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8y1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妙手神農 起點-第兩千二百七十三章 隨口挖坑鑒賞-ifd70

妙手神農
小說推薦妙手神農
真正爱你的人,不光会在你风光的时候,喜欢看你光芒万丈,还会在你露出落魄模样的时候心疼你,转而更加爱你。
要是一个女人,连你为了她而不顾形象的模样都会生厌,那这个女人,也就不值得你去爱了。
这份礼物,送的不只是礼物,还是一份心意,这份心意包含的不只是结果,还有过程。
刀疤看似刚强正直,实际上他一直都在努力地呵护这份亲情之外最贴心的感情,之前为了报仇,刀疤可以暂时隐忍,自从他完成了复仇之后,刀疤就几乎是一心一意的陪着金小妹了。
抽完一根烟,刀疤又去忙了,余飞拿出手机,打开了录制功能,将手机放在一边让其去录制,余飞自己在这古色古香的大殿里转悠了起来。
因为余飞特殊的身份,大殿里的负责人也只是远远跟着,万一出点什么意外,保证自己可以及时赶到处理就好了。
这里算是最高等级的手工饰品作坊了,这里的每个人都可称之为手艺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这里出品的饰品,全都是被最高端的市场给消化掉了。
“咦!”
逛了一会,余飞忽然看到了一个让他很惊讶的东西,他慢慢的走了过去。
看到一个人趴在一片黄金铸造的金属片上,正在飞速雕刻,一副生动的龙凤戏珠突然跃然而上,周边祥云翩翩,远处仙鹤伴飞。
重点不是这雕刻手艺,而是余飞看出来了,这金属片被铸造出来的形状,太像一个手机壳了。
周围的边缘都被折起来了,还留下了摄像机专用的位置,侧面的音量键和开关机键也留了出来,所以辨识度很高。
甚至余飞看到边上还有准备好的各色宝石,估计是一会要镶嵌在上面做装饰。
“嗯……!”
对方在雕刻凤尾的时候,本来要一气呵成,但是失误了,手抖了一下,刀从侧面划了出去,对方发出来了生气、郁闷、无语、惊讶等情绪的一声。
“你有病!”
抱着胳膊在一边看着的余飞,对那人淡淡的说道。
“你这人怎么骂人呢?我怎么没见过你!”
对方抬头愤怒的问道,然后看清楚余飞之后,又惊讶的说道。
“我不是在骂你,我只是说了一个事实,我只是一个看热闹的人,正好从你手抖,看出来你大脑里面出现了肿瘤,压迫到了你的运动神经,导致于你刚刚手抖了一下,肿瘤现在还不大,所以只是会在你最专注,血压最高的时候会影响到你的大脑。”
余飞没有故作高深,而是直接将对方的病因都讲了出来。
“你的眼睛自带X光的扫描功能?”
对方不敢相信余飞就是看自己手抖了一下,就判断出来自己大脑里面长瘤子了。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提醒了,你信了就是生死有命,不信就是富贵在天。”
余飞摊摊手,其实这人的反应自己也能理解,他此刻的感觉,就仿佛一个正常人走在街上,突然走过来一个人对他说,你得绝症了,提醒的人不挨打就不错了!
“哎,你这人挺会忽悠啊!”
那个人放下了手里的刻刀,一副看骗子的表情对余飞说道。
“那就是富贵在天咯!”
余飞笑了笑,果然好人没法随便当,毫无缘由的善意,反而
容易招来猜疑。
“你到底是谁,我喊保安了啊!”
那人看起来还是没听进去,竟然打算诉诸武力赶走余飞。
“余先生,这是怎么了?”
看到这边有点干起来的架势了,负责人急忙小跑了过来。
“他说我有病,还咒我死!”
那个手艺师傅指着余飞立马告状,也不管负责人对余飞的恭敬态度。
“对,是我说的!”
余飞点点头,没有反驳也没有解释。
“余飞先生说你有病,那你肯定有病,我现在给你放假,你去医院做一个最详细的全身检查,所有费用全都报销!”
负责人的头脑转的非常快,知道余飞的身份不简单,这个时候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将两个人分开,让这个手艺人去检查,就将两人分开了。
“我凭什么相信他!我就不去!”
那个手艺人偏着头,脖子上青筋暴起,看起来还真的是个倔驴。
“不去就不去,没多大事,就当我没说!”
余飞摆摆手转身就走了,所谓狗咬吕洞宾也许就是如此了,或许自己不该说,或许此人命中该有一劫,或许这是天意。
余飞走了,负责人无奈的摇摇头,跟着余飞也走了,留下了那个手艺人一脸懵,因为他算是看出来了,余飞不是普通人,当然也不至于是个骗子了,连动机都找不到。
那个人想了想,最后悄悄的站起来向宫殿外走去了,最后还是害怕,去做检查自己的脑袋去了。
余飞再逛了逛,也没发现什么很感兴趣的东西,毕竟大多数人都是在制作各种首饰,原材料也不出奇,主要还是女人喜欢,男人不至于有多心动。
转了一圈走回去,刀疤已经制作完了金属球,又正在用打磨的设备打磨宝石,完了这些必然还要镶嵌在皇冠上。
那个索师傅算是被刀疤惊呆了,刀疤因为底子好,什么东西一学就会,甚至稍微熟练一下就甚至比索师傅做的都要好了。
“大概还需要几天可以完工?”
余飞坐下来将手机拿在手里,拍摄好的视频保存了起来,等完事刀疤送完皇冠发给金小妹就好了,余飞相信金小妹会更加的感动,和刀疤的感情会更好,余飞这也算是为自己兄弟的终身大事添砖加瓦了。
“最多两天,剩下的工序不多了,你这兄弟天赋异禀,就是可惜了不愿意继承我这门手艺!”
索师傅感慨的说道。
“人各有志,他的志向远大,无法被这几米的工作台所束缚,你这手艺,终归是有人愿意学的。”
余飞淡淡的说道,他能想到,索师傅和自己说这个,恐怕是想要让余飞劝一劝刀疤,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余飞也觉得刀疤不应该去做这种事情,那也真的是大材小用了。
索师傅立马明白了,余飞其实和刀疤是一个态度,索性也不说了。
余飞又坐了一会,悄悄从龙珠空间取出来了几盒自己一直备着的香烟放在一边,然后站起来就走了,甚至都没有和刀疤打招呼,以免将正在专心致志做事的他打扰了。
余飞走出去,看到自己那辆拉风的布加迪威航边上,有一个你年轻人怀中搂着一个女人,两个人正在盯着这辆车感叹。
“这车也太帅了,可惜停产了,不然我也买一辆载着你去兜风!”
男子对怀中搂着的女人说道。
听到对方这话,余飞顿时挑挑眉,嘴角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车停在这里一定是你们钱家的车,你借过来咱们玩几天呗!”
那个女人对这辆车似乎也很心动,随口撺掇道。
“估计这是我大哥的车,我听说我大哥偷偷跑回来京城了,唉,待遇就是好啊!”
男子叹了一口气。
“凭啥他就想买几千万的车就买了,你就不能争取一下,也试一试能不能当钱家的家主。”
女子继续撺掇。
“你别乱说!”
男子急忙阻止女人说这话,然后转头看向四周,正好就看到了余飞。
“你怎么在这里?是不是想偷东西?”
男子看到余飞,先是一惊,然后问道。
“你管我干什么,对了,这才几天,你怎么又换女朋友了?前几天那个大奶牛呢?”
余飞贱兮兮的笑着说道,坑人他可是专业的,要是男子好好和自己说话,余飞就当之前没见过他,可是这货一开口就把自己定位成了小偷,那自己必然要给他添点闹心事儿了!
这个男子,就是前几天余飞一个人逛街的时候,开着一辆普通跑车,载着一个女人在非机动车道抄近道,被余飞坑了钱那个。
当时这个男子急着去酒店,和余飞也没多说余飞顺便多看了一眼那个女人,就只记住了一个主要特征。
今天能再次遇到,并且对方似乎也是钱万贯的堂兄弟,这也算是缘分了。
余飞不介意顺便坑着货一把,至于他和那个女人刚刚交流的内容,其实余飞反而觉得没啥意义。
而且一看这货就是个胆小鬼,一个不敢想象自己当将军的士兵,那绝对不可能当上士兵,一个都不敢让别人嘴上说一声争取家主位置的人,他就也绝对不可能都斗得过钱万贯父子。
余飞说完话,男子和他身边的女人脸色一起变了,男子愤怒又怨恨的看着余飞,那个女人则震惊又愤怒的看向了男子。
“你胡说什么!我根本不认识你!”
男子当场否认他见过余飞这件事,此刻他的内心慌的一批,他身边这个女人,可不是当时他约到的那种女人,身边的这个女人,是一个小富豪的女儿,是他打算结婚的对象,他们两个处对象已经一年多了,此刻要是承认了余飞所说的事情,极有可能他这门婚事就黄了。
“哼,你以为我傻吗!你刚刚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明显是见过他所以才说出那样的话,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你太让我失望了!”
男子身边的女人都不需要余飞开口,她明显智商在线,立马就抓住了男子刚刚开口说话的失误。
而且对方伸出这一根手指,按照上次两个人谈崩的价格,应该是十万的意思吧!
既然对方都出钱了,那自己就放过他,接下来就看自己的演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