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7l9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雲盤討論-第八百零六章 復活鑒賞-s7j4p

諸天雲盤
小說推薦諸天雲盤
站了好一会儿,洪易这才打扫清理起坟墓来,好几个月没来,孤坟杂草丛生,满目荒凉,青年不由悲从中来。
多年以来,他的心几经风霜,早已没那么容易流泪,联想起家里那威严无上的身影与严厉脸庞,洪易脸上的嘲讽之色愈发浓郁。
从小到大,他心目中的母亲是那么美丽,那么温柔的一个女子,至今洪易都还能想起她温柔的笑靥,那看着自己的眼睛,好如天空,又如星辰,内里涌现的温柔是那么的广袤无垠。
每每想起母亲,便想起在候府中从赵夫人到那些所谓的兄弟姐妹,甚至那些仆奴们对她以及对自己的诽议与欺辱,洪易就无法忍受。
这也是他为何要独自来这西山上,安心备考的缘故……
忽地,洪易感觉身后有人,心头一跳,猛然回头。
“谁?!”
这一瞬间,他的心是彻骨冰寒的,满脑子想起来的就是赵夫人那张貌似温婉大气、平易近人的脸庞,她终于忍不住派人过来要杀我了吗?
可当看清楚来人的时候,洪易心头却不由自主地一松,很陌生,但对方的双眼很恬淡平和,并没有什么杀机。
“鄙人姓卢。”
名門閃婚慢慢愛
对方看上去感觉很年轻,可洪易却没来由地觉得对方的年纪应该很大了,似乎来头极为不凡。
“小子洪易,见过前辈!”
这小子倒是很有眼色,上前一步,径直行礼道。
“哦?”
卢子华微微一笑,开了个玩笑道:“我看我们也就一般年纪,怎么我就成前辈了?”
“额……”
洪易一愣,但还是苦笑道:“前辈就别拿晚辈开玩笑了……”
能让自己看不穿看不透的,自他长大以来,除了父亲以外也就朝中几位大臣以及乾帝而已,而眼前之人貌似平凡普通,可他却敏锐地觉察到对方身上蕴藏的不凡,甚至感觉比自己的父亲还要深不可测。
“这位……是你的母亲?”
卢子华转头看向了边上的青青孤坟。
“是,正是晚辈的母亲……”
洪易的声音不由低沉了些许。
“我看你小子一身贵气,礼仪不凡,也是出身大世家之人,哪怕是庶出令尊之坟却……”
“……”
刑偵大明 宣大總督
洪易脸色一下子不好看起来,也愈发沉默,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看来你也是有故事的人……”
卢子华看着沉默下来的洪易,忽然说了一句。
“你很想她……”
“……是!”洪易低垂着的脸上,双眼透着些许红丝。
“如果现在有两个选择摆在你的面前,一个是让你瞬间拥有天下第一的无上修为,而一个是能复活你的母亲,你选择哪一个?”
“……”
洪易微微一愣,旋即摇头黯然道:“根本不可能有这等选择,前辈莫拿晚辈开玩笑了……”自己的母亲死去多年,尸骨早已化为灰飞烟灭,什么复活,都是妄谈。
“选一个。”
卢子华静静地看着他,认真地说道:“告诉我,你的选择。”
“我……我当然选择复活她——”
洪易红着眼睛说道。
天師百美緣
可她永远不可能复活过……
轰!正当他心头满是悲愤的时候,却见身前这位来历不凡的前辈忽地一抬手,身前母亲的坟墓便炸裂开来,洪易猛地回身,脸上目呲欲裂!
可还没等他做点什么,却只见一些星星点点的灵光从母亲的坟墓中飞舞出来,瞬间在半空中凝化为一道身影……
“这,这……”
眼前这匪夷所思的一幕,让洪易整个人都呆住了。
接下来,他就眼睁睁地看着这些灵光凝化而成的身形愈发地犹如实质……那一袭霓裳羽衣显现出来,那无比熟悉的身形凝化而成,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中的脸庞出现,只见她那闭着的双眼最终缓缓地睁开……
“娘……”
神魔戰傳 緣點
十多年没哭过的洪洪易这一刻流下了泪!
她缓缓地从半空中落下,一时间还没缓过神来,却见一个青年朝自己虎扑过来,嘴里还大喊大叫着娘亲……
唔……
梦冰云好看无比的柳眉微微一动,下意识地一让——
噗通!
这小子直接扑到地上去了,来了个狗啃屎式的摔跤!
“额……易,易儿?”
梦冰云还有些懵的脑子终于开始恢复自己生前的记忆,终于将这位扑街青年与当年自己那位玉雕粉琢的小家伙对上了号。
“娘,我,是我!我是易儿啊!”
洪易从地上翻身起来,鼻血长流,整个人灰头土脸,身上华贵的衣衫满是泥土,还要冲过来……
“停停停!”
梦冰云连忙一伸手,挡住了他。
“娘?!”
“你,你太脏了!”
梦冰云没好气地瞅着这小子,啧,一脸嫌弃,没错!是咱家儿子,可太瘦了,没有以前白白胖胖的可爱啊!还有,这小子看上去一点也不壮,不符合自己过去的畅想……
唉,怎么就长歪了呢!?
对了,自己是死多久了?怎么还突然就复活了?
忽地,满脑子问号的梦冰云看着自己的双手,愣住了……
武尊天下 宇天下雨
“我,我的修为……恢复了?!”
……
鬼泣四部曲
西山的这一处破败的寺庙里,好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洪易,终于与自己的母亲梦冰云正式相认了。
这一刻,洪易在梦中经历过无数次,此时此刻,他一直抓着母亲的手,下意识地咬了一下舌头,生怕眼前这一切是一场梦,可舌头上传递的痛感,清楚无比地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一切全都是真的,都是真实的……
“娘,我好想你……”
大制藥師系統 二將
“这些年,在家……在候府苦了你了……”
梦冰云摸着自己儿子的脸,看着他“十分”消瘦的身体,十好几岁了,还文不成武不就的……这位母亲脸上满是心疼之余,心下更是杀机凛然!
自己当年为了他,甚至不惜破了道心,一身修为尽去,还让一个什么都不是的蠢女人害了自己性命,而这些她其实都无所谓,只盼着儿子能好好活着,能在他的庇护下长大有出息……
可他——
这些年到底干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