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dbv精华言情小說 祕密的森林討論-15、這一招,叫鹿啃白菜,也叫兔急咬人鑒賞-ooglg

祕密的森林
小說推薦祕密的森林
“我们……”
“我其实很清楚您今天约我出来的目的,说实话,这段时间过去,我心里面已经不再挂怀了。回头想一想,我也能理解您当时的做法。”
林允儿有些惊讶地看着打断她说话的裴珠泫。
不止是吃惊于女孩所说的内容,更吃惊于她的表现。
尽管平日接触不多,但林允儿的脑中也早对裴珠泫有了个基本的印象。抛去别的方面不提,在她的记忆里,裴珠泫应该很少有眼下这种不讲礼仪的行为出现。
所以她今天面对林允儿的样子绝对不同寻常。
换个角度来讲,林允儿完全能感受到她会这样的原因……她这趟出来见她,应该并不想和她纠缠太久。林允儿想找她谈的那件事,在她的心目中恐怕也早有了定论,毋庸多言。
如此想想,林允儿在“我们”之后跟到嘴边的那些话就忽然说不出口了。
她默然片刻,便也顺了女孩的心意,开门见山地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咱们俩就算是……和解了?”
这话一说,坐在她对面的裴珠泫就笑了。
虽然没看见脸,但林允儿很敏锐地捕捉到对方口罩上方的那双眸子微微地弯了弯。
她却拿不准,这究竟是高兴的意思,还是说另有意味?
“好,和解吧。”裴珠泫在林允儿的注视之中,坐姿很端正地点点头,这就是她给出的回答。
林允儿莫名地轻轻蹙起了眉。
因为此时的裴珠泫似乎带给了她几分熟悉的感觉,那是曾经她只在她们组合队长金泰妍身上看到过的气质。
在那具娇小的身躯里,仿佛蕴藏了比其他许多人都要蓬勃和强大的力量。
她光是坐在那里,气势就不弱于她之下。
这无疑是件奇妙又古怪的事。
不算自夸,林允儿确实从来没想过一个后辈能和她在气场上进行较量。
特别是,今天的这次面谈,理论上来说,她是道歉的人,亦是以胜利者的身份前来。
现在这情况,到底是对方输了,还是她输了?
林允儿的心头刚升起了不服气的胜负欲,转念她就回过神来,暗自苦笑。
明明她今天是来道歉的,但无可否认的是,面对着这么一位曾经胆大包天地当着她的面向她男朋友隔空表白的“竞争对手”,林允儿往常哪怕再大度,见到裴珠泫心里也难免带着三分火药味。
这种状态并不理智,也不正确,自打和林深时谈恋爱以后,从男友身上也渐渐学到点理性习气的林允儿很快重整心绪,较为平和地重新看向她面前的裴珠泫。
在她的手底下,纤长的手指也忍不住无意识地转动起了身前的水杯。
她还没张嘴把那句来之前一路上酝酿许久的“对不起”说出去,裴珠泫就先一步表示原谅她了,从结果上来说,林允儿此次的目的已经达成,但道歉这种事,但凡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不是道歉的人心里不舒服就是被道歉的人心里不舒服,总之,还是郑重点好。
于是,大脑里急闪过几个念头后,林允儿打定了新的主意。
……
气氛僵持了有十几秒,很有眼色的林允珍拍手站了出来。
她从林深时手里接过了那台吸尘器,笑容满面地问:“林理事今天怎么会来家里?”
“哦……”有生以来也从来没遭遇过今天这种场面的林深时稍稍一晃神也反应过来,他侧头看着举止亲近的林允珍,眼里闪过一抹感激说,“允儿这些天很忙,让我过来帮她做做家务。”
林允珍不由得回头望向了还站在玄关处的父亲。
林父抬抬头和大女儿对视,父女俩都没吭声。
林深时的这句回答很简短,内里包含的信息却不少。
且先不论两个人一进门就明白见到的事实,听林深时的语气,林父和林允珍都能体会到林深时内心对于帮女朋友做这种家务杂事的随意。
他并没有对林允儿的要求有什么不满,即便林允儿的事业和他个人的事业相比起来,两者无法相提并论。
当然,林允珍也不排除这是这位年轻有为的SM公司理事见到他们两位家属后有意讨好才说的这番话的可能性。
可无论如何,他们父女俩眼下看到的事实不会有假。
纵然允儿和这位林深时林理事从家世背景再到事业成就都有一定差距,但从林深时今天的表现来看,男方显然是宠爱着他们林家的女儿。
光是这点一见面就透露出的细节之处,便让人舒心不少。
再回过头来说话时,林允珍看着男人的眼神里明显就多了几分真诚的热切和实情实意的笑意。
她弯腰收起吸尘器,一边半开玩笑地说:“允儿这丫头真的是,你平时估计工作也很忙,她打通电话给我也好,叫助理过来也行,没事还使唤你这个男朋友。”
林深时微笑着摇摇头,“您也知道,她不太喜欢别人进她家里。而且我最近也不是特别忙,闲着也是闲着。”
林允珍直起身来拍拍他的肩膀,笑眯眯地说:“你姐夫要是有你这样的态度就好了……”她偷偷瞥瞥不远处不说话地低头换鞋的林父,凑到林深时耳边:“以后都是一家人,私底下就别用敬语了。”
“好。”林深时很干脆地应下来,“努娜,我知道了。”
林允珍直起身来,两人便相视一笑。
虽说是初次见面,林深时和他的这位大姨姐彼此留给对方的印象都很不错。
“咳咳……”
一阵粗重的咳嗽声传来,林允珍冲林深时眨眨眼,很自觉地接过了未来妹夫手头上的这些家务活,躲到了旁边去。
林深时转身看去,挺想凑过去,一时间却又不知道凑上前去该说些什么,等到林父一语不发地换上拖鞋,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林深时才像个初次来女友家里拜访的毛头小子,连忙双手并拢地鞠躬问候:“您好。”
他没看见的是,看到他礼貌的见礼后,林父较为严肃的瘦长脸庞上就晃过了一丝和善又复杂的笑意。
直到抬起头来,林深时就见这位明明没什么气势、带给他的压力却比以往他见过的很多上层人士还要大的中年男人轻轻点头,什么话都没说,走进了家里。
林深时微愣,旋即默然地转头目送着林父的身影走进客厅里坐下。
也许是同为男人的缘故,翁婿之间往往一见面就会有种非常准确的直觉存在。
比如说眼下,林深时能感受得出来,林父好像并不怎么待见他这个暂时还没敲定的未来女婿。
……
相比起林深时此时有点担忧的内心,裴珠泫的心情就纯粹得多了。
她非常吃惊地看着在她面前突然起身向自己鞠躬赔礼的林允儿,紧接着就情不自禁地回头扫视着咖啡店内其他的客人,生怕林允儿这一出人意料的举动真会引起像震动她内心一样的巨大动静。
“对不起,艾琳。虽然我现在才来说这个话未免太迟了一点,但这句话我认为我必须要对你说,这也是你今天最应该从我这里听到的一句话。”
在将想说的心里话一股脑儿地说出来后,林允儿浑身轻松地坐了下来。
她当然留意到了裴珠泫刚刚表现出的慌乱。
见到这名今天打从见到她就异常沉稳的年轻女孩终于有了点意想之中的反应,林允儿的心底也生出了些幼稚的得意。
再仔细想想,她这会儿的心情更近似于功德圆满后的心满意足。
坐在对面的裴珠泫大概也感受到了她的这份情绪,在无人知晓的时刻,她藏在口罩后面的唇角就苦涩地翘了翘。
再抬起头来时,她也恢复了平静,对着林允儿点点头,说:“那么,我们之间的事,算是了结了?”
“了结了。”林允儿也点点头,舒了口气。
裴珠泫轻应了一声,刚要起身,忽然又听林允儿说:“哦对了,还有一件事。”
女孩的动作停住,看了过来。
林允儿面对她的视线,面不改色地说:“事情解决了,你的心意我也明白了,既然是这样……那盆花,你挑个时间,交给我怎么样?”
一瞬间,原本在两个女人之间还算平和的气氛似乎就猛然增添了一分令人忐忑的紧张。
裴珠泫目不转睛地凝视了林允儿许久,然后重新坐了下来,低头转了转面前的咖啡杯后说:“您……欧尼你应该清楚我们这么做的风险吧?”
林允儿坦然自若地点头,“我知道,我也准备好了。”
裴珠泫又不说话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旋即问了个有些耳熟的问题:“这件事,他知道吗?”
林允儿看看她,很诚实地回答说:“不知道。我希望这件事之后你也能帮我暂时保密。”
裴珠泫点了点头,指腹摩挲着咖啡杯的杯沿:“既然如此……那就让他来跟我谈这件事吧。”
顿时,林允儿同样转动水杯的动作停下了。
她抬头看去,目光逼人的明亮,而对面那双与她对上视线的眼睛却是丝毫没有退缩和退让。
“欧尼。”
裴珠泫抬起手,首次拉下了她脸上的口罩,然后浅尝了一口那杯凉透的苦涩咖啡。
她抬起脸,冲着林允儿浅浅一笑,眨着眼说:“你要我原谅我,我可以原谅你,因为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但是这件事……可不是我和你之间的事,不是吗?”
……
“阿爸,那……我们就先走了?”
客厅里,林允珍很仗义地冲着自家老爸使着眼色,说:“毕竟允儿他们难得约会一次,咱们俩就在这里当电灯泡了吧?”
谁知道,林父闷头想了一会儿,突然就在女儿吃惊的眼神中挽起袖子站起来说:“晚饭就在这里吃,我们一块等你妹妹回来。”
说着,他就毫无征兆地转头看向在座的林深时,问:“会做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