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27g精华都市异能 重生大富翁笔趣-第4274章:湖中央!推薦-rkpar

重生大富翁
小說推薦重生大富翁
“所以说,人的身份,决定了他的涵养。”
“我们服务的都是全球顶级富豪,你何必和几个过来混吃混喝的华夏人一般见识?”
为头者笑了笑,一副你还够不上我生气资格的模样。
明明只是一个下人,但长期混迹,服务于各种顶级富豪,认识了几个富豪,服务得到几个富豪的认可了。
慢慢的,身上一股子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就产生了,而他本人也开始飘了,有了一种错觉了。
总认为自己好像就是那些富豪圈子里面的人一样。
狗腿子思想非常的严重。
转眼,他们又站在了另外一个富豪的小木屋门口,那卑躬屈膝的态度,令人感觉的无比的呕吐。
彭军山在窗户口望着这几个仆人,皱了皱眉头:“怎么这个岛上的仆人如此没有教养。”
显然,刚刚仆人在外面到对话,他是听到了。
苏启回头看了他一眼:“狗腿子看人不起,这不很正常吗,你又何必和他们一般见识。”
说着,苏启拿起了刚刚彭军山端进来的面包,边吃,边揣摩了起来。
可想了半天,依旧还是想不出这话是什么意思。
最终只能放弃,放在了桌子上。
“老祖宗们弄出来的玄机,往往是最令人头疼的。”
“估计这黄金不黄金的,到底有没有,还是要等到我们买了这岛屿后再说。”
“反正买了,我们也是要做地下工程的,估计这里也会被我们挖个通透,到底有没有,到时候一切了然。”
彭军山点了点头:“那是,今天晚上我再出去好好考察一下。”
“我直觉这岛屿上肯定不那么简单。”
他依旧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苏启笑了笑,也没有再继续这个黄金的话题。
看了看邀请函:“游艇派对?”
“这个业主还真 有意思啊,外边有那么大的大海,不去大海上开排队,反而到湖中央去。”
“我们也去凑凑热闹吧,看看这里来了一些什么牛鬼蛇神。”
“摸摸底,也好为过后天的拍卖做准备。”
彭军山说:“行,我跟着你去。”
苏启打断他:“算了,你还是在这里休息吧,昨天折腾了一个晚上,你还没有合眼的。”
“给海上的人打个电话,让他们过来两个人,跟着我一起过去就行了。”
“这里应该不会那么轻易发生事故,我在他们眼里,不就一过来混吃混喝的吗,谁会在意我不是。”
彭军山打死不干。
只要他眼睛还睁着,然后苏启在外面走着,他就绝对不会让苏启离开他的视线之内。
他甚至苏启意味着什么,他的命,不是一个人的。
苏启没有办法,也只能依着他们了。
两人简单的收拾了下,但准备出门的时候,杨晶又打电话过来了。
询问 了一下这岛上的一些情况,电话打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后才出门。
出门的时候,发现周围的小木屋里边已经没有人了,好像都已经去了湖边参加那个什么派对。
两人又在岛屿上兜兜转转,到了湖边的时候,发现游艇已经到了湖中央。
苏启一阵郁闷的说;‘这是故意不等我们的吗?还真没有人把我们当回事啊。’
“算了,既然人家不欢迎我们,那我们就在这岛上走走吧。”
“晶晶也想更加深入的了解一下这个岛上的风光,我拍点照片给他们传过去。”
彭军山点头道:“这些人,真的很没有礼貌。”
两人刚准备回头,结果站在船头的那个下人为头者看到了。
似乎有意要讽刺他们。
远远的就大喊了一声:“苏先生,欢迎你们的到来。”
“您快点过来,我们派对还没有开始,我们已经等待你多时了。”
声音很大,引起了游艇上所有富豪们的注意,全都看向了岸边的苏启和彭军山。
彭军山脸上展现出了滔天的杀机。
如果这个下人是在他身边的话,估计彭军山早就一个巴掌上了他的脸。
苏启是谁,还轮不到你一狗腿子来这么大呼小叫的。
果然,游艇上的富人们,看了看苏启后,对着苏启指指点点了起来。
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讽刺。
苏启叹了口气:“这些人,一定要我一人抽他们一个嘴巴子,他们才会老实吗?”
“我就不明白了,为何自己有点钱了,就一定要高人一等,看不起人?”
彭军山边上说:“苏启,要不,我们还是去船上吧。”
苏启知道彭军山心中已经有了火气。
想上船,只不过是想要过去修理一下那个让他们出丑的下人罢了。
摆了摆手说:“算了,我们还是做个小透明吧,反正拍卖的时候,我会教他们怎么做人。”
“这些狗腿子到时候也会跟哈巴狗一样跑到我面前来摇头摆尾不是。”
刚准备回头离开,可是突然被湖边上的两坐山给吸引住了。
这个岛上的资源真得天独厚。
尤其是这个小湖,两边有山,倒影在湖面,挡住了风,使得这湖面的风非常的柔和。
并没有海上那种吹脸上都一股子湿热的感觉。
湖边还长了很多的奇花异草,当然了,看的出来,这些花花草草也是岛上前人花了很大精力培育出来的。
长的非常的好。
苏启看着这山峰,突然想起了那藏头诗。
横看竖看,是山非峰,嫦娥恋凡间。
藏头诗中说到了山,而整个岛屿上,好像也就这两座小山峰。
难道,那黄金藏在这两座山体里面?
不过,他很快又打消了这想法,因为后面还有一句,是山非峰,还有嫦娥恋凡间。
这两句话又似乎推翻了前面的话。
看着看着,苏启的目光放在了湖面上,歪着脑袋看了下:“横看?”
又摆正了脑袋:“竖看?”
脑袋突然震动了下,似乎有什么东西灵光乍现一样。
“湖中央!”
“对!当时洋人过灭岛上海盗的时候,这岛上的人肯定知道。”
“这些洋人必然会在岛上各种翻找。”
“于是就把原本所有通往地下世界的口子给全部封死了。”
“但也不可能不留一个口子。”
“如果这口子是湖中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