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08b人氣小說 大明之雄霸海外 愛下-第2052節 壯行酒看書-cm6oa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围城四十天!
这期中,东南军向伊斯坦布尔的攻击在持续一个月后,土山靠墙。
堆垒的八座土山靠在了伊斯坦布尔城墙上,士兵可以从容登山,直薄伊斯坦布尔城墙,亦即是不需要使用脆弱的云梯和长梯去登城,从而大幅度地减少了伤亡。
真要是中国人放出基建狂魔的手段,半月即可土山靠墙矣。
之后围绕着土山作战,东南军并不急于破城,而是很有耐心地打了十天,反反复复地进攻,佯攻,使用火力不断地侵袭包头佬,不停地刺激包头佬。
重点在于杀伤包头佬的有生力量,避免提前进入巷战。
这样的战斗是可控的,都是子弹上人不到,东南军先上了第六军和第七军打三周时间,现在是第五军和第八军在打,打了四十天,东南军与包头佬各死了多少人?
包头佬被打死了超过十万人,伤者更是不记其数!
东南军死了多少人?
不到一万人!
谁打得厉害?
炮灰向前冲!
参加作战的皇协军则死伤好几万人,仅阿三就战死了三万,不过,他们的伤亡情况不会在东南国的报纸上出现的,他们的事迹更难觅踪影,东南国乃至大明的子民们看到的是他们的领袖和东南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而又损失甚小的光辉形象!
子民们很满意,因为他们的孩子没有多大的伤亡而取得这么大的利益。
仆从国乃到于皇协军也非常满意,因为他们那里的人命不值钱,东南国征召他们的国民当雇佣兵,给钱大方,有不少银元流入仆从国王廷中,民众亦可分润比在国内工作更高的报酬。
至于危险?
到哪没有危险,在国内更危险,吃不饱,民众普遍年龄活不长,如倭国民众,普遍是一天吃一顿,白米饭被称为银舍利,可见其珍贵,而参加了皇协军,白米饭是任吃管饱!
倭国对国人众盘剥甚狠,即使有中国的贸易,民众也仅得一些好处,而参加皇协军的收入,比在国内的工资高上不少,且可以吃饱。
其他国家的情况也差不多,因此,当东南国到仆从国征召炮灰时,得到的是该国良兵,去那些国家征兵的东南国军官满意地道:“征兵时,诸国皆有我大中华古之秦风!”
古代秦人闻战而喜,韩非子到秦国,他看到:“秦人闻战,顿足跣,犯白刃,蹈炉炭,断死于前者,皆是也。夫断死与断生者不同,而民为之者贵奋死也。”秦人闻战即喜、勇于赴死的样子让他感到震惊。
同样地,仆从国民众踊跃报名参加皇协军,热情高涨。
他们接受命令时不打马虎眼,不拒绝上火线,他们甚至盼望战争打得更久一些!
只要有仗打,他们就可以得到更多的出场费—上战场发给奖金,打得好的话奖励更多,东南军是严格兑现的。
不过他们注定要失望了,因为东南军发现包头佬已经火药用光与弓箭打光,兵源匮乏,有时连阿三都在对方的城墙上闲逛了—包头佬的预备队没赶到,还不能驱赶下他们。
得,时机成熟,这是总攻的时间到了!
颜常武显辉亮相,亲临前线—距离一公里!
他之所以没到城下,出于高级军官们的强烈要求,他们绝不同意就在这场空前大战收尾、即将取得全面胜利的关键时候,至尊却发生意外,导致功败垂成!
“陛下,大伙儿都指望着您把他们头顶的帽子落实了,如果他们分不到猪肉的话……”总参谋长戴维先生代表诸军官向颜常武进谏,颜常武从善如流,就在距离敌城一公里外为大军壮行,而且站立的位置是一个矮坡下,敌人见不着他。
他自嘲道:“某家胆小如鼠!真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即便如此,根本不会有人BS他,小看他,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就是要这么着!
军队把四面围定,别说包头佬,甚至于连外围的皇协军也不许他们面向颜常武这边,以确保意外不能发生。
要是颜常武有什么三长二短的,只怕军队要发疯!
颜常武身披东南军陆军军装,头顶大盖帽,他的帽徽、肩板、领标、绶带尽是金色,他没穿铠甲,站在仅一米高的木台上,本来应该台子越高越好,天子的礼仪起码要三层台,但军官们一致认为一米高的台子合适,可见这帮家伙草木皆兵到了何等极端的地步!
他站得笔挺,军姿健壮,官兵们则兴高采烈,热情高涨。
不必多说废话!
颜常武举起了一个粗瓷大碗,碗里盛着散发着清香的朗姆酒。
他当然用得起金碗和玉碗,但现在的场合,必须用粗瓷大碗。
在他面前,则是第五军和第八军的军官团、士官代表与士兵代表们,他们同样手捧一个粗瓷大碗,碗里满盛朗姆酒。
壮行酒!
中国酒文化盛行,说到“壮行酒”,也叫“送行酒”:有朋友远行,为其举办酒宴,表达惜别之情。
在战争年代,勇士们上战场执行重大且有很大生命危险的任务时,指挥官们都会为他们斟上一杯酒或者一碗酒,用酒为勇士们壮胆送行。
自古以来,酒壮英雄胆。尤其是在生死攸关的大战之前,勇士喝完壮行酒,不怕刀山火海炸弹阵。
但在古代想喝酒,还真的不容易,古代产粮少,用粮食酿的酒,不是什么人都喝得起的,即使支付得起,也运输不来。
只有两中华的军队,才有了壮行酒的传统,既支付得起,也运输得来,尤其是东南军。
“我的兄弟们!”颜常武响亮地道,所有的官兵都看着他,看着自己的统帅。
他们追随着他,从东打到西,从一个胜利走向一个另一个胜利,他们对他忠心不二,为他赴汤蹈火,当得起他的兄弟!
一尊尊泥雕似的军人岿然不动,神态凝重得让人窒息,时间也在此刻嘎然而止。
“喝了这碗酒,拿下伊斯坦布尔!”颜常武说毕,先把碗酒举到头顶,以示敬意。
然后他一气喝干此酒,把碗面亮给大家看,说道:“喝!”
所有的人一致地把碗酒举到头顶,向领袖致敬,然后把酒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