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9ac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玄渾道章 愛下-第一百七十八章 未雨風先至看書-vrly0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那虚气浮现的人影道:“瞻空前辈莫非忘了贵派当日与我上宸天的约定了么?”
瞻空道人沉声道:“那只是我师弟自作主张,我等何从与你有过定约?”
虚气人影言道:“可贵师弟难道贵派不是掌门么?”
瞻空道人冷然言道:“现在何曾有什么门派?也从来没有什么掌门。”
那虚气人影笑道:“瞻空前辈拦住晚辈也没有用,我既来此,那一位必然有所察觉的,那约定履不履行,也不是由前辈说了算。”
瞻空道人面无表情起手一捏,整个牌符顿时碎裂,而那虚气无了寄托,也自消散而去。
只他沉思起来,暗自皱眉道:“师兄不在,师弟无人可制,必不安分,不行,这事我得回去一趟,无论如何也要拖住他们。”
他拿出一枚玉符,往外一抛,看着这东西往东庭玄府飞去,他这才驾起遁光,化清虹飞去。
而此刻在往东庭来的载运飞舟之上,班岚没有等到飞舟停泊下来再行动,而是借助了飞舟供给军士出入的通道带着何礼等少数几人先行遁出了飞舟,利用训天道章寻到接应之人,就落到了青阳上洲的涵州境内。
一行人来到一处落在郊野的庄园之内,这里早就有人在这里等着他们,为首一人十六七岁的年轻人,面皮白净,相貌俊雅,他这时上来一礼,恭敬言道:“可是班先生么?”
班岚还有一礼,道:“正是班某,可是狄郎君么?这次有劳你了。”
狄郎君笑道:“先生哪里话,学生从先生那里获益良多,能为先生做事,学生也很是高兴。”
狄氏乃是青阳上洲大族,族主狄崇和上任洲牧还是连襟,虽然现在洲牧换人,声望不如以前,可根底仍是很厚实,有着自己的天机工坊。
狄郎君与班岚寒暄一番后,就把一行人待过一驾小型飞舟旁边。
班岚看过去,见这个造物飞舟形若大虫,前躯胸腹厚重,包裹着密密铠甲,而后驱轻巧,有若薄纱,隐隐能看到内里,腹下四只前肢紧扣地表,虽然后半段微微上抬,悬空离地,但看着重心十分稳当。
狄郎君笑道:“先生请看,这昆图造物冷蟾,乃是由我狄氏打造的,莫看这副模样,但是隐蔽之能十分出色,能避开很多不必要的监察。”
何礼见他在那里卖弄,却是感觉有些看不惯,这时丟了一句出来:“狄氏是想避开什么么?先生可不是鬼祟之人。”
狄郎君看他一眼,又看向班岚,笑道:“先生,虽然这些年神怪被清剿了,可空白的地方总有别的东西补上,这上之洲外总是会遇到一些灵性生灵,有了这等造物飞舟,就可避免被这些东西盯上。”
何礼不客气道:“先生岂惧这些?”
狄郎君从容道:“先生不惧,可是能少一些麻烦,先生便多一分清静,我们做学生的,总要想得周到一些,不是么?”
班岚道:“狄郎君有心了。”
狄郎君这时忽然对着班岚忽然一拜,无比真诚言道:“班先生,学生知晓先生的志向,愿意跟随左右,还望先生能给弟子一个机会。”
班岚看了看他,道:“你炼气也有一定功候了,也好,这次你就跟着我,由我来传你道法。”
狄郎君恭敬道:“多谢老师。”
要说现在学道,训天道章之上都能找到,但是拜老师不仅仅是为了学道法,老师的人脉,老师的名望,都是亲近弟子可以一同分享的。
当然,有力弟子也能成为师长名声和人脉中的一部分,是相互依靠的关系,狄氏观察了班岚了许久,才是允许他的投拜。
毕竟舍去这般名望不提,班岚本身还是一位第四章书的玄修,将来还可能成就玄尊,现在靠上来,未来说不定能得到更大收获。
班岚并没在这里停留多久,稍作休整,就乘上了冷蟾飞舟,往东庭方向驶去。
上宸天,某处边缘小派驻地的宫室内,金郅行正在传授几名弟子玄修法门。
在讲道到一半的时候,他见到外面过来一团灰白气雾,便道:“今天就讲到此处,你等先下去吧。”
众弟子站起一礼,退出宫外。
金郅行站了起来,看着自外面走进来的浑空老祖,打一个稽首,道:“浑空道友怎来了?”
浑空老祖言道:“天夏的玉册已是送到了,与金道友所报消息一般。”
金郅行道:“事情顺利便好。”
浑空老祖却是道:“若没有道友先把事机报上来,可不见得会那般顺利。”
金郅行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不过这个话题,他这个归附未久的人自是不好多谈,只道:“不知上面会做何打算?”
浑空道人道:“如今第二封玉册已是着人送出,且看天夏如何回应了,要是再谈不拢,那就只好做过一场了。”
金郅行点了点头,他是明白的,现在两边既是在交流,同时也是在为斗战做准备,一些棋子已是开始落下了,要是最后没能谈妥,那上宸天除了开战也没路可走了。
他半真半假的叹了一声,道:“这一战看来是不可避免了。”
浑空老祖道:“道友无需担忧,我上宸天也不是没有倚仗,但是不到万一,不想走那条路。就如显定上尊所言一般,能不打还是不打的好,毕竟到了那时,谁又能保证自身性命无忧呢?但前提是天夏愿意让步。”
金郅行想起那封玉册上的内容,叹道:“此事有些难,天夏如此强硬,看来我若不先做退让,那是不成的。”
他最开始也不明白为什么上宸天敢有胆子提出那几个条件,现在听浑空老祖所言,才是明白过来,上宸天也是有几分底气的,他暗暗道:“也不知守正知道这个消息么?我要想办法把尽快此事告知守正。”
浑空老祖道:“我上宸天本来势弱,再退又能退多少?不过这决断权也不在你我手里,到底如何,只能等下一次结果了。”
顿了下,他又言:“我这次来,是门中有些事,决定交由道友你来做,文书我留在此间了,道友有空慢慢看就是了。”
再说了几句话后,他便告辞离去了。
金郅行在送走了浑空老祖,便回转过来,他心中不禁琢磨了起来。
有一件事他到现在也没法确定,灵都道人究竟有没有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看破的他身份了?
浑空老祖这次是特意来安他之心的,还是来有意让他传递消息的?而且特意把他安排到这上宸天边缘之地,会不会就是方便他与天夏那便交通?
有些事不好细想,越想越心惊,越想越觉背后发凉,他也是果断止住了自己的念头。
这时他将浑空老祖留下的那份文书取出,上面没什么复杂的事情,却是要他把几个天夏那边的玄修眼线管起来。
他看着这些上宸天的同行,表情凝肃,心中暗忖为什么这件事显定交给他来看管,是试探么?
可再一转念,觉得是自己当是想多了。
上宸天可不同于天夏,这些高高在上之玄尊,哪里会在意下面区区几个眼线?此事交给他,估计纯粹是他正好也懂得玄法罢了。
他把那些个名姓看下来,就唤出大道浑章,将方才与浑空老祖对言那番话再加上这份名单,暗地里朝张御那里呈送了过去。
混沌之地的道场之中,张御周身清光大放,笼罩着整个殿宇,而在他面前,则浮动着一团若有若无的盈盈紫光。
在宝材充足的前提之下,经过这一段时日的祭炼,这一护持法器渐渐有所成,如今已是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
祭炼这等法器,不用寻常手段,前后整个过程都需放在心光之中完成,并且还要求一气呵成,以确保不沾天地之气,而在炼化完之后,还要将之化入虚空,最后再是回引世间。
这当中一步不能出差,顺序更是不能颠倒,不然定会前功尽弃。
虽说祭炼坏了不过损了一些宝材,还可以再次进行尝试,可这祭器涉及到心神之中的一些微妙变化,头回祭炼总是最容易的,到了后来就会越来越难,故他也是期望一次成功,而不必再度反复。
此时随着清光激荡,那紫气渐渐化若淡雾,变得愈发不可见了。再是一段时间过后,清光之中的紫光已是剩下了微可不察的一缕。
他心神凝注其上,见得那紫光不断往细微处收缩而去,到得退无可退的那一瞬间,忽然一股玄妙感觉浮现心头。
这一瞬,那一扇虚实之门户轰然爆开,在这极端的一刹那间,他祭炼出来的那一团紫气霎时由现世转入了那一片虚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