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icy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大夢主-第三百四十三章 分道揚鑣熱推-v4o5b

大夢主
小說推薦大夢主
听闻此言,众人皆是低声一叹,士气已然跌落到了谷底,一时间没有人说话,气氛颇为压抑。
“既然如此,大家不妨就此分别吧,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目标实在太大,反而容易引来妖魔注意。”那名一直跟着鹿雍的那名虬髯汉子,看了一眼白霄云,打破沉默说道。
一名眉骨突出的中年男子神情低落,本来正低着头,听闻此言,顿时不满道:“你说得轻巧,身为修士者自然可以各自散去,可那些百姓该怎么办?”
其身为建邺城内一支小族的家祖,身后跟来的都是他这一脉最后的骨血,若是众人就此分散,凭他自己一人,绝无可能自保,更别说还带着那么多族人了。
“陈川道友,事已至此,也别怪我说话难听。如今的境况下,大家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你若还希冀大家能够保护你的族人,未免有些太自私了些?”鹿雍闻言,开口说道。
“鹿前辈,此言若是别人来说,我自无法反驳,可从你口中说出来,有些话我就不得不说了。”陈川闻言,眼底闪过一抹尽力压抑的怒气,说道。
鹿雍闻言,眉头皱起,眯眼看向他。
陈川见状,气势顿时又弱了三分,但还是没有退缩,继续说道:
“先前大家都敬你是前辈,对你恭谨孝敬有加,不就是希望你在危急之时,能够庇护大家几分?你也有此承诺。可先前在剑门关内时,你做了什么?”
此言一出,周围不少人都望向了鹿雍,他们都是先前追随他的那众多小家族的人。他们心中有着同样的疑惑,在自己族人受到袭击的时候,为何丝毫不见鹿雍出手相救?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要是没有鹿前辈破开城门,让大家得以出逃,咱们眼下伤亡只会更重。”虬髯汉子立即反驳道。
“明明受人恩惠,还不知感激,难道不觉得羞耻吗?”先前跟鹿雍聚在一起的几人,也纷纷附和道。
沈钰与白壁等人嘴角皆是忍不住一扯,露出一抹讥讽笑意。
他们心里很清楚,先前若不是沈落登上城头破除了剑阵,解除了城墙上发法阵禁制,鹿雍怎么可能劈得开城门?
“现在不是互相指责的时候吧?“白霄云开口问道。
众人闻言,立即噤声,不再言语。
“白前辈,眼下剑门关是没法走了,咱们总不能直穿巫山吧?”虬髯大汉迟疑道。
白霄云闻言,沉默下来,没有言语。
“白前辈,您该不会真的想带大家进巫山吧?”一名耄耋老者问道。
“巫山内的情况复杂,的确有很大风险,但却是我们去往长安最近的路了。”白霄云轻叹了一声,说道。
“我不要去巫山,我宁愿返回建邺等死,也不要进入巫山。”一名建邺小家族的修士连连摇头,说道。
“我也不要进去,我带着族人逃出来,千里迢迢赶往长安,我不怕客死异乡,但也绝不想埋骨巫山……”另一人满脸惊恐道。
“埋骨?进了巫山只怕会尸骨无存。”又一人绝望道。
“白前辈,你们若是打算进入巫山的话,请恕晚辈不能同行了。”这时,鹿雍的声音忽然响起。
“我也是……”接着,便有四五人一齐应声。
这几人中,包括那名虬髯大汉,全部都是先前围在其身边的散修。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白壁见状,忍不住问道。
“既然诸位都不愿意做这个恶人,那便由我来做。这坏话也由我来说,我想你们心里其实都很清楚,带着这些凡俗之人,除了是拖累外,一无是处,对吧?”鹿雍说道。
“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陈川眉眼一横,说道。
“你不用出言讥讽,这话是不是只乃我一人心里话,我想各位心里都很清楚。若是到了现在还不懂取舍,结果必定是全军覆没,你们说呢?”鹿雍面不改色,说道。
“你……”陈川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反驳了。
众位修士闻言,也纷纷低下了头,一个个面露纠结之色。
“鹿道友所言不错……”这时,又一个声音响起,其他人纷纷向其看来。
鹿雍眉头一挑,显得有些意外,因为开口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沈落。
“可是,诸位有没有想过,值此世道艰难之际,同为人族的我们还不能守望相助的话,还能祈求谁来庇护,人族若是修士只顾自己逃命,凡人甘愿沦为血食,日后可还有复兴的机会?”沈落话锋一转,反问道。
此语一出,那些本就携着宗族后人逃亡的修士们,神色皆是微微一变。
“你们看看那些孩童们,他们是人族的未来,若是我们连他们都不愿守护,那人族可还会有未来?”沈落继续说道,语气虽然平静,但话语中的质问却令所有人心头一震。
众人目光扫过人群中那些幼年孩童们,目光忍不住变得悲悯柔和起来。
“沈道友,大道理谁都会讲,可进入巫山与寻死无异,恕我们无法奉陪。”鹿雍眼底闪过一丝怒意,说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鹿道友已生离去之心,我们便也不做强留。”沈落当即说道。
众人听闻此言,眼中皆是闪过惊讶之色,谁都没想到沈落会主动提出让其离开,就连白霄云也忍不住向他投去疑惑目光。
鹿雍再如何说,也是个出窍期的修士,更是众人当中除白霄云之外,修为最高之人,若是他离开了,怎么看也都是种损失。
“此人早已生出分离之意,我们哪怕出言挽留,意义也一样不大。即便当下他们不立即离去,也不过是为了拉拢更多修士一起离开罢了。”沈落神色不动,传音给白霄云道。
“听你这么一说,的确如此。”白霄云传音回道。
“看着吧,一旦鹿雍说出要走,那么离开的肯定不止他一个人,先前他们几人聚在一起,多半就是在商议离开事宜。”沈落传音道。
“好好好,既然沈道友都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理由留下?诸位若是有认同我的,大家不妨结伴同行。”鹿雍冷笑一声,抚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