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iwuu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txt-第九百六十五章 風之旅人熱推-o1dw5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面对小惠想去龙门玩玩的请求,夏风放下筷子,往凳子上一瘫。
“我现在哪也不想去,等以后有机会的吧。”
“哼。”
…..
因为天气转凉,沙虫的出没频率也越来越低,夏风严重怀疑沙虫这种生物有冬眠的习惯,就像黑羽烧烤店的小风车一样。
但现在还没到冬天,连菜园子里的农作物都没凋零,趁着最后的一点时间,还是需要搏一搏。
哪怕不为赚钱,只为自己改善一下伙食也好。
这一天清晨。
空太背着一个箩筐来到夏风家的院子里。
“夏风哥,走啊,去海边抓螃蟹。”
夏风从窗户探出头。
“现在么。”
“是啊,一会太阳出来螃蟹就跑掉了。”
夏风看了一眼阴云密布的天空。
“我估计今天一整天太阳都不会出来,搞不好等下还会下雨。”
空太晃了晃他的箩筐。
“没关系,我带了蓑衣。”
自风笛离开已经过去了快十天,这段时间一直宅在家的夏风变成了素食动物,清汤寡水的都快赶上樱武老前辈了。
看这个架势,风笛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在风笛妈妈回来之前,他和风宝也不能天天啃土豆。
哪怕是碰碰运气也好,管他沙虫还是螃蟹,随便搞到几只也能解解馋。
“空太,等我一下,我拿装备。”
“好。”

带上遮雨的大草帽,背上用来装战利品的背包,夏风围巾往脖子上一甩,带着风宝和空太出发了。
为了以防万一,他每次出门都会把神月刀带在身上,哪怕他已经放弃了击杀那只大海怪,也从来刀不离身。
走出樱花林,天空仍旧一片阴沉,但看云层的状态,好像不会下大雨。
空太背着箩筐侧过头。
“夏风哥,我们今天去哪,沿着海岸线往东走吧。”
“不,不去东边。”
“那去哪里?”
夏风向西面一指。
“去沙虫湾,哥带你去抓沙虫。”
听到“沙虫湾”这三个字,空太又回想起了之前在海里见到的那只恐怖海怪,整个人一缩头。
“夏风哥,要不…..还是算了吧,太危险了。”
夏风轻松的笑了笑。
“怕什么,是沙虫湾又不是沙虫岛,我们不下海,只在海岸上溜达。”
“可我还是怕……”
“不用怕,那次之后我经常去,那个海怪只会游泳不会走路,放心,它不会爬上岸的。”
这是真的,通过多次的亲身实验,夏风敢十分确定岸边没危险。
有几次,他在海岸边找沙虫的时候还看到过那只大海怪现身,可无论他怎么又蹦又跳,海怪都不会靠近海岸二十米的距离。
….
沙虫湾还是很远的,走了大约1个小时,那个熟悉的祭台终于出现。
空太心有余悸的说道。
“夏风哥,这次你可要小心点,千万别在搞危险的事了。”
一个成年人带着一个半大孩子来海边,居然被孩子告诫不要搞危险的事,这让他哭笑不得。
“放心吧,今天谁下海谁就是小狗。”
接着他又严肃的对风宝告诫道。
“风宝,今天不许下海游泳,就在岸边找沙虫,知道了么。”
“汪!”
没有太阳,风也不大,这种天气非常适合赶海,随后,他和空太开始在沙虫湾一带搜寻起了战利品。
….
空太年纪虽小,但却是经验丰富的老海娃了,背着小箩筐,拿着小夹子,专挑退潮后的礁石缝隙下手。
不出一会儿,已经抓到好几只小螃蟹。
反观夏风则比较好高骛远,他完全没有把注意力放到螃蟹身上,而是认真搜寻着可疑的沙包,他的目标只有沙虫。
只要抓到一只沙虫,美味的沙虫腿就够他和风宝吃好几顿,那些又难掰又没肉的小螃蟹怎么比的了。
然而,理想虽好,现实却很残酷。
或许是沙虫真的冬眠了,找了2个多小时,背包还是空空如也。
天空的乌云更浓密了。
夏风非常失望的叹着气,抬起头,目光投向视线尽头那座遥远的沙虫岛,嘴里嘟囔着。
“难道沙虫都在家里睡觉么。”
没办法,一个上午的一无所获让他很失落,同时也在沙滩上找的双腿发软,眼睛发酸。
空太还在远处不亦乐乎的捕获着小螃蟹,夏风看了这孩子一眼,随后朝他喊道。
“空太,你饿不饿,要不要过来吃点东西?我带了土豆。”
空太的声音传来。
“我不饿,这边有好多螃蟹,我多抓一点,到时候回我分给你。”
夏风对着身边的风宝说道。
“风宝,你去空太那边帮帮他吧。”
“汪!”
对着大海重重的呼出一口气,随后,夏风一个人背着背包走向了那个陈腐的祭台。
…..
天空依旧阴沉。
坐在祭台的边缘,夹杂着深秋凉意的海风拂面而过,夏风从包里取出水壶,面对着大海猛灌了几口。
如此看来,沙虫并不能成为稳定的经济来源和食物供给,南海岸的冬天很短,但少说也有两个多月。
而且只要冬天一到,大部分农作物都会枯萎,就算仍旧存活,也不利于生长,为了保持土壤的肥沃,大概率是要全部去除,等春天重新播种的。
这样的话,蔬菜,沙虫肉,和金钱都经历“寒冬”,等到风笛回来后,为了维持生活质量的稳定,他们恐怕要另辟蹊径了。

正在夏风思考这些生活琐事时,海面远处的阴云忽然闪过一道亮光,看样子应该是闪电。
过了几秒种,“轰隆隆”的雷声才从天边传来。
天空的乌云越来越浓密,看样子恐怕马上会下大雨。
就夏风将水壶放回背包,准备起身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男性声音带着几分洒脱,突然在他身边响起。
“人生苦短,只要有想实现的目标,就全力为之努力,除此之外,没什么好唉声叹气的。”
这个声音令夏风整个人一愣。
侧过头,一名身穿蓝衫,武士装扮男人静立而望,他面朝大海,嘴角微扬,两齿间叼着一根草穗。
此人的气质浑然天成,有一种视天地为无物的意味,夏风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道。
“你是?”
“呵,一个恰巧路过此地的旅人。”
夏风眉毛一挑,旅人?
….
东国的武者向来喜欢独自修行,就像之前遇到的缠丸一样,遭遇不同的人,经历不同的事,才能从内而外提升武学上的造诣。
但是,夏风却不会单纯的认为这个悄无声息出现在他身边的人是什么旅人。
因为,他看到了此人的腰间,佩戴着一把刻有樱花章纹的长刀。
….
然而,这个潇洒的武士却没有太在乎他,而是像萍水相逢的友人般问道。
“你的心在不安,是有什么事在困扰着你吗。”
夏风暂时不知道此人的真正身份,但这种事他索性也懒得去想,反正他现在就咸鱼一条。
没有任何隐瞒,他望着大海坦白的说道。
“我想抓到更多的沙虫。”
此人明显不了解这一带的地理环境。
“沙虫是什么。”
“哦,是一种可以吃的食材。”
“那你为何不多抓。”
“天冷了,抓不到,要想抓到更多就需要去到那个岛上。”
“那你为何不去岛上。”
夏风苦笑一声。
“呵,我也想去,只是这片海域有一只巨大的海怪看守着沙虫岛,没人可以靠近。”
听到夏风的话,穿着蓝衫的持刀武者轻轻闭上了眼睛,像是在感受着什么。
良久,他轻声说道。
“原来是这样,你说的海怪我已经察觉到了。”
夏风神色诧异。
“察觉到了?这是……心眼?”
“呵,算是吧。”
说罢,此人越过夏风踏前两步,竟然直接将手伸向了腰间的刀柄。
“相遇就是缘分,你的困扰,我或许可以帮你解决。”
…..
这一瞬间,夏风的瞳孔瞬间瞪大。
此人仅仅一个起手式的拔刀动作,竟然会带给他如此大的压迫感,哪怕并不是对着他!
“你……..”
没等夏风的话说出口,樱花长刀瞬间出鞘,下一秒,一股仿佛足矣将空气挤压到失衡的力量原地爆开。
刀刃由上而下,带着开天辟地的气势,笔直的朝着无限广阔的大海斩去。
“轰!”
一刀斩出,夏风唯一的左眼中,倒映出了被一分为二的海面,刀气一往无前,生生斩开了大海!
“嗷!”
分开了的海面只维持了不足1秒,但这1秒,已经足够引起那只潜伏的附近海域的怪兽注意。
一声嘶吼,巨大的躯体冲出海面,在距离海岸百米外现身。
….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夏风整个人已经傻掉了。
看着刚刚被一瞬间分开的海面,他一时间有些分辨不出这究竟是刀术还是源石技艺。
但是,此时海怪距离岸边足有百米。
没有船的话根本无法接近,只要无法接近,纵然有千万种本领也无法施展。
“你……..”
夏风的话又被打断了,但这一次,打断他的是天空中的一声炸雷。
“轰!”
一道闪电划过天空,下一秒,刚刚将大海斩开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砰!”
一声巨响,此人的爆发力将海岸边的沙地踏出一个巨坑,整个人仿佛化为了一股旋风,笔直的冲向了大海。
没有船,没有桨,萧瑟的身影踏浪而行,刀尖的寒芒化为了一颗流星。
看着没有依靠任何外力穿梭在海面之上的身影,夏风这次是真的被惊到了。
他非常清楚,这不光是速度和力量的问题。
要想实现以如此速度和稳定性踏浪前行,必须要天人合一,真正视大海如平地。
….
布满黑云的上空闪电交错,阵阵雷声汹涌翻滚。
海面上,百米的距离瞬间而至,樱花刀反转,下一秒,漫天刀影已经将海怪巨大的身躯笼罩。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没有任何还手的资格,一秒之间,百斩已落,海怪坚硬的黑色鳞片被刀刃生生撕裂。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渺小的身影在海面上下翻飞,就像被一把加特林从远处扫射一样,海怪的身上爆出无数血雾,以它的敏捷度,甚至捕捉不到出刀者的踪迹。
“叮!”
弹指之间,连斩的最后一斩悄然落定,樱花长刀已入鞘中。
开始了吗?
已经结束了。
电闪雷鸣的天空下,鲜血染红了整个海面。
支离破碎的海怪连哀嚎都没有发出,便深深的沉入了海底。
…..
整个过程,此人的身上没有溅染到一滴鲜血。
就连那根始终叼在嘴里,金黄色的成熟草穗,都没有一粒草子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