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0vk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港樂時代-第443章 姊妹-oent7

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下午,去了趟文华酒店。
老表关正飞的婚宴已经确定在这里举办,还有具体一些事项要跟进。
婚礼仪式自然要由男方来筹备了,但是关正飞这种不计较细节的人,怕是处理不来。
因为时间不是很充裕,卢东杰还是要亲自来一趟,和宴会部的负责人沟通。
筹备婚礼这种事情,确实让人手忙脚乱,也一点也不能马虎。
酒宴菜单、宾客名单排座等等之类,虽然细节繁琐,但也要逐一安排妥当。
以免万一出了什么差错,留下不美好的回忆,可就不太好了。
宴会部的经理叫韦拔,是个有些秃顶的洋人,带着框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
香港的大酒店都喜欢用洋人来管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就让人感觉高级的原因。
不过这个韦拔的工作态度确实认真,对这个婚礼流程的细节都要过问清楚。
他一边询问细节,一边记录要求。
要不要提供婚车或者其他服务,或者其他客人有没有特殊的要求。
没有玉兰花就用百合花,没有荷兰玫瑰,也可以用新西兰玫瑰。
卢东杰没有在这种细微末节上斤斤计较,要求体面大方就可以了。
韦拔对于这位客户的理解,很受感动,反而会替卢东杰尽量争取到最好的。
两人谈了将近一个半小时,卢东杰终于送走了这位热情负责的宴会部经理。
他轻吁了一口气,早知道就找个有经验的人一起来,自己单枪匹马过来有点想当然了。
明天还是要回去找孙瑜标取取经,她们这些女名流对这种事应该是比较熟悉了。
卢东杰点了一些松饼、蛋挞,和一壶茗茶,坐在这里享受一顿下午茶。
这里的环境还是十分清幽,伴随着舒缓的音乐,他闭着眼半倚在柔软的沙发上。
忽然有一双小手从身后绕过来,捂住了他的眼睛,然后静静地不说话。
卢东杰只凭双手的接触判断出是一个女孩了,而且她的手心带着一丝冰凉。
但他还没练就闻香识女人的本领,自然猜不出捉弄他的人是谁了。
卢东杰嘴角微微一笑,一本正经地说:“小心我控告你非礼我呀。”
他身后即时传来噗嗤一笑,笑得有些压制,一下子就把手放开了。
卢东杰听到笑声已经猜到是谁了,他转过头看去,不禁微微笑了起来。
这个看起来温婉懂事的少女、不言语,只是嘴角带着一点笑意。
她整个人清丽脱俗,乌黑的长发梳一条马尾辫,白衬衫配衬一袭白色圆裙。
陈钰莲的这一身打扮他很喜欢,清新自然,悦目赏心。
卢东杰站起来给她让了位置,不由笑道:“你怎么在这里?”
陈钰莲紧挨着坐下来,“今日无线电视的艺员训练班在这里举行招待会呀。”
卢东杰哑然失笑,韦拔刚才还说宴会厅有人在使用,现在还不能去参观。
陈钰莲悄悄打量台面的东西,似不经意地问他,“你是一个人在这里呀?”
卢东杰摊摊手,笑了起来,“原本是一个人,现在是两个人了。”
陈钰莲嘴巴微微一抿,有些含蓄的笑了起来。
卢东杰发觉这个女孩越来越可爱了,初初接触的时候给人的感觉,确实有点冷。
但真正深入接触后,她还是纯真和率直的,当然还有一丝倔强性格。
卢东杰摇手叫唤侍应生过来,添加了一套餐具,还点了一些蛋糕,布甸、雪糕。
女孩子没有不喜欢这些甜品的,也是没理由拒绝的。
陈钰莲很自然接受男人的安排,自从突破了关系后,两人相处在一起十分融洽。
她眼角瞄到一份杂志,忽然有些讶异的出声,“你个大男人也看姊妹杂志呀?”
卢东杰手中拿着的是一本「姊妹」杂志,封面是那位红透东南亚的歌星邓俪君。
他扬了扬手中的杂志,好笑地反问道:“怎么,我一个男人,还不能光明正大地看了。”
陈钰莲的嘴巴一撇,假装闷着生气起来,这个男人明知故问。
「姊妹」是香港早期女性時尚杂志,內容包罗万象,有时装、美容,家政、小说、影剧等。
无论是怀春的少女,恋爱中的女人,还是家庭主妇,都喜欢着这本杂志。
甚至有些男孩,私下买了回家藏着偷看,或者偷偷去拿这家妹妹珍藏的去看。
卢东杰故意上下打量她,忽然坏笑起来,“看你这么熟悉的样子,是不是经常偷偷躲在房间看吧。”
陈钰莲脸上不由一红,急忙辩解道;“哪有的事,你别乱说。”
这位冰山小龙女现在还是稚嫩了些,三言两语就被卢东杰给撩到脸红了。
对于少男少女来说,这本「姊妹」杂志其中的单色纸,是很多年青人的姓启蒙老师。
他们从文字中了解青春发育期,并透过一页又一页的姓资讯,来认识男女之事。
杂志其中的那几页总教人脸上发热,无论是在发型屋公开看,或是躲在房间偷偷看。
「姊妹」杂志除了这些小儿科外,也是作为桥梁为读者们提供结交笔友的自由平台。
时下,交笔友是年青人喜爱的社交活动,「姊妹」的社交栏目建立无数的友谊与恋人。
陈钰莲变得委屈起来,“我大姐在这本杂志社工作,我还为杂志当过模特儿,拍过相片呢。”
卢东杰歉意,刻意低声下气,“如此看来,是我误会你了呀。”
陈钰莲展露笑颜,微微扬起下巴,“那当然了,是你自己想太多了。”
她心中却是满意到极点,在脸上表露无遗。
少女永远还是少女,清澈如水,没有那么多的机心。
侍应生端上来甜品和糕点,两人一起品尝了起来,味道不错。
卢东杰想了一想,“对了,我那间报社刚好需要人手,问下你大姐要不要过来帮忙?”
陈钰莲忽然露出了为难的神色,眼睛看着双手,“这个….好像不太好吧。”
卢东杰当上报馆社长的消息,早就在五台山传遍了,她也自然也是关注的。
现在大家都传他准备淡出娱乐界,转行去干传媒了。
她内心是个有主见的女孩子,但是她还不想给家里人知道两人的关系。
同时她也觉着两人的关系应该是纯洁的,不应该掺和了其他利益因素进来。
这种矛盾的心里,却让她变得患得患失起来。
卢东杰故意唉声叹气地摇摇头,“这报社就是个烂摊子,还有一帮前朝遗臣,不安排些自己人,迟早被架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