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s2y人氣都市小说 我爲國家修文物 十三閒客-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你是不是搞錯了方向 (更新完畢)熱推-3sdyk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向南显然不知道孙福民和齐文超两位老爷子,因为一通电话而隔空掐架起来了,此刻,他已经将画芯上的破洞全都修补好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全色接笔处理了。
不过,此时太阳即将下山,玻璃窗外的光线也变得昏黄暗淡,这对于极为依赖自然光线的全色处理而言,并不是工作的好时候。
向南轻舒了一口气,将修复室简单清理了一下,准备下班回家。
没做完的工作,明天继续好了,本来这幅画半天时间也不可能修复得完。
刚洗了手,向南准备离开修复室时,许弋澄走了过来,他笑着说道:“老板,晚上一起吃饭?”
“你请客?”
许弋澄脸色一僵,嘀咕道:“都是大老板了,还这么抠!算了,算了,我请客就我请客!”
向南笑了起来,从办公室里拎起背包,大步走了出来,朝许弋澄招呼了一声:“别愣着了,走啊!”
许弋澄见状,也连忙跟了上去。
两个人下了楼,在写字楼后边的街上找了一家餐厅,点好菜以后,许弋澄一脸落寞地摇了摇头,叹息道:
“哎,我这个员工当的,下了班还要汇报工作不说,还得请老板吃饭,不评个’天下第一好员工’,那真是太亏了。”
“你哪有那么多工作汇报?你看我都不管事,公司里基本上都是你说了算,你还太亏?”
向南撇了撇嘴,又说道,“别在那儿装委屈了,有什么事趁着菜还没上来赶紧说,别等一会儿影响了食欲。”
“……”
许弋澄一脸无语,得,还影响食欲,瞧把你能的!
摇了摇头,他只好说道:“今天我跟江教授去跑文物修复培训学院的各项审批了,总体来说,还算挺顺利的。”
说着说着,他的眼睛就开始发亮,“江教授平时看起来没什么,没想到啊,他这人脉还真是了得,我都跟着认识了好几位大佬级的人物!”
向南看着许弋澄一副激动莫名的样子,忍不住哂笑起来:开什么玩笑,你也不想想我老师是什么身份,那可是华夏古陶瓷修复第一人,你当这是开玩笑的?他认识的人能简单吗?
“咱们要办理《办学许可证》,大概需要准备什么材料?”
看着许弋澄在那儿喋喋不休,向南忍不住开口打断了他的话,直接问道。
“这个简单,就是申报报告,举办者的姓名、地址,学校的章程,学校资产的证明文件,还有校长、教师、财会人员的证明材料等等,其他资料我会来准备。”
许弋澄摆了摆手,笑着说道,“现在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校长、教师,这个可能比较麻烦一些,我估计啊,之前讨论时提的齐文超齐老爷子估计不行,他没教师资格证啊,你看,要不要请孙福民老师来做这个院长?”
“你是不是搞错了方向啊?”
向南瞥了他一眼,抬起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说道,
“咱们办的是文物修复培训学院,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学校,教师资格证在我们学院没什么用,文物修复师资格证才是最好的证明材料。”
顿了顿,他又说道,“这个事,到时候在申报《办学资格证》的时候,跟相关部门提前报备一下应该就行了。”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服务员就将菜端了上来,向南和许弋澄没再聊学院申报的事,安心吃饭。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许弋澄放下筷子,从一旁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说道:
“老板,听说商都那边马上要举办什么首届华夏考古学大会,而且还有一个颁奖典礼,这个会你要去吗?”
向南点了点头,应道:“嗯,我收到邀请函了。”
“那也快了啊,没几天时间了。”
许弋澄长呼了一口气,说道,“那这意思,月底的这次文物修复老专家讲座,不是还要我来主持?”
“别想偷懒,上次是第一次讲座,我勉为其难而已,这一次非你不可了。”
向南抬头看了他一眼,笑道,
“这一次要办四场讲座,加了一场纺织品文物修复老专家,另外,你还要跟朱熙对接好,别出现上次那样场地不够的情况,最好是能提前印制入场券,凭券入场。”
“好吧,我知道了。”
许弋澄点了点头,问道,“老专家这一块你都联系好了?这个必须你来啊,我认识的老专家可没你那么多!”
“放心吧,老专家我会提前联系好。”
向南顿了顿,又说道,
“古书画修复这边,是刘其正刘老爷子,纺织品文物修复这边,是我老师,魔都历史博物馆的黄云轩黄老师。至于古陶瓷修复和青铜器修复老专家,我也会提前给你联系好的,你只要安排好场地以及接待一下来讲座的老专家就行了。”
“那就行。”
许弋澄笑了起来,说道,“到时候我把这些事情交给朱熙就好了。”
向南懒得理他。
我管你交给谁,只要讲座不出篓子就行。
吃过饭后,许弋澄就一个人晃晃悠悠去附近的酒吧里潇洒去了,他跟向南不一样,文物修复只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却不是生活的全部,他的世界里,还有很多精彩的部分。
至于向南,自然是回家里去了。
酒吧有什么好玩的?他的水果连连看都还没通关呢,坐在吵吵嚷嚷的酒吧里看一群人发疯似的摇头晃脑,哪有躺在床上玩游戏舒服?
……
第二天,向南又早早地来到了公司,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才将昨天没有修复完的那幅《六龙图》给修复完毕了。
全色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难的是接笔处理。
因为陈容作画的方式和以往的那些画家不一样,他采用的是泼墨作画,这种作画手法随意性太大,估计连画家本人,也没有办法画出两幅一样的作品来。
因此,向南一遍一遍地开启“时光回溯之眼”,重现陈容画龙时的场景,完全沉浸在了他那种肆意挥洒的画法里,最终才将这幅《六龙图》接笔完成。
第三天上午,向南收拾好了行装,就和江易鸿一起直飞商都,准备去参加在这里举行的首届华夏考古学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