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5oxp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天啓預報 起點-第八百二十三章 有問題!閲讀-37rcz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
我要登月了!
忽然之间就要上天了,要被人送到月球上去!
震撼槐诗一整年。
“等一下,你们这个行程是不是不太对?”他疑惑的问道:“为什么要去月球?你们就不能开个……传送门?”
说着,他比划了一个圆圈的姿势:“咱们刷一下就到赫利俄斯上去了?”
“抱歉,如今的赫利俄斯战车还停留在地月空间之外,并不在现境的三大封锁覆盖范围内,不论是彩虹桥和边境移动都无法连接,我们只能通过最基础的物理方式前往抵达。”马尔库斯平静的回答道:“整个过程预计四天左右,您就可以登上赫利俄斯工坊。”
槐诗的下巴已经快掉在地上了。
合着,还不止是登月。
到了月球还要再往外飞一波?
这可他娘的太刺激了。
而且问题是,茫茫太空,出了问题连跑都没得跑,万一船炸了怎么办!
他总算是明白那会儿自己说能跑路时罗素的古怪神情。
“这个……说上天就上天,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啊!”槐诗推诿道:“我晕船的!”
“没关系,我们会提供晕船药。”
“我这个比较严重。”
“我们有镇定剂。”
“……”
“……”
沉默里,槐诗和马尔库斯互相对视。
大兄弟,你这么不会聊天,咱们可就把天聊死了!
许久,槐诗率先揉脸叹息:“说真的,我能反悔不去了么?”
他真的有点怕。
马尔库斯没有说话。
平静,一如既往。
“行吧。”
槐诗摇头,既然说了去,那么就没必要因为这个而反悔,况且他也眼馋赫利俄斯上的炼金术呢。
不就是坐个火箭上个天么?
好像谁还没个登月的梦想一样……
“我的要求只有一个。”槐诗说。
“您请讲。”
“先去一趟罗马城。”他说:“我有个朋友在那里,我答应过她,如果去罗马,就一定要见她一面。”
“我们的时间紧迫。”
“可挤一挤总是有的,对吧?”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挠头,看向自己的办公室。
到哪儿去给她摸个见面礼呢?
.
.
打包衣服,收拾行囊,塞好装备。
和迷梦之笼里的鸦鸦们道别。
做好接下来的人事安排。
以及最重要的,给俩学生留完了够他们做俩月的作业之后,槐诗神清气爽的扛着马鞍包出了门。
在下午两点的时候来到了罗马的首都罗马——号称万神之城,汇聚了西方一切谱系源流的地方。
虽然一个国家首都的名字和国家一样搞的很套娃,但充满异域风情的场景很快吸引了槐诗的注意。
目不暇接。
一个人出门真好啊,想干啥干啥,还没有烦人的坏东西跟在身边……
“咱接下来是去哪儿啊?”他肩膀上的乌鸦问。
“当然是去帝……”
槐诗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半,忽然反应过来,呆滞的回过头,笑容僵硬在脸上,看到了肩头活蹦乱跳的黑心生物。
“你怎么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彤姬不解的反问:“你不是我的契约者吗?”
“不……你怎么就忽然出现了?”槐诗人傻了:“你最近不是总神出鬼没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么?”
“一个成熟睿智的大姐姐永远会在恰当的时间出现在恰当的地方,这不是很合理嘛?”彤姬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况且,人家最近也有在做反省啦,对自己的契约者是不是关怀不太够,是不是不够温柔,是不是不够知心,没有能够即时倾听来自契约者的烦恼……”
关怀、温柔、知心、倾听烦恼……
槐诗的嘴角抽搐着,发自内心的怀疑:你说的那几个词儿和你有过关系么?
“总之,姐姐我可是已经痛改前非了啊!”彤姬抬起小翅膀,揽着他的脖子,对他保证:“你看,这不是为了弥补自己的缺失,所以才毅然决定放下手头几百个亿的工作,和你一起共度一段快乐的旅行么!”
好,你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么接下来让我们为赫利俄斯祈祷吧……
不对,要先给载人航天飞机祈祷才行。
希望罗马没事儿。
槐诗只感觉眼前一黑,看到了自己黑漆漆的未来,写满了安排。
就在槐诗石化中,彤姬却惬意的站在槐诗的头顶,展开翅膀,感受着异国他乡迎面吹来的风。
好像要拥抱这接下来轻松愉快充满了快乐温馨的假期一般。
“对了,你刚刚说要去哪儿来着?”她似是无意的问道。
槐诗翻了个白眼,走上出租车,告诉司机目的地:
“——帝国大学!”
.
.
“姓名?”
帝国大学的门前,台阶上苍老的守卫撑着长杖,低头端详着眼前的这个背包客:“年轻人,帝国大学的开放日在周三,你来的不是时候。”
绝了怎么到哪儿都喜欢来这一套!
你们是不是有问题!
“……不是旅游,是访问。”
槐诗抬起手,从口袋里掏出了象牙之塔的工作证件,以及加盖了罗马谱系印章的护照。
实际上他还有一本能够在现境横着走的天文会注册武官的证件没拿出来,但奈何武官证件一般都不太需要展示。
因为需要武官的时候大家一般都直接动手了,而变成尸体之后,大家也不懂得怎么去索要证件。
因此,武官的名声一般都不太好……
某种程度上比地头蛇监察官都还要讨厌。
所以,为了避免引发不必要的意外,槐诗还是决定暂时隐忍。
恩,三秒。
如果这老头不识相,自己就可以歪嘴儿一笑。
可预想中的场面并没有发生。
那老头儿接过证件之后,虽然对槐诗的年龄有所怀疑,依旧还是从口袋里掏出老花镜,戴到了鼻梁上,展开证件仔细看了起来。
眉头皱起。
低头看了看证件,又看了看眼前的年轻人。
皱起的眉头古怪的翘起,那种异样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场景。
“槐诗?”他又确认了一遍:“你?”
“……对,我。”槐诗疑惑的问:“有什么问题?”
“不,不,没有,请进,请进。”
老头儿连忙端起严肃的样子,让开了门,示意槐诗请进。
可等槐诗走进去之后,却听见看到的老头儿跑到角落里,拍着墙狂笑了起来。
什么鬼?
槐诗不解的挠头。
可紧接着,就听见惊喜的声音响起,从前面。
几乎破音。
“槐诗!”
前面广场上有个女生惊叫:“快看,槐诗来了!”
“天啊,真的是槐诗!”
“真的出现了,我还以为是谣言……”
“我的天!”
槐诗愕然一瞬,环顾四周。
原本行走的行人瞬间驻足,愕然的顺着视线向他望过来,然后,便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还有无从作伪的惊喜。
甚至有大胆的女孩儿挥手,向着他,热情的呼唤:“槐诗,快到这里来!”
“让姐姐抱抱!”
“到妈妈这里!”
“让我摸一下好不好!”
槐诗目瞪口呆,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惊恐的捂住了胸口。
都隔着半个地球了,难道自己在罗马这么有人气的么?为什么粉丝们都还这么热情的!这未免也太过有精神了一点吧!
一见面就是又搂又抱的,还想夺取自己的贞操!
这可太……刺激了!
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是应该严肃拒绝,还是欲拒还迎一下,但不论如何,总要回应一下粉丝们的热情。
就在他露出温柔的微笑,展开双臂,打算迎接女粉丝们的狂风暴雨时,却感觉背后被推了一下。
看到他没反应,又推了一下。
嘿,兄弟,让让。
——你挡道了。
槐诗不耐烦的向后摆了摆手,我搁这儿开粉丝见面会呢,别打岔。
可紧接着,就摸到了一手的毛。
一手。
当他茫然的回头,就看到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的巨型犬只。
经典的黑白配色、桀骜不驯的眼神,一双蓝汪汪的眼眸,正冲甩着舌头,对着他歪嘴,邪魅一笑。
然后,高傲的昂着头,将他顶开,迈着优雅的小碎步走上前去,旋即,便在欢呼中被热情的大姐姐们包围了。
惊喜的尖叫声响起。
“真的是槐诗!”有人兴奋的呼喊:“我摸到槐诗啦!槐诗的毛毛好软……”
“肚子也好软!”
“爪子也好好捏啊!”
无数手掌将那足足有一人高的巨犬覆盖。
就在好几座宽阔的胸怀包围之中,那只大狗幸福的嗷呜了一声,从大姐姐们的怀中翻了个身,露出白花花的肚皮。
爽的翻白眼了。
“……”
就这样,在万花丛中,它回过头,睥睨着远处呆滞的槐诗,嘲弄咧嘴。
傻逼了吧?
外来的臭弟弟边上凉快去好吗?
这是爷的专场!
槐诗整个人都不好了。
端详着那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难以置信,无法理解,如遭雷击——自己的人气竟然还比不过一条狗?!
甚至没有人注意自己……
“喂,有人认识我吗?我也是槐诗啊……我可以签名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