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how1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混在帝國當王爺-第八百十三章 人終歸要有底線(十七)分享-xwg6c

混在帝國當王爺
小說推薦混在帝國當王爺
李勋并没有急着进宫,因为已经快到午时,这个时候,皇上赵询可能正在用膳,去了也是打扰,而且河州与柘州的事情,不算大,但也不算小,李勋既然选择了直禀皇上,就要想好了怎么说,不可能见了皇上,把事情一说就完事了,这既显得水平太低,也太肤浅。
回了家,尤敏见到李勋,叫着去吃饭,但李勋肚子并不饿,便没有去客厅,而是去了书房。
“主公,您回来了。”
司马图正在书房看书,见到李勋到来,于是起身行礼。
李勋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多礼,然后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
我是演技派
“你还没有吃饭吧。”
烽皇 瑞根
“我有一个坏毛病,读书之时,不觉窗外事。”
靈武狂尊 燕十八爺
李勋问道:“你最近整日待在书房之中,难道就不无聊?”
司马图说道:“最近难得清闲,读读书也是挺好的,主公不必为我担心。”
司马图在漠蒙受苦二十年,身体与精神饱受摧残,所以他的健康并不是很好,这段时间就一直身体不佳,一直都在家中养病,这两天有所好转,这才时常到李勋府里来,在书房看看书,或是与李勋聊聊天。
李勋轻声说道:“子文,出来做官吧。”
司马图微感惊讶道:“主公为何突然说这样的话?”
哈利波特與魔改大師
漂亮女總裁 小輝
李勋默默说道:“我知道你心中的志向,留在我身边,你永远都不会有名份。”
司马图是一个很有功名心的人,他想要当官,而且是当大官,以功名利禄来洗刷自己身上的污垢,因为在士人心中的道德标准,士可杀不可辱,司马图在漠蒙二十年,受尽胡人的驱使与奴隶,早就应该去死了,苟活到现在,或许对于他本人来说,是一件极为不容易的事情,但是对其他人来说,终归要受到歧视与不屑。
司马图之所以不记得失跟着李勋,只是做一个幕僚,说到底还是为了报恩,李勋数次救他于生死之间,是因为义。
司马图没有正面回答李勋,而是笑着说道:“常言道,相国门前七品官,主公如今身为相国,我是您的幕僚,怎么也比看门的要强一些,应该能算上五品官。”
面对司马图突然的玩笑话,李勋微微一愣,随即说道:“常言又道,小鬼难缠。”
说完,李勋自顾笑了起来。
司马图端起茶杯与茶壶,走到李勋跟前,给他倒了茶水,并轻声问道:“主公,范先生如今也是无官无职,但他愿意跟着您,这是为什么呢?”
玄幻閱讀系統 月白
李勋看了司马图一眼,轻声说道:“范先生的志向不在当官。”
司马图对着李勋躬身道:“范先生有此志向,我司马图也是如此,若只是为了功名利禄,我不会跟着主公您。”
李勋沉默不语,端起茶杯默默喝着水。
范中允曾经跟李勋说过,钱财与功名这两样东西,天底下没有谁会不喜欢,但有些人吧,他有自己的理想与抱负,若是仅仅为了钱财与功名,而忘记理想与抱负,那这个人也不过是有着华丽外表的空壳子罢了。
李勋有时候在想,若是赵询肯以国政相托,像范中允这样的人,又会做出何等选择呢?应该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吧,因为有人给了他施展理想与抱负的舞台,他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范中允之所以厌倦了官场,一度打算隐退山林,或许就是因为看不到希望,在绝望中心灰意冷。
天底下像范中允这样的人,或许并不少。
如今,范中允与司马图不计得失的跟随自己,任劳任怨,或许是出于报恩,毕竟自己对他们有恩,也有义,但这绝对不是全部,还是说,他们在自己身上看到了希望,以及其他什么东西?
李勋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有些话说多了,那就太见外了,司马图能够说出这番话,已经表达了他的态度与心意,这就足够了。
豪門閃婚,小蠻妻太迷人 低調
沉默半响,李勋放下茶杯,轻叹一声:“子文,我最近一直心情烦闷,政务上的事情,压得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司马图轻声说道:“主公经历太少,虽身为相国,但终归还是力不从心。”
李勋呵呵笑道:“不用说的那么婉转,我自己都觉得,我当相国,完全就不是那么回事,我还不够格。”
司马图笑道:“主公也不能这么说,武宗时期,刘文旭十八岁拜相,治国有方,以致名扬天下,青史留名。”
李勋看向司马图,淡声道:“你想说什么?”
司马图说道:“主公,政事堂与战场其实都是一样,为相者,要想施展抱负,展开拳脚,也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主公能够入相,靠的是什么?是地利,是先皇的临终遗言,以及当今皇上的政治需要,但是除此之外,天时与人和,主公何曾有过?”
李勋站了起来,在那里来回走动。
从赵询改元开合,朝堂政局正常运转到现在,李勋入职政事堂也是一个多月了,时间并不算长,但就是这不长的时间,却是弄的李勋有些精疲力尽,心中隐隐间有了退意。
赵询用李勋的目地,是为了利用他在西域、陇右西部的影响力与势力,把这两个地方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但是随着朝堂局势的越发汹涌,许多曾经被排斥在外的门阀世家,开始回返政治阶层,他们的到来,为的就是利益,西域与陇右西部这两块大蛋糕,他们岂会不闻不问,事实上,随着西域与陇右西部的人事被提上议程,这表明门阀世家集团,已经把目光盯向了西域与陇右,面对如此汹涌的来势,赵询能够顶得住?恐怕是顶不住的,因为这代表了许多势力的利益,赵询还没有能力与资格,去独享这份利益,他要是敢那么做,那些被他拉拢过来的门阀世家以及一些政治势力,恐怕立即就会离他而去。
一旦在西域、陇右事情上,赵询有了退让与妥协,事实上,损害最大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