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byi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三國之西涼鄙夫笔趣-第二零三章、西方之墨看書-lr1sf

三國之西涼鄙夫
小說推薦三國之西涼鄙夫
翌日,五更。
天际尚未露白之时,戏忠便起身漱口洗脸,拿着佩剑在院子里舞了起来。
动作有些僵硬,体力也有些不支。
不一会儿就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却依然在坚持着。
华雄也起身了,看到这一幕就笑了笑,挥手招来个部曲,吩咐他以后就跟在戏忠身边,便出门而去。
戏忠没有理会。
练了小半个时辰,才归去洗去一身汗水,出门往长史官署而来。
官署里,还是杨阜在代为处理事务。
见到他独自过来了,眉毛就扬了起来,面露询问之意。
戏忠走过来,将杨阜案几前的案牍取了些,笑容吟吟的解释,“囊中羞涩,只好先给狩元当幕僚,以供食宿之需。”
“甚好。”
杨阜闻言,脸上露出笑容,也按住了他的手,“这些案牍,尽是琐碎。汉中的上庸申家,来人到了下辩城内商议战马换取粮秣之事,志才若是有空,不妨代我去见见。恩,汉中的铁官也让人送来铁矿石,狩元已经去处理了。”
“也好!”
戏忠颔首而笑,拱了手便离去。
战马换取粮秣,这是华雄日后征战的重中之重,非腹心不能去参与的。
而且,经过昨夜里的叙话,戏忠觉得自己,还应该多加一层心思。比如现在华雄和上庸申家是各得所需,日后是不是可以让申家变成主动效力呢?
对此,华雄是不知道的。
他正驻马看着,汉中郡从事带着战马离去的背影,满心发愁。
愁钱粮。
是的,他困顿无比。
或者说,是武都郡如今的库存,老鼠看见了,都得同情的抹一把辛酸泪。
杜痞子重组护羌营,赵昂的敢死营,都是吃钱粮不带吐骨头的。
而灭了东狼谷群盗,物资倒是缴获了一些。但将他们迁徙到羌道那边安置军屯,花费也不少,不但没有剩余,还搭进去了不少。
而且,太守刘躬正焦头烂额的,忙碌安置白马羌编籍落户。
让四千户安居乐业,配备房屋、农具等什么的,花费都不是小数目。
为此,太守刘躬将库存给抽调干净,还不忘派人给他说了句:近期不要搞七搞八的,武都郡没钱粮折腾!要折腾,自己筹钱粮去!
好嘛……
华雄觉得自己很无奈。
明明是尽职的为国效力,却还要操心着自筹钱粮。
比如,白马羌安顿好了,就到了姜叙操练四百兵卒的时候,所需粮秣军械怎么办?
还有,现在铁矿石弄来了,招募铁匠设置军械署,钱粮从何而来?
思来想去后,他便去了封书信给西县阎忠,让他请本家阎家主代为出面,找西县大户们筹一些钱粮弄过来先应急,日后再加上利息归还。
至于西县的盐巴利润,华雄早就用上了。
他用来交易矿石的战马,就是用盐巴和羌道的部落换的。
而白马羌的各部首领,他也跑去见一次。
白马羌善于养马,他们在西顷山-勉县那边的牧场就养了不少。
华雄的意思,是让他们将部落里多余的战马拿出来,交给官府代为交易,为他们换取粮秣及其他生活所需。
当然了,价格肯定是以凉州标准定的。
毕竟是在凉州境内嘛。
只是华雄让上庸申家,将战马弄去荆州贩卖,中间的巨大差额,是白马羌无法想象的。
对此,他们还感恩戴德。
觉得华雄,为了让他们顺利定居故地,是操碎了心。
唉,淳朴的人儿啊。
杂七杂八的事情忙完,华雄也终于有时间,来琢磨找郡从事李俊的事。
李俊,出身于下辩李家。
其家族世代积善行德,也世代有人在郡中任职,在郡内威望很高。
他的阿父,就是任职府丞功曹的李昊,曾和太守李翕一起定策修筑西峡道,被百姓刻碑《西狭颂》传颂。
其实,李家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收留了西秦墨家的传承。
是的,墨家!
在百家争鸣的时代,墨家是当世显学,有“不入于儒,即入于墨”之说。
只是后来墨家分裂,形成相里氏之墨(秦)、相夫氏之墨(齐)和邓陵氏之墨(楚)三派,相互攻讦,认为对方是“别墨”。
【注1:《庄子·天下篇》有云,“相里勤之弟子,五侯之徒,南方之墨者苦获、已齿、邓陵子之属。俱诵《墨经》而倍谲不同,相谓‘别墨’”】
【注2:《韩非子·显学》记载,“自墨子之死也,有相里氏之墨,有相夫氏之墨,有邓陵氏之墨。】
在秦穆公时期,注重实际器械研究的西方之墨(相里氏一派),就在秦国得到了重用。其尚贤、尚同、非攻、军事思想和技术,都对秦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并助力秦国强大。
后来,实力膨胀的秦国,和理想化的墨家思想渐行渐远。
在战国后期,秦国成为穷兵黩武的军事强国后,墨家便逐步退出视线。
秦始皇一统四海后,无法容忍国内存在着,墨家这样一个纪律严明、具有军事性质的强大组织,西秦之墨就此退出了历史舞台。
而下辩李家,当年就收留了一些墨家弟子,传承至今。
两者发展至今,颇有相互依存的关系。
李家出仕为官,为墨家提供庇护,以及提供钱粮让他们继续研制器械等。
而墨家的技术,也反哺着李家,让李家威望成为郡中第一。
华雄特地找太守刘躬,将李俊暂时调入自己麾下,就是想着能不能通过这层关系,让墨家也能成为自己的助力。
想法很好。
想成事,却很难。
毕竟墨家传承的思想,和华雄这种征战沙场的屠夫,绝对是相悖而行的。
而且,还不能强求,或者以死惧之。
墨守成规嘛。
墨者的信念顽固和不畏生死,都是众所皆知的。
怎么让墨者心甘情愿的,助我一臂之力呢?
刚和白马羌诸部首领会面完,正马蹄缓缓返回的华雄,暗自思索着。
四月中旬了,春耕早就完毕。
各村落的黔首百姓们,也开始犒劳自家或者宗族合用的耕牛,牵着饮水吃草,以及刷身等,场面颇为温馨。
华雄看着看着,嘴角也微翘。
然后脑海里,就有一丝亮光闪过。
当即,连忙扬鞭驰马,急匆匆回到长史官署,就唤过来名书佐,“你去寻李从事,就说我有事,请他来官署内一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