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c3i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諸天普渡 線上看-第730章 水深 (二合一章)推薦-xo2el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娘子,我那天只是想看看热闹啊……”
许仙哭丧着脸道。
原来,保安堂自开张以来,就一直没有几个病人上门。
少数的几个,还是因疫症来势汹汹,保安堂又挂出免费诊治的牌子。
才有了几个贪图便宜,或是实在穷苦的病人上门。
就在昨日,许仙在保安堂中枯坐,百无聊赖之际,来了一对母女,询问是否免费施药。
保安堂有许仙和白素贞的再三交代,不得忽视怠慢穷苦之人。
便真是贪图便宜,想来打秋风的人,也向来都是好生接待。
对这对母女自然是热情招待。
许仙本来打算要为其问诊。
只是那对母女却百般推脱,哪怕她们两人都是面无血色,苍白得吓人,就算普通人也能看出她们病情不轻。
许仙虽然软懦,心地倒是良善。
他看出这对母女十有八九是染上了疫症,怕这对母女拖延下去,病情加重,无可挽回。
便连番劝告。
他对疫症毫无办法,可为其调养、缓解病情,却还是可以的。
只不过那对母女并不领悟。
许仙劝得多了,那老的还嫌弃他多事,骂他纠缠不休。
令他好生下不来台,也只好由得她去,不再理会。
请来的老掌柜问对方讨要药方,对方却说并无药方,只说要一种名曰万灵丹的药丸。
说是这药,一丸能包治百病。
许仙想不到世上还有何药,真能包治百病的,好奇之下,便问了一句。
那两人中的年轻女子倒是反应过来,说他不是茅山道士,拉着老母便要离去。
许仙实在是好奇,便追问了几句。
这对母女便说苏州城中的有一茅山道士在施药,便是那万灵丹。
已有许多人服用此丹,解了疫病。
她们母女听闻之后,便赶忙进城来寻。
见得保安堂外挂着免费的告示,只以为就是那施药的茅山道士。
不想,这话一说,他那老掌柜竟也听闻过那茅山道士之名。
实在是这几日,这个茅山道士在苏州城里十分有名。
那道士名叫王道灵,传言是茅山上的修行的有道真修。
眼见疫情凶急,这才下山施药。
还为母女二人指了去路。
许仙这才发现,那对母女所说的茅山道士,近来每日在与保安堂相邻的街上,兜售丹丸,并非免费施药。
那母女二人闻言,仍旧要去寻那茅山道士,却不愿在保安堂中就诊。
许仙便紧随其后,来到了相邻的那条街上。
果然,在街上看到了一个篷帐,帐下有高台,一个道士便于高台之上叫卖灵丹。
周围人群拥堵,里三层外三层,争相购买灵丹。
许仙见状,丝毫没有被人抢生意的自觉,反而觉得十分热闹,兴致勃勃地凑了过去。
在人群之中,见那道士十分卖力地拿着药瓶在兜售。
那灵丹的价格也令人乍舌。
一瓶药中,只有一丸丹,却要三十两银子一瓶。
饶是如今大唐昌盛,一般人家数月的收入也未必有三十两。
许仙本来也被这价格吓了一跳。
但那道士不知如何,竟在人群之中将他唤出,一顿劝说。
许仙晕晕乎乎间,竟被他说得心动,不仅当场试药,还掏钱买了几瓶回去备着。
白素贞听完,便断定那个茅山道士必有问题。
天下修行宗派无数,却以佛道为主。
五百年前,尚是佛门势微,道在佛前。
五百年间,因人皇崇佛,才渐有如今佛道并列之势。
可想而知,道门之盛。
道门之中,又以三山为宗。
此三山分别为龙虎,茅山,阁皂。
龙虎山天师府,茅山景阳观,阁皂山灵宝宗。
均为乾坤福地,道门之宗。
相传这三宗都是同出一源,精修符箓之道。
三宗掌教之尊,皆是天下有数的真修,虽在人间,却早已是真仙之流。
便是在天界,也少有能及之辈。
这般道门圣地,门下弟子再是不孝,也不可能在疫情之中贩药谋利。
白素贞思虑之下,知道自家相公胆子小,并没有说出息的猜测,只是握着他的手,好言安慰。
暗中度过一丝法力。
然后心下便是一惊。
她本想用法力强行驱除许仙体内药力,却发现那药力早已在许仙体内化于无形,且如同有灵性一般,在许仙体内到处乱窜。
毕竟是在许仙体内,有诸多要害,白素贞怕伤及许仙,也不敢强催法力。
只能暂时以法力护住许仙内外。
虽无法根除,却也令许仙暂解疼痛。
许仙摸着肚子,惊喜道:“咦?娘子,我好像不疼了。”
白素贞笑道:“官人,你不必惊慌,没事的,也许只是吃坏肚子罢了。”
“对对,哎呀,差点错怪好人,娘子,你是不知,那位茅山道长真是厉害,如此棘手的疫情,他也能药到病除……”
“……”
看着许仙这呆傻的模样,白素贞又好气又好笑,却也只好应和着。
过了一阵,等许仙睡过去,白素贞才起身,出了房门,在院中运转法力,想要推衍出那道士下落。
不想,根本无法推衍出半点迹象。
反而有一种隐隐的心悸感袭来。
这让白素贞升起不祥之感。
焦虑之下,便化身一道流光,想要在苏州城中搜索那道人的踪影。
寻遍全城,却也不曾找到。
这本就在她意料之中。
连衍算天机之法都不能推衍出半分迹象,又怎么可能这般容易让她寻着?
只好暂时打道回府。
此后数日,白素贞都在暗中观察。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那道人竟然不再出来卖药。
一连几日,都没有人再见过道人。
这让满城百姓都陷入一种恐慌中。
原本的疫症虽然没有人能治好,但似乎根本不会致命,所以还不至于令人绝望恐慌。
但毕竟是疫病,而且患上了也很痛苦,谁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死,突然间跑出来一种能医治疫病的丹药,就让人生起了希望。
现在刚刚出现的希望没了,就令人产生一种得而复失的恐慌,甚至绝望。
当地官府也有些焦头烂额。
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早已经将疫情上呈朝廷,除了得到一个令各地用心救治外,别无应对。
接连搜寻数日的白素贞,也毫无头绪。
许仙身上的疫气也越来越重,她若再法力强压,难免伤身。
心急之下,白素贞不由想起那天的和尚来。
如今她已知那位道行高得可怕的和尚,就是离苏州不远的镇江金山寺的住持。
此次水灾疫情波及极广,镇江也在其中。
但这位高僧在那日以大神通治水之后,便不见动静。
照理说,以其神通法力,慈悲之心,不该坐视才对。
白素贞只觉其中或有蹊跷。
左右也是无法,虽然她并不是很想与这般佛门高僧接触,因为她终究是妖类,但为了救许仙,也想要弄清楚其中玄虚,白素贞便打算前往金山寺一行。
与此同时。
镇江,金山寺。
“薛施主,又见面了。”
陈亦笑意吟吟地看着像鹌鹑一样缩着脖子,站在面前的薛惊鸿。
听到他开口,薛惊鸿整个人像触电一样抖了抖,像受了惊吓一样,沉默不语。
陈亦只是一笑:“掀起如此天灾,你便不怕报应临身?”
你就是我的报应……
薛惊鸿心里嘀咕着,却打定主意,一言不发。
他算看出来了,这法海就是他的克星。
管你说什么,老子就是不说话。
你不是佛门高僧,慈悲为怀吗?
有本事杀了老子!
虽说他有魔天令旗,但这令旗也并非万能。
事到如今,他自己也清楚,在这和尚面前,魔天令旗也未必能及时带走他。
“这便是你的依仗?”
陈亦见他不言不语,也不动怒。
右手摊开,四枚晶柱出现在手上,自顾问道:“此物是什么?”
“这是天晶……嗯?!”
薛惊鸿开口之后,悚然一惊。
为什么他会说出来?
不对!这贼秃使坏!
“嘿嘿嘿……”
薛惊鸿用力咬了下舌头,不敢再装鹌鹑,干笑道:“法海禅师,小子只是想逼出那恶妖,绝无恶意,小子也并不知会掀起如此大祸,”
“念禅师看在小子报仇心切,也是一片孝心的份上,饶恕小子一回,”
“小子发誓,从此之后,绝对行善施德,以赎今日罪孽!”
“是吗?”
陈亦笑道:“看来小僧之前所说之言,你是没有放在心上,”
“你仇怨遮眼,嗔痴之毒深重,若再放你离去,不仅害己,也是害人,小僧是断然要将你留下了。”
薛惊鸿眼神闪烁,便听陈亦又道:“你若是自恃那法宝,尚心存逃离之念,不妨一试?”
薛惊鸿心中一苦,眼珠子微转,不由赔笑道:“法海禅师,这叫天晶,可是天下间绝无仅有的至宝,而且其中藏着天大的秘密,能令人成仙成神,长生不朽,若是禅师肯放我一马,我不仅将天晶献与禅师,还将这秘密拱手奉上!”
说着,脸上露出极为肉疼之色,似乎十分不舍。
陈亦心中冷笑。
信你个鬼!
实际上在之前见到这四枚晶柱,和那尊巨神虚影,再联想到这小子所使的武功,陈亦就有了猜测。
刚才用佛法神通令他自己说出天晶之名,就更加确定。
没想到这人不仅是个穿越者,还是个去过不止一个世界的穿越者。
这令他对这个穿越者来历更为好奇。
这小子很不老实,而且滑不溜手,陈亦本想用神通迷惑,令他自己说出来历。
不过刚才一试,这小子不知道有什么手段,竟然那么快就挣脱出来。
陈亦怕他还有什么诡异手段,也不打算再用神通。
反正他现在也逃不出自己掌心,也不必急于一时。
心念电转,陈亦便笑道:“便是我放过你,你此次掀起滔天大祸,这天下之大,也无你容身之处,”
“不说朝廷,只怕你出得这金山寺,便要被那四处寻找祸首的修道高人擒拿,”
“修行之人,虽向来不轻易杀生害命,但对于胆敢为祸人间的妖魔,向来不会心慈手软,”
“以你的罪孽,便是将你剥皮拆骨,销魂戮魄,也在情理之中。”
“不、不会吧……”
薛惊鸿干笑道。
“看来你是有所倚仗,早有算计,”
陈亦笑道:“小僧不妨说与你听,以你的修为,在这天下也算是杰出之辈……”
薛惊鸿闻言,露出得意之色。
心里不屑道,那还用说?要不是你这贼秃是主角之一,开了气运外挂,还比老子多活了这么多年,老子会不如你?
“你是否以为天下间就没有几个能治你之人?”
陈亦看破了他的心思,笑道:“实话告诉你,所小僧所知,不算佛道两门,便是朝廷,在这苏州之地,能反掌之间镇压你的,就不下两手之数,若是加上其他……呵呵。”
一声颇得精髓的呵呵,让薛惊鸿有种恍惚感,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故乡。
不过很快,心里就充满一种羞辱感和不服气。
吹!
你使劲吹!
反正老子打不过你!
看着他一脸不服气,陈亦自顾说道:“你可知道,你行此悖逆之事,为何无论朝廷官府,还是修行之人,皆在旁观,任你掀起滔天大祸,也置若不闻?”
那是因为老子神机妙算!
薛惊鸿在心里狠狠道,面上却露出满脸谦卑笑容:“法海禅师,小子真没有存害人之心,还妄禅师明鉴啊!”
陈亦不理他狡辩,继续笑道:“你有算计,他人也有算计,薛施主,不如你来说说,是擒下一个无敌狂徒的功德大,还是在生灵涂炭之际,救赎百姓万灵的功德更大?”
薛惊鸿闻言一惊。
他不是个笨人,否则也混不到今日。
奶奶的!
被阴了!
枉他自诩聪明,竟然被当成了工具人?!
想通了这点,薛惊鸿只是一瞬间的羞怒,旋即就升起了浓浓的恐惧。
因为他发现,自己对这个世界一点都不了解。
这个世界的水,远比他想象的深不知多少。
自己的行为,在别人眼里,就像掌中的蚂蚁。
他自己清楚,要做到这一点,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才更令他恐惧。
陈亦笑意吟吟道:“施主还想走吗?”
“呵、呵呵呵……”
薛惊鸿发出一阵干笑,纳头就拜:“小子自知罪孽深重,愿追随禅师,求禅师慈悲,让小子能日夜于禅师座下侍奉,好聆听佛音,洗去心中妄念,赎往日罪孽!”
“……”
哼哼,不要脸的小狐狸。
陈亦心中冷笑一声。
面上却慈祥得很:“善哉善哉,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施主能醒悟,是再好不过,出家人慈悲为怀,施主有心忏悔,小僧无任欢迎,”
“你便在寺中住下吧,你刚刚断臂,等养好伤,小僧择日再为你剃度。”
小子,敢在佛爷面前装装,还想把佛爷当NPC刷?
念在你还有送宝童子的隐藏属性的份上,不弄死你也要先恶心死你。
“??”
老子没有说要出家啊喂!
薛惊鸿要哭了,可他不敢再嚷嚷,要是惹得死贼秃不快,改了主意他不是要哭死?
“方丈住持!方丈住持!”
“有人求见!”
正在这时,外面又传来个乍乍呼呼的声音。
很快便见到净明小沙弥甩着小短腿,蹬蹬蹬地跑了进来。
陈亦翻了个白眼:“净明,说了多少次,遇事莫慌!”
“不是啊,方丈,净明没有慌,”

cenuq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諸天普渡 ptt-第726章 放下屠刀相伴-l8t1e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又是“魔天”……
是佛爷我宅太多年了,这世界都变成了穿越者大本营了?
这魔天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从哪里钻出来的?
“晚辈薛惊鸿,拜见法海禅师!”
陈亦正想着,那白衣公子哥扇子一收,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神色谦恭,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薛惊鸿?”
陈亦脸皮微微扯动。
连名字都很骚包啊……
他绝不允许有人比他骚……
陈亦心里咬着牙,面上一派温和:“薛施主是何方人士?”
“呃……”
薛惊鸿其实是对自己这一行是充满忐忑的。
毕竟对他来说,面前这个人简直是如雷贯耳。
可是有着“法力无边,海裂山崩”的名号。
前几日,被大唐的那个莫名其妙的冲霄阁追杀,若非他早早抱了白娘子的大腿,得她相助,恐怕真就让黑心老魔给阴成功了。
也正是因此,他对白素贞的道行法力,也有了一个极为深刻的了解。
如果他不动用底牌,绝对不可能是这位白娘子的对手。
更何况眼前这位,能将白蛇青蛇一起按在地上摩擦的法海和尚?
但他显然没有想到,这位大名鼎鼎的法海和尚,竟然不是个老头,而是个眉目如画,长得比他都俊的年轻人。
该不会是最恐怖的那个版本的法海吧?
看着眼前这个笑得温和的年轻和尚,薛惊鸿差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好怕他突然把衣服一脱……
对方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薛惊鸿感觉略微有点突兀,不过想了想也只当自己多心。
他既然是出来混的,怎么可能连个来历都没有准备?
薛惊鸿不紧不慢地恭身道:“小子乃河东汾州人士,家父乃隰(xí)城县县尉。”
“河东汾州?”
陈亦脸上微笑不变,微微沉吟,问道:“施主与河东薛氏……?”
薛惊鸿露出矜持的笑容:“回禅师,小子祖籍绛州。”
陈亦惊讶道:“原来是名门之后,小僧失敬。”
绛州不算什么名地,但在几百年前,却出过一位威震大唐,令天下敬仰的大人物。
曾经留下过“三箭定天山”“神勇收辽东”“脱帽退万敌”等威名的薛仁贵。
陈亦估计,以这个世界的尿性,那位白袍神将估计没“死”,仍旧还在地府那位太宗麾下当差。
不过这小子还真是准备够全的。
河东薛氏,如今虽然衰落,却也仍是名门望族。
陈亦没看出薛惊鸿有撒谎的迹象,看他有恃无恐地顶着河东薛氏的名头,想来是用了什么方法,经得起查。
就是不知道,真遇上了那位白袍神将,他这一声祖爷还敢不敢叫得出口?
陈亦也懒得去追究其中。
“听净明说,薛施主是来求小僧搭救?”
“薛施主乃名门之后,”
“……”
薛惊鸿有点愣然。
按照流程,不是应该先来一番商业互吹吗?
你怎么不按套路来?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弄到这么个名门之后的身份啊!
“哦,是的!”
薛惊鸿还算反应快,连忙摆出一副恰到好处的惶然:“实不相瞒,法海禅师,小子自幼体弱多病,幸得遇异人,拜其为师,”
“从此后小子常随吾师云游天下,治好了顽疾,还得传一身武艺,”
薛惊鸿自然流露出一丝淡淡悲戚:“只是家师不幸,数年之前,遇上了一个妖怪,为妖怪所害,丧了性命,”
“恩师遭难,小子如何能置身事外?是以离家追查多年,才终于在钱塘查到那恶妖踪迹……”
说着,薛惊鸿微微抬头,隐晦地观察陈亦表情。
却只见陈亦温和依旧,不见半点异色。
没有不耐,却也没有好奇,只是安静地看着他。
反倒是那看着温和的眼神中,似乎藏着些什么,让他感觉有一丝说不出来的古怪,令他有点心慌慌的。
这法海简直油盐不进,不愧是佛门高僧,个个都是老阴笔……
薛惊鸿已经有点后悔上金山寺来。
也是被冲霄阁的那些家伙追得急了,昏了头才跑来找法海。
早知道拼着掉光好不容易刷起来的好感度,也要把白蛇扔出来卖了。
事到如今,他也只有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他还真不信,区区一个土著罢了,法力再高,也要被本公子玩弄于股掌之上!
薛惊鸿借着躬身的动作又低下头:“前些日子,小子听坊间传闻,说是罗刹江上出了个水妖,年年掀起水患,祸害沿岸百姓”
“是法海禅师在罗刹江边,以大法力揪出了那水妖,并将其除去,”
“法海禅师不愧是佛门高僧,神通广大,”
他拍了一通马屁,话锋又是一转:“只是小子斗胆,法海禅师有所不知,那妖怪便是小子千方百计要寻的恶妖,此妖诡计多端,十分狡猾,”
“那日禅师所降妖怪,不过是那恶妖被小子追得急,怕露了形迹,引来官府剿杀,才放出的分身一具,欲行金蝉脱壳之计,”
薛惊鸿一脸凝重道:“那恶妖真身,实已化身为人,便藏匿在人群之中,暗中蛰伏,若不及早揪出,实有滔天之患,不可不防啊。”
他说着,暗中观察法海神情。
但是任他费尽唇舌,也不能从法海脸上看出一丝一毫的波动。
不由心中连连暗骂:死秃驴!说什么慈悲为怀?都是狗屎,老子都说了这么多了,一点反应都没有!道貌岸然,假慈悲!难怪以后会强掳青蛇助你修行,假公济私!呸!
陈亦脸皮微微一动。
他虽然没有传说中的他心通,可莫说是他本体智慧通明,般若观照,大千世界,天上地下,人心鬼蜮,皆能洞烛。
就是现在的法海,也有一种神而明之的感应,那是智慧通达,灵台澄澈到了一定程度,自然而然的能为。
这小子的不怀好意,简直毫无遮掩地返照在心。
绝对是在用恶毒的语言骂他!
哼哼……
陈亦暗暗记着账,面上露出感慨慈悲之色:“原来如此,”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合什叹道:“小僧那日见那妖怪祸害百姓,愤而出手,灭杀了那妖,实是犯了嗔念,着实不该,”
“唉,需知,佛门广大,慈悲为怀,普度众生,世无不可度之人,便是妖,也有爹生娘养,小僧这般狠下杀手,实在有违佛门慈悲之心,”
“如今得知,那妖怪未死,小僧倒是了了一桩心事,还要多谢施主哇。”
薛惊鸿有点傻眼,不对啊,你怎么能这样呢?
你不是这样的法海啊!

ia9if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諸天普渡 線上看-第718章 妖怪讀書-t3r2j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天命之人,气运所钟,跟着他们,处处是机缘啊。”
白衣公子哥根本不理会他的质疑。
爱信不信。
“你想要如何做?可是想从这些不良人手中抢下此人?”
“本尊可警告你,此界人间王朝,非同一般,你若是想让本尊出手,那是休想。”
终究是要与他合作,黑心老人心中虽存疑,却也只能姑且信他。
只不过,他二人降临此世虽说不久,那是对他们自身而言。
对一般人而言,他二人早在十八年前便已降临。
虽说因种种原因,不敢过于冒头,但对于此世,也多少有些了解。
此世的人间王朝,可不是好招惹的。
就算黑心老人为人极傲,刚愎自用,也自问不敢去招惹。
此时也有些白衣公子哥的用意来,怕不是想要驱虎吞狼,把他给干掉?
“瞧您说的?我是那种人吗?”
白衣公子哥一副吊儿啷当的模样。
“本公子是斯文人,最讨厌动手动脚的。”
看到黑心老人一脸冷漠,白衣公子哥自觉无趣,还有点尴尬,也没了东拉西扯的兴趣。
“老黑啊,你有所不知啊,这大唐虽然堪称盛世,可再是盛世,也不可能处处完美,”
白衣公子哥也不管黑心老人黑沉的脸色:“就如这钱塘县令,虽算不上什么贪官污吏,但胆小如鼠,性狭难容物,为官之道,但求无过,不求有功,实是草包一个,”
“最重要的是,他家有悍妻,极为贪婪,嘿嘿……”
白衣公子哥说着,怪笑了一声。
“哦?”
黑心老人能将有着无数鬼蜮的魔教一统,岂是易与?
一听便明白了。
神色微动:“既如此,那便简单了……”
“是吧?不是本公子说你啊老黑,能用钱解决的事,干嘛要打打杀杀?”
“哼!”
两人议论间,许仙已经被李公甫新手押回了衙门。
那钱塘县令果真是一个草包。
一听与失窃库银有关,二话不说便对许仙用刑。
李公甫就是想拦也拦不住。
他与许仙沾亲带故,也不敢过多阻拦,只能眼睁睁看着县令用刑。
许仙一介弱书生,哪里受得这刑罚?
才打得几棍,便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还把自己老婆白素贞供了出来。
杨县令便令他给捕快带路,去寻那白娘子和其余失窃库银。
许仙此时心中已十分后悔。
但话已出口,也无从抵赖。
又怕那县令大人再对他用刑,只好带着一干捕快,来到清波门的白府。
却不想这如王侯府第一般的诺大宅院,门前一片落败,进到府中,更是早已经人去楼空,而且杂乱不堪,处处是荒草乱石,蛛网尘灰。
看起来至少十数年未曾有人居住。
却在那破败的大厅找到了剩下的库银。
许仙这下就是身上长了十张口也说不清。
被押回府衙之后,深恨给自己找麻烦的杨县令根本就不打算给李公甫留情面,就算直接判许仙斩首之刑。
县中主薄却突然从后厢赶来,附在耳边说了几句话。
杨县令竟然脸色微变,才要说出口的判罚也吞了回去。
慷慨激昂了一番,最后竟将许仙改判,将之发配苏州,三年不得回钱塘。
直到被押送上路,许仙仍然晕乎乎不知所以。
游了一趟湖,就捡了个千娇百媚,还有着万贯家财的老婆。
一夜之间,从一个一文不名的小子,登上了人生巅峰。
还没快活几天,拿着老婆的钱,风风光光地衣锦还乡,没想到,又是一夜之间,又变成了阶下囚。
不仅钱没了,老婆也没了。
自己还成了戴罪之身。
别说他一个酸腐书生,换谁来都得懵。
不提许仙在懵比之中被发配苏州府。
金山寺中。
陈亦躲在禅房中,为了研究天机衍算,把脑阔都快挠秃噜皮了。
这时,外间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
没多久禅房门便被敲响。
“进来吧。”
一个小沙弥带着几分害怕,开门走了进来。
陈亦奇怪道:“你这是怎么了?”
小沙弥挠头道:“方丈,寺中来了好多罗刹江上的渔民,说是要见您。”
“渔民?见我干嘛?”
陈亦更奇怪了。
“他们说有妖怪!”
小沙弥说道。
这寺中,除了陈亦外,都不过是一些普通的僧人。
金山寺本是陈亦交代朝中有司建起的,也没管过,僧人也是从一些寺庙中调来。
这几年来,寺中也收过一些无依无靠的孤儿。
但无一例外,都没有得到修行传承。
小沙弥也不过是一个普通孩童,听到妖怪这种东西,还是很害怕的。
陈亦眼珠子微微一动:“妖怪?哪里来的妖怪?”
“弟子也不知,那些渔民在寺外喊叫,说是妖怪害人,想请方丈去降妖。”
小沙弥说着,一双大眼好奇地看着陈亦,犹豫着问道:“方丈,您真的能降妖吗?”
“连妖都降不了,方丈我还怎么混?”
陈亦站了起来,在小沙弥圆圆的袋上敲了一下:“走吧,去看看,到底是何方妖怪,敢在方丈我的地盘闹事。”
“……”
陈亦带着一脸怀疑的小沙弥,来到了寺外。
一群渔民正堵在寺门前,吵嚷不止。
“法海禅师出来了!”
“禅师!救救我们啊!”
“禅师慈悲,快快去降了那妖魔吧!”
一见陈亦出来,这群渔民就吵得更凶了。
陈亦听得脑阔都疼。
“静静!”
比嗓门,一群普通人,再来上一百个也比不过陈亦。
一声狮子吼,就把众人镇住,不再吵嚷。
“是你啊?老丈。”
陈亦扫了扫人群,便看到了一个熟人。
第一次见到那个叫小六的小童时,便是向这个老渔夫打听的消息。
“老汉见过禅师,”
老渔夫见陈亦记得他,顿时一喜:“禅师慈悲,救我等一救。”
“出家之人,慈悲为怀,小僧若力所能及,绝不推脱,”
陈亦合什道:“不过,到底发生何事,还请老丈先与小僧细说一番,你们口中的妖怪是怎么回事,又从何而来?”
老渔夫站出来道:“是这样的,禅师……”

ktsjx都市异能 諸天普渡 線上看-第710章 劍訣看書-es71m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白素贞看到场中的情形,顿时一惊。
一个青衣公子哥,手持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已经
与一个浑身包裹在黑袍中的人斗在一起。
周围还有五个怪模怪样的人,身形飘忽诡异,周身阴气滚滚,隐现狰狞鬼脸。
这五个怪人却是与青衣公子哥是一起,在联手对付那黑袍人。
但哪怕六人合力,在黑袍人面前也仍手忙脚乱,明显落于下风。
不仅仅是落于下风那么简单。
黑袍人甚至没有移动过脚步。
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一道绿幽幽的剑光环绕飞旋,时隐时现,便将周身守得密不透风。
那剑光不过小指粗细,尺余长短,六人却似乎十分畏惧这绿幽幽的剑光,不敢靠近半分,在幽幽绿光穿梭中,狼狈躲闪。
“该死的老贼,本公子不给你些颜色看看,你还真当本公子好欺?”
青衣公子哥实在是被那剑光给逼得恼了,手中长剑猛地脱手而出,飞击那绿色剑光。
同时一声娇叱,飞身远退。
两手已掐起印诀,张口一吐。
两片朱唇间顿时吐出一团明媚火焰。
此火一出,周围空间都似乎猛地扭动了一下,黯淡了些许。
火焰袭来,终于将逼得那黑袍人不得不动。
黑袍一卷,那人便瞬间化作一团烟雾。
青衣公子哥张口一啜,火焰倒卷,又被其吞回了腹中。
一张俊脸升起一片血色,转瞬又变得微白。
显然这火焰并非凡火,青衣公子用将出来,也十分吃力。
“嘿嘿嘿……”
“三昧真火?小小蛇妖,倒是有些道行。”
黑袍人出现在了另一个方向。
罩身的黑袍却已经不见,露出了本来面目。
却是一个长发散乱,夹杂着几缕霜发,带着沧桑之色,虽看起来是中年之貌,却给人一种老朽之感。
黑袍人脸上轻松,心里却暗惊。
刚才那团火焰他看似躲得轻松,却也并非完全不惧。
不得不使了个代身的法术,行金蝉脱壳之举。
火焰将他的黑袍烧毁,人却半点无损。
虽然如此,黑袍人也是暗暗心痛。
他根本没有想到,区区一个初入四品,无意间遇上的小妖,竟然能使出三昧真火这等传说中的术法。
他那黑袍可也不是凡物,是花了他不小代价才换来的,毁了实在可惜。
“你毁了本尊的法袍,便拿你自己来赔吧!”
“啊!”
黑袍人话音未落,便听青衣公子哥发出一声痛呼。
绿幽幽的剑光已悬停在黑袍人头顶,绿光吞吐。
青衣公子哥被一身白纱如仙的白素贞扶在怀中,腰间有一剑痕。
却是创口发黑糜烂,不见血流。
“小青!”
“姐姐?!”
这青衣公子哥竟是女扮男装的青蛇。
五百年前,她与白蛇同归青城山。
二人情同姐妹,白蛇本想与其一同拜在南岳夫人门下。
只是南岳夫人虽允青蛇于青城山中修行,却不肯收归门下。
言说青蛇与其并无师徒之缘。
只是平日里,倒也愿指点青蛇修行之道。
青蛇却是个性情偏激的,又娇蛮高傲。
不愿寄人篱下。
只在青城住得几年,便出走离去。
白蛇也曾起意出山寻回青蛇,但她修行未成,南岳夫人并不允她下山。
又言道,青蛇此去,有惊无险,且自有其机缘。
白蛇知晓南岳夫人精通卜算之道,也没有理由骗她。
只能暂且放下。
不想一别数百年,竟在此地遇上了。
其道行也精进了许多,更是不知从何处学会了三昧真火这般神通。
虽然奈何不得那怪人,却不是她弱,只是她遇上的这怪人太强。
白素贞按住激动的青蛇道:“小青,你受了伤,暂且在一旁休息,我去替你出了之口气。”
“姐姐,小心!这老贼的剑有古怪!”
不等青蛇反应,白素贞已经捏起法诀,一柄白玉长剑已破空而来,落入手中。
只能急声提醒了一句。
“嗄嘎嘎!”
“本尊今日真是洪福齐天,一条五百年道行的青蛇已是难得,竟然还有一条千年道行的白蛇送上门来!”
“哈哈哈哈!”
对于白素贞的攻势,那黑袍怪人不惊反喜。
而且对于青白二蛇的底细竟然一清二楚。
令白素贞心中一惊。
若说是这怪人有秘法能看破小青的本体,倒也不奇怪。
但她已经蜕去妖身,与人无异。
不是没有人能看穿她的底细,但有这等本事的,也必然是天上的神仙。
这怪人一身修为虽极为古怪,但绝没有这般本事。
白素贞心念电转,手上白玉神剑却没有停。
运剑如虹,玉质仙光挥洒如瀑。
方圆数里之内,竟然都笼罩在她的剑气仙光之中。
黑袍怪人在她的剑势下,也难以像之前那般轻松,拿出了真本事。
尺余剑光离手飞旋,却灵动如活物。
绿幽幽的诡异剑光十分刁钻,在白蛇的剑气之中倏忽来去。
如毒蛇毒虫一般神出鬼没,总在出奇不异之地探出头来,撕咬一口。
令人防不胜防。
白素贞非但无法轻易将之拿下,反而还要时时提防,以免被这阴毒的剑光噬咬。
这剑光的威力她也见到了。
无论如何,青蛇虽不及她,却也是有着五百余年道行的大妖。
方才有她出手相阻,不过是让这剑光轻轻碰了一碰,竟然就留下了那般可怕的伤口。
甚至连一身元气都散乱,显然是中了剧毒。
她根本想不到天下间哪里会有连毒蛇得道的小青都能毒倒的剧毒。
“白蛇妖!你休要咄咄逼人!”
白素贞千年道行,确实非同小可。
黑袍怪人越打越心惊。
虽然并不惧怕,却也打得不耐烦了。
边打边出声道:“本尊并非惧你,只是要事在身,没功夫跟你纠缠,”
“若是识相,便速速罢手,将那青蛇妖交出来,本尊便饶你一命,如若不然,定叫你魂飞魄散!”
“废话!打伤了你姑奶奶我,还想走?”
青蛇这时也暂时压制住了剑毒,缓了一口气过来。
她的脾气不去招惹人就算是发善心了,别人无缘无故招惹了她,还将她给伤了,哪里可能善罢干休?
又变幻出一把长剑,挺剑杀了过来。
白素贞性子温婉,原本也忌惮这黑袍怪人,本也有意罢斗。
如今见状,怕青蛇再出意外,只好与其联手攻敌。
“好哇!给脸不要脸!”
黑袍怪人应付了几招,在两人夹攻下,微显不支。
不由心生恼怒,化作一团黑烟,脱了两人剑势笼罩。
于半空中现出身形,那剑光也被他招回手上,变成了一柄三尺余的细剑,通体泛着诡异绿光。
“九天玄刹,化为神雷!”
二蛇只见黑袍人手握绿剑,朝天一指。
天上顿时黑云滚滚,雷霆闪烁。
二蛇只觉一股莫大的伟力降临,压得呼吸都是一窒。
白素贞更是有种大祸临头之感。
与此同时,天上地下,都有目光不约而同地在三界之中搜索。
只因这黑袍人一剑之下,引动的天地异力。
正在罗刹江中搜寻异常的陈亦,也忽然一怔,抬起头来。
头顶江水顿向两旁分开,陈亦身形如箭般飞出江面。
引得天地异动的黑袍人此时也是脸色难看之极。
虽然他早就料到,自己这一剑可能会引发不测。
却万万没有想到,此界竟然藏着这么多的老怪物!
心中万分懊悔,但此时剑在弦上,不得不发。
他只能硬着头皮,念出剑诀。
“煌煌天威,一剑引之!”