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cx9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靈魂訂造師 txt-第620章 不如我們聯手?相伴-of634

靈魂訂造師
小說推薦靈魂訂造師
一开始吴比猜想那两颗星星有点说法,兴许一个是卅七,另一个就是大神仙陈新;但是灵魂眼扫过,本象一现,吴比却没想到竟是这么快就遇见了他们二人……
只见九里坡主与哑女正在天火中并肩而行,身后衣袖被烧出阵阵黑烟,但也是步伐不乱,急速向吴比等人接近。
“就这两个?卅七?”吴比先没有去想二人何意,反而先去问了一声小绿——小绿明明是不会开玩笑的性格,怎地突然指鹿为马?
“不是这两个,你再往上看看,有两个人。”小绿再说一声,吴比的目光也随之上移,发现小绿果然没有撒谎。
九里坡主与哑女的背后上方……的确是端端正正地坐着八个灵魂,刚才吴比第一时间的注意力被九里坡主二人吸引去了,方才没看见。
那八个人坐在一起,在通天鼎这个场景有着非常强的违和感——要么是原本就疯掉了的宠姬正在妖化,然后被炼化;要么就是还没来得急成为薪火,依旧人在仕女画中,摆出各种各样的销魂姿势……
为什么这八个人坐得端端正正,不像是阵中人,倒向是主阵之人?
而且一望之下吴比也发现,八个人中有一人的灵魂能力明显强于其余七个,而那七个人里已有三人的灵魂被烧得不成样子,此时正在燃烧的恰是第四位。
吴比看着这一幕,眼中浮想联翩——难道陈新所谓的变阵,是控制七名宠姬主阵,再分别以她们的灵魂为引,去烧各自麾下的宠姬,才点起来通天鼎中的这场大火?
九里坡主和哑女已经来到近前,吴比来不及完善自己的构思,先要去接客了……
刀枪还是蜜糖?那其实全部取决于对方——毕竟屈南生现在如同魔障一样练那刺己的一剑,在他完全弄好之前,还是先不要耽误他修行为妙。
“哟,来啦!”吴比悬身于剑罩之中,却还是站得四平八稳,离得老远的时候就跟九里坡主和哑女二人打起了招呼。
与此同时,吴比也没有放过那藏身与通天鼎上层的八人——问过了小绿之后,吴比已经知道哪个人是卅七,哪个人是陈新,行云无定斩已经早早开始了锁定。
吴比一喊,那两团星光登时顿住,就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的科幻大片;而林红缨没有灵魂眼,本来看不清那两团星光到底是何物,手中大枪已经准备就绪,但见它们停下,也是一惊。
“你有破阵之法?”九里坡主大惊之下来不及组织语言,说了句蠢话。
“肯定比不得九里坡主与二神仙发妻的神通啦!居然能在天火发动之时行动自如,还有心情于火间嬉戏。”吴比先点出来者身份,林红缨也露出了恍然一悟的表情,握枪之手也更稳了些。
“呵呵,见笑见笑。”哑女拍了九里坡主的脑壳一下,九里坡主也才将鱼骨、牛皮什么的收到包囊之中,一副无意冒犯的模样。
“都是些不上台面的小手段,可比不得安心大仙这般……负了伤还敢正面相抗。”哑女一边说着一边倏忽变幻方位,显然是在防备吴比的行云无定斩。
同时她的眼睛也是直往屈南生那边瞟,没看出屈南生是自刺——也不怪她,即便中州哪个修家有自残杀敌的秘法,也不会做的这么绝,直接往胸膛正中刺的。
“嗨,一家人有一家人的过法。”吴比也不着急,便先陪他们二人插科打诨,“看二位的雅兴也是非同一般,跑啥呢?”
“哼……”哑女着实是没有想到会在此处遇见吴比等人,一时间也编不出来什么瞎话敷衍,只得哼了一声——原本她和九里坡主打得主意,是趁着楼下打打杀杀的时候,自己上来直捣黄龙,先杀陈新,再夺过乘鹤楼的控制权,最后把羊凝凌迟处死。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一是陈新与羊凝师兄弟留了大把力气在通天鼎,端的是防备森严,二是楼下能闹出那么大的动静,直接斩了羊凝,还顺便炸得整座乘鹤楼摇摇欲坠。
二人由哑女的密道抵达通天鼎时,第一时间便落入了活色生香阵中,也被陈新察觉到了他们的到来……
当时哑女便用秘法控制自己的心腹倒戈,的确是在楼内造成了一阵混乱,差一点点便被她和九里坡主找到了突破口。
怎奈陈新在见到羊凝负伤之后,就不太相信他有能力完全控制整座活色生香阵,于是在通天鼎上再套了一阵,也便阴差阳错地抵挡住了九里坡主与哑女的偷袭。
这天火阵的确与吴比和石芽猜测得大差不差,就是用宠姬的性命造出来的杀招,不过略有出入的是其制造出的这座亦真亦幻的宇宙……的确不是由陈新本人所出,而是另有因由。
总之陈新驱动天火阵,九里坡主与哑女也便失了先机——在哑女的心腹很快惨死于阵中之后,二人便只能借着九里坡主的鱼骨和牛皮防御自身,同时不断寻找脱阵之法。
吴比等人上来的时候,二人已经在阵中捱过了三次天火,此次是第四次——其间他们试过了各种方法,最多也就只能保住自身不灭,直到他们看到天火之中展开了一个护罩,还以为是熬到了阵法不稳,这才急急忙忙地奔了过来,没想到却是又遇见了老冤家。
“哦,难不成是被困于此,找不到出路?”吴比从哑女的脸色也猜出了大概——不能说吴比机敏过人,只能说任谁在这么个凶险地方晃悠……除了是被困以外,很难有其他的可能。
“嘿,你们不也是一样?”九里坡主看到吴比即便恨得牙痒痒,但也不敢当下就出手——他虽然没见过八方湖的枪主林红缨,但看着那把红缨枪,再感受到这人不弱于己的灵元规模,猜也猜得出是谁了。
此刻九里坡主和哑女一样,都是非常不解——这几个人是怎么凑到一起去的?又是如何来到了此间?难道羊凝的活色生香阵真的如此不堪一击,就这样被他们突围而出了?
眼下羊凝呢?该不会是死了吧?
“安心大仙率我等一路杀至此处,就差这最后一阵,便会取了陈新的人头……”吴比故意拖长了声音,同时观察着二人的表情。
“不如我们联手?”哑女见屈南生闭目无声、石芽若有所思,还道是他们也被困此地,便想先借他们脱困再说。
听哑女如此说,九里坡主脸色一变,手指微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