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me6e超棒的都市异能 搶救大明朝-第2254章 朱三太子都要當皇帝了!讀書-5j4t5

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日本宽永四十二年,六月初一,日本平安京定鼎门外,已经聚集了一群穿了唐装的大人物。
没错,就是穿了唐装!更准确说是唐朝式样的官员常服,一水的圆领襕袍,头上戴着幞头,脚上等着乌皮六合靴,配着各色的腰带和鱼(龟)袋。圆领襕袍颜色也各有不同,有紫色、绯色、深绿色、浅绿色、深青色、浅青色等等。如果不是身高普遍缩水,看着还真像是不小心穿越到了唐朝。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现在执掌日本国的兴子天皇一定是个相当狂热的唐粉。根据她制定的《宽永律令》,象征着日本皇权旁落的平安装束被废止,而象征着日本皇权强大的奈良时代的唐式装束得到恢复。
除了恢复“唐装”,兴子天皇还要完成“唐城”,就在江户无血开城的一年之前,她就下达“天下普请”令,命令全日本的藩主大名派出民伕参加平安京这个千年烂尾工程的修筑。
经过了一年半的紧张施工,平安京的罗城修筑工作终于完成了——平安京总算有了一圈夯土包砖的城墙和几座高大气派的唐式城门。这会儿一大群唐装官员聚集的定鼎门就是其中的一座,定鼎门的位置大约就在原来的罗生门一带,进门之后就是整修一新的朱雀大街。除了朱雀大街之外,平安京城内还有十条南北走向的大街和十三条东西走向的大街。
除去京都御所、仙洞御所、二条城所占用的区域,剩下的平安京城内区域被这二十四条大街分割成了八十八个坊。这八十八个坊又分为有围墙的官坊和无围墙的民坊,前者有四十二个,都位于平安京的北部,其中的两个供平安京内的官衙使用,余下的则是在京的高官和各地大名的质子们的宅邸。这些高官和质子,现在大多换上了唐装,聚集到了定鼎门外,等待着尊贵客人的到来。
而无围墙的民坊共有四十六个,都位于平安京的南部,是工商业者或天皇亲军家眷的住所。这些居住在城南民坊中的人们,也有不少闲来无事的聚集到了戒备森严的朱雀大街两侧看热闹。
朱雀大街上还有许多天皇直属的北面军的官兵在维持秩序,所谓的北面军就是北面武士指挥的军队。装备、训练和战术都和明军差不多,他们平时就驻扎在二条城中,随时等待天皇和天皇的男人的命令——现在的二条城已经进行了几轮改建和扩建,占地面积不小,不仅可以供天皇和她的男人居住,还可以作为朝廷的办公之地,还能驻扎大量的军队。
到日近正午的时候,二条城周围又是一阵扰动,然后就看见大队的北面军骑兵,护卫着由六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牵引着的一辆两轮马车,浩浩荡荡的从二条城内开了出来,上了朱雀大街,然后向定鼎门而去。
马车上端坐的就是身穿着唐代皇后专用的钿钗礼衣的兴子天皇——她虽然是天皇,但除了在大朝会和祭礼上穿玄色的帝王裘冕服外,其他场合都穿唐代的女装。
而能劳动天皇大驾亲迎的,当然是天皇的男人朱慈炯和他的哥哥大明皇太侄朱慈烺了。
这老哥俩现在都已经能远远望见巍峨壮丽的定鼎门了!
朱慈烺远远望了一眼定鼎门的唐式城楼,然后又把目光投到了得意的不象话的兄弟朱慈炯身上了。
朱慈炯已经有点等不及要当皇帝了,还公然穿上了赤皇色的天子常服——当然不是明式的,而是和明式的天子常服非常像的唐式天子常服。这身衣服再配上朱慈炯的武勇作风,哪里是什么明治天皇,简直就是贞观天子李世民啊!
朱慈烺再看看自己……哦,倒也是天子常服,颜色和式样同朱慈炯的这身衣服没多少不同。
但是……人家马上就是真天子了!而自己呢?还是个皇太侄,也不知道要当到猴年马月。
也不知道是想安慰朱慈烺还是想气朱慈烺,朱慈炯远远的瞧见了定鼎门外的天子车驾上的黄罗伞盖后,就笑着对朱慈烺说:“大哥,兴子已经出来迎接咱们俩了……再有几日,她就是太上皇和皇后,我就是日本国的天皇了!不过我也干不了多少年,等到仁孝那孩子长大了,我就把皇位让给他,和兴子一起当上皇,到时候还请大哥来观礼!”
你都想着当太上皇了?朱慈烺听着这话,脸色都有点沉了。
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当皇帝,自己的兄弟却在琢磨着当太上皇的事情了……都是生在帝王之家的,怎么就差那么多呢?
朱慈炯气人的话还没完呢!
“其实我也不是咱家第一个当太上的,老四的福气比我好,他当太上已经好几年了。“
老四朱慈照早就是太上了!不过不是太上皇,而是太上王。他在扶黎灭郑之战胜利后,很遗憾的发现黎朝嫡系的子孙都已经被郑主残忍的杀害,只剩下一个女孩,于是就立之为安南女王。而为了不让这个女孩感到孤单,他又很大方的贡献出了自己的儿子,让他当了安南王夫。而那位女王干了几年,觉得当王没什么意思,于是就把王位禅让给了丈夫,自己当了王后。而朱慈照因为儿子当了国王,所以就被尊为太上王了。
想到兄弟的帝王都干到退休了,自己还是个皇太侄,朱慈烺的心情马上就不好了。
而且这还不是更糟糕的……更糟糕的是朱慈烺很有可能跳过皇帝,直接过上太上皇的幸福生活。
因为他的儿子土豪王朱和壕这两年发展得很茁壮,已经可以独立带兵打仗了。就在朱慈烺前来日本之前,这位刚刚带兵在贝加尔湖畔击败了罗刹人的远征军,更早的时候他还镇压了黑龙江一带女真人的反叛,把闹腾了很多年都没有抓到的代善的几个儿孙的脑袋都带回了北京城。
这两场战争的规模虽然都不大,但是身为军事内行人的朱慈烺却知道,这种小规模的远征是非常难打的,稍有不慎就会遭致全军覆没的下场。而朱和壕都赢得非常漂亮,这说明他的军事素养极高,是一个知兵的皇太孙……
哦,对了,跟随朱和壕出征的并不是明朝天子的帐前诸军,而是朱和壕的燕王护卫军,这是他的私兵啊!
私兵都那么厉害了……以后还能甘心当个老太子吗?
正在心事重重的时候,朱慈炯却低声对朱慈烺道:“大哥莫急,等小弟坐稳了皇位,就帮大哥早日即位!”
什么?你说真的?朱慈烺扭头看着自己的好兄弟,又是感动,又是害怕。
朱慈炯笑道:“大哥也别害怕,小弟和大哥一样是孝子,绝不会干出什么不忠不孝的事情来的。”
那你怎么逼老头子退位?朱慈烺心说,你小子是想用这个事儿为借口骗钱吧?
朱慈炯道:“大哥,小弟说真的……小弟可以用三寸不烂之舌说服父皇,让他禅位给你。”
说服?朱慈烺心说:有这么容易我早就说了……我不仅有三寸不烂之舌,还有不计其数的金钱!老头子要多少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