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vyzq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王者風暴》-第2331章 最簡路線閲讀-vu0gm

王者風暴
小說推薦王者風暴
紫蝾螈原本是这场战争的发起者,然而他离开了战场。
有粘液蜘蛛和素有第十三始祖之称的暗隆压制,万壑想要生离战场不是没有可能,却需要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不过就算他愿意付出这种代价,能否成功还要看幕后联盟答不答应!
所以,战场已经不需要他这个发起者,追踪万壑想要寻找的东西成了重中之重。
紫蝾螈深切感受到,就算粘液蜘蛛和暗隆联手压制,万壑深陷险境都没有打算放弃追踪。
可见目标的重要性超乎想象。
既然如此,他这个虫汛之主当机立断从浩瀚虫汛深处抽调精锐。
话说从虫汛吞噬虫族那天开始,到今天已经度过数个纪元。
如此跨度是人族无法想象的,即便放在生命力无比强大的虫族身上,也要经历数十个代次。
总之就是久远,古老,神秘……
在这种巨大的时间跨度面前,紫蝾螈能够持之以恒做一件事,不成气候才怪呢!
由于虫汛只进不出,所以积累了大量傀儡。就算紫蝾螈无法一一甄别品质,可是血脉浓郁到身形和样貌出现变化,这种存在通常品质极佳。
此外,他的感知并不算弱,跑到偏僻世界肆虐,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收集奇异个体,好将他们列为收藏序列,这是悠久岁月以来慢慢养成的“爱好”。
为了应对突发状况,紫蝾螈决定追击禁咒战舰,特意召来三千尊平素最喜爱的藏品。
这些藏品无一例外都是极其强大的傀儡,在某些方面有着令当今虫族羡慕不已的天赋和力量。
当然,数量最多的还是精锐,尽管他们是精锐中的精锐,在稍稍高端的战斗中仍然属于炮灰。
此刻,太白已经将禁咒战舰的速度推动到极致,并且向暗影螳螂下达命令排列成阵,疯狂推动战舰在暗影中穿梭,却仍然没能穿越眼前这处地界宽广到无法想象的庞大深渊世界。
“该死啊!什么东西正在干扰战舰运行?”
“不好了,不好了,大管事,幽冥隐遁大阵之中忽然竖起一座紫色门户!”
听到手下回报,太白难以置信:“你说什么?紫色门户?”
不等太白进行调查,战舰外围一座虫塔轰然震动,与此同时紫色光柱悍然降临,正在一点点打开洞口。
很显然,这是一种超远程传送手段,而且具备十分可怕的侵蚀力量。
“轰隆隆……”
虫塔上半部分破碎,紫色洞口显得格外宽大,有可怕身影穿梭而来。
脑海中全是破空声,等到太白反应过来,三十多只体态矫健的傀儡虫已经登临,他们清一色全是蝎子,抬起蝎尾爆发毒光。
太白心头一凛,急忙跺脚说道:“退回来!立刻退回来!把这座虫塔给我发射出去,不要了!”
那些暗影螳螂组成的幽冥隐遁大阵除了为战舰贡献力量,还具备瞬间隐没的神奇功能,几乎在太白跺脚的同时,暗影螳螂如同水银般流淌,眨眼间便将出事虫塔让了出去。
禁咒战舰带着很多虫塔和虫巢移动,这些东西本身就是拖累。
尤其在周烈清洗一波之后,那就更加不用担心没有地方养虫子了,所以区区一座虫塔能放弃赶紧放弃,太白甚至不用请示周烈,自己就能做主。
紫色洞口还在进一步扩张,紫色光柱锁定的虫塔忽然脱离,禁咒战舰以更快速度挪移出去。
时间不大,又一道华丽光柱降临,仍然选定一座虫塔做为传送地点。
太白气得跳脚直骂,不得不再次下令割舍虫塔,反正不是那些顶顶重要的部分,将负重抛掉或许能够一口气跑到安全地带。
尽管太白不知道安全地带在哪里,可是他认准往那些繁华地区扎猛子就对了,只要不是万壑和刀镰的领地,也许随便一位始祖都能提供庇护。
这种念头十分理想化,实现的可能微乎其微。
紫蝾螈有些发愣,从前方传来的动静不难判断出,对方弱小得可怜,连他作为炮灰送过去的小家伙都不敢招惹。
“哼,这么弱吗?或者想用这种方法让我麻痹大意?”
动念之间,紫蝾螈遥遥一指。
可怕力量轰然运作,足足三十六道紫色光柱降临禁咒战舰,逼得太白不得不请示周烈。
“大王,我们怎么办?后面那个家伙想要玩死咱们,混蛋,真是混蛋,就知道欺负弱小……”
周烈仅仅回应四个字“你看着办”便没有声息了,很显然他正处于某种关键时刻,不能分心。
玉峥嵘正在疯狂回溯血脉,也没有功夫照料太白。
说到这尊新鲜出炉的太古玉蝉,那叫一个奢侈!他用光了血囊之后用天珠,用光了天珠之后用凝鞘,每分钟都在消耗海量资源。
凝鞘是一种比天珠更加珍贵的资源,需要在极其苛刻的环境下,挖掘出地层深处埋藏的庞大虫壳,经过七道工序才能炼化出少量凝鞘。
这种珍贵资源在犀金龟的家当中用来提升防御力,交给玉峥嵘却可以提升凝聚大地母虫血脉的成功率,可谓重要至极!
不过凝鞘的数量还是太少,逼得玉峥嵘一再降低要求开始按照那只小蝎子的提议,走上舍弃巨大体型的道路。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玉峥嵘知道小蝎子尽力了,月钩辛苦积累的身家,以及干掉毒斧和追随者缴获的战利品,只要合用全部贡献给他。
如此倾力倾为,不比古代那些疯狂信徒差,无论玉峥嵘有多么挑剔都挑不出半点错处。
片刻之后,他暗自发狠:“既然要走精炼路线,那就索性走得彻底一些好了!哼,一颗心脏足矣!我将成为天地间最简练的大地母虫,同时也是第五尊神秘存在。在回溯过程中,或许有机会接收那四尊伟大母虫的遗泽……”
就在玉峥嵘动念之际,周烈浑身一震,耳边鸣音不断,脑海中疯狂输出符号,一点点交织成四道扭曲身影。
这种状况让他松了一口气,心想:“好,终于采取最简模式了,这样我才能一探玄妙!此乃阳谋,不怕你不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