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de1熱門言情小說 明王首輔 愛下-第1340章 再施奇兵(完)展示-r4o7z

明王首輔
小說推薦明王首輔
敦煌守将罗格尔虽然故意晾着亦卜剌,但却没有限制亦卜剌的自由,所以刘显和宋大眼两人便让亦卜剌借故在城中蹓跶了一圈,直到将近天黑才返回住处。
吃过晚饭后,宋大眼和刘显两人便凑到一块密斟起来。只见刘显眉头深锁着,低声道:“宋大哥,情况很棘手啊,叶尔羌人相当警惕,咱们的大部份弟兄都不被允许进城,光凭咱们几个要拿下城门太难了,而且仇鸾那王八蛋给叶尔羌人留了二十门炮,还有近两千杆火枪,如果强攻的话,我军的伤亡会很大。”
宋大眼面无表情地道:“何止伤亡大,敦煌城的防御工事壁垒森严,光凭神机营那点兵力,即使打光了恐怕也破不了城。”
刘显不由头皮阵阵发麻,沉声道:“那现在怎么办?难道放弃计划原路返回?”
“现在只能等机会了,那敦煌守将罗格尔似乎有意晾着亦卜剌,不过迟早会接见他的,到时定会让城外的弟兄进城,等到了晚上咱们就把城门给摸了。”宋大眼淡定地道。
刘显无奈道:“如今看来也只能这样了,不过夜长梦多,咱也不知那罗格尔会晾亦卜剌多久,此刻大帅恐怕已经将阳关拿下了,时间越长,消息走漏的可能就越大,所以咱们耗不起啊!”
宋大眼忽然脑中灵光一闪,低声道:“小刘,我倒是有个办法,不过要冒很大的风险,你看看可不可行?”
刘显连忙道:“说来听听!”
宋大眼左右扫了一眼,这才凑到刘显的耳畔悄声道:“城中有一座仓库,是专门存放火器弹药的,当初我和郭黑子在敦煌时参观过,今日白天跟着亦卜剌在街上逛时,我特别留意了一下,发现那处建筑外围有不少叶尔羌士兵把守,看样子叶尔羌人占领了敦煌后,并没把仓库中的弹药挪走。”
刘显眼前一亮,已经隐约猜到宋大眼要干啥了。
果然,只听宋大眼又续道:“明晚深夜,我想办法摸进那座仓库放一把火,吸引城中叶尔羌人的注意,你则趁机带上几个弟兄把城门给摸了,然后将城外的弟兄放进来,只是这相当危险,弄不好就把性命交待了,你敢不敢?”
刘显仿佛受了侮辱一般,傲然道:“有何不敢,脑袋掉了不过碗口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我刘显也是出过生入过死的,宋大哥少瞧不起人。”
宋大眼赞许地竖起大拇指道:“那好,就这么办了,老子明晚便一把火把仓库里的弹药炸掉,没了弹药,叶尔羌人的火枪火炮便都成了摆设。”
“宋大哥放火时最好不要直接点燃弹药,留个引信延迟那么五分钟,等叶尔羌人都聚集过来救火的时候……!”刘显左手五指蓦地打开,用嘴形无声地说了个“轰”字。
宋大眼嘿嘿一笑道:“你小小子年纪不大,倒是够阴损的,要得!”
刘显咧了咧嘴道:“讲武堂的教习说过,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用咱们老祖宗的话来说,这叫兵不厌诈。”
宋大眼再次竖起了大拇指,大帅看人的眼光果然很毒,刘显这小子是个人才,有勇有谋,难得是还不拘泥,假如命够硬的话,前途不可限量。
正如宋大眼所料,历史上的刘显担任的最高职位是五军都督府大都督,还生了个儿子叫刘綎,号称明末第一猛将。
接下来,两人又密聊了一遍明日行动的细节,这才各自去睡觉。
第二天一早,敦煌守将罗格尔还是没有接见亦卜剌,刘显和宋大眼便又怂恿亦卜剌在街上闲逛,甚至借故往城头上跑,趁机观察城头的兵力布防,最后刘显又让亦卜剌借口出城看望城外驻扎的五百弟兄。
本来守城门的叶尔羌军官是不允许人出城的,但是经不住亦卜剌大闹,最终还是同意了,估计是担心惊动了万夫长罗格尔,毕竟亦卜剌也算是“贵客”
于是乎,在亦卜剌的掩护下,刘显和宋大眼顺利将情报和行动计划送出了城。
……
阳关,日已过午,徐晋正召集了诸将在帅帐内议事,只见桌面摆着一幅敦煌城的布局图,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如何攻打敦煌城。
正所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徐晋用兵看似随心所欲,实则每个决定都经过深思熟虑的,颇如这次奇袭敦煌,他便着手准备了三种了方案。
第一种便是利用亦卜剌从内部打开敦煌城门,这种方案无疑是代价最小的。
第二种是在内应失败的情况下突袭猛攻,强行攻破敦煌城。
第三种就是原路掉头,只是这便意味本次千里奔袭的计划完全失败。
这时徐晋和诸将讨论的正是计划二——强攻敦煌城,不过一番讨论后,无论是徐晋和诸将的心情都有有些沉重,因为按照推演结果,即使是突然袭击,神机营拿下敦煌城的可能都只有六成,还是付出重大伤亡的情况之下。
“刘显那小子行不行啊,要是计划失败,那这一场仗可真够呛的。”戚景通担忧地道。
王林儿点了点头,神色凝重地道:“据斥侯来报,情况有些不妙,亦卜剌和小刘的人绝大部份都被挡在了城外,加上亦卜剌本人,统共就只有十一人获准进城。”
徐晋盯着地图剑眉深锁,正在此时,外面传来了马蹄声,很快,一名斥候飞快地奔了进来,单膝着地,双手逞上一张纸笺:“报告大帅,这是刘百户派人送回来的最新消息。”
徐晋连忙接过纸笺打开一看,不由眼前一亮,不过剑眉很快又皱了起来,刘显和宋大眼的计划倒是可行,不过太冒险了,成功的概率只怕也不高。
“大帅,刘显那小子说了什么?”戚景通探头探脑地问道。
徐晋便将纸笺递过去道:“你们也看看吧!”
众将连忙凑在一起阅读,还没看完,有人便禁不住破口大骂了,骂谁?自然是骂仇鸾这猪队友了,竟然拱手送了叶尔羌人二十门炮和两千杆火枪。
“大帅,属下觉得小刘和大眼的这个计划可行,即使最后不成功,炸掉敌人的火器弹药,对咱们攻城也大有好处,就是……小刘他们太危险了!”王林儿道。
戚景通撇嘴道:“战场厮杀汉,人死鸟朝天,怕个屁,咱们干的本来就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活,如果命够硬,阎王爷也得躲着走,我看刘显和大眼都是命硬的货,死不了!”
正所谓慈不掌兵,徐晋自然不是那种优柔寡断之人,当下便拍板了,不过又稍作了一些安排,刘显这小子是个人才,要是折在敦煌就可惜了,但愿这些安排能提高他的生还率。
嘉靖七年三月初五,晴夜,一弯新月斜挂,月色朦胧如纱。眼下虽然已经是阳春三月,但是敦煌这里的晚上还是很冷,夜越深,气温就越低。
而就在距离敦煌城南门约百米处,正燃着几十堆篝火,那是亦卜剌带来的五百“残兵”在生火取暖,城头上的叶尔羌守军早就习惯了这批人的存在,所以并不怎么在意他们的举动,却不料这批“残兵”隔三差五就有人站起来,跑到远处的黑暗中撒尿,撒着撒着,竟神不知鬼不觉就多了约莫两百人。
五百人和七百人的区别本来就不是很大,再加上在夜色的掩护下,城头上的叶尔羌守军竟然一无所觉。
这多出来的两百人自然就是神机营的悍卒了,而且都是功夫高强,身法灵活,擅长攀爬的好手,并由谢二剑这位绝顶高手亲自带队。
此刻,谢二剑正懒洋洋地侧躺在篝火旁,嘴里叼着一根干草闭目养神,麾下的神机营弟兄自然十分了解这位老大的作风,所以没人打扰他,各自把手拢在袖筒里烘火,默默地养精蓄锐。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谢二剑终于睁开了双眼,从怀中取出怀表打开盖子瞟了一眼,剑眉不由皱了皱,因为眼下已是凌晨一点半了,城里面竟然还没有丝毫动静,莫非出了变故?
“再等等!”谢二剑的直觉告诉他,刘显这小子不会掉链子,所以按奈住了。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怀表的时针已经指向了凌晨三点,谢二剑啪的合上怀表站了起来,不能再等了,看来计划一已经失败,他要启用第二个方案了。
神机营的悍卒们见到谢二剑站起来,立即精神一震,纷纷躬腰屈腿,目光盯向远处的城墙,仿佛一群准备出猎的暗夜虎狼。
然而就在此时,城中忽然窜起了数处火头,还隐约有呼喊声传出,城头上的守军纷纷转身往城中张望。
谢二剑目光一闪,连忙打了个手势,神机营一众悍卒站即又若无其事地坐下。
此刻,城中的弹药库房着火了,火势很猛,而且是几处地方接连起火的,负责守卫库房的叶尔羌士兵正在奋力扑救,还不断有士兵从四面八方赶来帮忙。
而始作俑者宋大眼,这时正躲在距离库房五十米远的一处黑巷中,幸灾乐祸地盯着从街上跑过的叶尔羌士兵,瞧他们奔跑的方向,应该都是赶去库房救火(送死)的。
约莫三分钟后,轰的一声惊天巨响,震得地动山摇,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冲天而起,以弹药库房为中心,附近三十米以内的建筑尽数被夷为平地,猛烈的冲击波掀起漫天沙尘,就连远在城头上的叶尔羌守军也感受到罡风拂面,骇得趴倒一大片。
“咳咳咳!”宋大眼从废墟中爬出来,捂住嘴鼻猛烈地咳嗽起来。
爆炸的威力之猛,出乎宋大眼所料,他虽然躲到五十开外,但是还是被冲击波波及了,幸好只是有点胸闷,并无大碍,又被灰尘呛到了,一边咳嗽一边往南城门飞奔而去,而这个时候,刘显正趁混乱带着三名弟兄往城门洞迅速扑去。
昨晚入城不是有十名“亲兵”跟着亦卜剌吗?为何刘显现在只有三名帮手?
原来为免引起怀疑,昨日跟着亦卜剌入的十名亲兵中,其实有五人确是亦卜剌手下的鞑靼人,而另外五人则是刘显和宋大眼,外加三个西宁卫的军卒。
偷袭城门这么重要的事,刘显自然不敢让亦卜剌帮忙,而亦卜剌也乐得不参与,毕竟太危险了,所以老实地待在住处。
言归正传,且说刘显和三名弟兄趁着爆炸的混乱摸到了南门,冲上前便是一刀,把一名叶尔羌守兵砍翻,再飞起一脚踹倒另一名守兵。
话说把守城门洞的叶尔羌守兵有二十人之多,刚才都被城中的爆炸吓懵了,被砍翻了数人才反应过来,抄起兵器便冲过来反击,刘显顿时险象横生。
“快来帮忙啊!”刘显惊怒地大吼,三名西宁卫士兵这才畏畏缩缩地冲上来,结果一个照面就被对方扎死了一个,剩下的两个吓得脸都白了,竟然掉头就跑。
我草!
刘显差点就想破口大骂,西宁卫的兵怂惯了,胆气不是一朝一日就能提上来的,打顺风仗还可以,让他们啃硬骨头,显然是办不到的。
剌啦……
刘显这一分神,肋则就被扎了一枪,幸好只是刺穿了衣物,估计皮肤也被擦破了,火辣辣的痛。
刘显左手抓住枪身一扯,把那名敌兵扯过来,一刀削掉半边脑袋,可这时三名敌兵又欺了上来,眼看刘显就要死在弯刀下了,黑暗中传来一声大吼,一条铜棍破风扫来。
啪嗒……
好一记威猛无比的横扫千钧,三名叶尔羌士兵竟像败草般被扫飞出去,其中一个直接拦腰断成两截,剩下两个估计胸骨全折了,倒在地上哇哇地吐着鲜血和碎内脏。
“宋大哥!”刘显见到宋大眼手提熟铜棍神威凛凛地扑向其他敌兵,不禁又惊又喜。
宋大眼此刻猛了,就像开了无双的英雄般,铜棍翻飞横扫,碰之者死触之者残,把城门洞附近的敌兵给逼住。
“小刘,快打开城门!”宋大眼大喝道。
刘显急忙冲向城门,试图将其打开,只是城门上的横木有好几条,而且都非常沉重,平时开城门时至少都要三四个人合力才行,刘显想一个人打开城门,着实有点难度。
刘显咬着牙,使劲吃奶之力才弄掉了一根横木,但此时,这里的战斗显然惊动了其他守军,正有人不断地跑来支援,宋大眼虽然神勇,但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身上接连挂彩几处。
刘显不由焦急万分,抽刀使劲砍门后的横木,试图将横木砍断,只是每根横木都有大海碗粗细,要砍断谈何容易。
刘显连撬带踹,好不容易又弄掉了一根横木,正准备接再来,便听到宋大眼闷哼一声,急忙回头一看,原来宋大眼的大腿被扎了一枪,脚步踉跄地倒地。
“宋大哥!”刘显大惊失色,扑向前便欲救援。
说来刘显确实有点运道,他刚刚奔离城门后,一声猛烈的爆炸随即响起,城门后面的最后一根横木竟然被炸断了,厚重的城门也被炸得猛然洞开。
以谢二剑为首的两百神机营悍卒随即蜂拥而入!
原来刚才趁着城中爆炸引起的混乱,谢二剑一挥手,两百悍卒立即扑向城墙,有人用勾索往城头上爬,而有人则把早就准备好的炸药包安放到城门上。
轰的一声,城门便被数百斤火药炸开了,幸好里面的刘显刚刚跑开,要不然不死也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