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fbds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笔趣-第365章 我相信我能教育好的,相信我吧。閲讀-dmoij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小說推薦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肉身扛天雷,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林凡还能有谁干过。
秦歌第一位举手,我就面临过这种事情。
但他面临的天雷,是一道很微弱的天雷,根本算不上什么,跟林凡所面临的天雷相比较起来,天差地别,两者间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神僧……”
他们将神僧当成指明灯,照亮前方的路,可现在神僧竟然要走,完全将他们的阵脚打乱了。
神僧转身,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各位施主,此次讨伐之事,从一开始就是笑话,天人看着这位女施主,还有何不安心的。”
“上天有好生之德,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赵施主答应从今以后不造杀戮,我们自当选择相信,给她改过自新的机会。”
“哪位施主想跟贫僧一同离开,可随我一起。”
神僧无奈啊。
修行到这岁数,眼界要开,思想要活跃,能伸能缩,才是真谛。
“神僧,我跟你一起。”
“我也是。”
……
跟着神僧离开才有安全保障,万一半路遇到劫杀的人,那岂不是要完蛋。
神僧跟林凡告辞,走的很潇洒,步伐很快,就好像有猛虎在后面追赶似的,不走快点,怕会被猛虎吞掉一般。
“这……”
“哎!”
有人苦闷的摇着头,他们是来除魔头的,可搞到现在,都麻溜的撤退,弄的他们都有些措手不及。
尤其是神僧,身为领袖一般的存在,却是第一位撤退,对他们而言,是一种极大的打击。
“告辞!”魔道宗师抱拳,随后飘荡而去。
要说最不甘心的还是皇子。
他看着大伙都要离开,一时间心急如焚。
卧槽!
你们别走啊。
你们要是都走了,我可怎么办啊,我是要成为圣上的人,现在搞得我很迷茫,彻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思前想后……
“神僧,等等我。”
他唯一的靠山神僧都已经撤退,他留在这里还能干嘛,自然是能滚多远就滚多远,继续留在这里,也是自讨没趣。
甚至……
他感觉赵贞乐会杀了他。
一场讨伐魔头的行动,就因为林凡的存在,彻底告破。
数月后!
赵贞乐跟林凡一直都待在深宫中。
皇位有谁来继承?
原本,赵贞乐是想继承皇位的,却被林凡阻拦了,对于林凡来说,他一眼就能看穿,贞乐的心性很邪,如果成为女帝的话,会给天下百姓带来灾难的。
唯一的皇子成为了圣上。
他的身份地位得到皇宫权臣的认可,只是皇子很悲惨,皇宫是回不去了,只能在外上朝,办公,而且有的事情还不能做主。
对他来说,这事真的很憋屈,憋屈的都想提刀到皇宫中找赵贞乐拼命。
这些事情只是想想而已。
给他十个胆子都不敢。
中秋,满月。
夜晚!
赵贞乐站在窗户前,抬头看着天空。
“月色很好。”
她现在很安心,没有那些心事,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解决。
天空一片黑云悄悄的飘荡着。
满月绽放着光辉。
赵贞乐的眼睛里浮现着两轮圆满,陡然间,她的心脏猛烈跳动起来,咚咚咚……就像有人拿着锤子狠狠的砸在她的心脏上似的。
意识进入一种奇妙的空间。
时间仿佛静止。
压制在心中的邪性被千百倍的释放出来。
“我要的不是这样。”
赵贞乐脸上浮现浓烈的邪性,《九幽神典》的真正秘密在此时才慢慢的浮现,拥有特性的功法,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够创造出来的。
千年前,修炼《九幽神典》的那位面对天雷,直接陨落,没有任何后续。
而如今,因为林凡的出现,让天雷没有消灭掉赵贞乐,所以《九幽神典》的特性彻底显现出来,渡过那一劫,就等着满月出现,彻底释放神典的邪性,实力以几何翻倍,无人可挡,无人可拦。
刷!
瞬息间,赵贞乐消失在屋内,一缕黑光朝着远方遁去。
屋内。
“贞乐,有些不乖啊。”林凡站在桌前,揉着面,准备做点月饼,虽说不会做月饼,但只要是圆的就好。
此时,他感受到赵贞乐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很邪性,很可怕,同时朝着远方遁去,他只能紧跟在身后,看看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一座豪华府邸。
继承皇位的赵皇子唉声叹气着,头疼的很,每天都有奏折递过来,说自己是身上吧,那的确是,玉玺就在自己身边,要说不是吧,也很尴尬,皇宫去不了,只能待在这破地方。
虽说此处的府邸很豪华,但是很皇宫相比较起来,差距就真的太大了。
一个天,一个地。
能有什么可比性的。
他很想搬回皇宫,只是皇宫里有那可怕的女人在,想到那些隐士高人,就气不打一处来,没有动手时,一个个都表现的很高深莫测。
到了现场后,溜得比谁都快。
就连他最信任的神僧都是如此。
“哎呀,怎么这么冷。”
他哆嗦着身子,明明没有风,却有种寒风刺骨的感觉,仿佛身处在冰窖,从外到内的阴寒。
起身,准备去将房门关好。
走到门口,做出关门的动作,突然间,他猛的呆滞,只见在月光下,墙头上站着一道身影。
借助月光。
他看清楚那道身影是谁。
“赵贞乐!”
瞬间。
他脸色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白的就跟一张纸似的,慌乱的想逃跑,只是现在这情况,他能往哪里跑,扯着嗓门,撕心裂肺的喊着。
“神僧救我。”
“救我啊。”
自从皇宫一去后,神僧回到他的山中闭关修炼,真的没有出来,但赵皇子心里不安的很,没有强者保护自己,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
所以在他成为圣上后,就亲自去了一趟神僧那里。
刚开始的时候,神僧死也不肯出山。
没办法。
已经成为圣上的赵皇子给神僧估下,磕头求着他出山,同时给予国师地位,最终神僧无奈叹息一声,真龙天下有请,老衲只能失信于人,否则就是弃天下安慰于不顾。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如果是以往,赵皇子绝对痛哭流涕,信了他的话,而现在,他信个鬼,你这糟和尚坏的很,不过他还是狠狠的夸赞神僧一波。
悲天怜悯,得道高僧,舍己为人等等……
能怎么吹就怎么吹。
正在屋内观看佛经的神僧听到圣上呼救,动如闪雷,化作一道白影消失原地,片刻间的功夫,便出现在圣上所在的地方。
神僧看到赵贞乐时,脸色惊变,预感不妙。
曾经……那么多强者都如此吃力,如今就他一人,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好邪性的气息。”
神僧感受着赵贞乐散发出来的气息,佛心一颤,仿佛堕入到森罗地狱似的,百鬼哀嚎,扰乱他的定力。
四大皆空!
般若波罗蜜!
“散!”
神僧捏碎手中的佛珠,驱散缠绕在周围的邪性,声音洪亮道:“赵施主,事情都已经过去,还放不开吗?”
赵贞乐看着出现的两人,脚步一踏,瞬间消失在原地,速度极快,快到神僧都没有反应的过来。
而当反应过来的时候。
一切都已经晚了。
赵贞乐出现在神僧面前,五指幽光闪闪,朝着他的脑袋抓来,五指未到,却已经感受到那锋利的寒芒。
“贫僧要去见佛祖了。”神僧心里哀鸣,神色平静的额很,就算死,也要死的有福高人的模样。
啪嗒!
就在神僧以为自己要完蛋时,却发现赵贞乐停下手里的动作,而且魔头的脸色好像很痛苦似的。
紧接着。
耳边传来声音。
“贞乐,你前段时间不是很好的嘛,为什么又要伤害别人呢?”林凡出现在赵贞乐身后,手里拽着她的头发,朝着后面拉去,而赵贞乐则是后仰着脑袋。
“疼,我疼。”赵贞乐喊着。
林凡无奈道:“疼就要停下来,我都跟你说过很多遍,你为什么就不听呢?”
“我听,我听……”赵贞乐求饶着,就在林凡缓慢松手的时候,她的眼里邪性大发,身体一转,五指笼罩林凡的脸,瞬间覆盖,随后五指一捏,准备捏碎林凡的脑袋。
只是……
用力!
继续用力!
林凡的脑袋纹丝不动,反倒是赵贞乐面色通红,仿佛将全身的力气都使用了似的。
林凡抬手啪的一声,打掉赵贞乐的手,力道有点大,瞬间将赵贞乐的手背打的通红。
“你这样是很没有礼貌的。”
“跟我回去吧。”
他皱眉,感觉贞乐真的有些不对劲,邪性比以往要更重,如果用电影里面的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
地狱之门已经开启。
人间又要变成炼狱。
金叶道家之意镇压邪性,但只是一片金叶而已,效果在强,也有极限。
九幽的特性就是无限的邪性。
否则也不会出现……佛道高人镇压邪魔,都是以身镇压,过个百八十年,邪魔又活蹦乱跳的出来了。
这就是两者之间的差距。
神僧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林施主,请稍等……”
拖拽着赵贞乐回去的林凡回过头,微笑道:“神僧有什么事情吗?”
神僧道:“林施主,她已经彻底堕入邪道,心智被邪性侵蚀,如果老衲猜测不错的话,应该跟今日的满月有关,邪性大发,彻底迷乱她的心智,难以救回。”
“为天下苍生着想……”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林凡打断。
林凡歉意道:“没事的,我刚刚在做月饼,有点大意,以后我会看好的,她是一位很好的小姑娘,我想以我耐心跟能力,能够教育好的。”
“不会有下次的。”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