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7nl火熱玄幻小說 帝霸 線上看-第4123章又見老友相伴-brffb

帝霸
小說推薦帝霸
微风吹过,好像是在轻轻地拂着人的发梢,又像是有气无力地在这天地之间回荡着,似乎,这已经是这个天地间的仅有灵气。
“你来了。”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听起来微弱,有气无力,又好像是垂死之人的轻语。
“来了。”李七夜躺着,没动,享受着难得的微风吹拂。
此时,在另一张躺椅之上,躺着一个老人,一个已经是很瘦弱的老人,这个老人躺在那里,好像千百万年都没有动过,若不是他开口说话,这还让人以为他是干尸。
老人就这样躺着,他没有开口说话,但,他的声音却随着微风而飘荡着,好像是生命精灵在耳边轻语一般。
“我也要死了。”老人的声音轻轻地飘荡着,是那么的不真实,好像这是黑夜间的呓梦,又似乎是一种催眠,这样的声音,不仅仅是听入耳中,似乎是要铭刻于灵魂之中。
“再活三五个纪元。”李七夜也轻轻地说道,这话很轻,但是,却又是那么的坚定,这轻轻的话语,似乎已经为老人作了决定。
老人苦笑了一下,说道:“我该发的余辉,也都发了,活着与死去,那也没有什么区别。”
“世人所讲,好死不如歹活。”李七夜的声音似乎要让人入梦,又似乎是潜入了灵魂深处。
“你都说,那只是世人,我并非是世人。”老人说道:“好死终究是好死,歹活又有何意义。”
“是呀。”这话李七夜赞同,说道:“九天真龙,终究有九天真龙的骄傲。真龙,终不会有蝼蚁的卑微。浅滩洼池,困不住真龙,也非真龙瞑目之地。”
“也就一死而已,没来那么多伤感,也不是没有死过。”老人反而是豁达,笑声很坦然,似乎,当你一听到这样的笑声的时候,就好像是阳光洒落在你的身上,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开朗,那么的自由自在。
在这一刻,生命的长短,那已经不重要,千年如一瞬,一瞬如万载,都没有任何区别。似乎,这才是天才之间的永恒,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由自在。
“是我娇情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比我洒脱。”
“该走的,也都走了,万世也凋零了。”老人笑笑,说道:“我这把老骨头,也不需要后人来看了,也无需去叨念。”
“儿孙自有儿孙福。”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若是他是擎天之辈,必高歌前行。若是不肖子孙,不认也罢,何需他们牵挂。”
“有你那一方天地,我也安心。”老人笑着说道:“所以,我也早早让他们去了,这个破地方,我一把老骨头呆着也就行了。”
“这也没有什么不好。”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大道总孤远,不是你远行,便是我独步,总归是要启航的,区别,那只不过是谁启航而已。”
“是该你启航的时候了。”老人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李七夜不由为之沉默了,他睁开了眼睛,看着那云雾所笼罩的天空,好像,在遥远的天穹之上,有一条路直通更深处,更遥远处,那一条路,没有尽头,没有止境,似乎,千百万年过去,也是走不到尽头。
“是不是感觉自己老了?”老人不由笑了一下。
李七夜也不由笑了,说道:“那么多的老家伙都还没有死,我说老了,那就显得有些太早了。比起那些老东西来,我也只不过是一个十八岁的小青年而已。”
“你这么一说,我这个老东西,那也该早点死去,免得你这样的兔崽子不承认自己老去。”老人不由大笑起来,谈笑之间,生死是那么的豁达,似乎并不那么重要。
“我等那一天。”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世道轮回,我相信能等上一些岁月的,岁月静好,或许说的就是你们这些老东西吧,我们这样的年轻人,还是要搏浪击空。”
“博浪击空呀。”一提起这四个字,老人也不由十分的感慨,在恍惚间,好像他也看到了自己的青春年少,那是多么热血沸腾的岁月,那是多么头角峥嵘的岁月,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一切都充满了壮志凌云的故事。
在那九天之上,他曾洒热血;在那星河尽头,他曾独渡;在那万道之间,他尽衍奥妙……一切的壮志,一切的热血,一切的激情,那都犹如昨日。
“活着真好。”老人不由感慨,说道:“但,死去,也不差。我这身子骨,还是值得几分钱的,说不定能肥了这大地。”
“那倒也是。”李七夜笑着说道:“我死了,只怕是荼毒万世。搞不好,亿万的无影踪。”
“这倒可能。”老人也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一死,那肯定是遗臭万年,到时候,牛鬼蛇神都会出来踩一脚,那个九界的黑手,那个屠亿万生灵的恶魔,那只带着不祥的乌鸦等等等,你不想遗臭万年,那都有点困难。”
“蛮好的。”李七夜也不介意,笑笑,说道:“遗臭万年,就遗臭万年吧,世人,与我何关也。”
“阴鸦就是阴鸦。”老人笑着说道:“就算是再恶臭不可闻,放心吧,你还是死不了的。”
李七夜笑了一下,不由为之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李七夜也轻轻地说道:“有时候,死去蛮好的,活着,不见得能比死去好。”
“但,你不能死。”老人淡淡地说道:“如果你死了,谁来祸害千万年。”
“也对。”李七夜轻轻点头,说道:“这个世间,没有人祸害一下,没有人折腾一下,那就太平静了。世道太平静,羊就养得太肥,到处都是有人口水直流。”
“总会露出獠牙来的时候。”老人淡淡地说道。
李七夜不由一笑,说道:“我等着,我已经等了很久了,他们不露出獠牙来,我倒还有些麻烦。”
“或者,有人也和你一样,等着这个时候。”老人徐徐地说道,说到这里,吹拂的微风好像是停了下来,气氛中显得有几分的凝重了。
“是呀。”李七夜轻轻点头,说道:“这世道,有吃肥羊的猛兽,但,也有吃猛兽的极凶。”
“或许,有吃极凶的终极。”老人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说道:“你这样一说,好像我脸上刻有‘极凶’这两个字一样,我要好好照照镜子,是不是看起来,我就是那个极凶。”
“或许,你是那个终极也说不定。”老人不由为之一笑。
李七夜也不由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谁是终极,那就不好说了,最后的大赢家,才敢说是终极。”
“贼老天了。”老人笑了一下,这个时候也睁开了双眼,他的双眼空间无神,但,一双眼下如同无穷无尽的宇宙,在宇宙最深处,有着那么一点点的光芒,就是这么一点点的光芒,似乎随时都可以点亮整个世界,随时都可以衍生亿万生灵。
“贼老天呀。”李七夜感慨,笑了一下,说道:“真的有那么一天,死在贼老天手中,那也算是了一桩心愿了。”
“但,你不能。”老人提醒了一句。
李七夜笑了一下,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是呀,我不能,或许,谁都可以,就是我不能。”
“这年头,想死也都太难了。这也不能死,那也不能死。”李七夜不由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想找一个死法,想要一个舒服点的死亡姿势,那都不可能,我这也是太难了,活到这个份上,还有谁能比我更悲催吗?”
“自己选择的路,跪爬也要走完。”老人笑了一下。
李七夜也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来你这,是想找点什么有用的东西,不是让你来给我扎刀子的。”
“反正我也是一个将死之人了,也扎不了你太久。”老人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现在说这话,为时尚早,王八总能活得很久的,更何况,你比王八还要命长。”
老人也不由笑了一下。
“我输了。”最后,老人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本是轻描淡写的三个字,风轻云淡的三个字,但是,在这刹那之间,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好像是千万钧的重量压在人的胸口前。
“也不足为奇,你也老了,不复当年之勇。”李七夜感慨,轻轻地说道。
老人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说道:“没有什么好说的,输了就输了,就算我复当年之勇,只怕还是要输。奶强大,绝对的强大。”
“我知道。”李七夜轻轻点头,说道:“是很强大,最强大的一个了。”
“你要战贼老天,只怕,要先战他。”老人最终徐徐地说道:“你准备好了没有?”
“或许,贼老天不给我们机会。”李七夜也徐徐地说道。
老人说道:“更有可能,是他不给你这个机会。但,你最好还是先战他,否则的话,后患无穷。”
“你觉得他如何?”最终,李七夜说了。
老人沉默了一下,最终,他说道:“我不相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