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zqr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1255再鑄鼎-第628章 鐵血強宋 一 大戰船分享-vy0ul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0年,9月26日,临安,京东商城。
“哈哈,船这么大,人只有这么一点点,这就是朕的战船,好啊!”
京东商城七楼的不胜寒阁中,当今大宋官家赵禥(后世的度宗)通过窗边安装的固定式高倍率望远镜看到了钱塘江中威武的大战船,开心地像个孩子般惊呼起来。
现在的钱塘江上,一整列巨大的战船正在自东向西驶来。这些船有着巨大的体型,长有十五丈,宽有四丈,露天甲板高出水面一丈五尺,露天甲板之下还有整整两层炮甲板,每侧足足有两排二十四扇炮窗。整艘船加上露天甲板上的炮位,共可布置五十六门火炮,其中最重的达到了五千斤,一轮射击的火力足以令绝大多数船只化为齑粉。
更为难得可贵的是,如此巨大的战船,行动起来却并不笨拙,因为炮舱之下,还有两层的“动力舱”,里面有八十八个强壮力夫正拼命地踩踏转轮,驱动两具进口自东海国的螺旋桨推动着这艘大船。再加上这艘船采用的混合式帆装,顺风时前桅杆上的软帆动力充沛,即使风向不好时也能通过后面两根桅杆上的纵帆借用风力,所以现在即便是逆水而行,依然有着接近五节的航速。
这便是大宋自主研发的新式大战船了。赵禥作为官家,今天也是真正第一次亲眼看到它们,现在见它们这么威武,心里也是高兴的不轻。
今天之所以有这么一出,是因为贾似道动了讨伐安南以杀猴儆鸡的主意,不过真打之前总得知道自己有什么家底才行,所以就筹谋着把编练多年的新军和水师拉出来检阅一下。当然,他就是再权倾朝野,也不能自己去检阅,不然岂不是公然谋反吗?所以,当然要以官家为主体,让他检阅,自己只是从旁“辅佐”而已。
之所以在这京东商城上观礼,一是因为商城中的七层高楼是临江边视野最好的地界,二来也是敲打敲打里面的东海人,让他们知道大宋已经今非昔比了,少动点歪心思。
旁边,江南工作组的现任负责人狄柳荫果然一副被震慑到了的样子,笑着恭维道:“真是威武啊!我东海国水师也有颇多船,可没有一艘如此高大威猛的,果然我皇宋不愧是天朝上国,就是不同凡响!当然,这也是因为官家英明、贾相辅国有方。”
他这马屁拍得有点虚伪,不过赵禥和贾似道听着还是十分舒坦。
贾似道捋了捋胡子,正欲反过来夸奖东海国水师两句,赵禥就冒了一句让他不是很爽的话出来:“能造成这些大战船,还是文宋瑞筹谋得力啊!”
文天祥从东海国归来之后,就开始了他在南宋朝廷的仕途生涯。这个时空,由于宋世祖病得早,又有东海国这个强藩的支持,所以他的政敌董宋臣并未给他造成太多麻烦,他的升迁要比历史上顺利得多。咸淳元年,他就外放任职江西提刑,也算是进入了大宋司法系统的正规升迁轨道。
不过此时的文天祥尚未因国难而脱胎换骨,仍然是个贪玩的纨绔,在江西也不好好断案,而是整天在鄱阳湖玩船——他在东海国任职的时候,与海军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也见识了大量的先进设计,自然对湖里的那些老旧船型很不满,就凭借丰厚的家底(他家里就是江西大户),自己捣鼓着造起船来。
鄱阳湖畔的隆兴府(南昌)是南宋五大造船基地之一,设施完善,熟练船匠众多。而文天祥仍然与东海国的股东们保持着联系,股东们对这个民族英雄兼小弟弟也很爱护,批条子给了他不少照顾。旧基础加新技术,还真让他在鄱阳湖上折腾出了不少好东西,比如类似河级的人力螺旋桨船,闯出了些怪异的名头。
后来,文天祥被调回京中,“除军器监兼权学士院”。军器监之前在李庭芝的领导下,仿造出了大量火器,文天祥到任之后觉得很合胃口,就摩拳擦掌,开始筹谋制造一种对标甚至超越烈焰级的大战船,也就是现在造出来的这种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型船正是仿造烈焰级并稍作改动造出来的。单纯的模仿并不容易,但所幸,东海人造烈焰级也不是自己凭空捏出来的,而是借用了大量旧式船匠的传统技法才诞生的,所以和旧法也是有相通之处的。而南宋本来就有发达的造船业,之前又有东海人推广了先进的顺风级船型,使得船匠们对新造船法有足够的了解,所以才有了造大战船的基础。当然,这还不够,是文天祥亲自去跑了关系,从东海订购了特制的人力螺旋桨,才使得他的构想完全得以实现。
这型大战船单论船体的话,能搭载的火力是超越烈焰级的。不过,由于重心较高导致稳性不足,内部的人力动力系统又占据了大半船舱导致携带不了多少补给,所以只能在近海大江晃悠,出不了远洋。但反正南宋水师也没出海的需求,能在近海称雄就不错了,这型船很好地满足了他们的需求。作为这个项目的总设计师,文天祥可谓居功至伟,是当得起赵官家一句夸的。
不过贾似道听了对文天祥的夸赞,却有点不高兴。因为就在今年初,这后生得罪过他一次。
贾似道如今权倾朝野,但犹不满足,多次假意退野,诓逼皇帝授予更多的权力。今年早些时候,贾似道假装称病请退,再次试探赵禥的底线,结果把这位三不管官家吓得不轻,连忙下诏请他回来继续主持大局,还许了不必上朝的特权。
所谓不必上朝,实际上是贾似道不必入宫主持政务,让官员们去他家里汇报工作,形同另立中央了。这当然是贾似道在政治上的又一次胜利,不过事情坏就坏在赵禥这次下给贾似道的诏书是让文天祥代笔的。
文天祥是什么人啊,他像是那种趋炎附势的小人吗?当即就在诏书里夹枪带棒把贾似道讽刺了一通。而贾似道又是什么人啊,他像是那种胸襟宽广的君子吗?好嘛,这可就结下梁子了。再算上文天祥浓厚的东海背景,在两国关系急转直下的现在,可就更看不顺眼了。
所以,在官家夸奖了文天祥之后,我们的贾相便咳嗽了一声,说道:“嗯,而且庆元船场的陈大匠,还有监工的白福山,也是有功劳在的。此外,这些战船耗费不菲,每艘算下来足有十万贯,亏得有公田善政支持,朝廷才造得起这么多,刘良贵、陈时、赵与时、廖邦杰、成公策等皆有功劳在。”
他一连点了好几个亲信的名字,赵禥也记不住,只是摆摆手道:“好,好,太师记下,之后封赏转官便是。”
过后没多久,船队开到正对着不胜寒阁的江面上,转了一圈又调头向东,然后对着江心早就泊好的一艘大而破旧的老船展开实弹射击演习。
大战船吸收了一些东海海军先进的理念,比如说同口径通用化的火炮布置。下层炮舱放置五千斤级大炮,上层炮舱放置三千斤级,顶层甲板放置两千斤级,虽重量不同,但都是四寸口径,发射十五斤炮弹。整艘船只需要准备一个规格的炮弹,后勤压力大减,光这一条就一下子跃进几百年了。
现在随着旗舰上彩旗招展,各船纷纷行动了起来,炮手们把擦得铮亮的大炮推出了炮窗,让黑洞洞的炮口露了出去。可惜为了不冲撞官家,临战的一面是朝南背向不胜寒的,赵禥也可看不到详情,只能干着急。
不久后,令他兴奋的事情就发生了。旗舰驶近了靶船,然后便爆发出一阵白烟,没多久就是一轮巨响传了过来,与此同时则是靶船上木屑飞溅,船身打晃。也亏得是上面没人,不然挨上这么一轮炮击,必然死伤惨重了。
赵禥看到这个场景,非但没被炮声吓到,反而更加兴奋起来,手舞足蹈,垂涎狂喊,恨不得自己就在船上开炮。周围的贾似道、狄柳荫还有一众臣子宦官知道他的性子,虽然哭笑不得但也不好去阻止他,就让他高兴高兴吧。
战船次第前行,一个接一个地靠近靶船,挥洒出它们的二十八枚大炮弹,摧毁它那已经不成形的船体结构。等着十一艘船全部经过之后,这艘可怜的靶船几乎只剩一点残渣了。
赵禥看完之后,仍然觉得意犹未尽,转头对贾似道问道:“太师,这就完了?能不能再找些船来,多放上几轮炮玩玩?”
听了这话,在场众人都汗颜起来,这话要是记下来写到史书里了,未来岂不是会成一个跟“烽火戏诸侯”同级的典故?
贾似道跟他相处时间长了,也知道如何调教这位官家,当即就笑着说道:“官家,现在只是打不会动的靶子,有什么意思?不若放去战场上,真刀真枪地拼杀,大炮齐鸣,贼寇纷纷落水,展我皇宋神威,岂不更为爽利?”
赵禥还没反应,旁边的狄柳荫倒是先愣了。什么,我没听错吧,你们大怂居然要主动去战场上拼杀?等等……今天这阅舰式,本来以为只是哄皇帝开心,结果你们是胆子大了想打仗了?
还没等他思考周全,赵禥就拍手笑了出来:“好哇,说是要打安南是吧,安南是在哪来着?不管了,太师要打,那就打吧,让朕的大船们好好出出风头!”
什么,要打安南?狄柳荫一下子倒吸一口冷气,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臣遵旨。”贾似道先对赵禥行了一礼,然后转向狄柳荫,笑呵呵地说道:“狄东家,安南本为天朝臣子,却不服王化、不敬天子,官家早有讨伐之心,如今正逢其时。东海国作为皇宋藩属,如今天子出征,也该出点力气吧?”
狄柳荫背后瞬间开始出汗了,这是闹得哪一出,你们自己找麻烦也就算了,可怎么还要拉我们下水?南洋那边正和安南合作搞占城呢,现在要我们背刺安南,这不是故意惹事吗?但要是贸然拒绝,贾似道在江南给下点绊子,可也不好受啊。
他急中生智,推脱道:“哈哈,朝廷出征,我们自当相助,不过东海周遭强敌环伺,实在是抽不出兵力。而且今天我国遭了大旱,国内粮仓空空,也不是能出征的时候啊。”
贾似道冷笑了一下:“抽不出兵力对付安南,却能远征占城?罢了,这也不强求你们,出兵就罢了,但东海商社那么多海船,调来十几二十艘,帮助王师运兵,总是份内之事吧?”
实际上南宋并不是没有过跨海远征的经验,当年金宋之间战事胶着之时,双方屡屡自海上发动攻势,打了个有来有回。也是因此南宋才注重建设水师,一度曾发动大规模船队进攻胶州,只是最后失败了。如今有了大战船和众多的先进海船以及航海技术,重启海战也未尝不可。
狄柳荫笑道:“是,丞相谋划的是。只是此事事关重大,我还是要报回国内请示了才行。”
“那便快吧。”贾似道不再看他,而是转向了赵禥,“官家,今日检阅了水师,明日我们再去看看新军的精气神,那也是大宋的一大依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