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ia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大醫凌然》-第1249章 準確而有效鑒賞-f9tlf

大醫凌然
小說推薦大醫凌然
“凌医生要去京城吗?”田柒赶到云医的时候,凌然依旧沉浸在手术室里,以至于她只能进到参观室里,隔着玻璃跟凌然用对讲机。
凌然抬头看了一眼田柒,眼角露出些许的笑容,应道:“是准备去一趟,但要先把几台复杂些的手术做掉。我定了明天的机票……”
“十几台”王佳纠正了一句,打了个哈欠。
“唔……不到14个小时了,争取再做11台手术。”凌然心算了一下,精神更是集中起来。
此前,他为了保证科室内的病床的流动性,还是压着做手术的。每周多出来的时间,就用做飞刀排解。
以往要出门的话,凌然都是把病床给占完了再走的,这一次则不同,霍主任逃跑属于突发事件,只能临时熬着做手术。当然,凌然自己喝着精力药剂的情况下,熬着的主要就是其他的医生和护士了。
对正常人来说,甭管是集中精神8小时,还是再做6台手术,其实都是超负荷的事情。
手术室里亦是一片唉声叹气。
“累了的话,大家一会休息片刻吧,再做两台手术,就有人来换班了。”凌然观察着众人的状态。
作为主刀,如果不是特别紧张的话,还是能够注意到身边人的体力和精力的。凌然且不去说,就是普通医院的一名普通主刀,通过身边人的马屁的质量和频率,就能得到靠谱的结论。
体力和精力充沛的助手,不光积极的回应主刀的话,自己也会积极的尝试编段子。
相反,要是精力不行的助手,那别说输出段子了,捧哏的时候都傻傻的。许多主任副主任招人的时候,为什么都喜欢名校毕业生,不仅是名校毕业生往往意味着服从集体,更加自律,也是因为名校毕业生的学习能力强,很善于学习和追踪主刀的喜好,能够更快更好的捧哏,甚至举一反三,推陈出新。
比如说,有的主任就喜欢苏联笑话,聪明的助手就能结合实事,给出恰如其分的配合乃至于拓展;有的主任喜欢聊孩子和家事,聪明的助手就能以最快的速度记住那七大姑八大姨的名字和关系;有的主任喜欢聊色气的笑话……不,所有主任都喜欢聊色气的笑话,聪明的助手自然会术后补课,以见多识广来对抗经验丰富。
而在凌然的治疗组里,凌然虽然不喜欢说话聊天,成员们自己却是早都习惯了自己聊天哄自己了。
因此,众人虽然叫的凶,恰恰因为他们叫的这么凶,凌然才不担心他们的精力和体力。
“打起精神来,再有一刻钟就差不多能完成了。”凌然又提醒了一句,免得众人注意力分散。
田柒微笑的看着下方,等凌然说完了,道:“正好我也要去京城,要不要一起走呢,我有私人飞机,可以更晚一点到机场,节省时间。”
田柒是很喜欢跟凌然出门的,尤其是在飞机上。
毕竟,不管凌然多喜欢做手术,他在飞机上也是不能做手术的,至少,目前这架飞机是不行的。
田柒已经在考虑订购一架新的较大的飞机,但是,是否要做一个简单的手术间,她还在犹豫。
目前来说,田柒反而更喜欢这架小飞机的狭小,可以更亲密的聊天和说话。
凌然只是短暂的犹豫了一下,笑道:“要是可以的话,私人飞机当然好。恩,你计划几点出发的?”
“你想几点出发就几点出发。”田柒果断回答。
“私人飞机的话,赶在中午出发如何?这样多3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正好可以将两名病情较重的病人的手术完成。”凌然不由计划起来。
他是不可能给所有需要做手术的病人都做手术的,但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愿意缩短病人的等待时间,从而降低风险,提高手术收益率。
田柒立即点头:“那就午餐后出发吧。飞机上的饭菜口味受味蕾影响很大,没有路上的餐厅好吃。”
凌然自然同意。
田柒又跟他聊了两句,就兴冲冲的打电话安排去了。
……
午后。
涂成粉红色的湾流,轻巧的滑入跑道。
田柒将杯中的香槟一饮而尽,脸颊红彤彤的道:“凌医生,既然是找人的话,我来帮忙吧。”
“是否会耽误你的工作?”凌然问。
“不会。”
“那好的。”凌然点头。
田柒笑容更盛:“我们的计划是什么?你以前是怎么做的?”
“计划的话,主要是通过发传单的方式,来寻找霍主任。”凌然想了想,道:“你如果参与的话,可以负责管理来帮忙的热心路人。”
“热心……路人?”田柒皱眉,她之前有大略的问了几句,此时才有些不解:“热心路人还需要管理吗?”
“京城这样的大城市,热心的路人会很多吧。我认为提前做一个管理方案比较好。”凌然接着描述自己的经验,道:“即使只有很少的热心路人来帮忙,一个合适与恰当的管理方案也是非常有用的,能够有效的减少寻找目标的时间……”
田柒不知是酒精还是什么原因,目光呆呆的望着凌然,问:“能说具体一些吗?”
“恩,比如我有一次帮助学校的同学找一条失踪的小狗,在发了传单之后,就有大约300多名热心的同学帮忙,但当天并没有在校园内找到。于是,第二天将寻找的范围扩大到学校以外的时候,经过二次传播的热心的路人就有2000人以上了,因为没有恰当的做出管理,实际上,我们也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人,人员的分配也不够合理,有些地方是一寸寸的踏平的,有些地方则要继续寻找路人来帮忙……”
“好厉害。”田柒不由道:“我以前其实也组织过类似的发传单的活动,能有一两百人到场就很多了!”
已经在准备拿随身行李下飞机的吕文斌,原本是想说点什么的,此时却是忍不住歪嘴一笑,心道:我不配说话!
“我来打个电话好了。”田柒听着凌然的介绍,彻底进入了状态,想了想,就拿起手机,道:“我家里有个基金会,其实经常做一些类似的社会性的公益活动,他们这方面都是很有经验的。对了,我们要不要从机场就开始发传单,霍主任也是坐飞机来的吧。”
“霍主任是签过器官捐献和遗体捐献的。不管怎么算,也都是有社会贡献的。”吕文斌又补充了一句,准确而有效的安抚好了凌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