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zh48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超腦太監-第1099章 雷符(二更)鑒賞-e382o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紫光出现的太快,而一切发生得太快,曹正辉他们还没等反应过来,乾坤两法王已然在自己身前。
两人的眼睛犹自血红,冷冰冰的扫视众人,最终落在了曹正辉身上。
“怎么可能!”曹正辉沉声道:“你们怎能破阵而出?”
“区区阵法而已!”两人发出一声冷笑:“你便是曹正辉?”
“不可能!”曹正辉摇头道:“你们不可能破开阵法的,这阵法不可能被破。”
“让你死个明白也好。”一个中年男子从怀里掏出一块木牌。
木牌黑乎乎的,好像被墨染过,隐隐约约有一道黑亮的符号。
这符号他们不识得。
李澄空坐在青莲上,看到这木牌,淡淡道:“雷令。”
“什么雷令?”周傲霜问道。
李澄空道:“一种能够驱雷之令符,可上召太清紫雷。”
这木牌平平无奇,但他一眼认出那个奇异符号,乃是上古所传的雷符。
通过天隐楼内藏书的记载,这雷符乃是上古一大宗所制,因为遭天忌而受种种手段毁灭,几不存世。
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
这天罗山的气运还真够强的,竟有如此宝物。
雷符确实可破诸障。
毕竟雷霆乃天地之枢机,为至高的力量,凌驾于阵法的威力之上。
不过也并非无敌。
他若布置下遮天之阵,他们的雷符便失去效力,无法感应到天地雷霆。
“这一回,你死得明白了吧?”那中年男子将木牌收入怀中,冷冷道:“杀我天罗山宗主,罪该万死!”
曹正辉不甘心的喝道:“你这东西有什么古怪?是什么宝物?”
“呵呵……”两中年男子对视一眼,摇头失笑。
这种宝物,即使拿出来,世人也不识。
周傲霜道:“你们以为凭着一雷令,便能纵横无敌了?”
“你是何人?”两人看向周傲霜。
周傲霜有李澄空相助施展天隐心诀,气息内敛得厉害,两法王竟然也没能察觉。
曹正辉肃然道:“烛阴司司主周傲霜周姑娘!”
“原来你便是那罪魁祸首!”
“是我。”
“怪不得这么大的口气。”
“你们真以为有了雷令,便能破掉阵法?”
“呵呵……”两人皆笑。
一中年男子笑道:“不是已经破了吗?”
“真的破了吗?”周傲霜笑笑。
两法王皱眉盯着她绝美脸庞。
周傲霜罗袖飞出两块玉佩,散发着温润光泽,倏的落到自己脚下。
两法王衣衫一振,气势陡升而戒备。
感应不到周傲霜的深浅,偏偏周傲霜飞身怀武功,让他们深为警惕。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他们修为虽深却没目空一切,反而警惕小心。
不过这两块玉佩并没飞向他们,所以他们警惕却没出手,静观其变。
下一刻,他们眼前一闪。
心知不妙便往前一扑,眼前空空荡荡,再次回到了那片树林。
眼前依旧是先前的景色。
“娘的!”两人同时骂出声。
他们明白,自己再次陷入深恶痛绝的阵法之中。
曹正辉三人茫然看着乾坤法王昏了头一般疾扑向后面,重新钻进树林里。
“吁……”周傲霜松一口气。
如果两人警惕够强,直接拦住玉佩,那阵法便布不成,想困住他们就没那么容易。
“阵法……”白玉华摇摇头。
他现在对阵法有了莫名的忌惮,心存阴影。
阵法竟然如此厉害,还有武林高手什么事,困之如探囊取物,控制于指掌间。
曹正辉笑道:“这回他们跑不来了吧?”
“如果还有别的奇物,未必出不来。”周傲霜道:“暂时只能压住雷令。”
“呵呵……”曹正辉一脸轻松:“没关系,他们再有宝物,还会有阵法压制,周司主,佩服!”
他是知道阵法如何的难练。
自己从小就敬慕的一位师叔便因为研习阵法而发疯,变得痴痴傻傻,疯疯癫癫。
自己这位师叔资质杰出,曾也是年轻一代的翘楚,尤其是有聪慧的头脑,少有的聪明人。
可惜,最终栽在了阵法面前。
这样的例子并不少,但没有他亲眼见到自己敬慕的师叔而受震撼。
而周傲霜如此年轻,竟然掌握了如此精深的阵法,这智慧委实太过惊人了!
自己聪明,可在周傲霜跟前根本不够看。
周傲霜仿佛没看到他的敬佩之意,淡淡看着远处树林,其实也没什么骄傲的。
这是老爷的智慧而不是自己的。
不过是借自己之手施展出来,是为了给自己竖立威严与威望,从而压得住群雄。
“砰砰砰砰……”闷响声不绝于耳。
乾坤法王挥掌击地,似要把大地击穿。
他们已经学了乖,不再攻击周围,免得自相残杀,击地以传劲毁树木。
可惜他们的掌力击地之后,像清风吹拂,地面毫无损伤。
他们不信邪的狂攻。
一口气击出一百掌,仍无变化,只能停住,沉默思索,一动不动如雕像。
白玉华叹道:“他们还会有别的什么招?”
他庆幸中夹杂一丝悲哀。
周傲霜罗袖飞出两块玉佩,散发着金光,飘落到了树林深处不见踪影。
陈正廷看向周傲霜的罗袖。
素手如玉,罗袖的花纹里夹着金丝,既显精致,又隐隐透出华贵。
他极好奇周傲霜罗袖到底装了多少玉佩。
这些飞出去的玉佩加在一起,足以把罗袖撑裂,却根本不见她罗袖藏有东西。
委实奇妙。
“轰隆隆!”天空忽然传来闷响,然后乌云迅速聚拢过来,眨眼间周围昏暗阴沉。
“又召雷?”曹正辉惊叹。
他以为两位法王故伎重施。
“咔嚓!”乌云裂开一道“之”字缝隙,一道银蛇钻出来,射向其中一个法王。
这法王欲闪却来不及,银蛇瞬间袭至,顿时一僵,然后颤抖不止。
“咔嚓!”
又一道闪电把另一个法王打得颤抖如筛,两人头发根根竖起,脸庞仿佛用锅灰抹过。
“他们的宝物呢?”曹正辉惊奇的道。
“此雷非彼雷。”周傲霜淡淡道。
她也好奇,在脑海里问李澄空,李澄空笑了笑:“阵法封住了宝物的气息,遮住其威能。”
“这是什么阵法?”
“遮天大阵。”
“很厉害的阵法。”
“如果单纯布置此阵,威力未必多强。”
周傲霜点点头,不再多问。
她对阵法一窍不通,看得茫茫然,懵懵懂懂,所以极不想看到阵法,会觉得自己如此之愚笨。
“他们已经不足为惧,另有人偷潜进来了。”李澄空神色凝重道:“你们小心!”
“偷潜进来?”
李澄空皱眉:“很可能白云峰有内应吧。”
“修为如何?”
“比你高明一些。”
周傲霜肃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