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58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迷蹤諜影》-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刺殺大亨熱推-ysv96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从张啸林开始闯荡上海滩开始,他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
可像现在这样惨烈的局面他却真的从来没有经历过。
完了,全都完了。
银行的人、放高利贷的,天天都待在他的家中,寸步不离。
他吃饭,他们也吃饭。
他休息,他们也休息。
问题是已经一分钱没有了。
还有那么一大家子要养活。
就在昨天,他派人悄悄的带着东西去了典当行。
还得避开自己的债主发现。
堂堂的张三爷,竟然靠典当为生了。
这要传了出去,这张老脸还往哪里放啊?
张啸林唉声叹气。
打了一辈子的鹰,今天却让鹰给啄了眼睛。
能够成为张啸林保镖,林怀部的引路人,司机阿四正准备去开轿车。
“阿四,去哪?”林怀部问了声。
阿四和林怀部的关系相当好,看了看周围,低声说道:“张老板让我去把秦老板请来,这不是被那些人逼得没办法了?”
“哦,那你得赶紧去。”
林怀部心中一动。
看着阿四开着轿车出去,林怀部对门卫叫了声:“等等,我出去买包烟。”
从容的走了出去,看了看周围,林怀部弯下腰来,装作系鞋带的样子,从边上捡起了一块石头,悄悄的在墙角画了一个三角……
……
阿四带着秦老板回来了。
一停稳轿车,立刻被张啸林的亲信,同样也是大汉奸的吴金水把秦老板接了进去。
像林怀部这样的身份,没有张啸林的吩咐,是没有资格进去的。
林怀部扔掉了烟,走到刚停稳车的阿四那里:“四哥,有个事想求你。”
“啥时?”
“我家里忽然有点事,想请假,烦请你给张老板说声,准我五天的假。”
“那不行。”阿四立刻摇头:“现在正好是用人的时候,张老板专门交代过的,谁都不许请假。”
“四哥,我真的是急事。”林怀部一脸焦急的样子:“要不这样,我去见张老板当面说,您帮我进去说下。”
阿四瞪起了眼睛:“林怀部,你今天怎么这么不懂事?张老板有规矩,会客时不许下人打扰,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今天的客人那么重要,他不会见你的。”
林怀部今天存心要惹事,嗓子忽然变得大了起来:“阿四,你平时总是吹牛说张老板如何如何地看得起你,看来和我没什么两样。”
阿四一怔,哪里想得到平时一贯尊敬自己的林怀部,今天却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他的火气顿时也上来了:“姓林的,你怎么回事,你说谁吹牛呢?”
“我说你,就是说你!”
林怀部好像一个好斗的公牛一般嚷了起来。
阿四真的忍无可忍了:“你再说一个试试?”
“我还怕你?”
林怀部争锋相对。
这一来,你一言,我一语,声音越来越大,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
二楼的张啸林,刚把秦老板给请来,想要和他商量借款的事情,可话还没有说上几句,底下就传来了如此激烈的争吵声。
张啸林顿时大怒,来到窗子面前探出头来:“怎么回事?”
“林怀部这小子疯了。”阿四一指林怀部:“他非要来见你请假,我不让他上来,他还不乐意了。”
张啸林本来就心烦意乱,一听这话,更加来气:“林怀部,你这龟孙子,吃饱了不干事还吵架,老子多叫一个东洋兵来,用不着你了。”
原本以为训斥一通也就算了,万万没有想到,林怀部毫不示弱:“老子还不想干了,滚蛋就滚蛋,那么大个上海还怕没碗饭吃?”
张啸林快要被这家伙给气疯了:“阿四,把这龟孙子的枪卸下来,让他滚蛋。”
阿四还没上前,林怀部已经说道:“用不着赶,老子自己走。”
说着,林怀部伸手去腰间拔枪。
所有人都以为林怀部真要交枪走人。
可就在林怀部拔出枪来的那一瞬间,他对着张啸林抬手一枪,子弹正中张啸林面门。
张啸林一下便从窗户前消失了。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阿四和其他人完全傻了。
林怀部为了确认张啸林已死,提着枪冲上楼,发现楼上的汉奸吴金桂正在打电话给法租界巡捕房报警,于是又将吴金桂击毙。
随后冲到客房,对着张啸林的尸体补了几枪,确认张啸林已死。
一边,秦老板被吓得躲在了沙发边上。
“和你没有关系!”
林怀部也不愿意滥杀无辜,立刻冲下了楼。
刚到楼梯口,被张宅的保镖拦腰抱住,另几个保镖跟着围了上来。
林怀部被死死的控制住了。
就在此时,尖锐的哨子声骤然响起。
几个法租界的巡捕冲进了张宅。
“松开,松开,都松开!”
一个探长挥动着枪大声命令。
抱着林怀部的保镖这才松手。
探长一看林怀部手里还握着枪,赶紧叫道:“扔下枪,扔下枪。”
林怀部把枪往地上一扔:“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
……
1939年8月24日,昔日上海大亨张啸林被刺杀在自己家中。
至此,黄金荣避祸不出,杜月笙远遁香港,张啸林身亡。
当年叱咤上海滩的三大亨,风流云散,彻底落下了自己的大幕。
张啸林的被杀,轰动了整个上海滩。
这也让汉奸们惶惶不可终日。
强如张啸林这样的人都死了,上海滩还有安全的地方吗?
而日本人也是沮丧的。
季云卿死了,张啸林成了他们在公共租界最得力的帮派助手。
可现在,张啸林也完了。
比日本人还要懊丧的,恐怕就是三家银行和放高利贷的了。
张宅和里面值钱的东西被迅速拍卖。
但这也远远无法弥补银行方面的巨额损失。
至于林怀部,面对审讯,坚持是因为张啸林给自己的薪水太低,结果让自己心怀不满,起了杀死张啸林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