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cgj熱門都市小说 我不想長生不死啊 ptt-第五百三十一章 別看我!推薦-dzfqs

我不想長生不死啊
小說推薦我不想長生不死啊
国师府。
刚刚觐见完皇帝的袁缘带着彭特回到了这里。
在回到国师府的第一时间。
袁缘就兴高采烈的拿着皇帝给的那张纸,让彭特推着他找到了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司马德。
司马德还在擦着各种药物,看到袁缘的一瞬间,炸毛了。
“袁缘啊袁缘!这笔账我司马德记下了,你千万别被我抓到机会,不然我让你明白,人间不值得!!”
司马德看着坐在轮椅上的袁缘,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笑容。
听到此话。
坐在轮椅上的袁缘面无表情,只是眼中闪烁着一种名为喜悦的情绪。
只见袁缘抬头看着彭特,说道:“彭特,你看到了啊,是司马德挑衅我在先的,不是我先挑衅的。”
彭特见状,很耿直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国师大人,是司马先生先挑衅于你的,我看得很清楚。”
袁缘听到这里,露出了一抹笑容。
坐在旁边的司马德见此一幕,内心突然升起了一股危机感。
好像……
好像有点不妙。
下堂妃
司马德感到危险,可还是死鸭子嘴硬的说道:“挑衅你又怎么样了?这个彭特难道还能用什么理由来和我对敌?”
袁缘当即摇头,笑道:“不不不,不用彭特来,我亲自来就好了,记住了,是你先挑衅我的,要是陛下问起来,这可不能怪我。”
他说完,手掌一扬。
当场用了皇帝给的那张纸。
原本平平无奇的一个字,在袁缘手上,像是变成了世间最恐怖的物品。
纸张飞天而起,散发阵阵金光。
纸上一个‘镇’字闪烁耀眼光芒。
这些光芒缠绕着纸张,在缠绕片刻后,轰然化作了一条金龙朝着司马德飞去。
金龙腾空。
在司马德瞪大的双眼之下,轰然打中司马德。
司马德整个身体僵硬的倒在了地上,只有眼珠子在转着,浑身动弹不得。
“来来来,让我教你,什么叫做人间不值得!!”
袁缘狰狞一笑。
让彭特出去把门带上,颤颤巍巍的站了起身。
彭特疑惑的看了看两人,没有说什么,径直走了出去,顺带把门给关了。
彭特走出房间,一路来到院子里面等待袁缘。
足足等了盏茶的功夫,袁缘才自个推着轮椅来到了院子。
“国师大人,司马先生没什么大事吧?”
彭特忍不住问了一句。
“没事没事,那家伙没事,也就是要在床上躺个一两年而已。”
袁缘轻笑着说道。
声音让人如沐春风。
但说出来的话。
却令人感到恐惧。
没事没事……
步步攻心:總裁的劫愛計劃 納蘭明月
在床上躺两年,那叫没事??
位面奴隸主
那国师大人,您的有事,那是天塌了吗……
彭特莫名其妙打了个寒颤。
在这个大唐帝国,宁惹皇……额,惹那位皇帝,怕是死得更快……
算了。
宁惹司马德,不惹袁国师!
对,就是这样的。
另一边。
袁缘看彭特的呆滞,也没犹豫,淡淡的道:“所以,彭特,你也拜访完吾皇了,所以接下来,你我该谈谈了,你真的打算加入我大唐帝国?”
彭特闻言,连忙回神,拱手道:“是的,尊敬的国师大人,我愿意加入大唐帝国!从此成为大唐帝国的一份子,与大唐共进退!”
他说着,不由回忆起了自己初入大唐时……
带着好奇的心思而来。
怒戰諸天 邪道
结果同伴一个接着一个选择留在大唐……
本以为同伴们的选择才是错的。
现在看来,他当初的选择才是错的。
留在大唐帝国,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月明天下 流月風
坐在轮椅上的袁缘缓缓的说道:“你若是加入大唐,那便是加入我国师府了,因为你是修士的原因,我国师府是统一管辖修士,这点你要先明白了。”
彭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袁缘见状,这才继续说道:“你也是修为高深的人,既然加入我国师府,那我就要和你好好说一说,我大唐的势力。”
彭特听到这话,凝了凝心神,俨然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
他刚刚加入大唐,就算是加入了大唐的高层。
对于高层的信息,他都陌生得很。
现在袁缘要说,那他自然有要认真听着。
袁缘推着轮椅向前挪了挪。
这才停了下来。
看了一眼彭特,缓缓的开口。
“大唐帝国最高的势力,就是皇权!”
“这点,你不要有任何怀疑之心,皇权就是最强的一派,任何人都无法挑动皇权,若是与皇权为敌,便是与整个天下为敌!”
“而皇权又由几个部分组成,其一便是朝堂军政权,此由左右两位宰相,以及兵马大将军曹统与武官之首大将军韩羽执掌,职责为管理天下,使国家富强,百姓安泰!”
“其二便是东西两厂,此两厂皆有巡视天下,监察百官的职责,遇特殊之事,可先斩后奏,此为皇权特许,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机构!”
“其三便是我国师府,我国师府受皇权眷顾建立而成,职责便是管辖天下修士,同时,若是在战场所需,我国师府同样可以出手,助大唐一臂之力!”
听到这里。
彭特愣了一下。
前面的,他听得都没有问题,只能感慨大唐制度分明。
可说到后面,他脸色就奇怪了起来。
国师府,修士聚集之地。
战场所需,可以出手???
虽然在走超脱路的国家,对于这些限制并不是那么多。
但是战场上动手就过分了啊。
谁家战场上派修士上去战斗的?
一个法术就是一大片那一种?
就这样,苍天不会管?
豪門寵妻有妖氣
龍遊都市 憶春歸
在彭特的疑惑发问之下。
袁缘笑着解释了。
“天?大唐不归天管!大唐只归陛下管!”
“陛下可是曾经直言不再祭天的,还是当着天的面说的!天在陛下面前,也要低下头来!”
“彭特你是没早点来,没看到过那震撼的一幕,哈哈哈哈!”
袁缘大笑着。
彭特却没有半点娱乐的心思,相反还冷汗淋漓。
他看得到。
袁缘身上,出现了一种天罚才会有的味道。
这位国师大人,似乎有种要遭天罚的感觉了。
要不要提醒这位国师大人?
彭特刚想说什么,内心突然升起一股危机感,他瞬间不敢说话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
别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