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y79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txt-920、用億年仙髓煉製的法寶竟然是……閲讀-wll00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亿年仙髓之中。
随着唐前辈离去,亿年仙髓之中,一切都变得沉寂下来。
破败的宫殿仍旧存在,但在光属性神阳的照耀下,所有黑暗被全部驱除。
就连那破败的宫殿,也在光属性神阳的照耀下消失于无形之中。
亿年仙髓之中,这围困唐前辈的牢笼彻底消失不见。
五彩斑斓的光出现,占据视野之内所有。
同时。
郑拓看向那被光属性包裹的吞魔泉。
吞魔泉在光属性神阳的照耀下,似乎是为了自保,竟化为拇指大小的水滴。
望着那圆润且漆黑的水滴。
郑拓对此并无一个好的处理方法。
吞魔泉为修仙界三大神泉之一,乃是与长生泉其名的绝世神物。
且这吞魔泉是三大神泉中最神秘的存在。
在影魔之主没有出世之前,很少听到关于吞魔泉的信息。
就算影魔之主被干掉后离开,也很少听到吞魔泉的信息。
没有人知道吞魔泉究竟有何威能,为何能与长生泉匹敌。
但是既然能够匹敌,定然有其非凡之处。
郑拓相信。
孕育影魔,仅仅只是吞魔泉的作用之一。
不行。
慶余年 貓膩
郑拓摇头。
吞魔泉这种东西,绝对不能带在身边。
这东西太过神秘与非凡,有何威能,全然不知。
可以毫不夸张的讲。
吞魔泉的品级,怕是比自己的古铜宝镜还要高。
若将其放在宝镜之中,万一出事,便是连累自己的大事。
既然如此。
他取出一枚锦盒。
锦盒是他经过特殊手段炼制,其中拥有光属性灵气凝聚。
在没有外力的干扰下。
其中的光属性能够持续一千年不灭。
抬手打出锦盒。
锦盒飞出,缓缓打开,将那拇指大小的吞魔泉装载入其中。
没有着急收回锦盒。
他中法决赞动,打向锦盒,立刻启动了锦盒上的三套封印阵法,
封印阵法启动,有强大的封印灵纹弥漫,宛若游鱼般,将锦盒封死。
搞定之后,郑拓仍旧不放心。
他以天道印记催动禁仙九封法门,继续对锦盒进行封印。
锦盒本身的封印属性,三套七阶顶级阵法的封印属性,在加上以天道印记催动禁仙九封的封印属性。
这一套标准流程下来。
相信就算吞魔泉在非凡也休想脱困。
当然。
他如此肯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手中这一枚吞魔泉属实有些袖珍。
与影魔之主比较起来,他手中这吞魔泉小的简直可怜。
如此小的吞魔泉自己若还不能封印,那就该着自己与这吞魔泉无缘。
搞定吞魔泉,将其交给一尊特殊的傀儡。
这特殊傀儡会将锦盒转移到一个只有郑拓自己知道的地方。
而特殊傀儡就特殊在这里。
在转移完锦盒后,特殊傀儡就会自毁,彻底将信息全部清除。
特殊傀儡带着锦盒立刻,暂时并未离去。
不急于一时,现在不宜做这种事。
先搞定眼前之事,回头在处理吞魔泉。
亿年仙髓彻底回复他原本该有的模样。
“小鲲鹏,继续吞噬。”
郑拓指挥小鲲鹏继续吞噬亿年仙髓之中鲲鹏先祖的力量。
这一次的吞噬没有人打扰,且在亿年仙髓之中。
小鲲鹏的气息与身体肉眼可见的增长。
郑拓对此保持谨慎态度,时刻关注小鲲鹏变换,若有意外他会立刻出手阻止。
好消息是意外并未出现。
小鲲鹏吸收鲲鹏先祖的力量很顺畅,毕竟同源,没有任何障碍。
只不过这力量太过庞大,以小鲲鹏的吸收速速,恐怕要等上个两三年,甚至三五年才能吸收完毕。
如此漫长的时间,他显然无法干巴巴在这里等待。
“小鲲鹏,打开你的鲲鹏空间,用鲲鹏空间将鲲鹏先祖的力量全部吸收,回头在慢慢炼化也不迟。”
郑拓想出如此手段。
“是的,脑大……”
小鲲鹏实力见长,各自见长,但性格没有多少变化。
性格的变化与经历有关,没有经历过狂风暴雨的摧残,小鲲鹏永远都只是一个孩子。
不着急。
修仙路还很长,经历狂风暴雨这种事,以后有的是时间。
小鲲鹏打开自己的鲲鹏空间,开始遵照郑拓所言,用鲲鹏空间吸收鲲鹏先祖弥留在亿年仙髓中的力量。
果然。
以如此手段吸收鲲鹏先祖的力量,比想象中快上数十倍不止。
细细感受。
以如此这般的速度吸收下去,三个月后,小鲲鹏就能将仙髓中所有鲲鹏先祖的力量吸收完毕。
到时候。
亿年仙髓将变成无垢的亿年仙髓。
无垢的亿年仙髓便是一块宝玉。
至于到时候自己想要炼制成什么样的法宝,便全看自己的心情。
不着急,不着急,不着急。
三个月时间的等待,郑拓还是能够稳住心态。
且他并非无事可做。
小鲲鹏吸收鲲鹏先祖的力量,他作为掌控鲲鹏灵纹之人,自然也可以借助这个机会,好好学习一番鲲鹏神族的力量。
自己若能对鲲鹏灵纹的修行有极高的造诣。
那对使用鲲鹏翼,使用鲲鹏灵纹战斗,都将拥有者无法想象的好处。
潜龙大会时。
他曾使用鲲鹏灵纹对战凤凰圣女的凤凰灵纹。
两种极致强大的力量谁也无法将对方奈何,这足以说明鲲鹏灵纹的强大。
虽然自己不是主修鲲鹏灵纹。
但此刻有如此机会,若浪费,岂不是暴殄天物。
想到如此,他便身形一动,进入鲲鹏空间。
鲲鹏空间是鲲鹏翼的空间,一片类似于镜中界的地方,也是属于他的地方。
在鲲鹏空间之中,他便是神明。
神明两个字就等于安全。
手心一动,召唤出十二神将,让十二神将给自己护法。
这般。
他便安心端坐于鲲鹏空间之内,催动鲲鹏灵纹,对其进行深入修行。
恍惚间!
郑拓感觉自己化为一条大鱼,畅游在舒服的海洋之中。
这种感觉他并不陌生。
当初借助人王壁垒,他便于阵道海洋中修行过。
可以说,此时此刻,与当时有异曲同工之妙。
化身大鱼,畅游鲲鹏灵纹的海洋。
修行仍在继续,郑拓保持着自己的专注。
三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
三个月后,如郑拓猜测,亿年仙髓中那鲲鹏先祖的力量被小鲲鹏全部吸收。
吸收掉亿年仙髓力量的小鲲鹏,已彻底变换了模样。
其时而化为一条大鱼,畅游四方大海。
时而化为一只鹏鸟,展翅九万里翱翔。
且小鲲鹏的气息已快追上宝镜。
这不得不让人感叹,有传承,就是比没有传承修行更加容易。
这可能也是为什么人们都愿意加入强大宗门的原因。
强大宗门不仅仅能够给予所有人庇护,还拥有无与伦比强大的传承给予你我使用。
“不错不错……”
郑拓点头,对于小鲲鹏的变化十分满意。
小鲲鹏变得越强,鲲鹏翼便会越强。
鲲鹏翼越强,他自身便是越强。
不仅如此。
他经过这三个月在鲲鹏灵纹海洋中的畅游,对鲲鹏灵纹的领悟进入到另一种境界。
虽说他对鲲鹏灵纹的掌控不如鲲鹏祖师。
但就现阶段而言,鲲鹏灵纹绝对是他手中的大杀器。
收获颇丰,郑拓十分满意。
当然。
最满意的自然是亿年仙髓化为无垢状态。
无垢状态的亿年仙髓呈现在郑拓面前。
郑拓望着如此状态的亿年仙髓,没有任何犹豫,开始炼制法宝。
在这之前。
天魂 舞雙
他实际上已经确定要将亿年仙髓炼制成何种法宝。
因为亿年仙髓足够分量,所以他打算炼制两件法宝。
炼制两件法宝的原因有两个。
一个是亿年仙髓的分量足够,炼制成两件法宝,并不会印象法宝的品质。
在一个,他便是在防着万灵之主。
上一次与万灵之主谈判不欢而散。
甚至双方已有些不愉快发生。
如今东域有人王壁垒存在,所以万灵之主进不来,无法找自己抢夺仙髓。
回头人王壁垒消失,万灵之主必定会寻找自己,所言仙髓。
所以自己炼制两件法宝。
若最后真被万灵之主堵住没有退路,便交出去一件法宝。
修仙帝國 風斯在下
虽说会很心疼,但同时也保住了另一件法宝,不至于竹篮打水一场空。
郑拓在为未来谋划计策。
稍加稳定之后。
郑拓抬手打出一道白光,将亿年仙髓分割为两半。
被分为两半的亿年仙髓,一副任由郑拓摆弄的模样。
“变!”
郑拓心中一动。
以天道印记将其中一半亿年仙髓包裹。
亿年仙髓的确珍贵。
想要以此物炼制法宝,绝对简单之事。
也就是郑拓拥有天道印记,敢直接将其炼制成法宝。
换成其他修仙者,恐怕没有这个胆量做如此之事。
因为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将亿年仙髓炼制成废品。
当然。
废品是夸大其词。
但也差不多。
被炼制过一次的亿年仙髓,效果恐怕会大打折扣。
郑拓并不着急。
他不是第一次炼制法宝,对于如何炼制法宝,早已烂熟于心。
并不着急,一步一步来,稳稳当当,如炼制正常法宝般,不要紧张。
以天道印记将亿年仙髓包裹,然后开始捏出自己想要的法宝胚胎。
这个过程并不复杂,但需要小心小心在小心。
因为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捏坏,让法宝变成一种难以想象的东西。
郑拓的第一件法宝,他打算炼制一尊鼎。
鼎为重器,乃法宝之尊。
在修仙界中,能驾驭鼎类法宝者,皆是王中之王,尊中之尊。
因为这件法宝,一般修仙者根本无法炼制,更别说驾驭。
郑拓选择以鼎为法宝,也是因为这玩意儿足够高大上。
仙剑的话他手中有很多,已经玩腻。
刀类的话煞气太重,对于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他来说,不会选择。
只有鼎,这东西看上去不仅攻击力惊人,防御力也很惊人。
攻防一体才是郑拓炼制鼎类法宝的原因。
且郑拓还给这鼎起了一个特别俗气的名字……仙鼎。
好歹是亿年仙髓炼制成的法宝,不带个仙字,总感觉对不起亿年这两个字。
索性,简约点,就叫仙鼎算了。
仙鼎的炼制需要时间,需要非常非常漫长的时间。
郑拓盘膝端坐虚空,催动着天道印记,对亿年仙髓进行炼制。
仙鼎的形状随着他的炼制慢慢凸显而出。
三足两耳,大气非常。
不着急,慢慢来。
时间在一点点消耗,凭借郑拓强大的神魂。
在他一丝不苟的专注下,终于将仙鼎第一步炼制完成。
仙鼎凝聚而成。
望着三足两耳,散发着阵阵光彩的仙鼎,郑拓点头,对此非常满意。
第一步仙鼎的胚胎炼制完成,接下来便是第二步,加入天道印记神魂印记与血脉印记,让仙鼎彻底成为自己的法宝。
这是最为关键的一步,也是最为简单的一步。
首先。
郑拓打出血脉印记。
血脉印记的存在,标志着如果郑拓有后代,都能够凭借血脉催动仙鼎。
血脉印记打出,转眼被仙鼎吸入其中。
仙鼎变换着各种光泽,吸收着他的血脉印记。
但在这炼制的过程中,郑拓惊愕的发现,自己刚刚打出去的血脉印记竟然不够。
空間神醫:重生最強女王 龍九月
好家伙。
刚刚自己特意多放了点血脉印记,就怕不够用。
现在竟然真的不够用。
算了。
事情都已到了这个地步,多方点血就多放点血吧。
大不了回头将那龙鳞参吃掉,好好补一补。
继续释放出血脉印记,供给仙鼎食用。
不得不说。
以亿年仙髓炼制的仙鼎,从基础品阶就是不一样。
炼制法宝都需要加入三种印记。
而三种印记吸收的越多,越是说明法宝的品级够高。
现在看。
仙鼎简直就是要将他所有精血全部吸干。
甚至到了最后。
郑拓不得不将许久不能移动的真身请了出来。
真身的肉身很强大,血脉同样强大。
但是,一天后。
真身面色苍白,足足瘦了一圈,整个人看上去如同干尸般,差点挂掉。
要不是他现在修为强大,能够依靠灵气维持身体机能。
恐怕就这单单吸收血脉印记,自己就会被仙鼎活活吸死。
好家伙。
这简直就是抽水泵啊!
亏得我有经常锻炼身体,如若不然,分分钟被抽死当场。
好消息是仙鼎吸收血脉印记终于达到极限。
坏消息是。
郑拓本体需要吃掉好的,喝点好的,快点回复精血。
因为还有一件法宝等待着吸收他的精血。
该死啊!
郑拓笑骂出声。
就算是与王级强者对战我也没有如此拉跨过。
谁能想到,竟然差点被自己还没有出世的法宝干掉。
仙鼎,你最好给不强大,特别给力,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郑拓本体去吃好东西回复精血。
有道身,继续炼制仙鼎。
血脉印记注入完毕。
仙鼎在吸收掉血脉印记后,明显与郑拓建立起了联系。
这种联系十分紧密。
甚至可以说直到双方死亡,这种印记也不会消失。
所以说。
现在知道为什么别人的法宝就算在好,也不如自己炼制的法宝好了吧。
别人的法宝,就算你用尽所有手段抹除其中的印记。
最终的最终,还会有一丝原主人的印记存在。
就算这最后一丝原主人的印记无法改变什么,但法宝的心中,确确实实会有原主人的一席之地。
不错不错。
郑拓点头。
感受到与仙鼎建立起来的联系后,郑拓点头。
这种联系很牢靠,非常牢靠,感觉上仙鼎就像是自己的手臂般。
血脉印记注入完毕,下面便是自己的力量属性,天道印记。
天道印记的注入,自然是为了更好催动仙鼎,使用仙鼎的神通与手段。
同样的。
下一位拥有天道印记之人,同样可以催动仙鼎。
但郑拓并不认为在这个世界上还会有天道印记。
天道印记的注入,相对于血脉印记来说,并不轻松。
仙鼎刚刚诞生,所需要的天道印记无比庞大。
郑拓没有办法,不得不请出元婴本体。
元婴本体之中拥有最纯正的天道印记,且数量无比庞大。
元婴出手,打出天道印记大河。
大河奔腾,注入仙鼎之中。
反观仙鼎是来者不拒,来多少吃多少,一副贪吃模样。
天道印记跟不要钱似得注入仙鼎之中。
仙鼎随着天道印记的注入,开始变换着各种颜色。
而在这种颜色的变换之中,仙鼎之中,出现大片大片壁画。
壁画出现后迅速渗透入仙鼎之中。
随着每一次有壁画的渗透,仙鼎的气息都会强横一分。
郑拓知道,仙鼎正在将天道印记与自身融合,成为一部分。
这种融合是缓慢的,也是需要时间的。
郑拓并不着急,持续给予仙鼎攻击天道印记。
亏得他元婴体内的天道印记足够多,不然恐无法支撑仙鼎如此狂暴的吸收。
最后的最后。
在元婴体内灵气出现报警时,仙鼎终于完成他的天道印记吸收。
完整天道印记吸收的仙鼎,已有法宝该有的模样。
它悬浮在那里沉浮着。
观看外表,便是知道仙鼎有多麽非凡。
别急,还没有结束呢。
仙鼎对于天道印记的融合需要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郑拓并不着急。
他耐心等待,等待着陷阱百分之百将天道印记融合。
等待是漫长的。
仙鼎融合天道印记足足用了七天时间。
七天后,仙鼎爆发出一阵强光,彻底融合天道印记。
不错不错。
郑拓完全能够感觉到自身天道印记与仙鼎的融合非常完美。
他现在已经能够控制仙鼎的大小与各种神通手段的使用。
仙鼎有何神通手段,还需要他后续参悟与亲自布置。
血脉印记与天道印记都加入完毕。
如此便剩下最后一步,加入神魂印记。
神魂印记的加入,本身很容易,但也充满了危险。
神魂对修仙者来说乃是重中之重。
神魂若是损伤,对修仙者来说,绝对是无法接受之事。
对郑拓来说,更是无法接受之事。
因为他将他准备踏足王级,需要完美元婴与完美神魂的融合。
在这个时候神魂若是受伤,那必将是非常不幸之事。
而炼制法宝,特别是仙鼎这种法宝,需要他的完美神魂亲自到场。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郑拓的完美神魂离开神魂界,踏足葬兵山上。
有危险肯定是有危险的,做什么事都会有危险。
郑拓对此已经准备充分,将危险降低到最小。
如果百分之零点零零零一的风险都被自己摊上,那只能说是自己倒霉。
郑拓已神魂体形态出现,完美神魂体望着眼前仙鼎,没有任何犹豫,瞬间飞去其中。
晴空 周而復始
神魂体进入仙鼎之中。
下一秒,郑拓的完美神魂散发出阵阵神魂印记波动。
神魂印记如活物般,蔓延向仙鼎四方。
神魂印记的加入,代表着法宝具有诞生法宝之灵的可能。
加入的神魂印记越多,诞生法宝之灵几率越高。
这也是为何低修为修仙者的法宝无法轻易诞生法宝之灵的原因。
他们的神魂印记本身并不强大,所以他们炼制出法宝所带法宝之灵几率很小很小。
反观郑拓,身为出窍期强者他拥有完美神魂。
所以他的追求,便是让仙鼎最大程度的诞生出法宝之灵。
仙鼎之中。
郑拓完美神魂盘膝端坐。
神魂印记一道又一道,被其注入仙鼎之中。
仙鼎如刚刚吸收天道印记般,疯狂吸收神魂印记。
吸收神魂印记的仙鼎,慢慢诞生出一丝丝灵性。
灵性这种东西很重要,对法宝来说甚至比法宝本身的材料还要重要。
有灵性出现,郑拓顿时露出笑容。
说明他此刻的方向没有错,继续努力下去,或许在炼制成功后,仙鼎便会诞生法宝之灵。
若能在刚刚炼制完毕就诞生出法宝之灵,那对一件法宝来说,便是如修仙者中的天选之子一般非凡。
郑拓的目标显然便是如此。
完美神魂稳定的输出这神魂印记。
同时。
为了能够稳定输出神魂印记,郑拓特意准备足够的神魂液。
他没有召唤出石鼎。
法宝与法宝之间也存在着某种竞争关系。
特别是一样的法宝,还是鼎这种法宝中的至尊。
二者相见。
万一出点什么事得不偿失。
所以郑拓没有召唤出石鼎,而是以特殊容器承载神魂液给自己提供补给。
神魂印记的注入有条不紊,其中危险,便是神魂力量的不足。
但在有神魂液的加持下,郑拓保持着一种非常稳健的速速。
时间过得很快。
神魂液的补给一波又一波,直到第七波的时候,仙鼎终于有所动静。
原本已诞生出些许灵性的仙鼎,此刻渐渐在郑拓面前出现一枚小光点。
小光点原本只有米粒大小,而随着郑拓注入神魂印记,迷离大小的光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
十几个呼吸后。
原本仅有米粒大小的光点,已有拳头大小。
拳头大小的光点之中能够看到,似乎正在孕育有生命般。
郑拓露出笑容。
他的方向没有任何问题,如此这般下去,仙鼎必然能够从一开始便诞生出法宝之力。
于此同时。
落仙宗上空,原本清空完毕,突然变得阴云密布。
似有雷鸣之声出现,让人好不心烦。
“刚刚还好好的天气,怎么突然打雷?”
门中有弟子感觉诡异,如此说道。
“谁知道,最近怪事特别多,打雷而已,也许一会儿就散了。”
有人如此回到。
此刻。
无道正在居所晾晒衣服。
天空传来的雷声,让他犹豫要不要收起衣服,以免被雨水淋湿。
“算了算了……”
无道摇头,抬手打出一道白光。
白光很快,瞬间穿透落仙宗护宗大阵,戳入云层之中。
一个呼吸后。
雷云散去,阳光普照大地。
“不错不错,今天天气真好,晒衣服喽……”
无道美滋滋,继续晒着衣服。
另一面。
十方世界,葬兵山上。
郑拓端坐仙鼎之中,继续催动神魂印记,加持与仙鼎之中。
同时。
繁華繚亂
他面前那拳头大小的光球不在成长。
无论他如何催动神魂印记加持与仙鼎之上。
他面前拳头大小的光球都不在成长。
但这没有关系。
郑拓能够感觉到,光球仍旧在成长。
其在吸收自己的神魂印记,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總裁的致命遊戲 壹拾壹
这种吸收显然并不会持续很长时间。
郑拓拥有完美神魂,神魂力量强大到匪夷所思。
拳头大小的光球,在不断吸收下,三日后,便不在吸收郑拓的神魂印记。
不错不错。
郑拓对此很满意。
看似没有诞生法宝之灵,实际上已经诞生法宝之灵。
他面前这光球,便是法宝之灵。
不过想要这圆球孕育出另类生灵,恐怕还需要一口先天灵气。
在修仙界中。
只有先天灵宝才能拥有法宝之灵。
因为先天灵宝有一口先天灵气,这一口先天灵气,便是诞生法宝之灵的关键所在。
此刻仙鼎,仅差最后一步,便能诞生法宝之灵。
但这最后一步,郑拓没有施展。
他手中的确有一点先天灵气。
先不说他手中这先天灵气够不够。
就在刚刚,宝镜告诉他,外界出现法宝雷劫,且是非常强大的法宝之劫。
若他刚刚给予光球先天灵气,让其成为另类生命,恐怕其要迎接刚刚的雷劫。
他相信那法宝雷劫仙鼎挺不过去。
法宝也是需要经过历练的,也是需要经过打磨的。
如今已诞生仅差一步的灵性,他便不着急于此。
让其多多历练,多经受一些磨难在晋升为另类生命,对法宝之灵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对此郑拓已经非常满意。
完美神魂离开仙鼎,回到神魂界,继续温养。
反观仙鼎中的光球,转眼间钻入仙鼎之中。
如此这般,仙鼎炼制成功。
不得不说。
整个过程充满了稳重与刺激。
亿年仙髓炼制法宝,这种感觉前所未有。
他心念一动,仙鼎飞回手中。
看着巴掌大小,三足两耳,散发出五颜六色光芒的仙鼎,郑拓心中满是开心。
不是说宝镜鲲鹏翼不好,而是仙鼎给他的感觉,更像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
当然。
宝镜鲲鹏翼,还有各种傀儡等,都是他手中独一无二的存在。
且之所以说是暂时炼制完成,是因为仙鼎还有许多后续工作要处理。
正好。
趁着肉身回复精血,元婴回复天道印记,神魂体回复神魂力量。
他心念一动,手中出现鲲鹏灵纹。
仙鼎有天道印记,天道印记的强大毋庸置疑。
但是天道印记这种东西,绝对不能轻易示人。
若被某些巨头知道自己有天道印记,恐怕会招来灾祸。
所以。
他需要给仙鼎做一些障眼法,装饰用的东西,以掩盖天道印记的力量。
其中。
他手中各种强大的灵纹,便是最好的掩饰。
鲲鹏灵纹,龙纹,长生灵纹,不死灵纹……
都是在修仙界中鼎鼎大名的灵纹。
虽说这些灵纹自己没有将其修行道极深的境界,如那鲲鹏祖师般修行出鲲鹏道纹,如不死神般修行出不死道纹……
但用来对敌与掩饰,显然已经足够。
手中各种灵纹涌动,打入仙鼎之中。
仙鼎因为有天道印记的存在。
所有能够容忍任何属性的灵纹附着于仙鼎之上。
这给了郑拓非常大的方便。
他催动各种灵纹,加持于仙鼎之上。
仙鼎吸收着各种灵纹,让自己拥有各种属性的力量。
整个过程很漫长,却也很顺利。
仙鼎海纳百川,来者不拒,将所有灵纹附着于鼎身之上。
玄而又玄的力量,出现在仙鼎之上。
刚刚诞生的仙鼎,便拥有了一股平常法宝所没有的力量波动。
不错不错。
郑拓对仙鼎传来的波动表示非常满意。
既然如此。
我在给你加点酌料。
说着。
他手中一动,出现一枚水原石。
水原石据说是天地诞生之初出现的五颗原石五行原石之一。
五行原石具体有何威能,少有人知晓。
因为这东西一共就五颗,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所以对五行原石的了解信息,简直比九大灵果还要少。
不过郑拓此刻取出水原石,将其镶嵌在仙鼎之上。
仙鼎因为有天道印记,所以对水原石并不排斥。
其欣然接受水原石,将水原石包裹,一副试图将其同化的模样。
看来效果不错。
郑拓手中一动,神阳原石出现手中。
神阳原石与水原石不同。
神阳原石是有神魂的存在的,可以说是一种另类生命。
他需要经过神阳原石的同意,才会将其放置于仙鼎之上。
“好东西!”
令郑拓意外的是。
神阳原石出现瞬间,竟然主动冲向仙鼎,与转眼间与仙鼎融为一体。
“老大,回头见。”
神阳原石的神魂化为一道光,融入那拳头大小的光球之中,消失不见。
神阳原石不傻。
他知道自己为五行原石之一。
因为五行原石的特殊性,他无法化为人形,也无法成为法宝,只能是原石。
现在。
他似乎有机会借助仙鼎的力量化为人形,成为修仙者,踏足仙道。
毕竟。
落仙宗云水韵长老的例子在前面。
先天灵宝是有机会成为正统修仙者的。
所以。
这让他十分兴奋,主动与仙鼎融合,成为一体。
仙鼎有神阳原石与水原石的加持,其本身那种玄而又玄的气息,变得更加浓郁。
在这浓郁的力量达到极致后,仙鼎顺利晋升为后天灵宝。
出声便是后天灵宝,对于仙鼎来说,起点还算可以。
若非郑拓压制住了仙鼎,其长生便会是先天灵宝。
听上去不错。
实际上恐怕没有想象中的好。
法宝的修行与修仙者的修行一样,需要循序渐进。
要不是因为仙鼎太过特殊。
他肯定会让仙鼎从低层次一步一步晋升上来。
好的钢铁是需要经过千锤百炼才会诞生的。
太过容易,反而会出大问题。
仙鼎的炼制并未结束。
各种灵纹加持后的仙鼎,还需要加持各种强大手段。
郑拓的各种手段全部注入仙鼎之中,倾其所有。
整个过程持续了足足十天十夜。
十天十夜后,仙鼎炼制完毕。
在看此刻仙鼎,郑拓点头。
不错不错。
如今的仙鼎完全可以用来实战。
且从参层次来讲,仙鼎在硬仗之上应该不会吃亏。
仙鼎有如此非凡之处,想来也不算辜负了亿年仙髓的炼制。
仙鼎炼制完毕。
郑拓将其投入到天道印记的海洋中继续温养。
转头。
他看向剩余另一半亿年仙髓。
亿年仙髓的神奇,已经展露无疑。
那剩余这一半亿年仙髓该炼制一种什么法宝呢。
混世仙途
郑拓实际上心中早早已有答案,
在炼制第二枚法宝之前。
他要先要检查一下本体肉身的精血回复如何,元婴的天道印记回复如何,还有神魂的回复如何。
只有待得三者达到完美状态,他才会进行第二次法宝炼制。
这个时间并不会太久。
三日后。
三者已经达到饱满的百分之百状态。
如此标志着他可以炼制第二件法宝了。
第二件法宝郑拓打算炼制一枚面具。
没有错,一枚面具,一枚很特殊,能够完美隐藏自己的面具。
他的身份有很多,但还不够多。
且随着修行的深入,遇到的强者会越来越强。
他需要一枚特殊面具帮助自己隐藏身份。
甚至。
他希望是一枚先天灵宝的面具法宝。
不过他也仅仅只是奢求,并不会强求。
一切随缘。
他只管走好脚下每一步便好。
心念一动。
以天道印记将亿年仙髓包裹。
轻车熟路,开始将亿年仙髓捏成面具模样。
面具法宝相对于鼎类法宝,明显更好捏制。
且郑拓在这之前,也是有炼制过面具法宝的。
不多时。
面具法宝的胚胎建立完毕。
接下来的步骤,便是考验郑拓意志力的实力。
血脉印记,天道印记,神魂印记,三种印记的加入过程,仍旧是那么的而痛苦不堪。
血脉印记的加入,让他近乎将自己掏空,差点挂掉。
天道印记的加入,让元婴那庞大的天道印记属性差点翻车。
反倒是最后的神魂印记。
有神魂液这种神奇的东西存在,让他顺顺利利,便将神魂印记附着于面具之上。
三者全部搞定,郑拓暂时松了一口气。
三者搞定就说明法宝的炼制已经完成二分之一。
下面对法宝的隐藏,他没有加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灵纹。
他只选择加入了两种灵纹。
一种是光属性,一种是魔属性。
两种属性分开各自强大,合在一起便是太极之力。
且黑白是永不过时的经典颜色。0
望着一般黑色,一半白色的面具,哭笑面具这个名字虽然不怎样,但的确很应景。
将两种灵纹注入到苦笑面具之中。
郑拓本应该感觉很不错。
但他总感觉缺少了一点什么东西。
究竟少了一些什么呢?
郑拓揉着下巴,努力思考着。
过了许久。
郑拓心中一动。
哭笑面具这个名字,天生便带着一种诡异的气息。
但此刻看他的哭笑面具,怎么看都带着一股正儿八经的味道。
名字与法宝本质不符,便让他感觉十分怪异。
既然如此。
他取出噬魂幡。
噬魂幡算是比较邪恶之物。
将其中那些强大而可怕的加入释放,加入哭笑面具之中。
过程中郑拓时刻观察,但效果并不理想。
光属性与魔属性两种力量的层次太高,噬魂幡中那些家伙根本无法降服这两种力量。
在加上有光属性灵气,根本没有办法让苦笑面具邪恶起来。
怎么办!
有些苦恼。
就在郑拓苦恼之际。
突然!
他乾坤中传来一阵不安的晃动。
下一秒。
他乾坤袋竟轰然炸裂。
那将吞魔泉封印的锦盒此刻满是裂痕,在疯狂的颤抖中轰然炸裂。
吞魔泉当即化为一道黑光,在郑拓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嗖的一声,钻入哭笑面具之中。
哭笑面具爆发出一股异样的力量。
郑拓当即警惕非常,看向此刻哭笑面具。
哭笑面具无恙,只不过,此时此刻的哭笑面具,竟带有一抹充满诡异的邪恶。
没有错。
就是这种感觉。
郑拓很矛盾。
因为此刻哭笑面具,与他想象中的哭笑面具简直一模一样。
但吞魔泉竟然冲破封印跑出来,这种事让他极度不安。
二者结合。
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
话说。
哭笑面具不会因此而变成别人家的孩子吧!
他正想着。
哭笑面具传来一阵波动。
紧接着。
黑雾自哭笑面具之上涌动而出,将哭笑面具包裹。
三个呼吸后。
一道身影,带着哭笑面具,自黑雾之中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