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6sow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大道紀 線上看-第745章 造神計劃-csf5b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入梦者论坛,执法武者论坛炸开了锅,群情汹涌。
一一翻阅,风鸣涛神色凝重。
那疑似得到转轮法传承的僧人一路西来,见到的所有入梦者,或者说身怀武功者全都被杀。
与王权道沾边的更是大杀特杀!
他一路走过,被他杀的入梦者不知多少,其中不少更是直接弃了入梦者的身份,此时在论坛上疯狂发泄。
甚至有想找官方要说法的,让风鸣涛看的直摇头,要是有官方,特事局早找上门了。
“转轮法的传承,还和王权道有这般大的仇怨…….”
风鸣涛喃喃自语,眸光一凝,落在了一个帖子上。
发帖人,他很熟悉。
是和他极为不对付的‘姐夫’羿飞白。
他,也被那和尚杀了,比自己更惨,他直接丢了入梦者的身份……
【杀我者,转轮王!】
“转轮王?他还没有死?”
风鸣涛心中骇然,甚至忘了幸灾乐祸。
作为历史上最为著名的‘反王权者’,转轮王的大名少有入梦者不知道的。
只是,太白祖师那般存在居然都没将他彻底杀死?
还是说,这位太白祖师也学着王权祖师一样,故意将他留给后人以作磨砺?
心中震惊,风鸣涛手一滑,点进去查看,这猩红置顶的帖子里,是羿飞白的复述。
“我死了!”
“死在我开创的‘羿白楼’中,包括我在内,三位修成阴阳无极的地榜高手,几乎没有反抗就被杀死了。”
“死因:转轮法。”
比起一些丢失入梦者身份者的歇斯底里,羿飞白显得很是冷静,冷静复述自己被杀的全过程。
事实上,这个过程比想象中的还要短。
他们三人联手,也没有坚持的比风鸣涛更长,死的毫无悬念。
不过他们三人里,有着一位王权道的内门弟子,很巧,学的也是‘转轮法’……
正是他,认出了转轮王的身份。
“佛国!那和尚踏步之间,有佛国相随,这是比‘摩天转轮法’记载之中的大界常驻还要更高的境界。‘界我如一’!”
“佛国,界我如一!这样的特征,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转轮寺的传承覆灭三千年了,王权道的弟子,也不可能凝练佛国!”
……
看到这,风鸣涛没有继续往下看了,脑海中不可抑制的浮现出了死前所见的最后一幕。
那乌云都遮掩不住的魔佛,以及那和尚对于王权道强烈至极的憎恨。
“难道,真是转轮王?”
风鸣涛心中悸动,有着立刻入梦,探寻究竟的心情,可还是放弃了。
他只有一次机会了,绝不能以身犯险。
三年里,丢失入梦者身份的人不知有多少,可没有一个人在丢失了入梦者身份之后还能二次进入的。
那位‘梦境之主’并不喜欢失败者,亦或者三次死亡有着门道在里面。
嘟嘟~
这时,通讯器响起,风鸣涛压下满腹疑惑接通,里面传来了楚凡的声音:“风大哥,你没事吧?”
“你又不是没死过,你说呢?”
风鸣涛没好气的回了一句,除了没有真死,所有的感受都和死差不多了。
“我看了帖子,也询问了羿飞白在内所有被杀的高手,羿飞白说的不错,这和尚只怕真的是转轮王……”
楚凡的声音略微有些凝重:“如果是他,问题,就很大了……”
“怎么说?”
风鸣涛微微一愣。
“王权道消失,转轮王出世,这两件事同时发生,这,真的是巧合吗?”
楚凡意有所指。
“你是说有人安排了这一切?梦境之主吗?”
风鸣涛反应过来。
是了!
谁能强制王权道下线,谁能决定转轮王的轮回时间?
他回过神来,这梦境太过真实,以至于让他下意识的都忘记了,这梦境之前还有着‘游戏’两个字。
如果按照正常游戏的套路,是要开新的‘资料片’了!
“梦境之主要做什么我们无法猜测,但很显然,按照正常的游戏逻辑,我们,应该是面临着‘考验’……”
电话那头,楚凡看了一眼捏着水晶球,正不断做着记录的苏杰:
“能不能出新手村的考验!”
这,是苏杰的猜测。
而在他看来,这个猜测,很合理。
“可还是有些不对。”
风鸣涛又皱起了眉头:“包括羿飞白在内的不少地榜高手都丢了入梦者的身份,这梦境之主这样做,和他不断吸引人进来,似乎背道而驰。”
一方面吸引人进来,另一方面强力劝退,这根本不对!
就算是养蛊,优中选优,此时百万入梦者之中排行前百的羿飞白,怎么也不应该被淘汰才对。
“你的想法,是人的想法。可那位梦境之主,哪怕是人,他的高度也不会是常人的想法……”
苏杰丢掉笔,活动了一下手指,接过电话,淡淡的回应风鸣涛的疑问:
“你看到的是梦境之主在强力劝退,可我看到的,则是他在鞭策你们进步!”
说着,苏杰看了一眼楚凡:
“换而言之,在那位的眼里,你们的进步,太慢了!”
太慢了!
电话两头,风鸣涛与楚凡心头皆是一震,随即苦笑。
三十年修成阴阳无极,也算慢吗?
联想到一代代的王权道人,两人却又不得不承认,似乎的确是慢了……
不谈古今最强两位王权道祖师,历代王权道人,王权七子中,三十年踏足天人者,也比比皆是。
“必须要杀死转轮王吗?”
楚凡有些头皮发麻。
九世转轮王已经能够与太白祖师争锋了,十世转轮王,全球入梦者之中又有谁能匹敌?
等等……
似是想起了什么,楚凡的眼神一亮,似乎不是没有…..
“杀不死的,你不要想太多。”
听到楚凡的话,苏杰却是摇头:“那位都拿鞭子抽你们了,显然是有着什么事想让你们去做,怎么可能让你们去杀转轮王?”
“再有三十年,你杀得了转轮王?”
苏杰反问。
楚凡顿时无语。
他刚成阴阳无极,相比可能已经天人九重的转轮王何其之遥远?
想要杀他,再有三十年,只怕也是不够。
这个时间,指的是现实时间。
“好了,我们该走了。”
苏杰挂断通讯器,收拾了一下桌面,提着两颗水晶球站起身。
“去哪里?”
楚凡一怔。
“去研究院。”
捏着水晶球,苏杰的眸光发亮:“‘精神模板’有着落了,如果一切顺利,或许能让你通过那位梦境之主的‘考验’。”
“轩辕模板?!”
楚凡一惊一喜,没有想到这两枚水晶球在手,苏杰的进度这么快。
“伏羲,神农,轩辕。这是我构想之中最强的‘三皇模板’,你不要想太多,这次,先给你植入‘不死鸟’模板吧!”
苏杰随意回了一句。
精神模板是他规划了很久的研究,依仗人工智能应龙的强大算力,他的进展本来就很快,计划也无比完善。
他计划之中的精神模板,包括了青龙,白虎,丹凰,白狐在内的诸多神兽,而核心,则是‘三皇模板’。
“呵呵。”
楚凡也不失望,手脚即将失而复得,他心中自然高兴居多。
“走吧。”
苏杰推门而出。
楚凡转动着轮椅跟上。
呜呜~
汽笛声适时响起,楚凡两人来到甲板之时,码头已经清晰可见。
“呼~”
楚凡吐出一口气。
多日海上漂泊他虽然没什么不适应,但相比海洋,他更喜欢脚踏实地。
下了船,自有专车来接。
那是一辆粗犷的越野,牌照很是熟悉,楚凡挪上后座,一抬头,顿时一惊:“你,你们?”
他的面前,是两个他极为熟悉的俏脸,一个娇媚如狐,一个高冷似虎。
“王博士,世黎姐?!”
楚凡难掩心中喜悦,双眼都有些发红:“你们,回来了?”
“哭啦?让姐看看。”
姜世黎伸手一摸楚凡空荡荡的袖管,眼圈也有些发红:“这胳膊腿没了,怪让人心疼的……”
“梦境里见得少了?”
王之萱看了两人一眼,嘴唇一抿:“本来就没死,怎么跟生离死别似的?”
她说着,眼圈也有些红润,好在有大墨镜遮脸,没人看得见。
“梦境再好,不如咱们这好啊,这可真的是生离死别呢!”
姜世黎恢复了心态,巧笑倩兮。
“世黎姐说的对。”
楚凡心中一暖。
还有什么比曾经同生共死的战友归来更让人喜悦的?
“你也是死心眼,换具身子就不是你了吗?”
姜世黎又瞪他。
楚凡笑了笑,对于换一具身体,风鸣涛接受的很自然,他却还是有着抗拒。
宁愿等待三年,寻找其他的方法。
好在,等到了。
车辆一路驶入郊区,山林,直至进入看守极严的基地,又经过重重检查,最后进入了一方占地颇为巨大的地下基地。
“青鸟,囚牛,睚眦……你们,你们都回来了?”
被姜世黎推着下车的楚凡心中又惊又喜,此时基地之中的熟人很多,曾经的战友都回来了。
三年前大洋之战他们决死冲锋,所有人全都死了,只有他还活着。
“谁让我们死的太干净?否则早就回来了!”
囚牛上前换下姜世黎,笑着推着楚凡向基地里面走去。
换身体哪有那么简单?
尤其是他们几个死的太过干净,否则,早就跟风鸣涛一样归来了。
“各位准备准备吧。”
这时,换了一身白大褂的苏杰走了进来,他一边呆着手套,一边吩咐着。
他的地位很特殊,在这研究所里更是一言九鼎。
他一发话,众人顿时散了开来,刚刚归来,就陷入了忙碌之中。
楚凡跟着苏杰进入研究所,隔着封闭的玻璃罩,又见到一个两个熟人。
“王安风,李炎?”
看着躺在试验台上,人事不知的两人,楚凡顿时皱起了眉头。
“人体实验是大忌,我只会用在自己身上。”
看出他在想什么,苏杰解释了一句:
“他们两个和应龙模拟之中的模板很是吻合,尤其是这李炎,与我构思出的‘姑获鸟’几乎有着七成的吻合度,这王安风与‘无支祁’也有五分以上的相似度…….”
人体实验在大玄是禁忌,轻易不能提起。
而在人工智能发展的如今,也根本不需要这种有违道德的试验,早在路上,苏杰就已经和应龙有过沟通。
在大数据库中选出了李炎和王安风两人。
现在这年头,试验不一定都要在实验室做了。
“是这样……”
楚凡放下心,又有些好奇:“那我呢?”
“必死的境地你都一次次逃出来了,这还用说吗?自然是不死鸟了!让你看一下过程,是安你的心……”
苏杰看了一眼隔离在玻璃罩外的楚凡,缓慢带上口罩,接通应龙:
“造神实验准备!”
一旁的王之萱与姜世黎虽然有些担忧,却也没有发声打扰苏杰,只是静静的看着。
两人都有着科研经历,自然知道这个时候最不能打扰苏杰了。
嗡~
一道道白光在实验室之中腾起,纵横好似一张大网,应龙冰冷的声音也随之传荡出来:
“大数据库已打通,姑获鸟,无支祁信息数据团已经调出,相应的芯片已备好,随时可以开始造神实验!”
“要开始了……”
楚凡有些紧张。
这段时间他和苏杰待在一起,自然对于他的构想有了很深刻的了解,可哪怕对苏杰有着很深的信心。
可那‘精神模板’,或者说‘信息聚合体’,可是要与灵魂挂钩,以灵魂干涉肉体的方式来使人‘进化’。
“安风,小炎……”
姜世黎的手指捏的有些发白,心中紧张。
任何实验都是有着风险的,这种实验前所未有,哪怕应龙推算过亿万次,但也不能不忐忑,担忧。
但没办法,王安风与李炎是大数据库之中除了普通民众之外最为合适的人选,他们只能上。
造神计划对于大玄的意义,根本不需要多说。
王之萱握住她的手,安慰的拍了拍,姜世黎这才发觉王之萱的手也有些凉意,显然也是没有外表那般平静。
“好。”
苏杰点点头,看着实验台上人事不知的两人,声音很稳:
“调取‘姑获鸟’模板,目标,李炎,注入芯片!”
……
冰冷!
黑暗!
没有光亮,没有方向。
如同梦中从很高的地方摔落下来,可却似乎永远都落不到地上。
“这,就是我灵魂所在的地方吗?不,我不能睡着……”
无尽头的坠落让李炎无比难受,可他仍然坚持,想要看清四周,看清自己所在的处境。
这样的动作,他已经持续了很久。
他能感觉到自己无比之困倦,似乎随时都可能睡着,他在坚持,可却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
渐渐地,李炎有些恍惚,本就无法感知的四周似乎越来越黑暗了。
直到某一刻,他突然一声无比凶戾,怪异的叫声。
似鸟似兽又似小儿夜哭……
“来了吗……”
他猛然清醒片刻,在坠落无边黑暗的最后一个刹那,他看到了一个无比庞大狰狞的身影。
其身圆如箕,有十八翅,九颈八头,其一颈无头,凶戾可怖至极。
他上望的同时,一双双或幽冷,或凶戾,或暴虐,或狡诈的目光,也同时看向了他。
那,就是姑获鸟吗……
李炎心头一震,随即无法形容的剧痛在身体之中炸开,让他忍不住,就要发出惨叫。
啵~
一个带着浓烈酒精味道的皮塞塞进了李炎的嘴里。
苏杰看了一眼痛的面色扭曲的李炎,眸光很亮:“感觉一下自己和之前有什么不同。”
‘呼哧~’
皮塞撤去,李炎咬着牙,却还是止不住喘息,他不是受不住疼的人,可这太疼了。
简直比将自己头上开了个口子,滚烫的热油倒进去一样。
好半晌,他才咬着牙,强迫自己闭上眼。
这一闭眼,他就看到了那一头凶戾恐怖至极的姑获鸟…….
同时,他也感受到了自己身上发生的巨大变化。
他的身体在自发的调整,运作,这种运动看似细微实则无比的剧烈,他几乎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这种调整之下变得越来越有力。
不止是皮膜的变化,血肉,内脏,乃至于骨髓,似乎都在发生着变化!
这种变化,类似于玄星的抱丹,久浮界的换血,可却比前二者都要立竿见影的多!
“成功了……”
感受着李炎身上发生的变化,苏杰心中不由的升起一抹喜悦。
成功了!
吼~
就在李炎醒来的下一瞬,一声如猿啼似虎啸般的声音自另一侧的王安风口中传荡而出。
咔嚓~
只是一声,实验室之中的不少玻璃器皿已经纷纷碎裂。
“安风?!”
玻璃罩之外,王之萱,姜世黎的脸色都是大变!
试验台上,被死死束缚住四肢的王安风,此时已生出一身灰白色毛发,好似下一瞬,就要变成猿猴!
…….
削成平地的王权山巅之上,转轮王足足静坐了三十三天。
三十三天里,他一寸寸的搜遍了整座王权山,山体,密林,地洞,可惜,最终一无所获。
三十三天后,他离了王权山。
数百年沧海桑田,遑论三千三百年?
十世为人,这天地间他所熟悉的东西,已经没有了半点。
大丰,金狼,赤云,大炎…….
以南梁城为起始,转轮王开始了漫长而有无止境的寻觅,以及杀戮!
从南梁至大漠,从大炎至赤云。
转轮王所过之处,尸骨成山,江湖凋零,不知多少武林人士被其斩杀,而其中自然包括了一批又一批的入梦者。
甚至相比于寻常武者,入梦者被杀的还要更多。
因为哪怕论坛之上提及了他的身份,也有着不少自持有着多条命的入梦者用尽种种手段,想要击杀转轮王。
或为名,或为天人奥秘,或者,为了他能存世三千三百年的奥秘。
这其中,就包括了杜鲁门,入梦者联盟,特事局在内。
一众势力虽然没有合作,却少见的放下了成见,彼此不再争斗,而是将目标放在了转轮王的身上。
哪怕没有天人之秘,长生的诱惑,这样一个横行无忌,手段狠辣的天人高手,也让诸多大势力寝食难安。
转轮王出现的梦中第十年,已经有一大批的入梦者不敢入梦,生怕丢了最后一条命。
而这个数字,还在不断的扩大之中。
若让他存在,迟早有一天,所有的入梦者都会被他杀的干净!
呼呼~
瀚海风沙烈,瀚龙客栈三楼,转轮王靠窗而坐,凝望风沙弥漫的长天,神色幽冷:
“难道你还活着吗?…..”
十年时间对于他而言不算什么,可以他的速度,也足够走遍天下了。
除却未曾涉足的星空之外,天下间的所有山川,岛屿,绝地,隐秘之地,他几乎已经走遍了,都没有发现王权道的痕迹。
可毫无破绽,就是破绽!
李太白剑斩天门之后,哪怕有着经世之才崛起,也休想破开天门,更不要说举派飞升了。
而除了天门之外,没有其他办法让一群人消失的如此彻底。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而更让他心中疑惑的,则是那些似乎被自己杀过一次,却又再度出的‘人’。
这不得不让他产生一些很不好的念头。
他自幼修行摩天转轮法,十世修持,早已将这门武功修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同样,对于外界极度敏感。
这一切似是而非的东西,都不得不让他怀疑。
这个世界,是否真实…….
呼呼~
极远处的风沙之中,杜鲁门凌空而立,深深的眼窝之中眸光闪烁不定:“活了十世的天人……”
轻舔嘴角,杜鲁门心中有着悸动。
他不信从东方传来的一些说法,也不在意金鹰国所谓的推测,可一尊活了三千三百年都没死的天人,对他的诱惑太大了。
“杜鲁门大人,那些东方人好像被杀怕了,并没有前来……”
有一高鼻阔口,发丝狂乱如雄狮般的高大身影踩踏黄沙而来,先是忌惮的看了一眼极远处的瀚龙客栈,随即躬身回答。
“不来……”
杜鲁门微微皱眉,心中有些惊疑:“莫非是这些东方人发现了什么?”
高大白人摇摇头:“大人,没有大玄的高手配合,我们……”
“我们,不退!”
杜鲁门深吸一口气:“他只会越来越强,现在不出手,就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嗯?”
“他要去哪里?”
杜鲁门的话还没说完,风沙各处,入梦者联盟的高手们就都有着警觉,纷纷后撤,警惕的看着极远处。
杜鲁门凝望而去。
只见那着月白僧袍的和尚踏出客栈,于漫天风沙之中,踏步登天!
他的速度并不快,却很稳,不似是凌空虚渡,而似是脚踏实地,拾阶而上,踏而升天。
呼呼~
瀚海狂风越发凶猛,而天象也随之变化,滚滚乌云从四面八方而来,很快就笼罩了无边沙漠。
而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转轮王踏步登天的同时,他身上的气息,也开始攀升。
直至提升到一个让杜鲁门都勃然色变的程度!
一众人似乎听到了宏大而神圣的佛音禅唱之声,更有无数信众佛土诵念佛经之音。
一道道似是实质的,连风沙乌云都遮盖不住的佛光不知从何处而来,好似一道道虹桥般勾连长空。
“这佛光是……”
杜鲁门心头一震,恍惚之间,似乎看到了一尊尊从虚无,从远处走来的佛影!
那一道道佛影有着七分类同,仅气息有着变化,却都强大无比,只是看一眼,就让他心神摇曳。
“九,九道佛影?”
有人惊呼一声,难抑震怖:“他,他莫非真有着办法拿回自己曾经的底蕴?!”
却是猛然想起传说之中记载的那一场大战。
相传,那转轮王与李太白决战之前,就以某种秘法寻回了自己前世的修为,九世修为合一,才达到了那般惊天动地的程度!
此时这一幕,岂不是与传说之中的无比相似?!
轰隆!
一众人勃然色变之时,长空雷暴翻滚炸裂!
伴随着那九道佛影踏空而来,转轮王双手合十,身后暗金色佛影再度显现长空!
十尊形态各有不一的大佛于长空之中显现,或竖单掌,或双手合十,或捏印决,或抱宝瓶状……
“王权道人,李太白!”
伴随着一声如天崩般的佛音响彻,转轮王一步踏入星空之中,随即,其身后十尊佛影齐齐而动。
强盛到了极致的神意沸腾燃烧起来,迸发出肉眼不可见,神意感应之中却如同大日一般煊赫的光芒。
欲要撕裂虚空,打开天门!
吼~~~
转轮王发雷霆之音,十世所积累的一切底蕴尽数化作佛光燃烧,似要续接被李太白斩断的天门之路:
“你们还不出来?!”
嗡~
雷音佛光激荡之间,似有变化生出。
转轮王的瞳孔陡然一缩,长啸声戛然而止。
“什么东西?!”
腾飞至高空,远远眺望的杜鲁门心头也是一寒,同样看到了让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只见无尽灰暗的太空之中,那闪烁的群星光芒有着变化,彼此纵横勾勒之间,竟是显化出一张大的无法形容的巨面。
宏大,深邃,神圣而伟岸。
如同盘坐九天的神王漠然俯瞰而下,神圣而伟岸!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