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73w0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大明王冠 何時秋風悲畫扇-第五百九十七章 武安侯的兵符推薦-axftn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武安侯府。
郑亨起了个大早,今日不用参加小朝会,再过几日,他也要离开京畿去往杭州率领神机营继续练兵,打算趁今日天气尚可,带妻儿游秦淮。
正在吃早食时,管家匆忙来报:“侯爷,神机营中军指挥黄昏,锦衣卫指挥佥事赛哈智,锦衣卫南镇抚司镇抚使刘明风拜见,见还是不见?”
郑亨讶然。
什么风,把这三巨头吹了过来。
神机营没事。
南镇抚司更是和自己没关系,这三人怎的联袂府邸找人,应该是私事,如果是公事,可以去五军都督府,不用一大早的登门拜访。
对管家道:“领去书房,斟茶,嗯,我漱口后便来。”
片刻之后,郑亨走入书房,对落座品茶的三人笑道:“见笑见笑,没想到三位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海涵。”
这态度……
简直客气得没边了。
别说刘明风和赛哈智,就是黄昏都受宠若惊。
要知道站在他们面前是一位侯爷,靖难功臣名录上悬名第五的大人物,将来神机营出击漠北立功的话,郑亨必定成为一位国公。
却如此客气,岂能不受宠若惊。
三人急忙起身。
寒暄之后,郑亨笑问,“你们都是年轻人,也不用和我客气的绕圈子,有什么事就直说罢,但在原则之内,愿尽一份薄力。”
这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的客气了。
要知道黄昏还是他的下属。
其实不是郑亨礼贤下士,而是他怀有感恩之情,统领神机营后,郑亨就明白,苦苦而不得的国公之位在等待着他。
连张辅都成了国公,郑亨心里其实很有些不是滋味。
然而没办法。
平定梅殷,陛下没让他当主帅,所以捞不到战功,福建之战,获益最大的反而是在支援朱高燧去得大田之战大捷的徐辉祖。
平定鞑靼南侵,是陛下亲征。
又没捞到多少战功。
平定安南,张辅和沐晟去的,都成了国公。
郑亨说不羡慕那是假的。
但他现在统领神机营,只要对漠北用兵,神机营建立奇功已是指日可待,那么封公也是指日可待,所以郑亨其实很感激黄昏。
因为陛下无意中透露过,郑亨统领神机营这件事,还是黄昏举荐的。
滴水之恩涌泉以报。
这是武人的耿直秉性。
要不然黄昏天天不在神机营军营,以郑亨的身份和地位,他要管你中军才是有鬼,巴不得中军出点岔子,然后把自己的心腹提到神机营中军指挥去。
黄昏立即道:“侯爷可知陛下召见明教高层唐青山一事?”
郑亨颔首,“知道。”
黄昏叹道:“这其实是和我陛下一起布的一个大局,打算以此为契机招安明教,然后彻底解决这个隐患,将来出征漠北才能安心国内的局势。”
郑亨讶然,“这是好事啊,怎的,出了乱子?”
作为武将,郑亨肯定是希望早日出征漠北的。
早一点,就意味着他有早一点成为国公的希望,须知岁月不饶人,郑亨现在也是五十二三的人了,真怕老了之后骑不动战马。
黄昏叹道:“出大事了,陛下当时也许是忙于政事,没有多想,没有让吏部或者礼部的人去找唐青山,而是让锦衣卫指挥使纪纲派人去找唐青山,结果巧了,锦衣卫找到唐青山后,双方起了‘误会’,现在锦衣卫北镇抚司在杭州那边围剿唐青山。”
郑亨摇头,“这里面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按照我的理解,应该是纪纲不愿意看见你将要组建起来的五十个护卫,别说纪纲不愿意看见这个局面,朝中臣子真没几个同意此事,意见大着呐,只是此事陛下已经许可,没人敢忤逆陛下圣意罢了。”
现在纪纲有这个机会,他当然要阻止你这着棋了。
这事没办法。
你要说纪纲做错了吗?
他职责所在。
何况唐青山作为明教中人,忽然被锦衣卫缇骑围住,双方能友好和平交流才有怪了,稍微有人煽风点火,就是一场你死我活。
黄昏叹道:“确实如此,如今唐青山一行人被围困在于彦良在钱塘的老家,我担心他们坚持不了多久,而且我还担心此事会波及到另外一个人。”
于彦良的老家还有个对大明很重要的人。
于谦于少保。
现在这位大明英雄八岁了,再有几年就可以来参加科举入仕了,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被伤及无辜,对大明是个巨大损失。
郑亨不解,“我不是穿了军令到神机营么,让中军按意愿可自行出军营练兵,怎的,你没让人叫他们出去练兵?”
这个说辞有意思。
练兵。
表面上是练兵,实际上则是顺带支援一下黄昏派过去的南镇抚司缇骑,但表面上得有个理由,要不然朱棣追查下来,谁都吃不了兜着走。
黄昏压低声音,“中军的将领之中,有汉王的人。”
郑亨无奈,“这是没办法的事。”
神机营是从京营之中挑拨的人,汉王朱高煦的势力,塞几个人到神机营去不算难事,恐怕不止有汉王的人,还有赵王的人,甚至还有太子的人。
现在有陛下压着,神机营还能听话,将来万一换了天子,神机营恐怕会出事。
不过此事不急。
迟早是要征漠北的,而征讨漠北始终是会死人的。
黄昏起身,行礼,“还请侯爷出手相助。”
郑亨一脸为难的起身将黄昏压回去坐下,叹道:“我也没办法,神机营不可能为了这种事正大光明的出兵,何况也没陛下的兵符,我也不能调动神机营出兵。”
郑亨手上的兵符只有一半。
要正儿八经的出兵,需要朱棣将另外一半兵符给他,合二为一,才是完整的兵符,“符合”一词就是这么出现的。
黄昏沉默了一阵,“请侯爷发军令,令我领您手中兵符,率领中军出营练兵。”
训练这种事,不需要朱棣的兵符。
统率就可以发号施令,要不然平日里兵符在天子手上,地方军伍就只在校场练兵?尤其神机营,现在在外训练,就为了将来征战漠北,郑亨拥有这种权力。
郑亨犹豫了。
不过黄昏嘴角却扯出了一抹微微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