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i2o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撿漏-4376 四十是底線展示-5jgoj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
去年野人山大战结束,老命师就回国专门办理这事。其间他走了很多地方,物色了不少人选。
这一回回来,终于在众多候选人中找到了自己的徒弟。
一找,还是两个!
一个是半疯半癫的十八岁少年,另外一个则是在孤儿院领养的六岁女孩。
前者花了老命师三十万才从少年家人中买了过来。后者则花了五十万。
依然照规矩,金锋看了老命师的两个徒弟。对于老命师的选择金锋没有苛求。本就是各人的缘法,强求也没用。
转手金锋就拿了一本五行相书和三世相法交到老命师手里。老命师当即眼睛都直了。
这两本书不是袁天罡老祖宗的么?金爷又是怎么搞到的?
听山狗和细棍说,这两本书出来就被大冰冰给收了。
“规矩你懂。看完就烧掉。”
老命师重重点头,当着金锋面将两本书撕成八份。
同样坐轮椅的小五代表金锋回了谛都山看了幺叔公,在那里住了半个月。
三水听闻小五回来急匆匆赶回老家陪小五。
小五小六本就是孤儿,父亲那边的亲戚早就死光,母亲那边有一个姨妈,但早已远嫁。本来亲情就淡薄,小五也懒得去找。
三水和小五两兄弟在老家非常低调,但因为一件事让两兄弟成为了传奇。
经历风风雨雨,三水安安心心老实本分跟三娃子默默做着自己一年上百亿破烂回收的小生意。偶尔有什么好的项目也投点进去,亏了一点立马收手,赚了一点也立刻撤退。
三水三娃子都是收破烂出身,知道赚钱的辛苦和不易。但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对破烂非常感兴趣。
什么破产公司破产企业破产楼盘,这些在他们眼里都是破烂。
破产公司和企业有地,买下来能做废品回收站的就做,不能做的就和当地商量置换偏远郊区和山区。
郊区可以做废品中转站,山区则可以建垃圾填埋场。
没钱的时候这些项目都是奢侈的梦想,有了钱,这都不叫事。
几年时间,两个人以蚂蚁啃大象的方式,悄无声息在全国拿下了不少的偏远地段,默默的闷声发大财。
至于破烂楼盘,那就更不用说,完全就是纯赚的项目。
尤其在这两年的艰苦时期,两个人在锦城在双喜城收了七个破烂楼盘,现在已经全部脱手。
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曾王梵金几个家族在背后的运作。
回到故乡,三水和小五每天陪着幺叔公玩耍,带着自己不满五岁的小叔四处海吃海喝。
某一天,几个人正在电站进水河坝钓鱼,遇见一群人考察。说是准备建一条高速公路,要从谛都山保护区旁边过去。
这个项目是很多年前就出来的。但因为种种原因都没搞成。西南地区交通不便那是事实,经济也常年垫底。
当时来的人不少,本地也有相关人员陪同。
谛都山可是世遗项目,就算天都城都不敢动。也能从谛都山旁边绕行。
考察途中,一帮人见到三水几个普普通通的本地人,还特意征求三水幺叔公几个人的意见。
幺叔公虽然年纪大了,但依然耳聪目明声音洪亮。他出口一句话就将对方所有人说得愣住。
“我双手双脚赞成修高速。不过我有个条件,那就是你们把高速公路再挪一下,离谛都山远一点。”
听到这话,对方呵呵笑着。一个白衬衣对幺叔公轻声说道:“原先是准备横穿的,后来因为谛都山进了世遗才挪的。再挪的话,可就费钱咯。”
幺叔公从包里掏出一根大雪茄巴滋巴滋点上淡淡说道:“好多钱,我出!顺便再在这给我开个口。我出门也方便。”
这话让对方一怔,随即开怀大笑。一个拎包秘书开着玩笑说道:“老人家您的钱留给您养老。这条路急缺资金。可不能用您的钱。开口的话,我们说了可不算。”
一帮子哂笑着正要走人。
幺叔公不慌不忙叫住了那拎包秘书:“缺好多?说个数。”
那秘书笑笑不跟幺叔公当真,旁边市里的某个人大声说道:“要一百亿!”
幺叔公眨眨眼嘶了一声:“你豁老子说。哪儿要得到这么多。”
对方笑而不语。
旁边的三水低声说道:“咱们是老边少山区,一公里差不多要一亿左右。”
“一百亿,真不贵!高速开口,他们说了真不算。”
对方众人倒是对懂行的三水报以几许好感。
幺叔公反手就给了三水一巴掌没好气训斥:“龟儿子。老子只有四个亿。剩下的你和小五出了。老子就要在这开口。”
这话出来,对面的人纷纷定住脚步。
小五在旁边轻声说道:“各位老总,我们出了这笔钱,能不能在这里开口?”
“给个准信。钱,不是问题。”
第二天中午,几十台车子在村口排起长龙,蔚为壮观。
总造价一百亿的高速公路被三水小五合伙拿下。
身份暴露的三水和小五在老家出尽风头,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既然高调了一把,那就继续高调。
三水大手一挥,豪掷两亿,为故乡捐了个体育馆。小五也豪掷三亿,建了一条环城公路,成为轰动一时的大新闻。
小猴子回国之后找到了自己的妹妹,这回也带了过来。
小管家孙诚还在大马没日没夜练习各种交通工具驾驶技术,跟孙诚一起的还有薛鹏。
其他人回到老家,装逼的装逼,豪迈的豪迈,都有各自的欢喜。
满堂欢笑,各方俚语交汇,言语中尽是回乡之后各种见闻的汇总,满满的对故乡的眷念。
“你呢?”
“我什么?”
“看看人弓老幺,拉屎都要人擦屁股,他都找到老婆了。你再看看你自己。你他妈也配叫小杨过。”
小苏贺左手中指无名指和小指扣着个大大的苹果,拇指和食指间夹着一块窄窄的刀片。
三根手指来回运动五圈,手一松,苹果放在金锋跟前。小指轻轻一抬,一串长长的厚度一模一样的苹果皮拉在小苏贺手中。
食指扣着中指,刀片露出在苹果上划了三刀,那苹果径自松开变成一朵花瓣。
而中间的苹果籽却是立得稳稳当当。
“再有本事你也没老婆。”
小苏贺拇指一弹,刀片飞起,舌头一卷,那刀片直接送入嘴里再不见吐出。
慢吞吞点上烟,给了金锋一支漠然说道:“我要做单身狗。”
金锋火了指着小苏贺威胁:“以后不准跟着我。”
“你不要我,我就死。”
金锋顿时气结。
小苏贺轻声说道:“死也跟着你。”
金锋一阵阵头大恶狠狠叫道:“那你把网游戒了。要不然就找个老婆。”
“我戒网游!”
小苏贺的话依旧冰冷却又果断。
金锋这回没了法子。
自己和小苏贺谈过一次,上一次他还没这回难搞。这个混账东西真是越来越倔了!
“我给你找个最好的。国内国外最红明星。看上哪个挑哪个!两个三个也不是问题。”
“脏!不要!”
“芭蕾舞、艺术体操、搞音乐的、画画的,跟你气质最合。”
“没兴趣。”
“富二代,会理财。帮你打理你的万贯家财。”
“不感冒!”
“你不会喜欢男的吧。也行。男的老子也认了。”
“恶心!”
金锋皱起眉头看着苏贺,半响轻声说道:“三十岁之前。你必须结婚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