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l8ee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秦時小說家笔趣-第一千五百零一章楚滅(四)相伴-aya9j

秦時小說家
小說推薦秦時小說家
“堂主!”
“……”
汝阴城内,百家汇聚,前来相助楚军,尽上自己的一份力。
墨家如此。
农家亦是如此。
深夜子时已过,汝阴城内的动静似乎不逊色白日,又是一处宽阔的庭院。
其内一位位精壮的汉子看向田猛,城外的消息,他们也知道了,秦军趁夜攻伐,楚军损失惨重。
按照秦军的行军速度,不久,便是要临近汝阴了。
农家也该有所抉择了。
是留在汝阴这里,还是按照先前既定的计划离开,田猛身为此行主事者,当有所谋。
“诸位兄弟,我意观形势而动。”
“汝阴这里并非是一直坚守,而是要等待其余楚军尽可能的退向淮南,大将军项燕主力才会从这里退去。”
“农家弟子在楚地待了这么久,也不急于返回六堂。”
“果然楚军这里不足以坚守,我等趁势而退,如何?”
从去岁到今日,待在楚地数月,田猛颇有所得,率领农家弟子,断了不少次秦军后勤辎重。
可惜,后来那些后勤辎重护持的兵马居多,便是不足以下手。
便是换成尽可能对秦军造成骚扰。
面对眼前局势,直接退走,未免不妥,万一楚军可以支撑下去呢?
还是看看楚军的力量再说。
“堂主,秦国六十万大军齐动,楚军溃散,在这等攻伐大势下,就算项燕再如何名将,也无力扭转局势吧?”
一人语落。
巨浪
在这里待了那么久,不是吃饭睡觉的。
对于秦楚形势也是了解的,先前秦楚对峙,那是双方都在等待战机,可眼下秦军突袭,无疑楚军后退。
楚军已然落在下风。
“楚国难道真的要被秦国攻灭?”
有一人骇然言语。
楚军果然不敌秦军,楚国也就只有一个下场了。
“……”
“……”
逆世狂神
一时间,整个诸人汇聚的区域,乱嗡嗡一片。
“现在言语于此太早,楚军主力仍存。”
田猛摆摆手,对于楚军,实则自己也不太看好,实在是老世族和寿春那边有点令人失望。
但楚军并非没有任何希望。
只要楚军能够渡过眼前劫难,撑持下去,未必没有机会。
“堂主,我觉得农家应该收拢部分之力,找寻退走之道。”
“若然楚军可以支撑,一切如先。”
“若然楚军败退,则农家也可抽身而走。”
一人沉声语落。
农家不可能与楚国共生死的。
不仅仅是农家。
汝阴城内的诸子百家也是一样,襄助楚国楚军可以,要和楚军一块生死与共,决然不可能。
“堂主,城内墨家、儒家、燕赵的那些人如何?”
重生之萬界稱尊 紅塵看客
一人疑惑。
对于城外的讯息,农家已经知晓,不知其余百家如何应对,还有那些从燕赵、三晋之地前来的沦亡之人。
“你觉得那些人会和楚军一同迎击秦军主力?”
田猛轻笑一语。
“这……,却为如此。”
那人神色一怔,而后颔首。
当年己身的家国沦亡,尚未与之同生死,如今入楚,又如何肯那般同生死。
看来那些人所打的主意也是一样。
“哈哈哈,就依先前之言。”
“以观局势,进退再观。”
田猛再次大笑,环视诸人一言,定下农家之谋。
******
“白将军!”
“船只已经齐备!”
辰时刚过不久,白芊红便是领着麾下八万兵马临近淮水岸边,趁夜袭杀撤退的楚军,几乎没有遇到太大的拦阻。
那些楚军撤退之时,全无章法,被大军追击,不成阵型,纵有数万之力,也是如同鸡肋。
斩之!
杀之!
俘之!
短短一夜的时间,便是率领先锋铁骑行至此处,待船只齐备,后续兵马齐至,一同渡过淮水。
“幸好南郡那里前来的五万大军中,有水军之力,存有水军船只,否则,此刻寻找船只强渡淮水,还真有些困难。”
鹦歌身披轻甲,看着不远处汹涌流淌的淮水,宽阔数十丈,岸边的船只尽数不存,浮桥尽数被毁。
一切只有重新铺就。
“从此处渡过淮水,相距寿春还有百余里,全力行进,也是暮色临近。”
墨鸦亦是跨乘马匹,待在楚地一年多,想不到僵持不下的战局就这般破解了。
一夜之间,秦楚形势逆转,秦国六十万大军南下,临近淮水,楚国五十余万大军溃散。
怕是此刻唯有汝阴那里还算坚守。
然则,有各部数十万大军围困,应也是不长久。
“我先去对岸探察形势。”
白凤身形漂浮,玄光闪烁,踏水行进,呼吸之间,已然出现在淮水对岸,进而消失不见。
“冯劫将军所部,蒙恬将军所部,在我军后侧不远。”
“军司马,我军行过淮水,速速搭建浮桥,以为所用。”
看着岸边逐渐近前的船只,白芊红翻身下马,左右看了一眼,下达军令。
登舟渡水。
半个时辰之后。
便是一架架浮桥落在淮水之上。
“依从上将军之谋,速速渡过淮水,围困楚国国都。”
冯劫先至,没有迟疑,看着身后密密麻麻的十万兵,当先渡水。
“喏!”
军令传达,十万人再次先后渡水。
留守部分军器营之人,快速搭建更多的桥梁。
……
……
全才狂徒(我的美女姐妹花)
“上将军!”
科技大時代 倒著念著倒
“白芊红将军、冯劫将军、蒙恬将军已经率领麾下所部兵马渡过淮水,直奔楚国国都寿春而去。”
巳时!
军司马再报。
“传令三人,快马行军,务必将楚国国都围困。”
王翦闻此,为之颔首,一切都在既定之中,就是行军稍缓,还需要加快,否则楚王南逃就不妥了。
“喏!”
禪武狂徒
军司马颔首,再次下去传令。
“上将军!”
“我军已经将护卫汝阴的二十万楚军击退,外城亦是被强攻破开,只剩下汝阴孤城。”
未几,又有传令使前来,汇报汝阴之城的最新战况。
“看来项燕是真的坚守在汝阴了。”
“传令下去,先行强攻一个时辰,待正午之日,空出东门,追击而上。”
王翦轻语念叨,数息之后,落下一令。
從負二代到華娛大佬
“喏!”
传令官接过随军长史递过来的文书,快速离去。
家有萌妻II,高冷上司太危險 米西亞
“上将军何以不将项燕主力在汝阴之城彻底困杀?”
“反而要留出一处生门?”
“莫不担忧项燕奋力一搏?”
随军飞骑将军赵佗诧异,略有不解,看向上将军,若只是担忧项燕奋力一搏,大可不必如此,秦军之力足以将其镇压。
“哈哈。”
“若只是两军相搏,自然无需空出生门。”
“然项燕手中之力仍存,强攻之,我军损伤的确加大。”
“若是空出一门,则项燕率领大军东进,不为南下,我军追击,可沿着淮水东进,如此,拿下楚国国都、淮南就容易甚多。”
“接下来,便是底定南天、吴越之地,需要一处先锋兵马,配合兰陵那里的杨端和大军,足以追杀项燕主力。”
“南下江东,下吴越之地,可为重用!”
看向年轻的飞骑将军赵佗,王翦为之一笑。
赵佗之才,一路之上,自己考量过,丝毫不逊色军中少壮主将,再加上武真侯的助力,而且大王对其也是欣赏。
它日成为大秦柱石一般的人物不难。
自己已经老了,王氏一门,王贲尚可,孙儿王离的性情较之王贲差之不少,还需要继续磨练。
听此问,没有隐瞒什么,缓缓道出。
“原来如此。”
“上将军深谋,赵佗佩服矣。”
赵佗顿时恍然。
如今楚军主力尚未全部歼灭,上将军已然念及后续的底定南天,定下江水、吴越、岭南之地了。
“项燕为之依仗的汝阴壁垒坚守不了多久。”
“行军长史,拟令,令蒙武将军分出三万兵,派遣一军将火速南下,强渡淮水,汇合白芊红、冯劫所部,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楚王逃走。”
先前之言刚落,王翦又念及一事,看向身边一人。
“喏!”
当即,又是一道军令下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