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iln1优美玄幻小說 刑警使命笔趣-第1426章對上了-5zm2z

刑警使命
小說推薦刑警使命
“哎哟,张警官,叶警官,两位可是稀客,怠慢了怠慢了……哎呀,刚才睡午觉……”吴海山也是满脸堆笑,一上来就熟稔地和张思睿握手,又自来熟的和叶九握手,忙不迭地敬烟。
好吧,其实辖区内普通的店铺老板,对派出所的“片警”可少有这么客气的。
这位吴老板,估摸着是派出所去得多了,想着给自己“留条后路”。
你小子现在“得罪”了人,将来再家暴,看人派出所怎么收拾你!张思睿正准备开口,叶九却直截了当地说道:“吴老板,我是市公安局特警大队大队长,找你了解一点情况。
咱们换个地方谈谈吧!”
张思睿顿时有些吃惊地看了叶九一眼。
帝非良人
不是说好“微服私访”的吗?
怎么突然之间就该策略了?
官路法則
不过既然叶九这么说了,张思睿自然不会异议。
尽管张思睿还没有调到特警大队去,但已经在心里边将叶九当成了未来的领导。
领导这么做,肯定有理由。
“特……特警大队大队长?”
吴海山大吃一惊,脸上笑容瞬间就消失了,震惊地看着叶九,犯起了结巴。
张思睿身子微微躬了起来,虎视眈眈地盯住吴海山,沉声说道:“吴老板,叶大是市局来的领导,他找你了解情况,希望你好好配合!”
毫无疑问,这小伙子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只要吴海山一有异动,立马就制服他!一抹欣赏之意在叶九脸上闪过。
干刑警的,就得有这种高度的警惕性。
日日夜夜和穷凶极恶的犯罪嫌疑人打交道,怎么小心谨慎都不为过。
叶九倒是没怎么戒备,微微一笑,说道:“吴老板,你别紧张,我们就是找你了解些情况,不用担心。
只要你配合我们就行。”
“配合配合,当然配合……”转眼之间,吴海山就回过神来,重新变得满脸堆笑,忙不迭地又要给叶九敬烟。
可见他的内心还是有点慌乱的。
他干的这个生意,本就是游走在黑白边缘,以前警察没找过他,一方面是他自己行事谨慎,另一个方面也是运气好。
但警察以前不找他,不代表着今后也不找他。
这要是被盯上了,绝对受不了。
只在片刻间,就掂量清楚了这其中的利害得失,马上决定配合,吴海山到底也算是个聪明人。
北宋大表哥
桃運邪醫
“叶大,张警官,里边请!”
吴海山也是个有决断的,一旦决定配合,立马就邀请叶九和张思睿“密室详谈”。
老吴家这个店铺,是那种传统的“古镇模式”,外间是门面,里边就是住家的,类似那种小型四合院的模式。
倒是有点古色古香的味道。
吴海山领着两人来到了一间类似“茶室”的房子里,倒也清净凉快。
一进屋,吴海山又忙着给两位警察泡茶水。
“吴老板,别忙了,我就问几句话。”
永恒殺神 跳子琪
叶九也不坐,就这么杵在那,不徐不疾地说道。
张思睿顿时暗暗佩服。
甭看人家叶大年轻,领导就是领导,这气度就不一样。
所以说呢,不管这人到了哪里,有崇拜者就是好!“您说您说……”吴海山停住了,站在叶九面前,一迭声地说道,用上了敬语。
“八月四号那天,你店里是不是来过一个女客人?”
“八月四号……”吴海山开始在自己脑海中回忆。
“叶大,我是做生意的,店里边,各种客人都来过,男女都有啊……”“这个女的,大约四十岁左右,长头发,长相是这样的……”叶九给吴海山描述了一下龙雪华的长相特点。
狂女難逑
“他手里有货,并且是纯度很高的黄金!”
龙雪华如果想要向金贩子兜售黄金的话,有可能会出示样品。
黄金的硬度不高,纯度越高的黄金硬度越低,用普通的剪刀都可以剪下一坨来。
叶九相信,这种高纯度的工业黄金,应该就过不了老金贩子的眼。
一定会给吴海山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
“有!”
吴海山立马就给了叶九一个肯定的答复。
张思睿顿时精神一振。
老实说,他决定“掺和”这个事,一开始的时候,其实主要是推不开情面。
叶九也好,高远也好,鲁开山也好,哪一个他都不想得罪。
至于叶九那个推测,老实说,他可不见得百分之百信之不疑。
因为真的完全都是叶九的“猜测之词”,也没个证据啥的。
你说你“凭空”这么一猜,就找到了案子的真相?
要不要如此逆天啊!谁知吴海山却给了这样的答案。
“是有这么一个女的,长相年纪都和你说的差不多,打扮还比较时髦,一看就是市里人……”吴海山沉思着说道。
叶九回忆了一下,自己在案发现场见过的龙雪华以及她收藏在卧室里的一些生活照片,衣着打扮确实比较时髦。
就在被害的那一天,尽管是穿着睡衣的,但还是化了妆。
可见龙雪华平时是很讲究的。
“她进门的时候吧,还有些藏着掖着,东拉西扯的,后来才问我收不收货,把我还吓了一跳,我以为她是过来旅游的呢,没想到是要出货……”吴海山这个店铺,明面上是卖各种旅游产品的,就是那种根本不值钱,东南沿海某著名城市批量生产的所谓艺术品,各种古镇最常见的东西。
平日里倒也有些外地游客光顾。
“她一个人来的吗?”
“对,一个人来的。
所以我才奇怪,一般干这个买卖的,就很少见过女的。”
面对着两位警察,吴海山也不瞒着,直接承认自己干的是“金贩子”的活。
这叫明人面前不说暗话。
彼此心里明镜似的,再睁眼说瞎话有啥意思?
没的白白得罪人。
“那她给你看样品了吗?”
“看了……嘿嘿,叶大,不瞒你说,她那玩意,我真不敢收。
那就不是山里的货!”
“那是什么货?”
张思睿插嘴问了一句,目光炯炯地盯住了他。
“加工过的,而且工艺水平不低。
我怕有麻烦,没敢答应她。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