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7xg非常不錯小說 玩家超正義 愛下-第一百七十九章 即將復活的唐璜與克拉倫斯-xsdfa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这个说法,可就不太对了啊。
安南微微眯起眼睛。
这么说的话,“与己对立之人”亨利·沃登出现在硝石牧场,应该也是为了对付血手兄弟。
血手兄弟的母亲显然是与“血”有关的恶魔。他们或许除了继承了母亲的禁忌知识之外,还继承了一部分恶魔的力量。亨利·沃登找上他们也不奇怪。
但是,圣者的行动通常不会这么有目的。
一旦他们的“私心”过于强烈,就会容易偏离原本的道路。既然他们原本被圣骸骨所接受时的状态有所改变……那就会很容易被圣骸骨所抛弃。
而亨利·沃登的行为显然是非常有目的性的。
甚至可以说,他的行动是有些着急的。
安南离开诺亚,其实也一共没过去多久……而在这段时间里,亨利不仅跑到了诺亚杀死了“血魔”,又飞快的跑到了地底世界,想要清除血手兄弟。
就像是他在赶什么时间一样。
再结合这件事本身的目的——他是在防止“牺牲之血肉”落入堕落者手中。
那么是否说明,他本身已经相当程度的偏离了牺牲之道?
要知道,安南之前在通关孢殖磨坊的时候,就曾被“牺牲之血肉”所关注过。
那时候的安南,还以为“牺牲之血肉”暂时已经是无主状态。正在挑选下一任圣者。
但既然它现在依然还有所属的圣者的话……
那就说明,它已经有“跳槽”的想法了。
比持有者更具“牺牲精神”的人出现了,那么它随时都有可能会背叛持有者。这个时候,继续动用圣骸骨的力量,是相当危险的。
而“血肉”这个部位一旦背离持有者,基本就意味着绝对且即时的致命伤——
可反过来说,亨利·沃登不惜冒着圣骸骨可能会抛弃自己的风险,也要动用圣骸骨的力量来处理好自己的“后事”……这本身就是一种牺牲精神的体现,反而不可能是他快被圣骸骨抛弃了。
——这是“牺牲之悖论”。
那么,答案恐怕就只有一个了。
“……他是快死了吗?”
安南询问道:“那位‘与己对立之人’。”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萨尔瓦托雷显然有些困惑:“我想……大概没有吧?如果是抱着处理后事的念头,那么他更应该做的事,是赶紧离开大结界,进入灰雾深处啊。”
圣者们在感知到自己即将死亡的时候,就会进入到灰雾深处。一方面是为了不让圣骸骨落入心怀歹意之手,被强行控制起来;另一方面是为了不让自己死去时形成的噩梦伤害到其他人。
虽然圣者的类型与性格千奇百怪,但他们终究还是为了世界而行走的圣人。
“不……没什么。”
看到萨尔瓦托雷没有察觉到亨利·沃登的意图,安南也不打算把他牵扯到这种事里。
“对了,”安南把话题岔开,“这不是你最开始想要跟我说的事吧?你原本想要说什么来着?”
“哦哦哦对!”
萨尔瓦托雷的注意力轻而易举的被安南所分散:“在雨果塔主的帮助下,克拉伦斯学长已经成功复活了!”
“哪种形式的复活?”
“保留灵魂与记忆,化为胎儿重新被生出来的类型。”
萨尔瓦托雷说到这里,补充了一句:“和唐璜那边情况大致类似。不过唐璜是由有杰兰特血统的分家诞生的……而克拉伦斯作为白银阶的巫师,灵魂力量是很强的。塔主给他找到了不错的‘母亲’。”
“是哪一家的?”
“嗯……”
在安南问到这个问题之后,萨尔瓦托雷的表情却变得有些别扭。
他轻咳一声,低声说道:“是……杰拉尔德家。你也知道是谁的。”
“……大卫·杰拉尔德?”
“是的,就是杰拉尔德的私生女。之前她是被雨果塔主投资的孤儿院中长大的……她本身也对塔主有些想法,所以在得知这件事后,她主动提出了这个方案——与雨果塔主生下一个孩子,用于复活克拉伦斯学长。
“她无疑有着夺魂巫师的血统,所以承受克拉伦斯的灵魂力量也不会伤到身体;而血统的另一半则是雨果塔主,所以这个身体的才能肯定是相当不错的。”
萨尔瓦托雷的表情有些古怪:“但我还是觉得这事有点奇怪……”
“可能这就是缘分吧。”
安南总结道:“不过我还是有空回去看一眼的好。”
“……你也的确是要回来一趟。”
萨尔瓦托雷深深叹了口气:“因为雨果阁下的其中一个咒缚便是‘不可拥有后代’。他在少年时期立过绝嗣誓言,用于换取永葆青春的健康身体。
“等到克拉伦斯学长的新身体诞生之后,这道咒缚就会被触发。原本一道反咒是不会死的,但是雨果阁下与贝尔纳迪诺死斗时,他的灵魂已经快要耗尽了……根据我的计算,就算不会当场被反咒所咒杀,可能雨果阁下也会在半年内因灵魂衰竭而死。”
换言之……也可以理解为,这是雨果在用自己如风中残烛般的生命,换取自己心爱学生的复活。
“还有半年吗……”
安南喃喃道。
萨尔瓦托雷纠正道:“是在孩子出生后半年。”
“孩子什么时候出生?我会回去的……我还想给孩子起名呢。”
“我觉得可以,”萨尔瓦托雷闻言笑了出来,“有你这种身份高贵的人当教父,来为他们赐名。我觉得或许会让他们今后变得更加幸运也说不定呢。
“至于具体的时间——唐璜最后生下来的日子应该是五月初。学长会稍微晚一些,因为孩子才刚怀上不久。大概还得有八个月,也就是今年年底左右。”
“都在卡芙妮即位后啊……那我应该没问题。”
安南点了点头:“我都会回去观礼的。给唐璜的礼物,我也已经准备好了。”
按照凛冬的礼节,教父应该为新生儿送上一件贵重的、与教父有较强联系性的礼物。
而安南准备好的礼物,就是【安南的佩剑】。
这原本就是唐璜·杰兰特的贵族佩剑。它伴随着安南渡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帮助安南渡过了刚刚恢复记忆进入二周目时什么都缺的窘境。
而安南用它多次使用霜剑术,以霜之要素浸透了剑身。后来被萨尔瓦托雷补足,将其作成了一把咒剑,还有着“极寒切割”的咒缚。
【极寒切割:在它对有生命的敌人造成“切割”伤害时,可额外造成难以驱散的霜寒伤害;在它对幽魂、精魄类敌人造成“切割”伤害时,可将此次伤害完全转化为霜寒伤害】
后来在安南用它使出“辉煌剑”之后,它就正式从深蓝色变成了紫色。
同时又多了一个新的特性:
【胜利之剑:这把剑曾被安南·凛冬使用过,胜利的荣光浸润于剑中。它的高贵与尊崇更胜璀璨的黄金。】
虽然没有什么实际上的加持,但它似乎是因此而被视为了“高贵之物”。能够代替权杖、权戒、冠冕等物而被使用于同类仪式中。
在安南继位之后,这个东西对他来说就没有什么用途了。
这原本就是针对灵体而制造出来的临时咒物而已。
他更爱使用的,还是他那把“取之无尽用之不竭”的剔骨刀。
这把剑原本就是唐璜的配剑。
重新送给唐璜的重生体……这也能算是一种命运的轮回。
“对了,学长,”安南突然想到了自己最开始要问的事,“你的那面魔镜还在吗?它不会在黑塔中被烧掉了吧?”
“那倒不会,但是它原本就是本杰明老师的东西。后来老师把它收走了,似乎是要用来做一件很重要的事……因为老师当时的表情严肃到有点可怕,我就没有多问。”
萨尔瓦托雷解释道。
他开口询问道:“你要用它吗?我觉得你跟老师说一声,他应该会借你的。”
“嗯,到时候再说吧。”
安南点了点头。
其实相比较魔镜本身的用途来说……本杰明要用它做什么事,才是更让安南在意的。
“先把这群消息落后两个版本的刺客调查清楚,然后就去问问本杰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