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16lm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線上看-第200章 這等官吏,要重用鑒賞-6xppa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一群官吏围住了向长林,七嘴八舌的说着杨德利对仓部的破坏……
严硕和一群人站在另一边,他们属于中立派,觉着杨德利虽然讨厌,但做的事儿没错。
“向郎中怕是要顶不住了。”
严硕看到向长林的眼神闪烁,就知道老向要做出决断了。
“此事……”向长林本想说让杨德利以后不得到处转悠,可这话他说不出口啊!
杨德利主动去寻找仓部的漏洞,这是什么精神?积极主动的工作精神。这样的小吏被他处置了,回过头就有人会以此为由捅他刀子。
——向长林在仓部压制勤勉能干的小吏!
只此一条,就能让他万劫不复。
做官,难啊!
向长林不禁唏嘘了一番,随后淡淡的道:“杨德利做掌固也有一阵子了吧?”
瞬间,仓部的官吏们都面色一喜。
“是啊!”一个小吏脱口而出道:“有四月零两日了。”
向长林看了此人一眼,心想能随口说出杨德利任职的时长,可见有心。
另一人却摇头,“是四月零三日,那一日他来了,也得算一日。”
“咦!是了,是某不严谨。”
哎!一个人能说出杨德利任职的时长,可以理解为有心,但另一人更精确,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杨德利在仓部的言行已经招惹了众怒。
向长林心中叹息,说道:“仓部刚出缺了一个令史,让杨德利去。”
众人不禁欢喜不已,拱手道:“向郎中英明。”
“向郎中执掌仓部以来,我仓部蒸蒸日上,被上官多次夸赞,我等身为下属,与有荣焉。”
众人一阵马屁,拍的向长林哭笑不得。
原来杨德利已经引发公愤至此了吗?以至于大伙儿都巴不得把这厮赶走。
晚些杨德利回来了,手中还拎着一条硕大的老鼠,连尾巴一起计算的话,比成年人的整只手臂还长。
这等老鼠连猫都不敢惹,弄不好会被反口吃了。
“这是啥?”
皇城守门的军士见了这么大的老鼠也为之一惊。
杨德利说道:“硕鼠。”
他一路拎着老鼠进了户部,引发了一阵惊呼。
等到了仓部时,他对门子说道:“回头一起喝一杯。”
门子愕然,“你这是要拿老鼠来弄了吃?”
杨德利很自然的道:“这老鼠多是瘦肉,烤了好吃。”
原先他和表弟相依为命的时候,曾经抓过几次老鼠吃。钢开始觉得恶心,可人饿了连观音土都能吃,这个算啥。
几次下来,他竟然觉得老鼠肉的味道真是不错。
这不,今日在仓库里逮到了这只大老鼠,他就准备带回来收拾了,寻个地方烤来吃。
一进仓部,众人见到老鼠也颇为吃惊,但神色却有些古怪。
“杨德利!”
严硕招手,等杨德利近前后,同情的道:“向郎中寻你。”
杨德利去了值房,小吏见了老鼠皱眉道:“你难道还准备拎着老鼠进去?”
“是哦!”杨德利伸手捏住了老鼠的脖颈,一用力,老鼠玩完。
他随手把老鼠丢在窗下,准备出来时再带走。
进去后,杨德利见向长林神色恍惚,就行礼。
“是杨德利啊!”向长林是想到了自己刚出仕时的心态。
那时候的他踌躇满志,一心想要做出一番事业来。
可最后却在官场上被磋磨成了一枚圆圆的石头,浑圆无比。
他感慨的道:“人呐,要顺势而为。”
说完他摆摆手。
杨德利一头雾水,出去后,小吏说道:“从即刻起,你便是令史了。”
掌固是看仓库的,算是半个苦力。而令史是文吏,抄写文书账册,偶尔参与算个账什么的,这便是纯粹的刀笔吏。
杨德利一听就欢喜的道:“整日就写字吗?”
小吏同情的道:“是啊!”
杨德利在掌固的职位上做出了成绩,现在被调职了,以后困在令史的职务上,少说三五年不得翻身。
为何?
因为这货在仓部堪称是人人喊打,他做了令史,别想再寻到升职的机会。
杨德利兴奋的脸都红了,“平安说某的字要练,正想寻个地方,真是太好了。”
他兴奋的竟然把老鼠都忘记了。
今日阳光灿烂。
从午后开始,向长林一直觉着味道不对。
“这什么味?”
他吸吸鼻子,觉得古怪。
等到了下午时,他走出值房,伸个懒腰。
“好些蚂蚁!”
地面一溜蚂蚁在往左边去。
这是蚂蚁搬家?
蚂蚁搬家,大雨要来。
向长林抬头看看晴朗的天空,觉得不是下雨的样子,就循着蚂蚁去看了看。
一只硕鼠正躺在那里,身上爬满了各种虫子和蚂蚁。
……
“平安,某今日升官了。”
下午回到家中,杨德利说了今日的调派。
“这还真是升官了。”贾平安笑道:“恭喜表兄了。”
可回过头,贾平安却觉得此事不对。
杨德利在掌固的职位上能发挥更大的作用,而令史的职责就是抄写,堪称是人力打字机,这样的职位不适合杨德利。
但令史也未必不能翻身。
而且和掌固相比,令史算是上了一个台阶。
所以……
贾平安回过头就去寻了李勣。
“上次敬业说高侃对你不错?”李勣这个左仆射做的也很纠结,被小圈子各种明枪暗箭,捅的满身窟窿。
历史上李勣没干多久就扛不住了,直接请辞。
再不走,他就走不了了。
由此可见小圈子的厉害。
“就是某关于车鼻可汗的一些建言,高郎将觉着有些可取之处。”
贾平安看着很谦逊。
少年人能这般不骄不躁,难得。
李勣很是满意,随口问道:“你今日来何事?”
李勣的事情很多,作为执掌六部的宰相,此刻外面站着十余人在等着向他汇报。
贾平安笑道:“没事,就是听闻六部有些官员喜欢掩盖本部的丑事,某在想,若是这些被人利用的话……”
他不能直接向李勣提出照看表兄的要求,够不着。
一个宰相去照拂一个最底层的小吏,你觉得合适吗?
这话说出来,连李勣都会觉得他轻浮。
李勣点头,“老夫知晓了。”
小圈子如今咄咄逼人,六部里他们有不少人手,这些人对李勣的吩咐阳奉阴违,或是使绊子。
他早就想寻机收拾一番,可却寻不到借口。
贾平安的一番话却让他有了思路。
下面的官员喜欢盖盖子,对发现的问题不作处理,如此就不算犯错。可现在李勣执掌尚书省,若是哪一日长孙无忌等人把这些盖子下面的问题揪出来,那就是他李勣的错。
贾平安暗示这样的事儿六部不少,若是李勣主动揪出一两件来,用雷霆手段……能否破局?
至少能撕开一条缝隙!
李勣微微点头,这个想法他一直都有,但却下不了决心。历史上他就是这么被小圈子给逼着下台了。
小贾提出这个建议需要勇气,一旦被他认为是冒进,二人之间的关系就会发生变化。但他依旧说出来了,这便是不见外。
回头要多帮衬他才是。
想到了这里,李勣的脑海里转动着各种想法……
……
杨德利换了值房,和几个令史一起办公。
抄写文书账目,这便是他的职责。
杨德利的字……贾平安教授了许久,他自家苦练,但也仅仅是看着端正,也就是和那些孩子的字差不多。
第一份文书抄写完毕,交上去时,杨德利看到了主事高瑾那愤怒的模样,心想难道抄错了?
转过头,高瑾就去寻了向长林,“向郎中,你看看这个。”
向长林一看文书,不禁怒了,“这字写的刻板,看着毫无精神,谁写的?”
人型打字机也得要把字写的让人看了赏心悦目才行。
先帝为何喜欢褚遂良,就是因为他那一手字。让他草拟诏令文书,一看,真是艺术品般的享受。
高瑾叹道:“是杨德利。向郎中,把他弄走吧。”
“咳咳!某再看看。”向长林再看看文书,点头道:“看着清晰,一目了然,不错不错。”
高瑾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节操呢?
可为了把杨德利这个瘟神安置了,节操算个屁!
日子就这么滑过。
到了新岗位数日后,杨德利越发的喜欢这份工作了。
能练字,多好啊!
他抄写的很认真,甚至会跟着读出来。
“……赏宝应县公王颂三千贯……”
杨德利停笔,抬头,目光中全是疑惑。
“不对!”
边上的令史皱眉,“别出声!”
抄写需要安静,杨德利一边抄写一边嘀咕,声音很小,大伙儿还能接受。但说话是不成的。
杨德利仔细看着文书,起身出去。
“高主事。”
他寻到了上官仓部主事高瑾。
高瑾抬头,眼中的不耐烦一下就郁积了起来,“何事?”
杨德利递过文书,“高主事,这宝应县公才将被陛下罚了五千贯,可才过了十日不到,怎地又赏了他三千贯?某觉着不对。”
上次的事件后,贾平安给表兄说过,一句话,皇帝对王颂是恨之入骨,若非可以,恨不能把他一家子都发配去岭南。
这样的人,皇帝怎会朝令夕改的赏赐他?
高瑾看了文书一眼,“这白纸黑字的写在这里,你质疑什么?”
杨德利涨红着脸,“高主事,陛下英明神武,怎会朝令夕改?”
咳咳!
这等事儿大伙儿都知晓,不外乎就是小圈子给王颂弄了个小功劳,随后附在一群报功的官员权贵的名册里送上去,一般数额不大皇帝都不会仔细看。
这便是混赏赐。
若是那等事无巨细都要仔细查看的帝王,这等事瞒不过。比如说以后的朱元璋。
但李治刚登基没多久,最近忙着了解官员的情况,以及各地的具体情况,每日忙的不可开交,这等文书报上去,他哪里会仔细看。
有心人呐!
高瑾心中叹息,但这等事他不敢捅,否则小圈子能弄死他。
想到这里,他沉声道:“这不是你该过问的,回去做事!”
可杨德利却梗着脖子道:“这是国财,为何不能过问?”
高瑾怒了,指着外面喝道:“滚出去!”
“闪开!”
外面有人在呼喝,接着传来了户部侍郎周和的声音,听着很是轻柔。
“英国公请看,这里便是仓部令史理事之地。”
竟然是英国公来视察?
高瑾赶紧端坐着。
“老夫看看。”
话音刚落,李勣就在周和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杨德利束手而立,高瑾起身,“见过英国公。”
李勣颔首,拿起案几上的文书看了看。
周和在边上介绍道:“这几日户部忙碌,有的事都转到了仓部,这便是最近赏赐的账目,回头做好了送去度支那边。”
李勣点点头,这等文书他也不会细看。
一个国家就是一个庞大的机器,上位者要做的就是用好人,掌握好大方向。若是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过问,那不是睿智,而是分不清轻重。
杨德利看看手中的文书,高瑾担心他会点炮,就喝道:“杨德利,出去!”
这里都是大佬,你一个小吏还在此杵着干啥?当门神?
杨德利默然准备出去。
杨德利?
李勣没见过杨德利,却知晓贾平安的这位表兄就在仓部做小吏。
他看了一眼杨德利,想到贾平安为自己出谋划策的辛苦,就说道:“你过来。”
杨德利指指自己,一脸愕然。
是个憨傻的。
这个发现让李勣更加的欢喜了,“老夫问你,仓部要紧的是什么?”
杨德利说道:“英国公,某以为仓部最要紧的便是为大唐看管好仓库,不损一分一毫。把账目做好,不错一分一毫。”
言简意赅。
但却直指仓部的核心职能。虽然话糙,但道理却是相通的。
李勣觉得杨德利还不错,就伸手,“那是什么文书?”
高瑾只觉得浑身发冷,眼皮子跳动着,强笑道:“英国公,此事下官知晓……”
李勣乃是名将,一听就觉得不对。他扫了高瑾一眼,淡淡的道:“老夫做事……还用你来教吗?”
瞬间高瑾汗湿背腋!
周和也感受到了些凌厉的气息,就看了高瑾一眼,这一眼也是冷冰冰的。
李勣接过文书,杨德利说道:“英国公,某觉着有些不对。”
“哦!”李勣的声音温润,“你说说。”
杨德利指着文书里的一处说道:“英国公请看,这位宝应县公某记着前几日才将被陛下罚了五千贯,为何此次会赏赐他三千贯?英国公,平安说陛下英明神武,那陛下定然不会朝令夕改。”
李勣看到了,心中一喜。
贾平安建议他从六部寻找切入点,给小圈子的人一次打击。
他这几日就在六部视察,就是想找到这个切入点。
皇帝再怯弱,也不会朝令夕改,否则帝王的威严何在?
所以此事多半是有人在浑水摸鱼,而且是小圈子的人。
这不就是现成的切入点吗?
好一个杨德利!
好一个贾平安。
这两兄弟一人建议,一人找到了错处,为李勣寻到了出手的机会。
想到这里,李勣温言问道:“此事你禀告了谁?”
这是明知故问。
李勣何等的眼光,一进来就发现了高瑾的紧张,以及杨德利的压抑。
这是要顺势出手了。
杨德利茫然不知,但记得表弟的交代:当你不知道怎么说话时,那就实话实说。
“某是令史,今日抄写这份文书时,某发现了此事,就来禀告高主事。”
高瑾强笑道:“下官……下官本想……”
温润的李勣一旦决定要动手,就不会有半分迟疑。
他随即就回去。
高瑾想到杨德利刚才没有借机告状,就对他和气了些,但警告是少不得的。
他到了值房,令史们纷纷起身。
高瑾威严的道:“抄写就是抄写,至于有错与否,那是别处之事,莫要越俎代庖。”
他看了众人一眼,大伙儿都知道,这话是警告杨德利的。
杨德利低着头,觉得自己没错啊!
高瑾冷冷的道:“下次再有这等事,严惩!”
杨德利的眼睛都红了,抬头道:“高主事,此事某并未犯错。”
发现问题禀告给上官,杨德利的程序没错。
“可这不是你的事,你越权了,懂不懂?”高瑾忍不住骂道:“不想干就滚出仓部,寻你表弟去。”
他一肚子的气,此刻发作出来,骂的杨德利狗血淋头。
气出了,人舒坦了。
到了午时,仓部的小食堂里,杨德利一人坐着,无人搭理。
而高瑾的身边却都是官吏。
向长林看到了这一幕,却不会管。
为官者,需要的是掌控大局,下面的事儿下面折腾。
就算是把杨德利折腾走了,对他而言也是好事,而且还不会被贾平安记仇。
仓部的小食堂自然饭菜丰盛,向长林吃了一片羊肉,觉得极为鲜美。
生活就是这般美滋滋。
“不好了!”
一个小吏冲了进来。
向长林皱眉:“何事?”
小吏面色惨白的道:“英国公刚才大发雷霆,金部郎中陈晓被抓了。”
卧槽!
这对于户部而言可是地震般的变故啊!
“为何?”向长林再无胃口。
小吏说道:“先前英国公发现有人在赏赐的名册中私自加了人,金部郎中陈晓知情不报,把名册发了下去,差点被人领走了赏赐。”
好大的胆子!
官吏们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可向长林却知晓这等事并不孤立,只是从未有人揭开过。
英国公蛰伏许久,这是要动手了吗?
他赶紧回想自己最近可犯了错。
“有人来了。”
随后一个官员进来,众人认得乃是李勣身边的人。
官员看了众人一眼,淡淡的道:“英国公说了,此事恶劣,他会禀告给陛下。另外,此事在金部发作,却是仓部查了出来。”。
官员说道:“户部的令史多不胜数,往日不见功绩。有人发牢骚,说上面不重视令史,可要想上官重视,就要认真做事。”
这是开场白。
在场的令史都觉得心中如火烧般的难受。
令史就是抄写,怎么做出功绩?也就是熬资历罢了。
所以这话在他们看来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官员继续说道:“有的令史却做事认真,可为榜样。”
是谁?
众人不禁四处张望。
官员问道:“杨德利是谁?”
瞬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杨德利的身上。
官员说道:“杨德利做事认真,于抄写时发现了不妥之处。英国公说了,这等官吏,户部要多重用。”
高瑾呆若木鸡。
小食堂里寂然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