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nm0有口皆碑的小說 詭三國 愛下-第1901章黃帝鄰居,江南花樣熱推-16h6g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韩闻想走,但是堂下的护卫已经左右瞠目,明显是如果韩闻不听从吕布的号令,少不得要动手的样子,不得已之下只能是转身回来,干笑道:『将军何必如此?既不愿听某献策,又强留于某,莫非如此便是将军待客之道乎?』
吕布哈了一声,摆摆手说道:『想走?倒也不难……只不过我倒是有些奇怪……』吕布向前而行,高大的身躯具备很大的压迫性,使得韩闻下意识的就缩了缩脖子。
吕布走到了韩闻跟前站定,上下打量着韩闻,似乎这才是第一次见到了韩闻一般,然后挑着一边的眉毛说道,『汉家纵然再乱,也是汉家……先生,呵呵,倒是有几分意思,似乎觉得汉家越乱越好?』
韩闻强笑道:『某何尝说过此言?将军误会了……』
『行了……』吕布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转回了身,『拖下去,斩了!既然不愿身为汉人,也休怪身首异处!』
堂下护卫齐声领命,左右上来就叉韩闻。
韩闻大惊,腿都软了,在被拖出去的时候情急叫道:『将军如此待士,不怕名声狼藉,天下……呃……』后半句显然是被护卫一巴掌扇到了脸上,顿时就只剩下了呼痛。
吕布嗤笑了一声。
原本还以为真的有什么破敌之策,结果是个龟兹说客。
很快,就有护卫捧了一个漆盘上来,漆盘上面自然是血肉模糊的新鲜头颅。
吕布瞄了一眼,然后挥挥手,『头颅送至关外龟兹处,其尸拿去喂狗。』
吕布回到了堂中,重新坐下。
这么多年来,虽然吕布反复横跳的过程当中也摔了不少的坑,但是同样的,也多少有了一些经验,更何况韩闻的坑实在是太没有技术含量的一点,就这样赤裸裸摆在面前……
挖坑,多少也要用点心罢?
就在吕布想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有兵卒高声唱名,『报!骠骑将军长史李至!』
『?』吕布愣了一下,『有请!』言毕,吕布也站起身,向外而迎。
吕布看见李儒的时候,不由得略微呆滞了一下。李儒现在越发的瘦小,厚厚的皮裘之下额骨高耸,眼眶深陷,就像是一个活骷髅一般,望之令人声畏,而这种畏惧不再是之前的因为权柄和威名的害怕,而是对于生老病死的一种本能的无奈之感。
再强的人,也逃脱不了一死,再美丽的红颜,也有鹤发鸡皮的那一天。
李儒身上似乎都能肉眼可见的死神缠绕的气息,纵然是吕布这样的沙场悍将,见到了也不免心中多少有些感触。
『见过长史……』吕布上前行礼。
李儒宛如鬼火一般的眼眸,落在吕布身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些笑容,牵动着脸上的皮肤,『九原侯果然有些长进了……老夫甚慰……』
『九原侯?』吕布听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名字,心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就像是被掀开了一个什么封印一般,幼年时期的那些记忆纷至沓来,一时间神情也不免有些恍惚了起来。
吕布是五原郡九原县人。
那里是吕布最快乐,最纯粹的一段时光。
李儒行动似乎还可以,缓缓向内而行,一边走着,一边说道:『温侯之称,略有不妥,故骠骑将军以九原侯替之……另拜汝为安西将军,西域都护……诏令缓慢,某先知之,便前来转告……』
吕布听着,忽然似乎想起一些什么来,不由得又去看了看李儒。
李儒点点头,似乎也猜到了吕布在想一些什么,继续说道:『某三天前就来了……』
吕布忽然觉得背上有些发凉。
自己前脚刚砍了韩闻的脑袋,后脚李儒就到了……
这么说来,如果自己听信了那个韩闻的话,李儒现在恐怕就不是来和自己见面谈话,而是立刻以骠骑将军府长史的身份,掳夺兵权,兵刃相见了罢!
『龟兹小儿,米粒之光,也敢争辉?』李儒很自然的在上首坐下,然后裹了裹皮裘,说道,『如今龟兹等人聚于玉门,正是一举而定之良机!西域安定,便于此始!』
吕布拱手说道:『请长史下令!』
李儒摆摆手说道:『不急,这些家伙,多半是想等到冬日泥沼冻结之时……呵呵……』
龟兹人在等天气,而李儒其实也在等,只不过等不仅仅是天气,还有人……
允戎人。
允戎,原本世代居于敦煌,后来和大月氏相争,便逃亡到了葱岭之中。
而这个『葱岭』……
后世若是提及『世界屋脊』,许多人都知道指的是青藏高原。除了青藏高原,还有一个真正名叫世界屋脊的地方,它就是帕米尔——帕米尔是塔吉克语『世界屋脊』的意思。这个世界屋脊,之前也属于华夏,而且是完完全全属于华夏的那种,在古代还有一个很地道的中国名字,就是『葱岭』。
但是这样一块属于华夏百千年的土地,然后在公元1890年左右,被小辫子王朝给卖了……
所以纵然后世多少电视电影网络剧给小辫子王朝涂脂抹粉,但是说实在的,小辫子王朝从立朝到鼎盛,一直到衰落,真没干什么好事。就拿小辫子们最兴奋的『康乾』来说,在这个所谓盛世的时间段内,实际上已经完全松懈腐败。
三藩之乱当中,八旗军纪已散,主要还是依靠绿营,但是绿营也很快腐化,嘉庆还是太子的时候,曾经随乾隆阅兵,所见到的却是『射箭,箭虚发;驰马,人堕地』,要知道这还是在皇帝面前的阅兵啊……
军事上如此,民政上更是不堪。
农业上,国富民穷。据当时记载,乾隆时期中等农户一年全部收入不过32两,而年支出为35两,也就是说,辛苦一年,还要负债3两,才能过活,一旦遇到饥荒,普通人家会立刻破产,卖儿卖女十分普遍,因此乾隆盛世被称为一个『饥饿的盛世』,这在历史上也算是没谁了……
亏得乾隆还死命往自己脸上贴金。
商业上,康熙初年一度开放海禁,允许沿海居民出海贸易,但是,又决定不准外国人来华贸易。康乾时期,世界各国的航海业突飞猛进,船只越造越大,而清王朝却规定,『如有打造双桅五百石以上违式船只出海者,不论官兵民人,俱发边卫充军。』
文化上,借《四库全书》之名,大肆割裂、篡改、焚毁了大量书籍,并且大兴『文字狱』……
所以不管是元代还是清朝,实际上都是华夏历史的倒退。倒不是说游牧民族就一定不好,但是游牧民族的先天特性,导致了整体思维观念上面的偏差,根本不适合作为一个国家的领袖。
因为游牧民族甚少有『守土』的概念,就像是小辫子王朝都已经在华夏多少年了,遇到了棘手问题的时候还想着大不了回东三省深山老林当中去,完全没有华夏本土农耕民族,寸土不能丢的信念,始终觉得大不了就跑。
作为黄帝的邻居,最终逃亡葱岭的允戎,则算是游牧民族之中跑路的老前辈了。
允,甲骨文之中就是像是一个人蹲于地上吮吸牛羊乳之状,而允戎,则是跟黄帝时期差不多同时间的部落,比什么大月氏、乌孙氏都来得要更早。所以允戎基本上是西域这边最早的民族,和大月氏有着血海深仇。
吕布有些不解,有些迟疑的说道:『长史之意,莫非等待允戎兵马?可是这允戎之人……恐怕……』如果允戎有这个实力,怕是早就出来复仇了,然而现在一直没有动静,即便是真的有人前来,多少怕是不堪用了。
李儒点头说道:『允戎兵马,多不能用……乃用其名也……』
游牧民族,也是一样有些规矩的,复仇,便是其中一种规矩。
西域当下许多人都不欢迎汉人,甚至对抗吕布等人的到来,一个是因为西域荒废的时间太长了,西域的人已经有意无意的忘记了他们之前属于汉王朝的那些事情,另外一个方面的原因是,大多数的西域人都认为汉人是准备来统治和欺压西域人的,说不得比贵霜还要更差……
而允戎就是李儒和贾诩之间找到的一个切入点。
大汉是为了帮助允戎复仇而来,并不是无缘无故就要来找西域人的茬……
怎么着?
不信?
不信那是你们的事情,反正我们是信了。
至少这个理由是可以成立的,所以自然也可以用来分化西域诸国。西域诸国现在附着在大月氏,也就是贵霜的左右,自然很大的程度是因为贵霜宣称大汉没安好心什么什么的,西域诸国也就觉得大汉是个外来者,是个入侵者。
而现在李儒则是表示,我们大汉是正义之师,是和允戎一起来找大月氏的复仇的,你们这群家伙不懂就别瞎参合!
龟兹既然愿意充当大月氏的打手,便先揍了就是,然后只要其余西域诸国略微迟疑一下,将其后面的大月氏逼迫出来现身之后,再将其击败,西域诸国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而不必一个一个打将过去,又啰嗦又繁琐,还容易引起一些不必要的反应,事情是不是就变得简单了许多?
毕竟西域诸国之中有相互打生打死的,也有联姻的,就像是一团乱麻一样,而李儒和贾诩找出来的最底下那根线,就是当年被大月氏逼迫南逃的允戎。
『如今允戎北归之人,已近河西……』李儒似乎笑了笑,声音幽幽,『冬时将至……便是鼎定西域之刻!』
……(`′)Ψ……
西域的作战号角即将吹响,而在江东的战鼓,则是擂了多时了。
经历了斐潜侵扰许县之事后,曹操迅速调整了状态,并且按照众谋士的分析,荆州刘表并没有那么不堪,也就是说和江东的战事,还会僵持一段时间,而这一段时间,就是曹操的机会。
所以曹操决定,一方面派遣一定的兵马前往荆州,保证襄阳不失去,但是也不主动挑衅,和孙权交战,然后另外一路则是前往庐江九江一带,准备对抄孙权的后路。
而且很有意思的一点是,曹操也和李儒做出近乎于一样的举动,也就是打出了为越人报仇,维护江东平稳,驱逐残暴孙家统治的旗号……
江东比较大规模的开发,是在晋国东渡,带去了大量人口,工匠,以及技术之后,而现在孙权治下的江东,依旧是还有很大一片的越人区域。
汉代,南越地区多为茂密森林,人口也并不稠密。虽然说越人名义上服从汉王朝的治理,但是因为越人都在山中,而且汉王朝体恤这些越人,每年最多象征性的上交一些东西,比如鸟毛什么的,并不承担如同汉人一样的赋税,至少明文上是这么规定的。
然而实际上,越人的苦头,并非在赋税,而是奴隶。
就像是孙权,为了保证自己的收入,对于越人大肆搜捕,然后就像是工具器皿一般分配使用。这些被捕的越人们不得不从事最为繁重且危险的工作,却不能得到任何的好处,最终累死,亦或是被打死……
孙权的行为,自然激起越人的反抗,但是越人不管是训练还是兵器,都无法和孙权治下正规兵卒抗衡,所以很多时候越人闹归闹,遇到了兵卒前来镇压的时候,正面又打不过,只能是往山林当中躲避。
当然,孙权手下的兵卒也不敢轻易进山,因为一旦真的深入山林,形式又往往会斗转过来,他们成为了越人手下的鱼肉……
不过越人在山中,总是需要一些他们无法生产的生活物资,比如盐铁什么的,所以又不能完全摆脱汉人而存在,多少还是要和汉人接触,因此和汉人之间的关系,也是反反复复,时好时坏。
孙权和曹操相互之间领土的接触面虽然不算小,但是相互之间的进攻路线却不多,大概只有三条,一条是荆州线,也就是现在孙权和刘表交战的路线,另外一条是孙权作为经验包的路线,也就是后来的合肥线,最后一条就是偏东的徐州往下的路线。
徐州一路往南,虽然也能到江东,但是毕竟距离荆州太远了一下,并不利于左右驰援,而且在汉代的时候,徐州区域虽然平坦,但是很多地方都是沼泽滩涂,河流堆积形成的陆地和三角洲什么的也比后世要小很多,所以徐州线不管是曹操南下,还是孙权北上,都没有选。历史上曹操南下走的是荆州线,战于赤壁,而孙权则是五战每次都送十万经验大礼包的合肥……
如果孙权是穿越者,他一定会抢先到合肥来插旗,因为曹操当下来到合肥的时候,合肥四周一片荒芜,合肥更是一座空城,残破不堪,更不用说有什么防御了。
因为江淮一带之前被袁术败坏得很厉害,然后曹操击败袁术之后又将江淮的人口迁了许多到豫州,刘表后来也派遣了甘宁前来扫荡过两次,所以江淮这一带可以说是千里无人烟,到处都是荒村野岭。
前锋抵达合肥之后,曹操并没有立刻开始进攻,他一面调集兵马,缜密筹划,一边派遣斥候深入南下,甚至渗透到江东区域,挑拨孙权和江东士族之间的矛盾,表示说,孙权即便是打下了荆州或是什么其他的地方,也没有江东士族的好处,江东士族做出的种种努力,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回报云云……
江东士族之中,有的人对于这种谣言不屑一顾,但是也有人认为说的有道理,甚至有些人开始觉得必须要跟孙权这个家伙先约定好,否则到时候真的可能什么都得不到!
于是乎,孙权内部不知不觉的发生了一些变化,而这种变化,正在江夏督战的孙权,并没有立刻察觉到。
如果将兵卒能力进行对比的话,孙权手下的江东兵,对于水战,自然是一流的,但是如果上了岸么,大概就只能算是三流水准了,也就比黄巾贼兵强一些而已。
这只是说孙权手下整体的水准,不是说孙权之下就没有强兵,至少那些跟在孙坚孙策的老兵,战斗力还是相当强悍的,只不过孙权治下的兵种来源太过于混乱,甚至还有像是春秋战国一样的奴隶兵种,所以平均一下么,也就好不到哪里去。
江夏的顺利攻克,让孙权产生了一种错觉。就像是玩德州扑克的时候底牌是两条A一样,瞬间觉得天下在手胜利在望的感觉,但是忘了其实最后比拼的,不仅仅是手中的两张底牌,还有桌面上另外五张牌……
『子敬,江陵攻略进展如何?』孙权站在江夏府衙院中的水池边,背着手看着水池之中的鱼游来游去,以一种似乎只是随口问问的语气说道。
鲁肃恭敬的立于一旁,闻言说道:『江陵乃荆州南郡重镇,如今都督正调遣兵马,定当不日而克……』
『不日而克?』孙权低声念叨了一下,虽然表面上似乎依旧看着池水,面色平静,但是心中已经像是那些跳来跳去的鱼一样,多少有些不耐。攻克江夏用了多少天,然后现在打江陵又用了多少天?
重镇,江夏不是重镇么?
纵然江夏本城确实是在蔡瑁和黄祖相争的时候受到了一些损坏,整体防御受损,这一点孙权也承认,但是现在,周瑜已经进攻江陵多少时间了,先不说江陵本城,周边也没有打多少下来,这就多少说不过去了罢?
周瑜周公谨,是不是在玩什么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