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awx都市小說 瘋狂設計獅 太蓬-773章 歷久彌新熱推-qp29q

瘋狂設計獅
小說推薦瘋狂設計獅
除了胡同的名字以人物、事物、历史等命名,甚至是日常生活的场景常见元素也是可以进行命名。
例如那井的元素命名,京都的胡同有许多以井得名。
如上文提及的龙头井以及甜水井、苦水井、二眼井、三眼井、四眼井、井儿胡同、南井胡同、北井胡同、高井胡同、王府井等等。
这是因为北方水分稀少,煮饭、烹茶、洗衣、沐面,水的用途又极大,所以当时的人,用了很笨缓的方法,凿出了一口井之后,他们的快乐是不可言状的,于是以井名街,纪念成功。
最长的胡同是东、西交民巷。
最窄的胡同,几年来有不断的新发现。
较早说崇文区东珠市口北的高筱胡同南口最窄,仅65厘米。
有人曾踏勘天桥西永安路北边的小喇叭胡同,发现北口向西拐弯处仅58厘米,大胖子过这个胡同口还得侧着身走。
最古老的街巷胡同在现今西城区(原宣武区范围内)长椿街国华商场后身的三庙街一带。
这里辽代叫檀州街,比金代的广安门大街还要早呢,距今已有900多年历史。
据《明成祖实录》载,礼部尚书李至刚等在永乐元年正月给朱棣上书说:“自昔帝王,或起布衣,平定天下,或由外藩,人承大统。而肇迹之地,皆有升崇,窃见北平布政司实皇上承运兴化之地,宜尊太祖高皇帝中都之制,立为京师。”
这不正说出了朱棣的心里话吗?他当然照准了。
于是在永乐元年正月将北平改称为京都。
从此中国的历史上就有了“京都”这个名称,那么公元1403年2月4日就成了“京都”名称的诞生日。
可见“京都”这个名称最早出现在明朝,已叫了588年,但却比“胡同”这个名称晚出现了100多年。
京都的胡同多如牛毛,独独八大胡同闻名中外。
因为当年,这里曾是烟花柳巷的代名词。
听到这里,许寒和黄药师对视一眼,都是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只有男人才懂的眼神。
“八大胡同”在西珠市口大街以北、铁树斜街以南,由西往东依次为:百顺胡同、胭脂胡同、韩家潭、陕西巷、石头胡同、王广福斜街、朱家胡同、李纱帽胡同。
其实,老京都人所说的“八大胡同”,并不专指这八条街巷,而是泛指前门外大栅栏一带,因为在这八条街巷之外的胡同里,还分布着近百家大小妓院。
只不过当年,这八条胡同的妓院多是一等二等,妓女的“档次”也比较高,所以才如此知名。
老京都城的妓院分若干等级。
最早的妓院分布在内城,多是官妓。现东四南大街路东有几条胡同,曾是明朝官妓的所在地,如演乐胡同,是官妓乐队演习奏乐之所。
内务部街在明清时叫勾栏胡同,是由妓女和艺人扶着栏杆卖唱演绎而来的。以后“勾栏”成为妓院的别称。
明清时期,当官的和有钱的饮宴时要妓女陪酒、奏乐、演唱,叫做“叫条子”,在妓女一方,则叫“出条子”。
到了清末民初,妓院主要集中在前门外大街,一是因为这里离内城较近,官员们出城享乐比较方便;二是这里有火车站,南来北往的旅客多;三是前门外大街是京城著名的商业街,相当繁华;四是这一带是戏园子、茶馆、酒楼的集中地,吃喝玩乐,可自成一体。
京都的胡同有一点最引人注意,这便是名称的重复:口袋胡同、苏州胡同、梯子胡同、马神庙、弓弦胡同,到处都是,与王麻子、乐家老铺之多一样,令初来京都的人,极其感到不便。
口袋胡同是此路不通的死胡同,苏州胡同是京都人替住有南方人,不管他们的籍贯是杭州或是无锡的街巷取的名字,弓弦胡同是与弓背胡同相对而定的象形的名称。
京都有很多的马神庙,也令人深思,何以龙王庙不多,偏多马神庙呢?
何以京都有这么多马神庙,南京却一个也不见呢?
南人乘舟,北人乘马。
京都是元代的都城,那铁蹄直踏进中欧的鞑靼,也许正是修建这些庙宇的人呢。
京都胡同的名称看上去包罗万象,既有江(大江胡同)河(河泊厂胡同)湖(团结湖)海(海滨胡同)、山(图样山胡同)川(川店胡同)日(日升胡同)月(月光胡同)、人物(张自忠路)姓氏(贾家胡同)、官府(帅府胡同)衙署(大兴县胡同)、寺(柏林寺胡同)庙(娘娘庙胡同)庵(观音庵胡同)堂(老君堂胡同),又有市场(菜市口)、商品(银碗胡同)。
第宅(赵府胡同)仓库(海运仓胡同)、工厂(打磨厂街)、地形(高坡胡同)、标志(麒麟碑胡同)、花(花枝胡同)草(草园胡同)鱼(金鱼胡同)虫(养蜂夹道),还有云(云居胡同)、雨(雨儿胡同)、星(大星胡同)。
空(空厂)、水(水道子胡同)、井(井儿胡同)、港(港沟)、湾(湾子)、风(风发胡同)、雷(雷震口)、电(电报局街)、火(火药局胡同)、树木(枣树胡同)瓜果(果子胡同)、鸡(鸡爪胡同)鸭(鸭子店)鱼(鲜鱼口)肉(肉市街)等等。
从大自然到日常,几乎所有能够用来命名的胡同,都基本给安排上了。
不过许寒也是从命名和对照的实际看到的画面,感受到了一种名为烟火气息的东西。
看上去破旧的胡同,除了具有历史人文气息之外,也有着现代化的先进设施,什么下水道,路灯,监控等现代化设施。
居然和新城的高楼大厦有着相互对应的,相互影响,相互配合的感觉。
给京都增加了厚重,给京都也带来有新鲜。
目前实际看到的胡同,也是具有一种历久弥新,还将继续存在下去的重要性。
不过许寒也是从命名和对照的实际看到的画面,感受到了一种名为烟火气息的东西。
这就是为什么新云说了这么多之后,许寒等人依旧是听得滋滋有味,配合自己看到的实物对照,觉得还是比较有趣味性。
走在前面的新云忽然站住了脚步,指着前面的一所破旧,具有历史尘埃的感觉的大门,说道:“目的地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