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大聖
小說推薦人道大聖人道大圣
非必要情况下,同阵营的修士间是不会互相挑战的,因为这样做很容易让敌对方修士捡便宜。
陆叶选择那个排名九十九的家伙发起挑战,然而印记中反馈回来的信息让他有些意外,此人正在被挑战中……
一个人自然不能同时接下两场挑战,陆叶如果非要挑战此人,那就只能他的这一场战斗打完。
他又将挑战的目标换成排名九十八的那位,结果这人也在被挑战中。
灵溪榜排名后三位的,好像有些忙碌的样子……
如此来看,若是没有足够的实力往榜单靠前的位置冲击,哪怕侥幸登临灵溪榜,也很快会被人打下去。
就在陆叶准备再等等的时候,那灵溪榜一百位的名字忽然一阵扭曲,紧接着消散,继而另一人的名字出现在上面。
原先的第一百位被取代了!
陆叶连忙查探新上榜之人的阵营,确定对方是万魔岭的,眼疾手快,直接发了个挑战过去。
这一次倒是没有此人正在被挑战的信息反馈。
没片刻,那人应下了挑战,不应不行,拒绝的话陆叶就要取代他的位置了。
对方刚挑战完别人,登临灵溪榜,肯定是要恢复一阵,所以他虽然应下了挑战,可这一场战斗并没有立刻开始。
闲来无事,陆叶一边吞服灵丹修行,一边让天赋树继续吞噬地心火,同时分出心神研究灵溪榜。
对灵溪榜的了解,他都是道听途说,之前虽然登临过第三十三位,但只三天时间就火速下榜了,所以这榜单里面到底有什么门道,他还真不太清楚。
时间一晃,两个时辰过去了。
战场印记中有讯息反馈,陆叶立刻停下手上的动作,做好了战斗准备。
冥冥之中,忽有天机落下,将他笼罩,陆叶周身空间开始扭曲,视野变换,大片白光充斥视野。
待白光散去时,一下子便见到对面不远处出现一道身影,那是个二十出头的男子,应该就是这次挑战的对象了。
“啊呜……”
“嗳?”
旁边传来奇怪的声音,陆叶扭头一看,发现琥珀和依依就站在自己身边,都在惊奇地打量四周,他们两个方才一个在睡觉,一个在修行,不知怎地忽然就出现在这里了。
“陆叶,这是什么地方?”依依问道。
“回头说。”
陆叶转头朝对面看了过去,那边的万魔岭修士此刻正一脸震惊的表情,望着陆叶和依依,又看看琥珀,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说好的单挑,怎么变成了群殴!
灵溪榜挑战中,修士身边带着缔结了宠契的宠兽,可以理解!灵溪榜上就有驭兽流派的修士,带着的宠兽还不止一只。
但同时有两个敌人参与,就有些离谱了!
他正想问一下情况,却忽然发现陆叶的容貌很眼熟,仔细一瞧,这厮不就是这段时间己方阵营在苦苦搜索却始终没找到踪迹的那个家伙吗?
如今除叶盟大量修士还在他最后消失的区域大肆搜寻,可这家伙居然跑来挑战灵溪榜了!
“陆一叶!”
这万魔岭修士低喝一声,一时间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好端端地,这一座移动的宝库就这么出现在自己眼前,若是能在这里将他杀了,那所有的好处可就都是他的了。
但这厮实力惊人,他虽勉强登临灵溪榜,还真没信心能打赢这一场。
话音才落,陆叶就已经急速朝他冲了过去。
官梯
那万魔岭修士暗道糟糕,因为他本身是兵修的缘故,所以在选择战斗地形的时候,特意选了一个很小的空间,这空间内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方圆几十丈的斗战台,这样的小空间,无疑很适合兵修发挥自己的实力。
但陆叶同样是兵修,在这样的环境中,双方能占到的便宜是一样的。
萬華仙道 小龍捲風
风行加持,身影轻盈,身后几乎拖出了残影,原本相隔几十丈的距离迅速拉近。
这速度……那万魔岭修士看的眼角一跳,抬手就祭出了自己的灵器,虽觉得自己大概不可能是陆一叶的对手,但他好歹也是灵溪榜修士,怎么也要过上一两招,探探陆叶的底细。
嗤嗤嗤破空声响起,陆叶朝前奔袭时,兵匣中九道流光已攒射而去,一道道流光连成一条直线,追星赶月。
对陆叶的御器之威,这万魔岭修士早有耳闻,当即取出一张金身符拍在身上,全力催动灵力,护持己身。
“吼!”一声震天虎啸之音传出,肉眼可见的气浪朝那万魔岭修士席卷,被那音浪冲击,这人立刻生出一种被人一锤子砸在脑袋上的感觉,脑子疼痛的同时,眼前金星直冒,一身灵力都有片刻间的涣散。
心头大骇,陆一叶身边的这只白虎,居然还有此等神威?
才刚稳住心神,铺天盖地的术法已经从侧面袭来,百忙之中他眼中余光瞥见那个跟陆一叶一起进来的少女周身灵力涌动,一道道术法迅速成型,不要钱似的朝他打来。
施法速度之迅疾,术法种类之繁多,让人看的眼花缭乱。
轰轰轰的声响传出,一道道术法打下,哪怕这位万魔岭修士已拼尽全力躲闪,依然不免被打中,身上金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淡。
莫大危机感自心头滋生。
他连忙张口:“我认……”
最后一个字没吐出来,飞来的御器已破开他的金身符和护身灵力,撕裂他贴身穿戴的宝甲防护,从他的身躯中带出一串串鲜血,强大的冲击打的那人身形连连后退,剧烈震动。
陆叶奔至他面前,磐山刀出鞘,手起刀落,擦身而过时,硕大头颅冲天飞起,无头颈脖鲜血喷涌,血雨洒落。
数丈外,陆叶甩了甩磐山刀上的血迹,归刀入鞘。
好弱!
自晋升天七,进入核心圈之后,他杀过不少天九,但这样正面搏杀掉一个灵溪榜的天九还是头一次,对方给他的感觉就是很弱,不堪一击。
尽管这一战有琥珀和依依插手,对方所展现出来的水准也让陆叶有些失望。
自进入核心圈后,陆叶都处于被围攻的状态中,从未与人单打独斗,灵溪榜挑战倒是给他提供了绝好的机会。
如此一来,倒是可以借此检测下自己与其他灵溪榜强者的差距,而且既然选择冲击灵溪榜,那自然要按四师兄之前的叮嘱,在最短的时间内冲击到最高的位置!
依依上前将那人的储物袋和灵器都收了起来,后知后觉道:“陆叶陆叶,这是灵溪榜挑战吧?”
官梯(完整版) 釣人的魚
她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一下没反应过来,到了这时总算意识到了。
“嗯。”
依依和琥珀都能被传送过来参与挑战,倒是陆叶之前没想到的事。
不过琥珀严格算下来,是他的兽宠,身为一个兵修,带一个兽宠参与灵溪榜挑战,合情合理,也是天机允许的事。
而依依又是琥珀的伥灵,自然就跟进来了。
这让他无形之中能占据许多优势。
“出去吧。”陆叶招呼一声。
天机落下,视野一花,返回木屋之中。
依依从窗户处飘了进来,落在他面前,乖乖坐好,琥珀也跳到他腿上,静静等待着,两小只明显知道陆叶不会就此罢手,要陪他一同打榜。
陆叶再次催动战场印记,勾连灵溪榜,尝试对那九十九位发起挑战,还是没成功,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九十八位那个。
这一次倒是成功了。
而且让陆叶感到意外的是,对方没让他等太久,前后只半个时辰,天机就落了下来,将他送进了一个小空间中。
这一次战斗的地形跟上次差不多的样子,都是只有方圆几十丈的很小的空间。
会选择这种空间的修士,要么是兵修,要么是体修!因为只有这两种流派的修士,才会选择这种适合贴身搏杀的地形,如法修鬼修之类的,肯定都会选择大范围的地形。
视野中白光散去,陆叶立刻朝前方打量,看到对面一个体型魁梧的修士,不出意外,对方是个体修。
此时此刻,那体修正皱眉打量陆叶……
他方才隐约间似乎看到了一道人影一闪而逝,不过天机传送的过程中会有大片白光充斥视野,所以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看错。
透過性少女關系
一闪而逝的自然是依依,此刻她已遁入地下,隐匿了身形,免得叫人发现陆叶这边二打一,平白增加许多心理压力。
再者,依依这边隐匿起来,也方便随时发起偷袭。
体修已催动灵力,周身气血沛然,左手手臂上挂着一面灵器大盾,右手上持着一杆钉头槌,那锤体表面满是尖锐的倒刺,被这东西砸一下,肯定不会好过。
体修将大盾举在身前,拿钉头槌敲了下自己的盾牌,敲的砰砰响,挑衅的意思很明显,口中还道:“过来吧,浩天盟的小……”
话没说完,忽然定定地看了看陆叶,讶然道:“灭门之叶?”
陆叶已朝他奔掠过去,照旧风行加持,身形如雷似电,拖出一道残影。
彼此距离迅速拉近,体修表情微微变幻了一下,暗叫倒霉,自己好不容易打上灵溪榜,居然被这灾星给挑战了,看样子九十八位是保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