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hp7n精彩言情小說 全球影帝-第四百九十三章 金棕櫚獎的結果閲讀-gtfiu

全球影帝
小說推薦全球影帝
陆泽曾读过多次《十日谈》,要说多喜欢,也谈不上,比起这些批判社会,批判人性的作品,他更喜欢来点俗的,但敬重之情也该有的,毕竟大多人贪图人间烟火,唯有少数人能千古流芳。
写进教科书里的人不能说喜欢柴米油盐的这帮人就不懂得生活的真谛,而这帮成天为了吃穿用住奔波的人该铭记这些曾推动了世界历史进程的人,陆泽对其的敬仰,就源自于此。
或许有朝一日,陆泽也会被写进表演系的教科书中,但成就也仅限于此了,他会被时代铭记,但下一个时代,未必会有容得下他的纸张。
这并非是《十日谈》第一次拍摄成为电影,早在一九七一年,意大利的著名导演,拍摄过《索多玛一百二十天》的帕索尼里就曾把这部作品搬上了大荧幕,作为他生命三部曲系列中的第一部作品。
不过电影中描述的“性”和大尺度的画面太多,即便有不少人称赞其中的“性”画面也彰显了生命的力量与美,但这个观点陆泽是不太认可的,少量的少儿不宜戏份在某些影片中确实会对电影有增色效果,但过度的描绘确实会让人怀疑这个导演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癖好。
相反,这部最新的《十日谈》,通过短暂的宣传片进行了解后,却给予了陆泽一定的惊喜,不仅因为它选择的故事中,包含了两个陆泽最喜欢的故事,人头花盆和头戴内裤的修女,主要原因还是在于这部电影就宣传片来看,制作足够精良,还原了中世纪的欧洲风貌,其次转场做的很棒,不像一九七一年的老版那么粗糙。
再听到如此多的影迷对其不留余地的追捧,陆泽基本可以确定,今年的“派拉蒙”应该要露露脸了,起码在口碑这方面,绝对会在六大电影公司中名列前茅。
期待《十日谈》的上映后,陆泽的目光重新转移到了戛纳现场,此时记者已经不再采访,电影节晚宴正式进入正轨,画面转移到了剧院大门,已经有嘉宾行走在四十米米长的红毯上了。
率先亮相的是油管的大V,多数是时尚圈和美妆圈的博主,也有少部分娱乐博主,从现场的欢呼声中能看出来,他们的人气并不低,现场有不少粉丝寻求与他们的合影,随后是来自全球各地,各大平台的知名网红,其中也不乏华夏大网红们的面孔。
只是相比较于刚才的油管博主,他们的红毯之行就未必有那么愉快了,很多非欧洲主流平台的网红们显然不太吃香,导致现场有些冷场,估计电视机前的不少观众已经用脚趾挖出了三室一厅,替人尴尬症开始发作,甚至已经换到了别的台。
作为商业性质的电影节,赠送或售卖一部分门票给这些也能产生经济价值的非圈内人士也无可厚非,但作为专业人士或资深影迷,电影节的这种做法就很难去理解和接受了,繁杂的各行业人群汇聚在此,就像是一锅大杂烩,完全改变了电影节本应该有的氛围,这也是很多大腕,包括陆泽开始拒绝红毯的根本原因。
短期来看,这样确实会增加电影节的关注度,电影节所创造的收益也会增加,但长远的去考虑,这样做,也会损伤自身电影节的品牌价值,这点主办方们不会不懂,可他们仍这么做了,让很多影迷甚至是嘉宾都一头雾水,搞不清主办方到底要干什么。
陆泽的观看源来自油管,自然可以看到不少弹幕在吐槽戛纳电影节的前期红毯配置实在有些低端,不少网红在红毯上都表现出了双手都不知该如何安放的慌乱,成为了弹幕嘲讽,甚至是攻击的对象,对此,陆泽不给予评价。
半小时后明星阵容开始登场,尽管只是些不太知名的演员,但自身形象和仪态管理都普遍好于网红,这种面向镜头怡然自得的安稳让不少网友表示,这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典礼,尽管他们迈步的频率要比网红们低上好多。
但明星的问题也不是没有,搞幺蛾子的艺人要比网红多出太多,就这一个半小时,男的摔了仨,女的摔了乘以二,由于穿的低胸装,露点的也不在少数,让观众们大饱了眼福,在陆泽这个身体掌控专家的眼中,百分之八十摔倒的演员,表现的都太过浮夸。
看弹幕插科打诨的时间总是过的飞快,又是半个过去,下一位嘉宾的登场,让戛纳现场都变了味儿了……
“现在下车的是来自俄国符拉迪沃斯托克州的门捷列夫兄弟,左侧是哥哥卢卡斯·切尔斯科夫·门捷列夫,右侧是弟弟克依沙尔·切尔斯科夫·门捷列夫,此次,他们带着入围主竞赛单元的作品《流放》而来,哥哥卢卡斯是第一摄影师兼副导演,弟弟克依沙尔则是本部电影的导演和艺术导演,戛纳欢迎他们的到来。”
随着记者的介绍,两个庞然大物缓缓下了车,在双脚踩在地面的一刹那,这辆幻影的减震都肉眼可见的向上抬高了些,由于常年健身而患上的隐背症在此刻发作,显得两人腰板更加的魁梧壮硕,把身边的影迷衬托的像是缩小了几号,这种既视感……说他们像人都算夸他们了。
两人和其他的导演处境类似,都处在一种很尴尬状态,由于作品较少,相比于他们的作品或参演他们作品的演员来说,他们的存在感基本等于零,在参加这次红毯之前,很少有影迷认识两人,但这次,情况发生了一点点变化。
“光头壮汉,长胡须,满身的刺青,你确定两人是导演,不是帮派的打手?”
“他们两个让我想起了在远东地区见过的,一些贩卖军火的当地黑帮,要知道,这种帮派成员是不穿阿迪达斯的。”
“很难想象他们是搞艺术的人,而不是“搞搞艺术的人”,现实生活中我碰见他们的话,我一定会绕着他们走。”
“螺丝刀!螺丝刀!一刻不停安地板!(中文)”
网页上的弹幕不停的刷着,他们说出的话似乎真就是现场观众心中对两人的印象,即便很多观众心中支持的都是《流放》,可依旧不愿接近这两个人形怪兽,只有少数人忐忑的递出签名板,期待自己心中认定的好作品的创造者可以给他们留下一行字迹。
而出乎影迷意料的是,两个看起来不像好人的壮汉表现出来的却是与形象截然不符的耐心与温和,这并非是米奇或陆泽建议他们搭建起来的人设,而是本身如此,这与他们常年健身有关,于是,递过来的签名板多了一些。
这是好的现象,能让两人脱离外界给予他们的刻板印象,这点在艺术领域同样重要,虽然人们能接受艺术工作者的重重怪癖,但相比于一个开朗的艺术工作者,人们会更喜欢谁?不言而喻的事情。
在公告板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越过比兄弟俩小了两号的安保人员,两人进入剧院,消失在镜头中,陆泽将视频关闭,休息时间到此结束,在工作期间,他仍需要每日复习剧本,即便他已经将剧情掌握的滚瓜烂熟,趁着颁奖典礼开始之前,他也有他的工作要做。
……
“给我一杯香槟谢谢。”
他接过香槟,站在会场中心点,环视一周,轻抿一口香槟,举止展现了与身材截然不同的优雅,身旁的卢卡斯正翻着手机,偶尔会露出微笑,他没有打扰,别人也不会去打扰。
即便是以主竞赛单元入选者的身份参加典礼,也没有出现友善的人向他问好,只是出于对他们凶恶面孔的忌惮,在擦肩而过时,才会有人向他们点头问好。
因为自己是俄国人?还是因为自己为在场所有人都讨厌的米奇工作?两者都有吧,总之他早已做好了没有社交的打算,有自己的哥哥在这儿就足够了,有亲人在,即便被孤立,也不会感受到孤独。
“卢卡斯,我们先进去怎么样?”
用母语交流过后,他得到了卢卡斯的同意,卢卡斯早就想找个地方坐下,认真和女友聊天了,于是收起手机,跟克沙走向自己的坐席,旁边的嘉宾见两人过来,咽了口口水,给两人让出了些空间,估计此刻,这人也在暗自抱怨自己倒霉。
落座后的一段时间内,周围依旧安静,与热闹的大环境比起来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身旁的卢卡斯打字飞快,偶尔会发条语音,他冷眼旁观着,直到看的有些烦了,靠着椅背,闭目养神。
“卢卡斯。”
“嗯。”
“你要娶那个意大利的小姑娘吗?”
“……,只要我喜欢的话,为什么不呢?”
听到弟弟的问话,卢卡斯突然沉默,拇指摩擦着光滑的屏幕,按出一枚残缺的指纹,随着一次次滑动,指纹被拉成了一条条长线,让光洁的屏幕变的有些凌乱且浑浊。
不会真的有人认为二十岁的女孩会不喜欢帅哥,而是喜欢长相凶恶的肌肉猛男吧?
他懂,克沙也懂,大家都懂,只是恰好她真就对了卢卡斯的胃口,于是大家齐心协力为卢卡斯编织了一场本该有,但因为包办婚姻而没有的美梦,梦可以持续着,只要卢卡斯还想持续下去,只要她能给予卢卡斯忠诚,那么她的美梦,也才刚刚开始。
兄弟二人感激父母赐予他们的强壮身体,但在某些方面,这强壮的身躯反而会成为寻求某种感情而不得的壁垒,两人其实都看穿了,但……克沙喜欢更直接些去索取,而卢卡斯喜欢给一场交易披上一件美丽的外衣。
典礼开始了,宣布了第一个获奖的得主,重要场合,卢卡斯也没有玩手机,两人正襟危坐,目光直视着舞台,看着一樽樽奖杯被得主夺走,直到金棕榈奖的颁发,主持人打开信封,按流程故弄玄虚一把,最终高呼出获奖者的名字。
“第八十二届金棕榈奖,最佳电影奖!获得者是……克依沙尔·切尔斯科夫·门捷列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