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kvo精品都市言情 祕密的森林討論-14、相見禮,成分享-wsz2r

祕密的森林
小說推薦祕密的森林
林深时第二天是踩着点、挑着昏昃时分去的林允儿家。
选在这个时间也有他的一番小心思。他听女友提及过这时段通常是打歌节目的下班高峰,也就是说他这时候去林允儿家,风险至少能在一定程度上被降低。
这是林深时这种理性男人特有的包容和浪漫。
他从不介意为了女朋友的事业而像特务接头一样和她隐秘交往,哪怕林允儿的工作相较于他和他的家庭背景而言似乎并不怎么值得留恋和坚持。
李溪午和林食萍这对独特父母曾经表现出来的微妙态度,如果换成别人,恐怕多多少少都会开始考虑一下让林允儿换份职业或者干脆隐退待在家里相夫教子的可能性。
林深时却不会这样,在这一点上,他和自家那位十分感性的老妈很像。他认为由林允儿自己决定她的未来是一种尊重。
这种尊重不仅仅是在情侣之间,更是伴侣之间应该有的礼貌。
所以他并不觉得他今天做贼似的开着车驶进林允儿家所在的公寓区有什么值得心头苦涩的地方,倒是林允儿见他出发前再三通过聊天软件和她确认一些躲避记者镜头的注意事项时,言语间有了点心疼。
她现在可是很清楚她这位男朋友的情况,说句现实一点的话,以林深时的家世和他人生至今拉出来也相当能够入眼的个人简历,他若不是和她谈恋爱,完全不必如此遮遮掩掩。
他本能坦然地谈一场在阳光下接受许多人祝福的恋爱。
偏偏他看上了她。
光是在脑子里想象着林深时褪下平日里已经渐渐养成的气场,像个普普通通的小男人,心甘情愿地拎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偷偷进她家里,还拿起了抹布和拖把,帮她去做近日来堆积的那些家务,林允儿的心里就愈是甜蜜,也愈是气恼。
在旁人疑惑的注目中,她莫名其妙地狠揪了下怀里的玩偶。
她不清楚这份气恼是冲着谁而去,估计有一部分是冲着她自身,还有一部分是冲着那些干扰她和林深时恋情的人,例如那群总想在鸡蛋上找缝叮的烦人记者,又例如那位丝毫不友善的未来公公,以及暂时和她还没有太多交集的曺诗京等人。
女孩子的心思总是千回百转,令人摸不着头脑。
坐在边上的金明京抬了下眼皮,奇怪地打量着林允儿在躺椅上的身影。
她自然也注意到了林允儿方才闷头沉思了一会儿后就突然发了下脾气的小动作。
那只叫“Con”的鳄鱼玩偶是林允儿花了工夫才从网上买到的心爱之物,在Kakao Friends出品的众多周边玩偶当中,眼下时常在工作现场被林允儿抱在怀里的这只小鳄鱼大概是为数不多没和那只外形是兔子、实际上是腌萝卜的“Muzi”共同出现的单品。
金明京知道林允儿手头上还有一只私人订制的“Ryan”玩偶,但不知道为什么,那只很有人气的小狮子通常会被林允儿好好地放在家里,从不随身携带。
她和林允儿都不知道,此时那只往常被林允儿很是爱惜地摆在柜子上的狮子玩偶正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掌拿在手里,还掂量了两下。
“你什么时候这么幼稚了,林允儿?”
嘴里喃喃自语,林深时的嘴角却打从之前进门的那一刻起就没怎么压下去过。
他侧头环视着林允儿家相当宽敞的客厅,仿佛每一处都很合他的喜好,每一个地方都使得他眼里的笑意有增无减。
相较于林允儿很不矜持地喜欢往男朋友家跑的模样,林深时来女朋友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不过他也早就对这栋随时对他敞开大门的房子有了大致的了解,他熟悉林允儿家的每一间房间,更知道林允儿日常的各种小习惯,清楚她喜欢把每类东西归置到哪里,若不是林深时感觉暂时没有必要,林允儿还很想藏一套男士专用的睡意、浴袍,包括洗漱用品和剃须刀之类的物件,平常只锁在一个只有她和林深时有钥匙的柜子里,等他来过夜时就拿出来用。
比起他本人,林允儿好像更加热心于尽快在他身上打上这家男主人的标签。
她不吝于改掉家中的所有密码,像个十来岁时刚谈恋爱的小姑娘一样,积极地向他分享着本来只专属于她一个人的秘密空间。
林深时能感受到她那股恨不得掏心掏肺的干劲儿,今天他过来的这一趟,恐怕多半也是出自林允儿隐藏的小心思。
她忽然比林深时还要着急地想要她的房子里增添上这个男人的气息和痕迹。
林深时什么都猜到了,也什么都明白,所以他满口答应着女友的要求,给予着她无限的宠溺。
她爱着他,所以愿意加快两人之间的速度;他尽管不着急,但也因为爱着她,所以愿意配合着她的速度。
有时候契合不是性格上的相配,单纯是指他和她合适,像是命中注定的那种合适。
“哪里都好,就是冷清了点。”
脱下外套后的林深时这会儿确实有男主妇的样子,他折起袖口,又看了看安静的四周,然后就摇摇头,打开了旁边的吸尘器。
过了片刻,他看到架子上放置的几个相框,不由伸手拿了起来。
细想想,他和林允儿自顾自地谈着恋爱,林允儿连他没血缘关系的继父和后妈都见过了,他却还没见过林允儿任何一位有直系关系的亲人,这不得不说是一种男朋友的失职。
相框里的照片年代并不久远,穿着羽绒服、鼻头红扑扑的林允儿站在画面中间,两侧站着位中年男人和笑容开朗的女人。
林允儿明显不是那种很怀旧的人,把自己和家人的合照摆在家中,更近似于一种仪式化的装饰。
在架子上一排照片相框里,林深时就看到这么一张她和家人的照片,其他全是她自己的照片,家中的各个房间,尤其她自己的卧室里还摆了不少没有对外公开过的艺术照。
很显然,这女人私底下不是一般的自恋。
没想到自己看着女友和家人的合照,思维还能拐弯地想到她身上,驻足在架子前的林深时忍不住就咧开嘴笑了笑。
他轻轻地放下手里的相框,转头继续弯腰打扫着,同时嘴里难得地低声自语:“第一次见未来岳父和未来的大姑子应该准备一些什么东西?回头得好好和老李他们研究一下……”
他这话刚嘀咕完,那边的大门口方向就突然传进来一阵有人解锁电子门锁的动静。
“嘀嘀嗒嗒”,想听不见都难。
但第一次对方没能成功解锁进来,又试了一次,还是失败,之后大概失去了耐心,林深时直接听见了一道该是用电子钥匙解锁的声音。
紧接着,有一老一少两道身影就提着大包小包地东西走了进来。
女人走在前头,还在抱怨:“允儿什么时候改密码了?这丫头也不跟我说一……”
话没能说完,因为她和身后的中年男人都看到了那道站在客厅里还拿着吸尘器的身影。
林深时的目光简单地扫视了一下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两位,随后就缓缓地直起腰来,转过身来面对着两个人灼灼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