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uc1熱門都市言情 《庶族無名》-第三百六十八章 清算鑒賞-3kamr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若说大汉宫廷之中为人所熟知的冷宫,那定要说是长门宫了,昔年金屋藏娇的典故便是至此而出,后来陈阿娇被废了后位,迁居长门宫,往后长门宫便是冷宫的代名词了。
不过长门宫是在长安,洛阳自然是没有长门宫的,不过洛阳也有着属于它的冷宫,具体由来不可考证,而且冷宫也并非官方的称呼,所谓冷宫,在长安,一般将长门宫视作冷宫,但在洛阳的话,并不是固定一殿,一些比较偏僻、破败的院落,都可称之为冷宫,废掉的嫔妃一般都会安排在这些地方。
当刘能在李儒的带领下,送到北宫西北角一处冷僻之所时,刘能有些懵,扭头看向李儒:“尚书令,这……朕要住这里?”
“陛下放心,只是暂住!”李儒微笑道:“眼下洛阳不太平,这皇宫之中,也不知是否还有贼人残党,此处虽然偏僻,却也正因如此,此处反而更加安全,陛下在此安心休养,待大将军还朝之日,必会亲自前来迎接陛下。”
刘能面色沉下来,他又不是傻子,这一步踏出去代表着什么,他太清楚了。
堂堂天子被送入冷宫,哪怕今天进去明天就出来,这皇室的威严何存?
李儒也不催促,如今叛乱已定,他有很多时间,这一步,刘能必须踏出去。
“住手!”就在刘能为难之际,却见远处几名大臣快步朝着这边跑来,李儒回头看去,正看到杨彪、钟繇、赵温以及另外几名大臣都来了。
李儒笑了,一直好似不问世事的三公,这一次终于坐不住了么?
“儒见过诸公。”李儒微笑着与几人颔首做礼道。
“李儒,你这是何意?”赵温看着李儒,面色不善道。
“何意?”李儒看了看一脸惊喜的刘能,摇头失笑道:“为保陛下安全,特将陛下送入此处,诸位以为如何?”
“放肆!你可知道此为何处?”赵温怒道。
“安全之处,昨夜叛乱,诸位也看到了,贼人竟能杀入皇宫,陛下再住到德阳殿这等醒目之处,难免再度为贼人所趁,此处虽然偏僻,但胜在环境清幽,而且更易保护。”李儒微笑道。
“李尚书,有羽林军保护,陛下必然黯然,况且昨夜一战,叛贼也已尽数伏诛,不必如此吧?”相比于赵温的怒叱,钟繇言语就温和多了。
“司空可知,昨夜那些贼人不知如何得了大将军虎符,轻易调开了羽林军,不但城中叛军杀入宫中,挟持陛下,甚至还有曹军掺杂其中,如今洛阳兵力空虚,臣为让大将军可安心作战,无有后顾之忧,此举虽然有冒犯陛下之嫌,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还望诸位谅解。”李儒微笑道。
宗正刘洪叱道:“李儒,你不过尚书令,宫中之事,何时轮到你来操心?”
“在下受大将军之拖,大将军出征后,洛阳城中事物由在下代办,此乃大将军印绶,大将军离开京师之后,若朝中无事,则无需取出此印,但若洛阳有事,儒可代替大将军执掌洛阳诸事,三辅之地兵马皆有调配之权,同时还有便宜行事之权!”李儒从袖中取出一枚大印,正是陈默的大将军印绶。
陈默指挥军队,用的是虎符,大将军印在前线其实有和没有一样,所以这次出征之前,陈默便将印绶留在洛阳,但并非留给李儒,而是留给贾诩,而后贾诩又转交给李儒,必要时候,可出此印震慑百官。
赵温等人闻言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这等于是将陈默的后方都交给李儒来管了,这陈默对于李儒未免也太放心了,但凡李儒有一丁点儿反意,陈默便要面对后方不稳的威胁。
“诸位请回吧,为陛下安全考虑,大将军回朝之前,无大将军府手令,任何人不得探视陛下,违者视同叛逆,昨夜洛阳城中死了多少人,想必不用儒为诸位详述,如今乃非常之时,诸位若有疑虑,可待大将军回朝之后,再与大将军商议,儒此刻却是为朝廷安危考虑,诸位见谅!”李儒微笑道。
这话,已经带了几分威胁之意,昨夜一夜之间,洛阳城权贵士人死了多少?恐怕参与其中的人都说不上来,如今整个洛阳城都弥漫着血腥之气。
“李儒,你如此做法,他日必不得好死!”杨彪冷然道。
“或许吧,生于乱世,又有几人能得善终?”李儒无所谓的看着杨彪道:“昨夜之事,牵连甚广,如今廷尉尚在缉查之中,希望太尉不会受到牵连,否则,太尉恐怕看不到儒的下场了。”
这件事虽然已经平定了叛乱,但这并不代表结束。
杨彪闻言皱眉,却也没再说什么。
见众人没了话,李儒转身,看向刘能,躬身道:“恭送陛下入宫!”
刘能有些绝望的看着没了声音的三公还有太常等一众高官,回应他的却是众人躲闪的目光。
“陛下,老臣无能!”杨彪跪倒在地,对着刘能跪拜道。
钟繇、赵温也跟着跪拜下来,他们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若强行想要救人,遭殃的就是他们的家族,这一刻,在汉室和家族之间,他们选择了后者。
李儒微笑着看着这一幕,这也代表着这些人向陈默妥协的开始,这是个很好的开始,有了第一次妥协,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一直到彻底妥协为止。
只要陈默赢了这一仗,接下来在朝堂上,陈默的政令会更顺很多,当然,阻力同样会有,但这并不重要,只要陈默在,这个朝廷总会越来越好的。
刘能最终被送入了这处偏僻破败的宫殿,除了环境变化之外,其他方面倒是并未苛待,宫中的侍者被送进来了,还有几个刘能比较宠爱的嫔妃,不过刘能发现,郭贵人不见了,他没问李儒郭贵人去了何处。
郭酉作为这场政变的失败者,他的女儿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至于如何处理,李儒没说,刘能不敢问。
百姓开始陆续从家中走出来,不少地方都有交战的痕迹,街上有城卫军在清理尸体,一车车的尸体被不断运出城外焚烧,还有被抓捕的那些权贵家眷在确定身份之后,家丁被当做壮丁,为朝廷做一些事情,婢女会另外分配,作为赏赐给有功将士,但这些权贵的家眷就比较倒霉了,难得直接斩杀,发配都不会,女的也是送进官方开设的青楼之中。
一场政变至此算是告一段落,洛阳城很快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对于百姓而言,生活在这样的年代,这种事情已经麻木了,只要不威胁到他们,第二天,依旧扛着各自的工具开始为生计而奔波,昨日的整编,虽然波及到不少百姓,但衙署方面已经做出补救,烧毁的房屋衙署会安排人帮忙重建,死去的人会发放一定补偿,各处抄家所得,会拿出一部分来弥补洛阳城的损失。
不过政变的影响却还在继续,满宠带着廷尉在各府抓人,不管有没有直接参与进来,只要往日有联络的,都会先下狱,然后再进行核查,确定无罪之后,才会释放,这又是新一轮的清洗,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朝堂之上再度上朝时,文武百官少了近一半的人数,更重要的是,天子都没有上朝,这让朝堂变得相当古怪。
“父亲,听我说!”司马府,廷尉的人已经开始强闯府宅,司马懿拉住想要拼命的司马防,压着声音道:“此番乃大将军府的反击,不管如何,关于政变的事情,父亲千万不要承认,哪怕廷尉府拿出证据,父亲也要抵死不认,只要不认,待大将军回朝之时,便有转圜余地。”
拦是不可能拦住了,至于逃……如今的洛阳城许进不许出,各个路口都设有城卫军在巡查,逃是逃不掉的,只能另想办法。
司马防咬牙道:“这帮乱臣贼子,必不得好死!”
“父亲,此时不是意气用事之时,入了天牢,万不可这般说。”司马懿拉着司马防道:“否则,我司马家有灭族之祸矣!”
司马防皱眉看着司马懿,良久,方才叹息一声道:“仲达,当真毫无计策?”
“彼占据大势,此时洛阳便是还有人反对大将军,也断然不敢在此时出头,父亲要做的,就是保全自己,保全我司马氏,家中之事,交给孩儿去办。”司马懿摇了摇头道。
“那便拜托你了。”司马防看着已经闯进来的廷尉府侍卫,苦涩一笑道。
“司马公,烦请随我等走一趟吧。”一名廷尉出示了廷尉府令,对着司马防道。
“带路!”司马防看了司马懿一眼,摆摆手道。
“请!”侍卫也不恼怒,微微侧身道。
司马防正了正衣冠,这才跟着廷尉大步离开。
“仲达(二哥),现在该如何是好?”司马朗和司马孚看着司马懿询问道,这个时候,两人已经乱了方寸,只能将希望寄托于司马懿了。
“兄长稍安,我准备去一趟官渡。”司马懿安抚道。
“求大将军?有用?”司马朗皱眉道。
“那要看怎样求了。”司马懿摇了摇头道:“懿走后,家中就拜托兄长了,记住,切莫与大将军的人起了冲突。”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