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89o火熱連載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一百八十章 馬服君是秦國的幫兇分享-gwoa8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楚国大军终于是杀出了一条血路来,从陈都一路将秦人平推到了上蔡,源源不断的兵力聚集在这里,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逼迫秦人只能放弃原先占领的地区,推出了这里,如今,秦国的主力驻扎在畐焚一带,与楚人继续对峙,两军相隔并不遥远,小规模的交战是没有停止的,只是,双方都没有冒然的发动全面进攻。
景阳将军,站在临时的校场内,看着下方操练的年轻人,脸上满是笑容,他已经很久没有打的如此畅快了,春申君与楚王,大概是被秦人打怕了,面对秦人的威胁,总是退缩,不敢交战,景阳心里悲苦万分,只能借酒消愁,整日将自己灌醉,就不必再人手这样的憋屈。
如今,楚王终于下定了决心,或者说,是春申君下定了决心,他不要再退让了,纠集全国的兵力,哪怕是影响了来年的收成,也要给秦人一个教训,楚国并不是韩国,不是您可以随意欺辱的。景阳无比的开心,他领着楚人,开始了疯狂的反击,楚人死伤惨重,伤亡率一直都在秦人之上,可是,秦人被他打退了。
从陈都退到如今的畐焚,不敢再有图谋陈都的想法,景阳觉得,这很值得,这些时日里,楚人的心里似乎都憋着一股火,现在,可以将这股怒火宣泄出来了。景阳是真的痛快,看着秦人抱头鼠窜,景阳总是忍不住的想要仰头长啸,此刻,他巡视着校场上的诸多年轻人,这些年轻人,也因为主将的到来,而显得无比的亢奋。
楚国无论从军队的编制上,还是军事制度上,都与六国有着明显的不同。楚国有专门的军事统帅,唤作司马,大司马,左右司马是管辖全国军事的,如今的景阳,应该就叫司马景阳,在其他诸侯国,并没有专门负责军事的官,将军是临时任命的,通常就是由君王来从贵族里任免一个统帅。
在士卒上,楚国有正军,王卒,私卒,县师等分别,最特别的就是私卒,哪怕是韩国,如今都没有私卒的存在,申不害变法,就已经夺走了贵族的私卒,将他们变成了正军。可是在楚国,贵族政治还是非常强大的,国内的一些大贵族,拥有自己的私兵,这也是很常见的,例如景阳,他就有一支只听命与他的五千人的私人武装。
这次春申君的动员,就是将楚国的这些军队全部都聚集了起来,故而,他们的整编问题是比较困难的,秦国可以从地方上直接抽调军队,按着地方,让地方的县尉等武吏来担任他们的统帅,依次任免,从而形成一支强有力的战斗编制,而在楚国,就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了,贵族的私兵,显然是不能在整编之后交予其他人来统帅的。
因此,楚国的军队编制显得更加繁琐,将领是非常多的,这也不能算是坏事,一方面,这种围聚在自己家主身边的战斗编制,在战斗的过程中非常的英勇,战斗力很强,另外一方面,这也不会让国家有太大的军事支出,可问题在于这增加了全军统帅的负担,使得军队不是非常的凝固,若是寻常的对手还好,可面对有同样战斗力的秦人的时候,这个问题就会明显的暴露出来。
这就造成了楚国与其他国家交战的时候,总是能教他们做人,而一旦与秦国交战,就会被秦国教做人。
这当然也能看出春申君的强大之处,他能迅速的对这样的楚国军队进行整编,送到景阳的手里,直接形成战力。景阳正在参观着各地刚刚完成整编,正在进行操练的士卒,就看到有一人慌慌张张的走了过来,几个武士想要阻拦他,却被他直接撞开,险些与他们交手,景阳不悦的招了招手,让他过来。
来人正是项先,项先皱着眉头,来到了景阳的身边,向他行礼拜见,这才说道:“将军,我听闻,收复地区的官吏,以私通秦国的罪名杀死了当地有名望的长者…又抢走了他们的粮食,请您下令,禁止各地的官吏再杀害这些人。”,景阳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先前秦国打进楚国的领地,任用当地有名望的老者来担任秦吏,这些人都害怕自己招惹到秦人,会使得秦人大开杀戒,自然是被迫接受,他们又将当地贵族,官吏的耕地分给百姓,还允许他们私下里买卖,这是因为在秦国,土地是私有的,楚国的土地聚集在贵族的手里,百姓们只是帮他们耕作的工具。
结果,景阳收复了这些地区之后,返回故土的贵族官吏们,就开始跟当地的楚人算账了,我们打不过秦人,难道还对付不了你们吗?那些被秦人逼迫着成为官吏的人,都被杀死,而那些收下土地,或者私自交易土地的百姓,也没有能幸免,甚至,秦人留给他们的种子,粮食,也都被他们抢走了。
中校的新娘
项先看到这一幕,他有些茫然,入侵者善待这些百姓,而本该保护他们的人却要杀死他们,故而,他找到了景阳。
景阳看着他,认真的思索了片刻,方才说道:“他们没有能抵抗秦人,我是理解的,秦人强大,就是我也不能掉以轻心,何况是他们呢?可是成为秦国的官吏,这是背叛楚国的行为,是不可以被宽恕的。”
“哪怕他们是被逼迫的,不这么做就被会秦人杀死,也不能得到宽恕吗?”
“不能,作为楚人,他们应该自杀来证明楚人的气节,而不是靠着背叛来活下去。”,景阳严肃的说道。项先忽然笑了起来,他说道:“最应该自杀的,不是那些应该保护他们的官吏吗?”,景阳皱起了眉头,他看着面前的项先,他总是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面前的这个人。
“项先将军,我只是司马,并没有资格管理地方的事务,这些事情,您应该告诉春申君,让他来下令。”,景阳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项先急忙走上前,再次跟上了他,项先认真的说道:“您若是不及时劝阻,这些楚人的心,都要归秦人所有!等下次秦人再来的时候,只怕他们就要站在道路边上欢迎秦国的军队了!!”
“所以才需要杀!要让他们知道!不抵抗秦人的人,一定会死!”,景阳愤怒的说着,步伐越来越快,而项先却依旧跟在他的身后,两人走出了校场,项先这才质问道:“您作战,难道不就是为了保护这些百姓吗?”,景阳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严厉的看着面前的项先。
“您若是敬佩马服君,完全可以前往赵国,成为他的弟子,而不是在这里,跟我说什么马服君的大道理…他是秦人的帮凶!您知道吗?”,景阳一把抓住了项先的脖颈,他冷冷的说道:“我已经打听清楚了,秦人运用了那位仁义马服君的战事理论,全军攻读,呵呵,闪电战,思想战,信息战?若是没有他,秦人会变得像如今这样疯狂,会杀死我们这么多的勇士吗?”
“是他,他杀死了我们的勇士!”
“秦国还在设立军事学室,您猜,这是谁提出来的?那位教您保护百姓的人,却让秦人变得更加凶猛!帮助秦人来杀死我们更多的兄弟!将来,他还会杀死我们更多的人,若是他这次与您一起来到楚国,我一定会把他抓起来杀掉!”,景阳冷冷的说道,项先咧嘴一笑,他反问道:“那您为什么不攻读他的学说呢?”
景阳一愣,一把推开了面前的项先,这才冷冷的说道:“先前所抓捕的几千秦国士卒,请您去处置吧,若是您没有处置他们,我就会处置您。”,项先一愣,他愤怒的说道:“以暴虐闻名的秦国,都没有杀害俘虏!只是将他们关起来!您却要杀死那些被抓获的秦人?!”
“我们可没有秦人那么多的粮食,我也不想在关押他们的事情上耗费精力。”,景阳随意的说着,方才看向了项先,笑着问道:“若是您不去,我也会派其他人去杀死他们的,我学不会秦人的思想战,我也不屑与去学习,我所想的,只是誓死保护楚国,为大王战死在沙场而已。”
景阳离开了。
楚国多雨,连绵不绝的细雨冲刷着一切,项先呆愣的站在城头,看着那些诅咒着自己的秦国士卒们,当他们被推出城池的时候,他们大概就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命运,他们被按在地面上,跪在这泥泞的土地上,看着他们那仇恨的目光,项先一言不发,只是,楚国士卒并不需要项先下令,杀死敌人这种事,他们一直都在干。
秦国的几个将领,此刻还能保持冷静,甚至,脸上的笑容也还在,项先看着他们,一位年轻的秦国将领抬起头来,看着他,给了他一个笑容,这让项先有些毛骨悚然,楚国士卒们举起了长矛,只是在片刻之中,秦人一个又一个的倒了下去,足足有五六千秦人,死在了城外,这当然只是第一批,在他们之后,还有在各地抓住的秦人,也都要经历这样的命运。
驚世冷後 彥汐
看着这些尸体倒在泥泞之中,项先抬起头来,让人看不到他的脸,这一刻,项先忽然觉得,只是因为这件事,自己可能要死了。
坐在城内,听着武士的报告,景阳这才点了点头,最近的这些时日里,项先有些古怪,他总是在宣传秦人的强大,劝说自己不要冒进,这就让景阳有些愤怒,他征战一生,难道还不知道如此简单的道理吗?他如此说,军心还如此保持呢?他一直怀疑,这位项先将军是否与秦人有了什么关系。
这在楚国并不罕见,每年春申君都会发现不少跟秦人交上朋友的贵族,而这些人,往往都会遭遇到一些灾难,例如遇到盗贼,或者家里着火之类的,这次,看到项先杀死了那些秦人,景阳方才减轻了一些对他的怀疑,或许他只是被秦人打怕了吧。反正就算他是秦人的朋友,在亲手杀了那么多的秦人之后,秦人大概也不会再将他当作朋友。
景阳看着面前的舆图,横在他面前的畐焚,是他进军南阳的巨大阻碍,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在畐焚之后,还有楚长城,若是秦人逃进楚长城之中,那景阳想要收复南阳,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除非是绕过长城,从垂沙的方向进攻宛城。景阳皱着眉头,思索着对略,该如何将秦人的主力消灭在畐焚呢?
秦国的将领蒙骜,倒也算是良将,可惜,他年纪太大了,最近的指挥更是有些糊涂,让景阳轻易的就取得了优势,在最初与这位蒙骜对峙的时候,景阳还占不到什么便宜,总是能被对方轻易的化解反击,双方展开拉锯,可是最近这段时间里,蒙骜也开始不行了,面对景阳,连续经历了三次失败,据说,这位将军已经病倒了,躺在营帐内,不肯再出来。
这是上天赐予楚国最好的机会,只要这次能将这十几万的秦人留在楚国,楚国就能从容不迫的收复南阳,南郡,秦国对楚国的优势,就会荡然无存,景阳眯着双眼,想法虽然很好,可是秦人的战斗力也并不低,要怎么趁着这个机会,来彻底的击溃这支秦军呢?
“将军!!”
盛寵之皇叔請入甕 亂蓮
暗黑騎士團
宋師道之縱橫天下
忽然有武士冲进了营帐内,他欣喜若狂的说道:“将军,秦人撤了!撤了!畐焚没有一个秦人,斥候说,看到秦人正在朝着楚方城的方向撤退,秦人看起来非常的惶恐,有很多的士卒正在哭泣,他们丢下了很多的辎重,军械!”
都市絕癥
“哈哈哈~~蒙骜病死了?!”
景阳下意识就想到了这一点,他猛地站起身来,说道:“全军即刻做好进攻的准备!!”,忽然,他想到了什么,又叫住了那位武士,说道:“不,还是再派斥候去打探周围的情况,要小心秦人的伏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