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i82d优美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 線上看-378 李鬼和李逵分享-48y5o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但凡只要是在社会上历练这么一两年,就绝对不会给张凡一个后脑勺。虽然张凡年轻,可穿的虽然不是让人看的发酸发涩的奢侈品,但总的来的也绝对不是街溜子的打扮。
而且最重要的是虽然是一脸农民样的小麦色,但眼神绝对很正,没有一点点成年男性看一个性感女性的那种侵略性的样子。
在学校的小姑娘,学习还算可以,而且长的漂亮,估计追的人不少,所以傲气还是有的。她在机场站了半天,就不下十来个小伙子打着问事的名号来要电话。
张凡也算倒霉,因为边疆的飞机算是晚的,姑娘也在爆炸的边缘。虽然带着陈生,陈生不在欧阳和张凡面前的时候,绝对是个成功人士的状态。
可在张凡和欧阳面前,就不一样了,看着略有点猥琐。
一个年轻的黑脸小伙子,一个略有猥琐的中年大叔,一看就不是科室主任。
她接了这么多人,那个主任不是器宇轩昂目不斜视的,哪有见人就笑的,所以姑娘第一时间就觉得这家伙又是个要电话的。
“警察就在前面,你再不走,我可要喊了!”北方大妞胆气还是相当足的。
张凡看着对方的后脑勺,真的闹了一个大红脸。
陈生不乐意了,要上前理论,张凡赶紧拉住了,因为姑娘太漂亮,又高挑,穿的有时髦,过来过去的旅客已经把目光投了过来。
有几个爷们已经跃跃欲试的想来英雄救美了。
而且看这个姑娘的架势,要是真喊一嗓子,够丢人的。
“走,走,走!”张凡拉着陈生赶紧从一边快步离开了。
“我倒无所谓,可您……”陈生一脸的生气样。
“嗨,谁让咱没名呢,行了,自己走也没多大的事情。”
“哎,领导就是领导,这胸怀啊,我是比不上,张院等会我去给他们组委会说一声。”
“算了,都多大的人了,和人家小姑娘有啥计较的!”张凡无所谓的说了一句。
张凡他们走了,打着牌子的姑娘也没当一回事。上卫生间的厂家代表也赶了出来,“看到张院长了没。边疆的旅客我看着都出来了!”
“还没有呢,我一直在这里站着呢!”姑娘甜甜的给对方笑了一下,一天五百元的工资,笑容还是很甜的。
结果,越等越没人,眼看着旅客们都走完了,还没见到张院长。
“就是这架航班啊,怎么没人呢!”器械商自言自语的拿出了电话,一边拨号,一边问:“小刘啊,就没人过来和你打招呼吗?”
“没,没,没有!”姑娘这个时候,心里开始当当当的了。
“难道,难道,那个黑脸的小伙就是张院长?不可能吧,看着比我大不了几岁啊!”这话她没敢问。
“喂,张院啊,哈哈,我是强生的小王啊,哈哈,上次在魔都和您见过。我们在机场呢……
额,您已经打到出租车出发了啊!”
挂了电话,小王也不多话,直接带着人就开始追,一边跑,一边嘴里念叨:“哎呦喂,哎呦喂,就撒了个尿的功夫,就撒了个尿的功夫啊,这可怎么办啊!”
姑娘这时候也紧张了,“张院长什么来头啊!”她小声的问着。
知道自己办错了一件事情,这时候也开始忐忑了。
她怕的不是器械商,反正一天五百的工资,大不了不干了,可要是真是个骨科专家,这要是记恨在心里,以后还想不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原本器械商的干事小王对这个姑娘略有舔的架势,谁让姑娘漂亮呢,这时候心里早没什么念想了。
“你连个人都盯不住,等会回去一定要给张院长诚恳的道歉,你也是学医的,你知道参加这个会议都是专家,你自己掂量着吧!”
说完,他朝着停车场跑,小姑娘委屈的跟在后面跑。原本想着能认识个大佬,结果惹了大佬!
张凡他们的出租车在前面跑,小王他们的商务在后面追。
小王也不敢再给张凡打电话了。不过这事情也掩盖不了,为了挽回自己的过失,他早早就给酒店的强生大区经理打了电话。
大区经理劈头盖脸的把小王骂了一顿,挂了电话,就赶紧的在酒店门口等候。一边等候,心里一边在懊恼。
虽然张凡在骨科方面还没啥名气,如果真按照骨科名气来说的话,这次会议张凡是没资格参加的。
就算是院长也没用,茶素医院才多大,而且又是边疆医院,本来就没啥名气。
可张凡是复合型专家。强生不光是骨科方面,可以说只要是医疗方面的器械,强生都有涉及,而张凡呢,前半年的时候趟平魔都涉外,人家是有什么手术做什么手术。
这可了不得啊!
原本这次张院来,强生的大区经理要去亲自接,可没想到金毛和华国为这次会议背书的专家都到了,他不接待说不过去。
金毛国的首席专家,称呼挺长,金毛国骨科医师联席会主席。
反正就是个专家,说实话,这家伙如果只是骨科医师协会的主席而不是联席会的主席,这就很厉害了。
骨科医师协会到底能干啥?
这样说,这组织每年也不干啥,就发布一点骨科治疗指导性的意见,而且这个意见发布出来以后,往往就会让很多国家的骨科医学教材发生变化。
而且,人家的年会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影响力也是最大的骨科年会,每年在金毛国的赌城差不多有全世界五万多专家在这里齐聚一堂。
而且参加会议的人员没有一定学术水平的,人家还不接待!
可这个金毛国的骨科医师联席会,就差了好几个档次。如果做个比较的话,这个联席会就是李鬼。
很多人都觉得华国人手段多,其实人家金毛的手段不比华国这边的差。说金毛国的人直率,真诚,都是被驴踢过脑袋的。
很多金毛国的骨科专家在大学或者实验室医院站不住脚,或者年纪大了拼不动的时候,就会进入这个联席会。而这个联席会其实就是强生弄出来的山寨货。
医生为了赚钱,强生为了卖货,一拍一合,早年间糊弄了不少国家。不过这些专家在鼎盛期的时候也能算的上一方诸侯了。
而华国这边就没办法说了,协会是有,但华国这边没特别强大的公司,而医生们呢又各自为战,首都的看不起魔都的,南方的看不起北方的,北方的看不起东北的,西北的藏在角落里颤颤发抖。
这次强生花钱想把华国有名望的骨科医生全都号召起来,然后压美敦力一头。虽然人家是李鬼,可胜在有钱,所以人家的规模也不是一般的年会能比的。
张凡的出租车还没赶到酒店,接他们的商务已经到了酒店,估计路上都超速了。一头汗的小王到了酒店门口,看到自家的经理如同门童一样,在酒店门口,心里就直发颤。
外企不好干,外企中的这些华国中层更是不好说话。
大区经理也没多说,不过看小王的眼神可就是相当可怕了。
没多久,张凡的出租车也到了酒店门口。
大区经理一看车里是张凡,瞬间笑的脸蛋如同菊花盛开一样,赶紧跑到车门前,打开车门,一个手放在车门框顶。
“张院,我们的失误啊,专门去接您,还把您没接到,您一定要批评批评我们!”
“没事,没事,这有什么可批评的。我倒是要说说你们的器械了,今年下半年你们投标的价格比往年上浮了,这可不好啊!”
大区经理脸上虽然笑容没变,可心里已经开始骂娘了:“千小心,万小心,结果还是出岔子了,而且这位虽然说没什么,可立马把价格说了出来。这一个失误都是钱啊!”
张凡真不是为了接机这个事情发飙,不过倒真是借着这个事情把价格说了出来,好多骨科器械,特别是脊柱,强生是位于垄断地位的。
小王心里都快哭了!
而站在一边的脑勺姑娘,小嘴都合不拢了,在来的路上,姑娘一直在心里念叨,“不是他,不是他!”
结果,好的不来,坏的来,还真是这位!
张凡陈生一下车,陈生就要去拿后备箱的行李,小王都疯了,赶紧上前,一边抢着拿行李,一边小声的给陈生道歉。
和大区经理寒暄了两句,张凡转头看了一眼,嘿,他看到脑勺姑娘了。
小姑娘这会就如同风中的树苗,想上前,可脚下如同生了根一样,身子前倾,可脚不动。
张凡仍旧如同当初打招呼的那样,对着姑娘笑了笑!
姑娘看到张凡的这个笑脸,都快吓哭了。
张凡也没抱怨什么,没必要。
进了酒店,五星级的酒店,张凡被安排在算是医生行列里面的前几位了。
“都来的是谁啊!”进了酒店,张凡笑着问大区经理,他也不纠缠在价格的事情上了,反正今天他们要在价格上给张凡一个交代。
“金毛国的联***到了,水潭子的脊柱外科和关节的几个副主任到了,还有……”
大概说了说参会的人员,张凡听了听,竟然没几个认识的人。水潭子的骨科大主任没来,其他的几个副主任,张凡也不认识。
“晚上还有个宴会,您先休息,到时候,我让小王来请您!”
但,目前骨科还是不行,所以张凡想着这次来亮亮相,然后呢如果能拉到几个重点骨科科室的联谊就更好了。水潭子太大太有名,盯的人太多,里面的关系比蜘蛛网都复杂。
而且水潭子的骨科大主任太难缠,张凡上次让王亚男去进修,这老小子拐弯抹角的带话骂人,所以张凡不怎么太想搭理这个老小子。好歹咱现在也有牌面了不是,你不能说咱啥都不懂不是!
至于其他有点名气的骨科,张凡真的不熟悉,上门去照不合适,只有在这种年会上,露一手,然后才有资格和人家平起平坐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