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7qx超棒的小說 諸天福運討論-第四百四十二章 荒謬的贖買-n5shd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
说柴大官人矫情也好,妇人之仁也罢,他真的没有主动针对大宋的想法。
更别说在大宋境内主动兴兵,他可没忘了灵魂穿越到水浒世界的主要目的。
若是能够让他安安心心收集气运,同时修炼天罡地煞星辰观想法顺利,让他一直窝在梁山本寨都没问题。
一旦主动兴兵,掀起兵灾波及无数百姓,偌大的因果缠身,想要抵消还不知道需要耗费多少精力和心力。
所以,他一直都没有主动招惹朝廷的动作……
起码,他不想由自己开启乱世。
不管是不是矫情,他就是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
否则,以梁山本寨拥有的实力,直接打到汴梁城下,都没有任何问题。
就算此时巅峰期的岳飞出现,能扛得住星光淬体的强者么?
随着时间流逝,梁山本寨的一流高手,都将成为星光淬体的强者,到时候该强成什么样子?
眼下,本寨人马拿下燕云十六州,也是顺势而为罢了。
一直等到大宋官军彻底崩盘,梁山本寨的人马才悍然出动,一举席卷燕云十六州的。
起码,在这方面他没有对不住大怂的地方……
当然,大怂君臣肯定不会这么想,柴大官人丝毫都不会在意就是。
不然,燕云大都督府也不会成立得那么迅速,摆明车马割据一方,简直就是赤落落打大怂的脸。
可那又如何?
谁叫大怂不争气,那么好的机会都能崩盘?
至于辽国,都自顾不暇了,哪还有能力重新拿下燕云十六州之地?
这边,燕云大都督府迅速运转,大量本寨培养的基层官员分散各处,在当地梁山驻军的配合下,实行严厉到严苛程度的军事管制。
本寨培养的基层官员对这一套十分熟悉,轻轻松松就控制了地方行政和治理权柄。
燕云十六州在辽国治下,并没有形成严密的统治体系,基层也没有强力的乡绅地主阶层,正好让梁山本寨派出的基层官员占了便宜。
若是在官僚体系十分完善的大宋地界,想要轻松控制基层可没那么容易。
搞不好,深深扎根地方的乡绅地主集团,还能反将梁山派出去的基层官员体系渗透控制。
控制住了基层,浮在上面的各族豪商地主,面对梁山兵锋根本就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大量有劣迹的所谓上层人士被清理,要么直接公审砍头,要么就是进入劳改营苦逼劳改,至于田地家产什么的,能够保住一两层就算大都督府开恩了。
燕云十六州,本就是辽国控制下最繁华的地域,这里的财富和资源之丰厚,绝对远超所有大都督府的官员意料之外。
政权更迭,就是一个财富和资源重新分配的过程。
之前的权贵跌落尘埃,新起的大都督府还处于生机勃勃的状态,没有那么多的陈规陋习,白纸上面好作画。
柴大都督可是个不折不扣的狠人,或者说在他看来占据绝大多数的寻常百姓,才是他最为看重,或者说气运的来源。
所以,他的行政命令和一系列举措,全都是为占据人口数量绝大多数的寻常百姓考虑。
本寨那边的新农村发展和规划,完全移植到了燕云十六州,只是一些地方有稍许改动而已。
整个燕云十六州,在燕云大都督府的控制下迅速平静,然后又开启了热火朝天的忙碌模式。
等大怂重新聚集了数万兵马陈兵边境,使者踏上燕云十六州地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副到处都是忙碌的火热景象。
只看那火热的劳动场景,同时秩序井然的模样,就基本感受得到燕云大都督府已经基本控制了偌大的新占之地。
这叫来使暗暗心惊……
等到了幽州大都督府,见到柴大都督后,宋使第一时间质问:“大都督想要当叛逆么?”
柴大都督也不生气,笑眯眯反问:“燕云十六州,什么时候是大怂的地盘了?”
一句话,驳得宋使面红耳赤哑口无言。
“没本事收复燕云十六州,就想在口头上占点便宜,大宋也就这点能耐了!”
柴大都督丝毫都没客气,淡然道:“宋使还是收了小心思,直接道明来意吧!”
“若非大都督自认不是宋人!”
显然,宋使还想再挣扎一下。
“某是汉人!”
柴大都督笑吟吟道:“对宋人的身份没啥兴趣,想想就觉得窝囊!”
宋使郁闷得差点吐血……
相比汉朝,大宋自然弱得可怜,可也用不着这么打脸吧?
“朝廷想要燕云十六州,大都督有什么条件?”
他也没继续逞口舌之利,直接道明了来意。
“某想要的地方大怂给不了!”
柴大都督悠然道:“西北之地已经被党项人占据了几十年,东南之地乃是大怂朝廷的财赋重地,某敢要大怂朝廷敢给么?”
“至于西南之地,有大理拦在那里,发展潜力不大!”
宋使很是郁闷,心中也相当气愤,沉声道:“难道大都督就没有重归朝廷的想法?”
尼玛,听了这厮的意思,全都是割据一方的野心,真是个叫人不喜的野心家。
“某家信不过赵家人啊!”
柴大都督直言不讳道:“还有,当今那位就是个名副其实的败家子,就算朝廷控制了燕云十六州,以禁军那垃圾一样的战斗力,能够顶得住来势汹汹的金军么?”
“这就不用大都督费心了!”
宋使脸色难看,冷笑道:“朝廷和金国有盟约……”
“难道使者认为,金国不会撕毁盟约么?”
柴大都督不客气道:“尤其当他们知晓大怂如此孱弱,又是如此的富有,你觉得一帮子野蛮人会在乎所谓的盟约么?”
“这就不劳大都督烦心了!”
宋使不以为然,撇嘴道:“大都督还是说一说,愿不愿意归还燕云十六州吧!”
“某若是不还呢?”
柴大都督悠然道:“大怂朝廷又能如何?”
“朝廷不惜兵戎相见!”
宋使疾言厉色,怒道:“相信大都督也不会见到这样的情况,朝廷可不会放过大都督之前待过的梁山水泊!”
啧……
有本事就直接开片啊,在这里啰嗦个什么劲?
面对宋使的威胁,柴大都督感觉好笑之极,悠然道:“那就先让本都督,见识一下大怂禁军的手段吧!”
“你……”
大宋使者再次差点吐血,可又拿柴大都督无可奈何。
这里不是宋境,就算是宋境,朝廷和官府也拿他无可奈何,除非想逼反梁山本寨,不怕引起京东东西两路动荡,京杭大运河彻底中断的危险。
第一次会面不欢而散,不过宋使并没有拍拍屁股走人的打算,而是留在驿站打算跟柴大都督继续磨一磨嘴皮子。
当然,其心中自然希望顿兵河北边境的宋军,能给燕云大都督府麾下军队足够的压力。
可惜,怂军就是怂军,之前看起来还算能打的样子货都损失得差不多了,眼下临时拼凑的数万人马,不说歪瓜裂枣却也差不多了,怎么可能给燕云大都督府麾下精锐压力?
河北边境,也就是怂军第一次收复燕云十六州之战时,惨败地白沟,大怂和燕云大都督府麾下军队正相对排列,进行十分友好的交流切磋。
已经算是资深星光淬体强者的鲁智深和史进同时出马,连败怂军三十来员将领。
他们的非人武艺,还有恐怖的胜绩,直接将大怂军队的士气整没了,一个个垂头丧气无精打采,就和斗败的公鸡一样可怜可笑。
总之,大宋朝廷匆匆组织起来的数万军队,还有之前败逃回去的万余人马,此时已是心气俱丧,丝毫都没有和燕云大都督府麾下人马拼命和搏杀的意思。
若是宋使看到这一幕,怕不是真的会气到吐血。
更好笑的是,负责谈判和率军威慑的童贯,竟然异想天开的打算赎买燕云十六州中的几州。
对于梁山人马的战力十分忌惮的他,自然没胆子和勇气继续动兵了,若是能够用银钱买个胜利果实,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这样丢人现眼的事情,自然不可能交给官方代表的宋使,童贯把事情交给了梁山大军统帅王禀。
话说梁山大军并没有和柴大官人彻底同流,而是保持了比较完整的独立性,只是暂时驻扎在燕云十六州某处罢了。
若非担心朝廷怪责,怕是早就离开燕云十六州,重新投奔朝廷的怀抱。
好在急需功劳,以及心腹军队的童贯原谅了王禀,并且让他肩负私下里和燕云都督府谈判的重任。
没办法,接连两次征讨燕云十六州失败,对童贯的声望打击实在太大。
他本人也敏感意识到了当今官家对他的不满,这才是最要命的地方。
眼下,不管使用什么手段,只要能够重获当今官家的好感,童贯根本就顾不得面子不面子的问题。
顾着面子的话地位不保,到时候可就难有翻身之日了。
至于他的决定是不是荒谬,那就得看最后的结果如何了,童贯只在乎自己在乎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