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vd1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四重分裂 微葉梧桐-第八百七十二章:死局告破相伴-9kq5u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这不可能!】
这是墨檀在看到牙牙从自己身边高速掠过,挥舞着那柄【阿泰尔截刃·巨人毁灭者】与那四尊骑士像战作一团后的第一反应,原因无它,这一切实在发生得太快了。
尽管他已经把如何进入这片空间的方法告诉了季晓鸽与达布斯,但就算如此,牙牙等人也绝无可能在接到自己消息后的短短几分钟内就抵达这里,因为他们手里并没有那至关重要的‘硬件’,也就是这个聚落族长一脉的血液。
通过之前与霍格的交流,墨檀基本已经完全确定了‘黑皮一族的血’是激活外面某种传送机制的必要条件,而他也同样清楚,就在几分钟前聚在外面的人还只有汪汪小队与美少女佣兵团全员,并没有嘉莉昂·黑皮这号人物,所以自然也无从放血。
而从季晓鸽或牙牙回村取血这角度分析的话就更离谱了,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连折返带取血一气呵成这种事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季晓鸽确实是会飞不假,但她是飞姬可不是飞机,速度也就比同水平人群的平均值快上一些外加可以无视地形走直线,别说是800-1000km/h的民航了,就连普通直升机都比她快了不知道多少倍,要说在二十分钟内飞个来回倒是有戏,但六七分钟可实在是有点儿太扯了。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难道不只是我,嘉莉昂女士也给了晓鸽同学一瓶血?】
【不对啊,当时我一直都在啊,要是晓鸽同学也有的话我没理由不知道啊!】
【还是说爱侄心切的族长女士自己也出来找了,然后在半路上跟回村的牙牙或者晓鸽同学撞了个正着?】
【也不对啊,就算霍格年纪小没当回事,但嘉莉昂女士应该是不可能违背祖训的啊,就算她再怎么着急也不至于……】
墨檀原地摇晃了一下,思路终究还是中断了,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的生命值终究还是跌到了1%以下,进入了传统意义上的‘弥留之际’,意识逐渐开始恍惚了。
下一秒,一双冰凉的小手从侧面扶住了他。
墨檀想转头看一眼,却因为系统强行赋予的虚弱而很难将这个想法付诸于现实。
“辛苦了,好好休息一下吧……剩下的交给我们就好。”
熟悉的声音似乎有些消沉,那双分外冰凉的手在搀着墨檀坐下之后很快便离开了:“还有,那个,抱歉”
熟悉的说话声消失了,紧接着就是同样熟悉的枪击声,不用想就知道那绝对是咆哮中的【迦忒琳女武神】,模式似乎是某人常用的机关枪连发模式,但那不绝于耳的射击声只持续了片刻就停下了,紧接着就是间隔时间颇长但音效更加刺耳的‘砰——咔咔——砰’声,十有八九应该是改成狙击模式了。
【她为什么要跟我道歉啊?】
墨檀有些吃力地抬起眼皮,却始终无法看清前面那两个一近一远两个身影,直到这时,他才猛地想起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尽管伙伴们以不符合逻辑的速度在自己变身前就出现在了这里,但身上挂着大量负面效果的自己却是马上就要扑街了!
药剂已经没用了,逆鳞倒是大概率能解决问题,但既然大家伙已经来了,自己再开逆鳞曝出那张跟墨檀九成相似的脸就太亏了!
但要是不开的话,在援军已经抵达的情况下扑街,死在黎明前的最后一秒这种事也很过分啊!
墨檀陷入了两难,而他的生命值却已经无情地跌到了0.4%,乐观估计还能再坚持5秒钟不到。
第一秒,墨檀往消耗品方面思考,无果。
第二秒,墨檀想起了贾德卡这个法师。
第三秒,墨檀不但想起了贾德卡是个法师,还想起了老贾只要使用火焰学派之外的魔法都有七成概率爆炸这档子事儿,顿时心如死灰。
第四秒,墨檀又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美少女佣兵团的那个……
蓬!
下一瞬,就在其生命值已经滑落到危险的0.2%时,温暖的光焰骤然在墨檀身后爆发开来,转瞬间便将他整个人吞没在一片金灿灿的火光之中。
【阳炎术·愈】
主动技能
太阳教派神术
掌握要求:太阳神学识20级、【阳炎术】隐藏熟练度>300
消耗/限制:200魔力、50信仰值
效果:唤出一团具备治愈特质的阳炎吞没指定目标,每秒为目标恢复中等生命值,有较高几率驱散一个负面状态,持续三秒,每额外持***,使用者都会额外付出75魔力值、25信仰值,冷却时间10分钟。
特质【驱邪】:若目标满足‘阵营为【混乱邪恶】’或‘信仰与圣教联合对立的神祇’中的任意一个条件,【阳炎术·愈】将被强制转化为【阳炎术·焚】。
【备注:先生你听我解释!我虽然确实偶尔有兼职超渡业务,但这次真不是过来给您做火化的!】
“辛苦啦,默小哥~”
就在墨檀生命值马上就要归零的那一瞬,米卡·尤克戏谑的笑声忽然伴随着那团温暖的金色幻焰,身为太阳神官的她尽管并不是专业治疗者,但依然在刹那间将墨檀的血量拉回到9%,令其摆脱了暴毙的危险。
墨檀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视野也从刚才的朦朦胧胧重新恢复了清晰,他刚想说点什么,就被快步跑到自己身边的米卡给打断了。
“憋说话,闻我。”
身穿一袭缀有大量花纹的神官袍,面容姣好体态娇小的少女斩钉截铁地对墨檀下令。
“啊?”
饶是后者当下的心理素质相当不错,也还是被这句话雷了个七荤八素,傻愣愣地抬起头来看着一脸认真地米卡:“吻你?!”
“对啊,赶紧别废话了,麻溜闻一下。”
米卡一脸不耐烦地伸出自己那条缠绕着十余朵小花的手臂,在墨檀脸前晃了晃:“自然法师的技能,我从一个德鲁伊大婶手里骗来的,能镇痛。”
墨檀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连忙一边讪笑着一边有些不好意思地轻嗅了一下那不知何时变得分外沁人心扉的空气,身上那些虽然在系统削减下没有看起来疼,但依然十分折磨人的密集伤势顿时就变得‘温和’了许多。
而他的状态栏中也多出了一个名叫【镇痛致幻】的增益BUFF。
“然后是……嗯,我看看我看看……”
米卡眨了眨眼,原本清澈的蓝色瞳孔忽然被渲染成了一片碧绿,念念有词地盯着墨檀那仿佛破布娃娃般的身体。
与此同时,又有两道身影气势汹汹地从旁边掠过。
“真高兴你还活着。”
已经拔出战斧的卡塞娜咂了咂嘴,回头对墨檀做了个鬼脸:“下次别再这样给大家添麻烦啦!!”
然后就激活了【浴血奋战】,在淡红色的血气环绕下一头撞开了正欲飞身斩向季晓鸽的骑士像,抬起战斧顷刻间便与后者硬碰硬地对拼了七八招,鉴于这位大哥始终都稳稳当当地站在地上,而那尊骑士像之前是跳劈而来的关系,后者在这一串对轰中竟然没有占到半点便宜,直到落地后才凭借境界上的压制在卡塞娜身上添了两道血口。
没错,尽管是状态完好的生力军,但是面对已经与墨檀纠缠了良久的,综合实力极度接近史诗阶的骑士像,哪怕是个体战斗力数一数二的卡塞娜也没能在单挑中取得丝毫优势,甚至还因为轻敌吃了点儿不大不小的亏。
“牙牙慢点!这些东西不简单!”
与卡塞娜同步冲出的达布斯大声提醒了一句,然后在与墨檀擦肩而过时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吧,以后可别再随便逞英雄了。”
【我给谁添麻烦了?啥随便逞英雄?谁啊?】
因为闻了米卡一下而变得有些昏昏沉沉的墨檀反应了半天,到底也没反应过来。
“那什么……”
“憋说话,给你加血呢!”
米卡不耐烦地打断了刚嘟囔出仨字儿的墨檀,紧接着又在他身上点了团阳炎,之后还召唤出了一团效果与助燃剂似的浅绿色氤氲,直接将包裹着后者的火光助长了数倍,竟是在眨眼间就将已经快要油尽灯枯的墨檀治好了小半,不但生命值恢复到了41%,甚至就连身上那些狰狞的伤口都愈合了不少,体能值也在那团氤氲通过阳炎融入身体后从1%涨到了9%。
不过因为现在这个场合不太适合正骨,所以米卡也就没再多折腾墨檀那几根严重错位或直接断掉的骨头,而是召唤出了一根颇为粗壮的木桩子,又放了个类似于藤鞭的技能把墨檀绑上面了。
另一边,缓步走到墨檀身旁的贾德卡也不着痕迹地介入了战局。
“惊不惊喜?”
老法师一边乐呵呵地对墨檀眨了眨眼,一边捏着手中那瓶名为【辣焦粉】的外挂,一边凭借自己多年来练就而成的强大元素掌控力轻轻松松地唤出了数道【烈焰飞舞】,然后又是头也不回地屈指一弹,两团迎风暴涨的火星顷刻间便化作两条熊熊燃烧的爆炎龙,分别冲向了牙牙与卡塞娜的对手。
“太惊喜了。”
被绑在木桩上的墨檀先是笑了笑,然后看了正冲上去帮前面几人治疗伤势的米卡·尤克背影一眼,小声对贾德卡问道:“你们到底是怎么……不,你先告诉我霍格的情况怎么样了?”
贾德卡翻了个白眼,一边召唤出一圈【地火喷发】截住了某尊正准备对季晓鸽展开突袭的骑士像,一边点头道:“放心吧,那个狗头人少年没事,我们刚才出现的时候,那小家伙可是哭着喊着求我们赶紧来救你。”
“那太好了,还有……”
墨檀这才松了口气,然后还没等他继续说下去,就被贾德卡打断了。
“你先歇歇吧,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
老法师抽出了自己背后那根散发着滚滚浓烟的法杖,开始酝酿一发规模巨大的炎爆术,干笑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这些‘强敌’摆平。”
“但是……”
“别说了,交给我们就好,你已经做的很不错了。”
“不,我是说……”
“你什么都别说,不过一会儿有的是你需要说的。”
“听我把话……”
“牙牙和小鸽子闹别扭了,我觉得俩人谁也没错,不过归根结底还是应该怪你才对,啊?你想说什么?”
墨檀扯了扯嘴角:“我只是想让你在施法时离我远一点,不然没光荣战死在敌人手里而是被自己人炸死可太窝囊了。”
贾德卡:“……”
片刻之后,原本有些乱套的战局终于慢慢稳定下来了。
伴随着防御力极强的王霸胆入场,牙牙立刻从同时面对至少两尊骑士像的先锋位置推了下来,开始进行攻击性极强的压迫性游走,凭借狂暴+【汪之爪】所带来的强横身体素质大肆舞动【阿泰尔之刃·巨人毁灭者】,令正在单挑敌人的卡塞娜、达布斯两人压力大减。
明明是法师但却似乎十分钟爱近身战斗的露西艾·尤克冲得比贾德卡还靠前,直到距离卡塞娜不到两米时才停下脚步,擎起她那柄镶着巨大红色晶体的法杖凌空一点,轰出了一道直径近两米的火柱,将那个正压着自家大哥砍的傀儡炸开了数米,威力竟然比贾德卡在有辣焦粉辅助下释放出的【爆炎龙】还要强。
至于表情畏畏缩缩却还是硬着头皮跑到最前线的克里斯蒂娜,也就是本名南宫娜化名科莉丝·尤克的盾娘,则抱着她那面大到不可思议的盾牌到处乱窜,看似速度不快,却屡屡都能帮牙牙、卡塞娜、王霸胆、安东尼·达布斯这四人化解危机,虽然她好像很难分辨出敌人的攻击是否确实会对伙伴造成威胁,但她在存在依然让大大提高了几个近战的安全系数。
胜利的天平,逐渐开始倾斜。
十分钟后——
呯!!!
伴随着一声巨响,最后一尊尚有战力的骑士像被季晓鸽一发狙击弹贯穿了头盔,轰然倒地。
至此,死局告破。
“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