,漂亮的面孔形形色色,眼睛却都千篇一律的猩红。
……
……
与女妖简单的想法不同,两位大妖在遇到袭击的瞬间,第一反应并不是全力抓住那几个冒失的小巫师。
乌利希爵士则闭了眼,神念联系上法师塔的守护灵,精神力全开,对整座枯黄之地进行搜索与查探。与迷雾船长不同,它的周围没有那层薄薄的雾气,但却有从那面黑墙上涌出的一片阴影。那些阴影仿佛潮水般盘旋在老巫妖周身,无声的哗啦啦着,吞噬着任何未经允许靠近的魔法波动。
而且出于某些隐秘的想法,两位大妖悄无声息的拉开了一点距离。
文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