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wvr超棒的都市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第七百九十章 誰是內奸展示-pm45v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前方风氏骑兵团启动,后方狼群汹涌围堵。
纪昌眼睁睁看着张弛冲向独北峰,独北峰单手擎起黑色长刀保持着刺杀的姿势,两人的距离只剩下两米左右的时候,纪昌大吼一声,集聚的灵能瞬间爆发。
张弛从独北峰的眼前突然消失了,独北峰这一刀没有刺出去,环顾四周没有看到张弛的身影。
纪昌和闪电已经落入的包围圈中,闪电颈部白毛竖起,它做好了决战到死的准备,纪昌在传送张弛之后已经耗尽了所有的灵能,他无法再完成一次传送了,看到周围潮水般涌来的敌人,心中意识到这次他可能真得逃不掉了。
纪昌抽出腰刀,一个灵阵师,到最后居然要动用武器,简直是一种耻辱。
闪电阴冷的目光寻找着可以逃生的途径,它选择面对风氏的骑兵,宁愿和异族搏杀至死,也不能和同族手足相残。
就在此时风氏的阵营传来一阵慌乱的声音,原本整齐的队列出现了变化,却是从高处一颗巨大的雪球高速滚落下去,一直滚入风氏的骑兵队伍中,雪球直径足有五米,所到之处无不披靡,十多名骑兵因为没有来及躲开被雪球碾压。
纪昌虽然不知道雪球是从哪里来的,可是他却能断定,一定是曹诚光和黄启泰中两人之一所为,这种时候肯出手相助的也只有他们了。
雪球从骑兵队伍中碾压出一条道路,原本已经陷入绝望的闪电精神为之一震,它带着纪昌从这条雪球碾压出的空隙中迅速向包围圈外逃去。
张弛在和独北峰正面交战的刹那被纪昌成功传送了出去,眼前一花,再看已经身在半空,体型俊伟的青雕承载着黄飞雪就在他的身下不到五米处。
张大仙人顾不上多想,深吸了一口气,纵身跳了下去。
黄飞雪察觉头顶有异动,抬头张望的时候,张弛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一巴掌拍在她的颈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张大仙人来不得半点犹豫,必须先将黄飞雪控制住,最简单的办法是杀了她,张弛还算是有些怜香惜玉的心思,认为黄飞雪本性不坏,之所以助纣为虐,根本原因是体内的黑血素作祟。
张大仙人这一巴掌拍得也不轻,将黄飞雪一巴掌拍得晕倒过去。
那青雕察觉到背后落了一人,竟然将头扭转过去恶狠狠向张弛的面门啄去。张弛岂能让它得手,抬起手照着青雕的左颊狠狠就是一巴掌,抽得青雕羽毛乱飞,张弛抽出龙鳞刀抵在青雕颈部,怒喝道:“降落!”
张大仙人虽然不懂鸟语,可拿性命威胁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规则,青雕被他吓怕,竟然听懂了他的意思,展开双翅向下降落。
黄飞雪被张弛打晕,那群围拢在雪女身边攻击的狮鹫也突然停下了疯狂进攻,一个个呆头鹅一样懵逼了,不知道为啥要稀里糊涂地围攻这个女的。
闪电带着纪昌并没有完全逃离出去,雪球滚出的缺口马上被后面涌来的风氏骑兵封堵,闪电看到没有了出路,又只好掉头向后方逃去,可这会儿功夫后面也被围上了,虽然竭尽全力还是没有摆脱被围困的命运。
情急之下,闪电爆发出一声愤怒的嚎叫,它的叫声刚起,此起彼伏的狼嚎声就从周边应和起来,刚才被控制的几千头疾风之狼此时已经重新恢复了理智,听到狼王闪电的怒号,它们马上做出了回应。
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闪电内心中的激动难以形容,只有失去才知道拥有时候有多威风,它已经失去了两次,还好也找回了两次。
战局终于朝向张弛他们有利的一面发展,疾风之狼在关键时刻重新团结在了闪电的周围,开始向风氏骑兵队发起冲击。
独北峰看到空中向他俯冲而下的青雕,也看到青雕身上张弛的身影,独北峰居然拨转马头向远方奔去,战局未明的情况下竟然主动选择离去。
风氏骑兵队看到疾风之狼失去控制,也没有留下和狼群火拼的打算,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只是逃走的时候比来得时候更快,果然是风氏族人,来去如风。
纪昌从闪电的背上下来,看到那巨大的雪球就停在不远处,上面插满了羽箭和兵器,就在他观察雪球的时候,雪球上破开一个洞口,却是曹诚光从里面爬了出来,原来曹诚光也没有丢下他们独自逃离,悄悄制造了一个大雪球,从雪坡上居高临下地滚落下来,为同伴创造逃跑的机会。
闪电憋了一肚子火,率领部下继续追杀风氏骑兵。
张弛将晕过去的黄飞雪交给纪昌照顾,走过去,展臂将从空中落下的雪女抱住,雪女身上多处受伤,到处都是血迹斑斑,不过还好没有致命伤。
众人重新聚在一起,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纪昌道:“老黄呢?”
此时才留意到黄启泰不知去了什么地方。
曹诚光道:“他腿脚慢,又是个瘸子,估计死在刚才的战斗中了吧?”
张弛才不这么想,幽冥老祖何等人物,怎么会死在这种小场面下,不过刚才从头到尾幽冥老祖都没有出手,究竟是他认为张弛几个就能够扭转乾坤,还是他现在的实力已经大打折扣?
纪昌向张弛道:“怎么处理这妮子?”
张弛看了雪女一眼,雪女没说话,依着雪女内心中的意思干脆一刀砍了,省得以后再给他们自找麻烦。
张弛道:“她也是被人利用。”说话的时候,黄飞雪悠然醒转,看到周围几人,吃了一惊,不过目光落在张弛脸上顿时笑容满面,娇声道:“公子,你救了我?”
雪女冷哼一声,她最见不得这女人撒娇,举步向一边走去。
纪昌和曹诚光对望了一眼,两人也不想管这闲事,纪昌道:“咱们去找找老黄。”
张弛叹了口气道:“飞雪,你回去吧。”那青雕就停在一旁,尚未飞远,黄飞雪就是乘它从北冰城赶上了他们。
黄飞雪举目四望,看到一片狼藉的战场,咬了咬樱唇道:“主人,我……我是不是做了对不起您的事情?”
张弛摇了摇头道:“没有的事,只是……”他的话还未说完,就看到空中一道黑影向这边靠近,却是宗九鹏乘着他的那只三头鹫来了,三头鹫脑袋被张弛砍掉了一个,不过现在被砍断的地方又重新生长出一颗小脑袋,毛茸茸的,雏鸟模样,颇为可爱。
宗九鹏高呼道:“张弛,放了我外孙女。”
张弛暗骂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黄飞雪道:“外公,我没事,公子没有为难我。”
宗九鹏虽然阴险狡诈,可对这个外孙女是实打实的关心,听到黄飞雪回应,他放下心来,让三头鹫降落之后,肉球一样滚落到雪地上,向张弛道:“张弛,今日之事和我无关。”
张弛笑道:“宗先生怕什么?我又没说是你,你就急着摘清关系?”
宗九鹏道:“我也不是针对你。”
雪女来到张弛的身边,冷冷道:“主人,休听他花言巧语,这个人两面三刀,出尔反尔。”
张弛道:“我信!”他向黄飞雪道:“飞雪,你随同宗先生一起去吧。”
宗九鹏没想到张弛那么容易就放了他外孙女,看到黄飞雪迟迟不肯走过来,赶紧招手道:“飞雪,你过来啊!”
黄飞雪抬起双眸望着张弛,眼圈都红了,噙着眼泪道:“公子,飞雪就算是死也不会做出对公子不利的事情。”
雪女心说做都做过了,现在居然又这样说。
张弛微笑道:“一路保重。”他感觉黄飞雪应该是迷失了意识,虽然这样放了黄飞雪有放虎归山之嫌,可他毕竟不忍心杀掉黄飞雪,将她交给宗九鹏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黄飞雪向张弛行礼之后含泪回到宗九鹏身边,宗九鹏朝张弛点了点头,带着黄飞雪上了三头鹫,临行之前道:“我这个人不喜欢欠人情的,我免费送你一个消息。”他停顿了一下,目光在雪女和纪昌、曹诚光脸上一一扫过,然后慢慢道:“知不知道你为什么没那么容易摆脱追击?你们里面有内奸。”他说完就驾驭三头鹫飞上了高空。
曹诚光道:“宗九鹏,你特么倒是把话说清楚。”
纪昌道:“离间计,这老狐狸没安好心。”
曹诚光道:“就是,你看咱们中谁最像内奸。”话一说完,发现几个人都看着自己。
曹诚光哭笑不得道:“我倒是想出卖,可出卖你们有什么好处?我连风氏的当家人是谁都不知道呢。”
纪昌故意道:“那可未必,你是最后一个从城里出来的,好端端地放着我的万贯家财不去继承,非得跟着我们出来担惊受怕,这很不符合逻辑啊。”
“去你的狗屁逻辑,我要是真这样,刚才为什么要拼死拼活地救你们?”
纪昌反问道:“你救我们了吗?”
曹诚光叉起腰准备跟他大吵一场。
张弛笑道:“宗九鹏那个人的人品不行,根本没有可信性,他刚才的那句话纯粹是为了恶心我们的,如果我们相互猜疑,反倒上了他的当。”
雪女道:“黄启泰人呢?”
几人这才又想起了黄启泰,赶紧分头去找,毕竟是一起从北冰城出来的同伴,谁也不想他死在这里。当然张弛心中坚定认为黄启泰不可能死,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他现在不是巅峰状态,可人家幽冥老祖自保肯定没问题。
闪电追杀了一阵子带着数千头疾风之狼浩浩荡荡威风八面的回来了,它让狼群在远处等候,独自一人来到了张弛的身边,得意洋洋道:“主人,我们已经成功将骑兵团击退了。”
“好啊!”
“主人,我挑选了二十头最精锐的部下,让它们护送你们前往冰雪长城。”
“你不去?”
闪电点了点头道:“去,当然要去。”歪着嘴向张弛道:“主人,我想在这里做个短暂的调整,顺便整顿一下部落的纪律,提升他们的警惕心,今天这种事情绝不可以再发生了。”
张弛点了点头,知道闪电要趁机立威,让闪电发动它的部下寻找一下黄启泰的下落,的确是有些奇怪,黄启泰突然就人间蒸发了。
拥有了几千头疾风之狼的力量,自然不会担心风氏骑兵团的卷土重来。
经过这场鏖战,几人都是消耗巨大,张弛是唯一的例外,他现在能量恢复得速度极其惊人,根本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疲态。答应闪电就地扎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张弛想多等一会儿,看看能不能找到幽冥老祖。
三头鹫在夜空中翱翔,已经看到了下方逃窜的风氏骑兵团。
宗九鹏望着外孙女苍白的俏脸,叹了口气道:“你怎么会跟独北峰搅在一起?”
黄飞雪咬了咬樱唇道:“外公,我不记得了,我……我一点都不记得了。”
宗九鹏道:“有没有见过什么人?你仔细想想,我离开家门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不记得了,真的不记得了,外公您别逼我!”
一个冷漠的声音从后方响起:“她让你不要逼她。”
宗九鹏和黄飞雪都是一惊,他们怎么都想不到还会有人在一旁说话。转身望去,看到尾随在三头鹫后方飞行的青雕背上,一个灰衣人盘膝坐在那里,嘴里叼着一支烟。
宗九鹏看得真切,那人分明就是黄启泰,黄飞雪也认出了他,怒道:“黄启泰,你跟照我们!”她吸收黑血素之后性情改变了许多,再加上外公就在身边,心有所持,自然不怕黄启泰,在她心中黄启泰只是一个瘸子。
宗九鹏见多识广,他首先产生得就是恐惧感,黄启泰竟然可以操纵他们的宠禽,跟踪他们这么久都没有被他发现,而且青雕根本没有示警,就算是百语族的驭兽高手也做不到这样的地步,宗九鹏意识到黄启泰是个扮猪吃虎的高手,他的手段深不可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