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m0d9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金幣即是正義 ptt-第九百零一章 爲何而戰?爲何而勝?相伴-kbckw

金幣即是正義
小說推薦金幣即是正義
“打——假——赛!打——假——赛!打——假——赛!打——假——赛!”
突然,艾罗听到自己脑门上传来一个极为刺耳的声音。
他别过头,望向自己上方的观众席。可还不等他的脑袋抬起来,一个水杯就猛地向着他的脑袋飞了过来!
啪——!
千钧一发之际,起司伸出手挡在了艾罗的脸蛋前,一把抓住了那个水杯。随后,他反手一扔,将这个水杯重新扔回那个手贱的青年的脑袋上,转过头冲着艾罗笑了笑说道:“没事吧?会长。”
只是,现在的艾罗却只能看着这个血族,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现在先休息十分钟,下一场,我们继续。”
忌廉拍了一下手,拿起摆放在角落的水壶喝了一口。
不过,他似乎也是在害怕什么似的,并没有胆敢向艾罗望上一眼。
眼见这两个男人不说话,那边的两名女性现在也不说话,艾罗立刻转过头,盯着身旁的酥塔。只可惜,这名圣骑士在被艾罗瞪了一眼之后,立刻低下头给众人倒水,也是一副没有想要说话的模样。
“布莱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终,艾罗还是选择了如今拿起毛巾正在擦汗的布莱德。
这个大个子微微一愣,刹那间,他的整张脸都被涨的通红,捂着自己的毛巾,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会长,情况是这样的——”忌廉连忙想要打圆场。
“我没有问你!我在问你,布莱德,这是怎么回事?!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对我撒谎的,现在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布莱德被顶上来了,他现在已经完完全全乱了分寸,眼神四下飘忽,好像完全不会说话了一样。
“有什么关系吗?反正最后我们也是赢了呀,而且还赢的十分轻松。”
终于,那边的玛歌开口说话。她的脸上浮现出一种轻飘飘的色彩,笑着说道——
“会长,我们人鱼之歌想要赢,而且还要赢的更加轻松的话,我觉得现在这种处理方式也不赖啊。”
赢了……就好了?
或许,对于现在的人鱼之歌的成员们来说,这的确就是一个最完美的答案。
但是,当玛歌看到那位会长此时此刻投来的眼神之时,嘴角的笑容却终究还是慢慢凝固住了。
艾罗的目光落在玛歌的脸上,虽然他的身高不高,但是现在面对着这种眼神,玛歌却觉得自己似乎平白无故地矮了半截一般。
“这就是答案吗?你和可可不上场,然后镔铁公会就会故意输给我们。这就是你口中所说的获胜的方法?”
玛歌的嘴角略微抽搐了一下,她歪过脑袋,略微犹豫了片刻之后,笑道:“会长,您别想那么多了,我们之所以不上场是因为……是因为……是因为我今天的身体不舒服!恰好,可可今天的身体也不怎么舒服。对吧?可可,你也是今天来那个日子吧?”
一旁的可可眼见谎言要被戳穿,只能连忙应声道:“是是是!是的!我……我身体……不是很舒服……”
“…………”
对此,艾罗并没有说话。
他只是继续默默地看着这两个女孩,望着她们的眼睛。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这名会长终于开口说道——
“第二场比赛,你们是不是依然会不上场?然后,我们人鱼之歌是不是会再次如同刚才那样,轻而易举地拿下这一局,然后获得最后的胜利?”
面对这个疑问,可可一下子缩起了脖子,说不出话来了。旁边的玛歌则是在略微呼出一口气之后,缓缓说道:“会长,我们已经说过了,我们两个的身体不是很舒服,所以……”
艾罗:“所以,你们依然还是不会上场的喽?”
对于这个问题,玛歌却只能笑了笑,转口说道:“我相信我们的其他成员一定能够打出一个好成绩来!毕竟他们的实力有目共睹嘛!”
眼看玛歌如此的坚决,艾罗的眼神中倒是流露出些许失望的情绪。他略微点了点头,转过来望着旁边的三个男人,问道:“这件事情你们是不是也一早就知道了?所以刚才在战场上你们也知道自己能够赢下来是不是?”
对此,忌廉、起司和布莱德全都沉默,并不说话。
“还有你,酥塔,你也知道这件事情对不对?还有芭菲,其实你们全都知道,整个人鱼之歌上上下下,只有我一个人还被蒙在鼓里对不对?”
面对会长的质问,人鱼之歌的成员们全都陷入了沉默。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休息的时间结束,场上再次开始了抽签决定比赛场地。很快,第二场比赛的森林场地就被抽中,镔铁公会的成员开始率先登场进行所谓的布局和准备。
艾罗面对着自家的成员,一时间,他突然感觉到这些成员们现在竟然是如此的陌生……他们陌生的让艾罗甚至觉得有些可怕!
转眼间,十分钟的准备时间就快要结束,忌廉、布莱德和起司三个人再次呼出一口气,向着场上走去。
“会长,我们希望帮你赢下这场比赛。您不是经常说的吗?只要能够达成目的,任何行动都是可以接受的……吗?”
在上场前的最后一刻,忌廉终于还是忍不住,嘟囔了一声。只不过他的这个声音与其说是在和他的会长进行申诉,不如说是在说给自己听。越是说,就越是轻,轻到后面,就连他自己都快要听不到了……
而艾罗则是伸手一挥,指着那片战场,转过头紧紧地盯着旁边的可可和玛歌。
但是对于这样的命令,这两个女孩却终究还是互相看了一眼对方,站在原地不动。
“会长哥哥……我……我怕……”
“会长啊,现在可不是什么坚持运动精神的时候啊。我们是来拿下胜利的……”
主持人:“好了!现在时间到!看起来人鱼之歌还是如同刚才一样派出了三名成员迎战!而这一边的镔铁公会也没有对参赛的五名成员进行任何的改变。难道说这一次还会如同上一局那样进行一场精彩的一面倒的战斗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伴随着主持人的声音落下,场上的战斗已经再次开始。
依然还是如同第一局一样,镔铁公会的进攻完全没有任何的章法可言,完完全全就是一副想怎么打就怎么打的模样。
这样的战斗比起山贼都还不如,当然不可能难得倒人鱼之歌的三名男性。只见他们互相配合,彼此接应,虽然人数缺少,但还是在对面五人的进攻下打出了一番行云流水的操作。
但……这已经不是艾罗所关心的地方了。
他现在只是看着现在依然站在他身旁的可可和玛歌,看着他们脸上那种带着些许倔强,又带着些许好意,甚至还夹杂着一点点歉疚的表情。
过了片刻之后,艾罗终于缓缓地呼出一口气,说道:“你们真的觉得,人鱼之歌拿下这场胜利,就是我所想要的结局吗?”
可可缩着脖子,依然一句话不说。
玛歌则是腆着脸笑,说道:“好啦好啦会长,我知道你心里可能有些过意不去。但是……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苦衷对不对?人家就是想要让我们赢,我们又怎么可能有拒绝的理由?”
对此,旁边一直都在看着的酥塔现在也是上来打圆场,带着劝慰的口吻说道:“就是啊会长,女孩子上战场本来就是有些不成体统。我这样子的已经算是十分僭越,对不起我丈夫了。现在既然对方愿意在我们少两个人的情况下就让我们赢,我真的觉得……这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坏处啊?”
“没有坏处?是吗……你们到现在还觉得,没有坏处吗?”
看着这些女人,艾罗突然有了一种十分沉重的感觉。
那是一种好像所有的重担在某个时候,竟然全都背负在自己肩膀上的那种煎熬感!
就算在自己的身旁也有其他的女性同伴,看起来似乎在和自己并肩前行,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进。但是,这些女性同伴是不是真的明白她们所需要承担的重量?!
……不,她们不知道。
“但是,当我们人鱼之歌用全部男性的成员上场之后,同样的人手不齐的阵容,却可以把镔铁公会反过来打一个二比零,对方没有一个人头。”
“可可、玛歌……还有酥塔。你们摸着自己的胸口仔仔细细地想一想,这难道真的没有关系吗?难道……你们就想要在这里的所有人继续觉得,人鱼之歌中的女性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摆设,你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战斗力可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