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8fu精品都市小说 《劍頌》-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人“寓言”相伴-7bvf8

劍頌
小說推薦劍頌
负道之人,程知远并不知道人间这句话的真正意思。
但从字面上已经可以猜测出许多。
在这一击之后,人间消失,没有过多的留恋,因为离坚白已经出现,在穿过了众多黑影之后,来到那面无穷高的墙壁前,即使是人间也没有办法穿过,只得离开。
在此次之后,人间将重新恢复成原本的无形状态,将不会再以有形的形态出现,因为这世间的“代行者”,已经与它背道而驰。
程知远至此也不免终于停止了动作,等到程知远缓缓转过头去,睚眦,往世神,三天子,委蛇,全部转过头去。
它们一起看向那面高大无穷的白色墙壁。
“大道!”
程知远向白色墙壁行礼,但事实上,这一切不过都是空幻中的造化,等到离坚白消失,万事万物都恢复原样。
而程知远的那枚简牍,也消失了。
大道已经显化,“登假”之道,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通天之法,登假本身也有“死去”的意思。
素王的笔迹刻印下这条大道,却因为在人间蒙尘而不能出世,自大禹时代一直流传下来。
是啊,大禹的时代,大禹已经被素王所占据,它自己本身就是假人,又如何继续登假呢?
而圣皇启,好大喜功,虽有平定天下之功劳,但他却没有资格见证这枚简牍。
程知远扪心自问,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
是要效法太乙,列子等人一样,开始布局千古,寻找代替自己的看花人,还是在此间事了却之后,回到世间…..
“不成大道,不以护己身,不护己身,不已护小家,不护小家,不已护天下….”
程知远下了决定,这将会是一段漫长的岁月,等到…..
心思转过,云烟聚散。
而在原本,龙素所隐居的山谷中,徐无鬼拿到了还在襁褓中的孩子。
嬴政,或许对于徐无鬼来说,应该是元始天道。
熟睡中的秦太孙,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到来,龙素的手放了下去。
徐无鬼的状态也不好,他的身外,一个影子的胸口被洞穿,那是儒家的绝技,凝聚全部的精气神明化为一千击聚集在一点上,于一瞬间落下,只要是血肉之躯,任何人都会在瞬间被打成齑粉。
“幸亏你失去了武王钺,否则刚刚那一下,我已经死了。”
徐无鬼对龙素如此说,他受伤了,但是幸运的是,他成为了古老仙人故事中,一个“问道的影子”的影子,于是,他便达到了一种全新的境界。
他成为了“寓言”的傀儡。
这是心甘情愿的,因为对方是天门中的人,徐无鬼愿意为了大道而付出一切,他昔年希望杀死很多人来证他之道,也是如此。
但世间大变的速度太快了,超出了他的预期,徐无鬼有过预感,在被程知远击溃的时候,他就知道,南华真君不再青睐于虔诚者了。
后来,有游荡于天地间的倒影找到了他,那个影子是天上投下来,于人间显化的一丝幻象,他自称“寓言”。
五十二仙人中的“寓言”。
龙素的气息很衰弱,但语气依旧平静,即使身前染血也面不改色:
“你对我很了解,徐无鬼…..我的绝技,你都知道….”
徐无鬼道:“这是理所当然的吧,如果不对你知根知底,又怎么敢来这里呢。”
“程知远回不来了,他在人间的气息已经消失殆尽,我至现在,都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
“恶来也不在….”
龙素问道:“你居然知道恶来也不在….不,你居然知道这山谷中最后一个人的身份….”
徐无鬼:“寓言,无所不知。”
然而龙素却是不相信,轻蔑一笑之后:“寓言本就是用比喻性的故事,来寄托意味深长的道理,给人以启示…..这算什么无所不知?”
“你带走政儿…….是要自己独占元始天道?这也是必然的吧….”
徐无鬼道:“大士,你是君子,但这一次却想要用小人的言语来击破我的内心,我很遗憾的告诉你,元始天道,我将交给天门。”
“交给‘寓言’。”
龙素没有回话,徐无鬼也没有过多解释的意思了。
拿到元始天道,也是寓言的意思。
寓言给予徐无鬼可以接受的大道,而徐无鬼则帮寓言在人间拿到元始天道,这是很公平的交易。
那个影子之中,究竟有多少位古老圣人的影子?
徐无鬼不知道,甚至不敢想象,因为影子之中还有影子,无数的仙人“寓言”,在升入天门之后,重新叠加,变成了如今的这个黑影。
人间还有一位寓言。
但是天上的那位已经不需要人间的这道影子了。
“新的圆环开始了,人间的这位寓言,世间的五十二仙人,我已经不需要这一个的影子了,只要元始天道拿到,立刻,立刻就可以超脱于岁月,跨到离坚白之后….”
徐无鬼在心中回忆着“寓言”的话,他正要在此时离开,而龙素则一直是定定的看着徐无鬼。
就在这个时候,徐无鬼后退,后背却碰到了一根手指。
徐无鬼连一瞬间的迟疑都没有,一瞬间化成影子逃窜!
然而手中骤然一空,徐无鬼低头,影子中的嬴政已经不翼而飞,再看前面,程知远站在幽暗之中,双目却散发灼灼光明,如同黑暗之中的炬火!
“逃向何方?”
徐无鬼听到了这段声音,转头再跑,黑影的速度极快,一瞬间融入天地之中,缩地于百十数里之外,日月迁移,世间道影轮转无算,徐无鬼来到一处山川,一抬头,又见到程知远!
“逃向何方?”
徐无鬼心神动摇,再度逃窜!
待到一处山野,徐无鬼幻化而出,天空雷声大作,风雨阴霾!
程知远自风雨中来!
“先生病矣,苦于山林之劳。”
徐无鬼浑身一阵颤抖,僵硬的转头,看向四周。
这里是…..
榆次河丘!
“不、可、能….”
徐无鬼一字一顿:“摩弄日月,移转乾坤….”
程知远:“幻化而已,一切都是你的一场梦。”
“徐无鬼,记得吗,你在这里所说的话,那是还没有上岸,就足以使人怨恨了…..”
“未始离于岑,而足以造于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