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7pfv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頭狼 ptt-3890 身份推薦-ex815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几声猛烈的枪响,惊的谢鸿勇和几个高氏集团的年轻小伙急急忙忙的拎枪跑了进来。
一看到杨晖居然在自残,谢鸿勇几人顿时有点懵圈,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
瞅了一眼,两腿已经被鲜血染红的杨晖,我沉声吆喝:“勇哥,帮忙喊两个大夫。”
“我不要紧,先坐正事儿。”杨晖摆摆手示意,在陈晓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坐到旁边破旧的沙发上。
陈晓揪着眉头,声音颤抖的规劝:“二哥,咱先看看腿吧,我保证把知道的东西,一五一十告诉你,看你这样,我都疼。”
“做错事就得认罚,我是你大哥,你做错我受罚,天经地义。”杨晖满脑子全是密密麻麻的汗珠子,因为太过疼痛,他五官抽搐着挤在一起,嘴里“嘶哈”的倒抽着凉气。
喘息片刻后,杨晖朝陈晓努努嘴开腔:“说吧,我的止血速度取决于你的语速,如果你希望死在你的眼皮底下,可以继续磨磨唧唧!”
“呼..”陈晓长吐一口浊气,眼皮剧烈跳动几下,表情复杂的迟疑五六秒钟左右,随即缓缓蠕动嘴唇:“我本名就叫陈晓,十五岁因为故意伤人被判少管所。”
我点燃一支烟,背靠墙壁,静静的聆听。
“当时我年纪小,加上父母也没什么文化,家里更没有通天的关系,在少管所呆了差不多一年多左右,已经彻底怂了。”陈晓舔了舔嘴唇片,低声道:“后来,当初跟我一块打架的几个同伙也被抓了,他们在逃走之后,又涉及到好几起持械伤人,管教告诉我,法院可能会重判,我有可能还得继续加刑。”
说到这儿的时候,陈晓停顿一下,抿嘴呢喃:“已经蹲了一年多少管的我,真的害怕极了,我受够了牢狱生活,又听说鸡棚子里比少管所还要恐怖一百倍,所以…所以我选择自杀,趁着一次吃饭,我冲进后厨拿刀割腕!”
“后来呢。”杨晖点点脑袋发问。
“肯定没死成,不然咱们也不可能认识。”陈晓苦笑道:“被救过来的我,因为扰乱少管所安定又被加刑两年,这次被直接送去了鸡棚子。”
杨晖压低声音道:“这种事不合理,为什么不选择上诉?”
“我哪懂那些啊,读书时候就平淡无奇,走进社会更是只会闷头给人当枪,别说法律了,我有时候连写名字都得想很久。”陈晓继续道:“在鸡棚子里又呆了一年,挨骂挨骂成为家常便饭,我也逐渐麻木,觉得我这辈子可能就这样了,突然有一天…”
说着话,陈晓的语调骤然提高,变得有些亢奋:“就在我以为自己可能就这样的时候,一个男人出现了!”
“什么样的人?”杨晖好奇的出声。
“他穿巡捕服,自称是全国扫h办的负责人!”陈晓昂起脑袋道:“他告诉我,如果我按照他说的做,不光可以保证我再也不用蹲鸡棚,还有可能像他一样穿制服!那种翻天覆地的心情,二哥你能理解吗!”
“大概懂。”杨晖点点脑袋:“所以你一直都是在为那个单位服务?”
“是!”陈晓利索的回应:“认识你之前,我已经替他捣毁过两个团伙,他承诺我,只要完成三个,就可以给我一个真正的身份!”
“所以我们是第三个?”杨晖眉头紧蹙出声。
“嗯。”陈晓挤出一抹笑容:“二哥,我从小就东跑西颠,被所有人看不起,家里的亲戚都说,我这辈子不是牢底坐穿就是横尸街头,我也想证明自己,也想光宗耀祖!”
“那你们是什么时候瞄上我的?咱们认识的时候,我还没回归头狼,更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有这方面的想法。”杨晖横声问道。
陈晓摇摇脑袋:“我们并不专门针对某个人或者某个团伙,我长期混迹于鸡棚子里,说白了就是等人主动接近,颇有点姜太公钓鱼的意思,三年严打,类似我这样的鬼,全国各地不知道有多少,被捣毁的团伙更是不计其数。”
听到这儿,杨晖扭头跟我对视一眼。
“你经历了三四个团伙,为什么唯独对小晖心慈手软了?”我清了清嗓子出声。
陈晓望了眼杨晖,低声回答:“朗哥,甭管做过几次鬼,说到底我还是个混子,血液里夹杂着义气,可能这么说,你们觉得特别可笑,但这是事实,我游走过好多团伙,对于尔虞我诈和勾心斗角看的更加透彻,被人当枪还是当兄弟,我可以清晰的分辨出来,二哥虽然喜怒无常,变脸更是堪比翻书,到他对我是实实在在的好,他只记得我替他扛过刀,却忘了他也替我当过枪,他和所有的社会大哥都不一样,不管我们赚到多少钱,他都会摆在桌面上论功行赏,每个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他从来不会藏私,甚至于他这个当哥的,可能还没我富裕。”
听到陈晓的话,我若有所思的打量几眼杨晖。
是人就有优缺点,也许我们这些人的路选错了,但并不代表全是大奸大恶之辈,杨晖能够把一只“鬼”捂热,首先证明他的不俗,其次说明他更懂得如何在这个江湖混迹。
“录音笔呢?”杨晖又问道:“谢鸿勇搜遍你的全身,都没有找到任何东西,你藏在了哪里?”
“公司大厅一出电梯旁边的垃圾桶里,那块是公司监控的死角。”陈晓咽了口唾沫道:“我知道保洁员每天下午六点都会更换垃圾袋,而垃圾会被丢到公司对面的垃圾分类点,只要时间把控的好,我完全可以在离开鹏城之前把录音笔取走!”
我慌忙看了眼时间,此刻正好五点四十,赶忙拨通段磊的号码:“磊哥,快到大厅电梯的垃圾桶…”
五分钟后,段磊给我回过来电话:“垃圾桶都快让我翻烂了,压根没什么录音笔啊,我刚刚问过前台,保洁员今天有事,四点多就换过垃圾袋了。”
“赶紧去公司对面的垃圾分类点,务必把东西找到!”我的心一下子慌了,拔腿就往门外走。
陈晓扯脖朝我吼了一声:“朗哥,咱公司对面的垃圾分类点最后会把垃圾全都送到西河垃圾场。”
“哥,你先替我应付着,我这就回去,问起来陈晓的事情,你直接推托。”我怔了一怔,随即又拨通魏伟的号码:“当下手头的所有事,带上人到西河垃圾场,录音笔就在其中的某个垃圾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